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源初大秘

时间:2017-10-20作者:敲烂木鱼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源初大秘

    时间流逝……

    源初大帝等人的谈判,终于告一段落了。

    如吴空预想中一般,停战协议签订,若干年时间内,永生盟跟源初大帝及茶圣,不得主动向对方出手。主动出手一方,违背誓言,要受誓约惩罚,而被动反击的一方,则不受誓约惩罚。

    “一亿年时间内……不得主动出手对付对方,不论是攻战对方的地盘,侵夺对方的资源,还是出手暗算对方的成员等等,都算违约违誓。

    “一旦违约违誓,根根这誓言的效果,大概会浪费掉将近一千滴永生液才能弥被回来……”

    吴空得到相应的消息,眉头大皱。

    “一千滴永生液,数量可是不少。现在的永生盟都不好拿得出来。一亿年后……不,只需几十万年,永生盟就能拿得出数千滴永生液了。只不过,用这样的大代价来获取一次抢先出手对付对方的机会,也不太值。如果预先筹备太多,对方会有防备,如果无预先筹备,突然袭击之下,千滴永生液足以让真灵受伤本体殒落的永生三境都复活。

    “所以,没有意外的话,接下来将是一亿年时间的和平了。远远不足一个宇宙纪元,但对永生盟的诸多强者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喘息机会,对我们而已,也极好的发展时机。”苏颖馨道。

    吴空点头赞成这说法:“不错……一亿年时间……呵呵,不需一亿年,只需一两万年就崛起了。看来,我们接下来可以有不少和平时间了。就算源初大帝暗中威胁我们,也应该有办法拖延到一两万年的时间。”

    吴空算计得很清楚,确定应该接下来是安全和平的,但有时侯……计划不如变化。

    这一天,永生盟内部,重新划分各位域主与州府的地盘。

    苏颖馨化身参加会议回来,满肚子的火气。

    “我们苏州被划分出去的地盘可不少啊。”苏颖馨郁闷道。

    吴空道:“消消火气,现在划分出去的地盘,两万年后我们再千倍万倍地夺取回来。”

    “我知道,但就是越想越不舒服,而且,也必须作出非常生气的样子啊,否则,不论是永生盟的其它州主府主看到了,还是我们苏州内部的其它永生主看了,都会起疑的。”苏颖馨笑道。

    吴空无语,看看苏颖馨的表情,就道:“现在永生盟内部重新划分地盘已定,如果没料错,州战府战,很可能又会重新开始。比方说,有些不服气自己的地盘割让给其它州府的,可能会想抢夺回来。又比方说,我们虽然无意现在就夺回那些被分走的地盘,但附近其它州的州主却不这么想,肯定会担心我们的苏州大军出动。

    “所以,最好外出巡逻一下,观察苏州边境的情况,顺便看看风景,陪你散散心。”

    苏颖馨颇为心动,能与吴空相伴单独外出散心,那是极好的。

    此时两人的本体与诸多化身都在别的地方忙着,却有第二本体在此相伴出游,苏疑馨相当高兴。

    约莫来到苏都西南斜偏下的八千京兆亿光年之处,吴空突然间停住了脚步,身形停滞于虚空。。

    “怎么了?”挽着吴空手臂出行的苏颖馨也停了下来。

    吴空看着左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巨大混沌漩涡,道:“我突然想出一条妙计。”

    “什么妙计?”

    “你看这个巨大的混沌漩涡,神念探入就发现,对面竟是一个平行的四次元空间,内蕴数千个残破的三维大千宇宙还有许多二次元世界,更有意思的是,里面居然残存有不少半步永生神器的残渣碎片。还有许多微弱的细微的负面因果气息,看起来就像是不知什么时侯形成的废墟一般。”

    “那又怎样?”

    “如果我们将这里稍稍改造一下,拿永生神扇来奋力扇动,搅碎混沌,经入一些负面的因果气息,引入一些黑潮气与黑潮液,丢入一些强者的尸骨,那就能布设成一个超庞大的‘秘境’,到时侯变成其它人的模样,装作不小心泄露秘密的样子,让人以为这里藏有极大的秘密,然后一名名永生主前来这里,相互抢夺,大打出手。岂不是能引动许多强者前来?”

    “这有什么用?”

