菠萝网目录

霸道帝少请节制 第94章:吻痕

时间:2017-10-20作者:半弯弯

    第94章:吻痕

    不用想都知道,应该伤口裂开了,渗出血来了。

    慕迟曜也不觉得痛,只是皱了皱眉,然后转过身去。

    慕迟曜的后背上,满是红痕,一道一道的,很明显是被人挠的。

    “小野猫……”慕迟曜低低的说了一声,嘴角却是一勾,露出了近乎宠溺的笑容。

    也就只有她,敢在他后背上,挠出这么多道了。

    慕迟曜喝了水,转身回到卧室,言安希依然睡着,一动不动。

    他看着她的睡颜,只觉得喉咙一紧,又有一种想要把她狠狠蹂躏,占为己有的感觉了。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但是慕迟曜却是动作轻柔的上了床,重新躺下,然后伸出手,把她圈在怀里,才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真的是让他……欲罢不能。

    “你知不知道……”慕迟曜低声的自言自语,“言安希,你是第一个在我房间里过夜的女人。连秦苏,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这是慕迟曜一直不知道的是,言安希在意的,是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喜欢她。

    他要了她,没有说喜欢她,却又逼着她一遍又一遍的着,她喜欢他。

    慕迟曜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快要亮了。

    ——————————————————————————————————

    第二天。

    言安希慢慢的从睡梦中醒过来,翻了个身,疼得让她“嘶”了一声。

    她全身上下,都酸痛不已。

    慕迟曜那个禽兽!

    言安希在心里狠狠咒骂着,他昨天晚上,简直就是往死里要她,一次又一次。

    他精力怎么就那么好呢?

    她的身边,慕迟曜早已经就不在了,起床了。

    言安希伸出手去,在慕迟曜睡过的地方摸了摸。

    床上都已经一片冰凉了,看来,慕迟曜已经起床很久了。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言安希浑身又累又痛,像是散架了一样。同时,她的心里,也觉得有那么一丝凄凉。

    慕迟曜的权势和金钱,都没有能够让她屈服,可是,她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却喜欢上了他。

    因为这份喜欢,他要了她,她无从反抗。

    言安希在心里把慕迟曜骂了无数遍,也把自己骂了无数遍。

    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同时佣人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太太,您醒了吗?”

    “嗯,你进来吧。”

    佣人推门进来,把她的衣服放在了床边:“太太,这是您的换洗衣服。早餐已经备好了,今天周一,您还要去公司。”

    “公司公司……”言安希小声的嘟囔着,“好,我知道了。慕迟曜呢?”

    “慕先生在楼下用早餐。”

    言安希点点头:“我知道了。”

    他倒是精神状态好,一大早就起来了,她现在是全身酸痛,跟被车子碾过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言安希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了。

    除非她现在穿上衣服什么都不吃直奔公司,否则,是肯定会迟到的。

    迟到就迟到吧,言安希也不管了,豁出去了,慕迟曜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不在乎了!

    这么一想,言安希心里稍微舒坦了一点,拖着酸痛的身体,回到了对面自己的房间,直奔浴室。

    她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缓解了一下身体上的疲惫,然后去衣帽间挑衣服的时候,整个人看着镜子里,傻了。

    天呐……

    她的脖子上,一直蜿蜒到胸前,都是青青紫紫的吻痕,十分的明显。

    一看就是昨天晚上经过多么激烈的情爱……

    言安希整个人几乎要贴到镜子上去了,不敢置信昨天晚上,慕迟曜竟然在她身上留下这么多吻痕!

    他一定就是故意的!

    现在是夏天,衣服和裙子都是低领的,她要怎么才能遮住这些吻痕啊?

    何况,今天是周一,她要去公司上班啊!

    言安希几乎要把衣柜里的衣服试了个遍,可是都遮不住脖子上的吻痕。

    最后言安希不得不放弃了,随手拿了一条丝巾,系在脖子上,勉勉强强的把脖子都给遮住了,可是怎么看,都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言安希带着一脸的哀怨,下了楼,往餐厅走去。

    她一进餐厅,一眼就看到了餐桌前,姿态和神情都十分慵懒的慕迟曜。

    言安希吓了一跳,连忙退了出去。

    慕迟曜怎么还在家里?现在都已经上午九点了!

    他不要去公司?还是说……他刻意在等着她?