    “若是其它许多地方也用这样的手段,伪造秘境宝藏,引强者们强抢,那众人的目光就不会注意苏州了,哪怕是源初大帝都有可能被吸引注意力。”吴空道。

    “这……这计划……”苏颖馨无语,觉得有种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感觉。

    吴空呵呵一笑:“我是开玩笑的,弄出能蒙骗过那些永生主与源初大帝的秘境宝藏,岂是那么容易?不过,真不得已,也许可以一试……”

    话到一半,吴空心中一动,问:“颖馨,你可记得,这里有这么一个次元通道次元裂缝?”

    苏颖馨摇摇头:“苏州如此之大,哪注意到这些细节?”

    是的,永生主的记忆极强大,可以巨细无疑地记住每一个地方的细节,但苏州太大了。而且,许多宇宙许多星辰许多次元通道空间裂缝,都是在不停地诞生又不停地毁灭。

    比如,一个大国国家的元首,不可能记住全国人民当前的状况。哪怕把所有人民的信息都录入电脑,通地电脑查询,也查不清。

    苏颖馨就算是永生主,也不可能顾到每一个空间裂缝次元裂缝。这就好比农民不可能记住自己田地里面每一块泥土和每一块细小石头一样。大块的石头记得,小块的谁却记?不小心一脚踢了就变样变位置了。

    “总感觉……这个空间漩涡有些古怪啊。”吴空道。

    “怎么古怪?”苏颖馨下意识凝聚神念探测过去,陡然间脸色微变:“咦?果然不对劲!!”

    那空间漩涡,蕴着混沌的漩涡,在两人的神念刺激之下,迅速涨大了,仿佛能感应到两人的神念,而且……

    “里面似乎有另一层的隐藏空间,我们神念探测感应到的只是表层,比如感觉那里只是四维空间,但是里面却有不少五六七维时空的碎片,还有许多隐藏起来的二次元二维时空,二维时空当中压缩着高次元时空,藏了起来……好厉害的手段。”吴空惊叹。

    “要不要进去看看?”苏颖馨问。

    吴空略一沉吟,道:“估计有点凶险,不过值得一探。嗯,里面大概也就几千亿亿光年直径的大小,也不花多少时间,进去小心点不被那些沾有黑潮液力量的东西撞到伤到就行了。走吧……”

    两人正要飞进去,陡然一股狂烈强大无比的空间波次元波横扫而出,携着浩大无边的混沌之气,震得两人都倒飞。

    “源初老~杂~毛!!!老娘饶不了你!!!”

    巨大的吼声从中传出。

    狂暴的杀意,强烈无比的永生主气息横扫四方。

    “好强的声波!!”吴空与苏颖馨脸色一变。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颖惑,就见这个巨大的空间混沌漩涡陡然爆开。空间碎片喷洒,一股股混沌气息喷涌四方,一颗三万里高下的巨大女性头颅猛然涌出,砰地撞碎虚空而出。

    吴空与苏颖馨未明对方的实力,迅速倒速,然后就听到阵阵哗哗声。

    那是一个女性的头颅与上半身。如果压缩变小到正常人大小,却是一名美女。可惜,现在太庞大的。

    金黑掺杂的长发披洒,绵延数十万里。延伸进入那个巨大的空间漩涡里面。美女的上半身从漩涡探出,露出了肚脐,肚脐往下的地方就全部仍在那个漩涡之中。

    有巨大无比的永生神器锁链,缠缚着她的脖子,穿过她的肩膀手臂等处,一丝丝一缕缕的黑色黑潮液,如黑丝一般从她全身各处穿透而入又涌出,将她死死地定在虚空,无法再挣扎出来。

    她狂声怒吼,虚空震裂爆碎,亿万万光年空间崩塌,她在挣扎,却无法脱出。

    “竟然是一名永生三境强者?”吴空动容。

    “是谁将她镇压在这里?身上都沾着大量的负面因果与黑潮液的气息,而且……像是真灵与本体融合?”苏颖馨皱眉。

    永生主的特征,是真灵寄托零次元空间夹层,所以才能不朽不灭永生恒存,但若真灵与本体重新融合,那还是永生主吗?

    苏颖馨有点看不透眼前女子的真正实力。

    “源初老~杂~毛!!你该死,该死,该死!!!”

    她在那里发泄着怒吼着,状若疯狂,混没有永生主的冷静,但吴空与苏颖馨却也只是冷冷看着。

    “老娘可是与你同生共命不死不灭的存在,你竟想将老娘我炼化,还镇压于此?你不是人,不配享有不死不灭的资格……可恨啊!!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啊!!!”

    那神秘女子乱喊乱叫。

    似乎被镇压了不知多少个纪元,此时有脱困的机会,挣扎得那空间漩涡不断扩大不断绽裂,她拉着着链条往外挣,竟然都把脐下半寸都露出来了。

    医学上一寸即为拇指宽度,正常人类是二点三厘米,放大到这超庞大女子的身上,那可就是两三千里,将近一千公里之距。

    大半天时间,竟被她挣动了将近一千公里。

    不过,这永生主似乎渐渐有些冷静了,链条抽取着她的力量,她有点累的样子,喘息吐纳着次元之力和混沌之气,朝吴空与苏颖馨这边看来,冷笑道:“居然还有两个永生二境的蝼蚁?”

    吴空哼了一声,苏颖馨道:“蝼蚁?永生二境也是不朽不灭永世恒存……”

    “但在本宫眼里,就是蝼蚁,如蝼蚁一般,轻易可灭,随手就可镇压。”那女子冷笑道。

    吴空哂然。

    好大的口气,源初大帝都不敢这么说,那女子却敢?

    不过,不与这疯婆子一般见识。吴空问:“你认得源初大帝?”

    “嗯?你们跟那源初老~杂~毛认识?”那女子反问。

    吴空与苏颖馨面面相觑。

    还真是源初大帝?

    听她喊什么源初老~杂~毛,就猜测到一些,但万万没想到,还真是源初大帝啊。

    “你是源初大帝的夫人?跟祂同生共命晋升到永生三境的存在?”吴空问。

    “没错。”那女子也不保密,冷笑道:“没有缔结同生共命契约,没有心灵相通秘密共享,那是不可能晋升到永生三境的。只是,源初老~杂~毛那混蛋,利用本宫晋升到永生三境,居然说本宫是祂的弱点?所以要将本宫炼制成为一件永生神器,镇压起来,只要无人找得到本宫祂就彻底不灭,以此控制黑潮液也不担心反噬。

    “但祂炼器什么水平?根本炼化不了本宫,就将本宫当作神器镇压起来。”

    吴空与苏颖馨面面相觑。

    “简直是丧心病狂啊……”吴空轻叹。

    苏颖馨也是点点头。

    别说什么同生共命了,就算是至亲至爱的妻子,也不会轻易拿来炼制,但那源初大帝与这神秘女子同生共命,生命共享,不仅荣辱与共,而且生死与共,这种情况下都能向这女子动手?

    不仅丧心病狂,而且……不可思议。

    “祂脑袋被驴踹傻了?”吴空忍不住问。

    这女子如要是与源初大帝一起晋升的,那实力跟源初大帝等同,怎么可能会被那源初大帝当作“弱点”?根本没有这样的道理。就算有人镇封这女子,源初大帝不同时被镇压,也不会出问题,反过来也一样。那有何理由将她当弱点?

    “你是在说胡话吧?”苏颖馨也对这女子的话质疑,甚至质疑她的身份。

    “哼,本宫乃堂堂永生三境的永生主,岂会骗你们?而且除了源初老~杂~毛,谁镇封得了我?”

    这话听起来倒是有些道理了。

    想要镇封她而又让源初大帝安然无恙且没救她脱困,除了源初大帝出手,还真没人能办到,其它永生主也不行……想镇封她,只要源初大帝是自由的,一念就可救之。

    但她却是被镇压于此,源初大帝在彼处安然无恙,这其中的意味,就奈人寻味了。

    “你不是源初大帝之妻?”吴空道。

    “哼,你们既认得源初那贱~人,当知其因果,看不出本宫与祂之间的因果牵涉?”那女子又道。

    吴空一看,果然……这女子,与源初大帝有着最深最大的因果牵涉,虽然极难看到那因果之丝,但却是因果丝返朴归真化虚的,但本身因果指向什么的,还是可以看出些端倪。

    吴空与苏颖馨面面相觑。

    “那就不明白了,祂真的傻了吗?要不然为何将你镇压于此?”吴空再度问出这个问题,觉得很不可思议。

    “祂不是傻了……只是人心不足野吞象,想要掌控黑潮液,结果反被黑潮控制了心智罢了。祂已不是原来的源初大帝,而是一个黑潮兽的傀儡,黑潮兽的王,黑潮的奴隶,受黑潮控制的可怜虫罢了。当祂与本宫无法心灵相通时,我就知道,源初老~杂~毛,已经不是来的源初大帝了。”

    苏颖馨与吴空大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