    言安希正在想着,忽然听到餐厅里传来慕迟曜淡淡的声音:“你躲在门外干什么?嗯?”

    言安希咬着唇,没有回答,在心里默念:我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

    慕迟曜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你是要自己走进来,还是要我把你请进来?”

    言安希翻了翻白眼,迟疑了一下,还是慢吞吞的走了进去。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眼里明显的带着一丝笑意,但是表情却是十分淡然。

    言安希不看他,目光一直看着别的地方,反正就是不往慕迟曜身上看。

    她走到餐桌的最末尾,刚刚拉开椅子要坐下,慕迟曜的声音一冷:“你平时坐哪里都忘记了吗?”

    “我坐这里挺好的。”言安希有些别扭的说。

    “我数三声,三,二……”

    言安希不得不认命的在他身边坐下。

    她瞪了他一眼,然后拿起餐桌的牛奶,喝了一口。

    慕迟曜倒是一直看着她:“昨天晚上,把你累着了?”

    言安希没有说话。

    下一秒,慕迟曜的手忽然伸了过来,言安希还没来得及去挡,脖子上系着的丝巾已经被他扯了下来。

    言安希有些手忙脚乱,的用手遮住脖子:“慕迟曜,你干什么啊?”

    “这条丝巾,跟你这一身不搭。”

    “我乐意,要你管?”

    言安希说着,伸手就去抢慕迟曜手里的丝巾。

    慕迟曜根本不给她抢到的机会,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原来你是想着脖子上的吻痕啊……”

    被他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言安希脸一红,有些气鼓鼓的看着他:“你还给我!”

    “这丝巾太丑了,没有必要系着。这吻痕……”慕迟曜眉尾微微一挑,“遮也没有多大用。”

    “那我……我总不能就这样去公司吧?”

    “能。”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言安希说,“假如你身上有这么多痕迹试试?”

    慕迟曜唇角一勾:“你以为我没有?”

    言安希懵了一下:“啊?”

    慕迟曜身上有吻痕?不可能啊?她……她可没有他这么变态,故意在她脖子上留下这么多吻痕。

    而且昨天晚上……她其实是很难过的。

    因为,从头到尾,慕迟曜都没有回应她的喜欢。

    他没有说他喜欢她,没有,反而是要求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她喜欢他。

    然后,他强势的要了她的身子,带给了她身体上极致的欢愉,却没有给她精神上的一点点安慰。

    身体在沉沦,精神却是特别的清醒独立。

    慕迟曜凑了过来,声音低哑有磁性:“我后背上,那么多挠痕,是谁昨天晚上挠的?”

    言安希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咬了咬唇,瞪了他一眼:“那是因为……因为你……”

    “我怎么了?嗯?”

    “流氓。”言安希忍不住说道,“要不是你……你要得那么厉害,我怎么会挠你?”

    言安希说着,忽然觉得,她昨天晚上应该再挠重一点的。

    不然就她吃亏,他却跟个没事人一样。而且,早知道他在她脖子上留下了这么多的吻痕,她也应该留的。

    不能只让她一个人出丑啊!

    慕迟曜喝了一口咖啡,看上去心情很好,不紧不慢的回答:“那我今天晚上吃亏一点,让你挠回来。”

    “想得美!”言安希脸上一热,然后说道,“慕迟曜,昨天晚上,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我昨天晚上说的话,你也当做没有听到。”

    慕迟曜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听到?她脑袋瓜里在想什么?

    “你懂我的意思的。总之,昨天晚上……是我想太多了。”

    慕迟曜唇角微勾:“我记得清清楚楚,你说你喜欢我。”

    “以后不会了。”言安希说,“我不会给你造成任何困扰的,我会控制我自己的感情,不让自己再继续喜欢你的。”

    她的话一说完,慕迟曜的脸色已经有些沉了。

    他淡淡的开口:“言安希,你是我的女人。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言安希的情绪本来有些低落的,听到他这句话之后,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他:“你……”

    “听不明白吗?言安希,你说你喜欢我,那么你就只能喜欢我。要是哪一天,我发现你喜欢上了别人……那你就好自为之!”

    这是……属于慕迟曜的表白方式吗?

    言安希不敢确定,她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那么,你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我,是吗?”

    她一直都希望,慕迟曜能给她一个明确的态度。

    不要这么的含糊,像是喜欢她,又不像是喜欢她。

    她都已经鼓起勇气把自己的喜欢说出来了,为什么他不能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