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章州之战

时间:2017-10-20作者:敲烂木鱼

    数以千计的永生王,组成大军,分衍出无数化身,实力从大千宇宙之主境界到超脱境的都有,也有一些只有太位混沌主的,还有许多不是化身而从别处召来的各种修士。

    布设成阵势,涌入章州之中。实力不足者,四面开花,到处乱窜。

    往往可见一支大千宇宙之主队伍,携带着一些蕴含有永生王级别强者气息的武器,到处乱窜,遇到了几名真正的章州永生王,则迅速遁避闪开,或捏碎手中令符,强行传送走进行逃窜。

    这样的队伍,很多,每一支大千宇宙之主队伍的周边都有许多实力不过混沌主之境的临时生命体到处乱窜,四处搜寻,避免一头撞到章州永生王们的面前。

    只是,事情有些出乎意料。

    诸州联军所派出来的骚扰小队,并没有遇到多少个章州永生王,在章州当中东转西窜,几乎如入无人之境,没有受到多少阻拦。

    而且,入侵章州的永生王们,前进之时也都没有遇上多少阻碍。

    章州周围的多个州,除了苏州,还有风州与歧州,另外一个交州凌州,即与章州接壤也与苏州接壤,这两州的永生王也杀进去了。

    四路大军,四边不同方向进行围攻。

    越是前进,四支大军的永生王数量越是增强,似乎是后方的永生王增援了。

    “感觉有些不妙啊……”一支来自歧州的军队,高速飞向章州的核心之地,为首一名金铠男子皱紧眉头:“我们入侵章州,太过顺利了,会不会有诈呢?”

    旁边一名穿着紫铠的副官笑道:“章州的大军都已经开进苏州了,我们的另一支军队在那边亲眼所见,那还有假?如今章州内部空虚,这不是很正常吗?更何况,就算有诈又如何?这章州难道还能有什么底蕴不成?区区一个小州,还能挡住四州联军的攻击不成?若真这么强大,早就轻易碾压苏州了。又或者,祂们的永生王军队能瞬间传送回来参与支援?那就算传送回来,一支军队,也无法翻盘。”

    “嗯,言之有理……或许是本将军多心了,但是,尔等还是多加小心才是。”那领军大将说道。

    其它几支军队也都相当小心谨慎,前行的路上,竟后方留下少量人马,布设传送阵,万一前方出现问题,就还能迅速遁逃回来。

    只是,任凭祂们再小心行事,终究还是出问题了。

    章州的核心之地,数百万个大千宇宙凝聚而成的一个位面世界,密密麻麻无穷无量的宇宙如星辰密布,构成超庞大的一个阵势。每个宇宙之中,无数星辰也结为阵势。

    这令章州的核心之地,这州城之地,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述的力量,整个州城,亿万万无穷量个宇宙构成的世界,压缩凝结成一块巨大的陆地,每一粒尘埃都由一个宇宙压缩而成,整个州城,形成一个六次元层面的时空。

    几支大军先派人进来察探,发觉只有数十名永生王在这里守着,护城大阵也在运转,但那大阵似乎有漏洞。

    “哼,凭着一个护城大阵也想守住章州的州城?倪尔这等垃圾货色,实力比苏亦真还不如,只会靠拍马屁上位,这章州白瞎给祂了。”

    “这个护城大阵,很厉害,若非我等来自源初大陆,怕是看不出这阵势的玄机所在,看不到它的漏洞所在,但可惜了,偏偏这个阵势,我等就正好知道漏洞,诸位,杀!!”

    一名名永生王,冲杀进入州城之中。

    可是,也就此时,周围的虚空,一阵阵强烈的光芒绽放,然后,一名名永生王刷刷刷地浮现虚空,数千永生王凭空出现在周围各处,一个个杀意凛凛,隐约间,永生王们相互间力量流转,力量共同,杀意共鸣。

    “诸位,你等竟敢入侵我章州之地,好大的胆子,就不怕有诈,让你们全军覆没吗?”附近虚空中出现一名男子的身影,正是那个倪尔。

    “倪尔陛下?!!”众人吃惊。

    但是,歧州的军队当中,也站出来一名白袍永生主,冷声笑道:“倪尔州主,莫非这州战,你堂堂永生二境,也要出手?”

    倪尔哈哈大笑:“本尊何曾说过要出手,又何须出手?只是在坐看尔等如何覆灭罢了。话说起来,你等也是永生主,为何随军进发,莫非要违反永生盟的规矩,永生主亲自参战吗?”

    那白袍永生主道:“本尊只是前来随军观战罢了,而非随军参战,可是不曾出手,只是看看我歧州军队如何灭你章州罢了。”

    “是吗?”倪尔诡异一笑:“或许,你看到的不是歧州如何获胜,能看到的,却是章州军如何消灭歧州军,那时侯,不知你又是何感想,又是何表情?”

    “哼,大言不惭,就凭你仅剩的区区几十名永生王?又或者,你紧急从苏州境内将你们的入侵军给调回来?”白袍永生主冷笑。

    “几十名永生王?难不成,你没看到附近虚空出现的数千名永生王?难你以为这些都是本尊制造的幻像,摆设下来的空城计不成?”倪尔说道。

    那白袍男子脸色微变,忽道:“难不成,这些永生王都是真的?不可能,你章州大军,还呆在苏州城内,怎么可能这里还有一支永生王大军?你手下不可能拥有如此之多的永生王!!”

    倪尔道:“在苏州的那支军队,不可以是幻像吗?”

    “不可能,我手下观察得出的结果,你们入侵苏州的那支军队,根本没调集回来,还呆在苏州境内,而且是本体,不是幻像。”白袍永生主道。

    说着,暗暗挥手,祂麾下的永生王就朝周边盯着这里的章州永生王们杀去。此时,就发现那围住祂们的永生王,果然都是真的。

    歧州色变,然后凌州的军队也随之色变。

    “你怎么可能有如此多的永生王?而且这支军队的实力,比杀入苏州的那些永生王还强?”白袍永生主不敢置信。

    倪尔哈哈一笑:“这支军队……乃是永生大帝陛下亲自借来的。”

    “什么?不可能!!”白袍永生主摇头。

    但是,眼前这支永生王大军,真的好强大,轻易就压制住了歧州兵的攻势。

    “永生大帝陛下,何其偏心?我等都是祂麾下的州主,为什么要出手助你击败我们?这,这……太偏心了!!”白袍永生主道。

    “呵呵,偏心?!!”一名红色长发也穿白色长袍的永生王站出来:“事到如今,你们居然还想隐瞒?歧州州主,明面上投靠着永生大帝陛下,但实际上……暗中早就投靠其它域主,是其它副盟主麾下的狗腿子吧?”

    “什么?!!”白袍永生主色变。

    红色长发的白袍永生王道:“除了你们歧州,那交州州主也有些不安份,并未彻底投靠其它副盟主,但却与其它副盟主眉来眼去的,随时有可能背叛,根本不保险。永生大帝陛下早就发觉你们不妥,只是,限于盟规,祂无法亲自出手,而我们风州州主跟章州州主还有交州州主,都是忠于永生大帝陛下的。

    “所以,得到秘令,章州军杀入苏州军,再派人联系你们,让你们在偷袭苏州的同时,也派大军过来,联合攻打章州,号称说以后灭了章州则瓜分之,再共同瓜分苏州。

    “你们就傻乎乎地上当了。岂料,这里早就有永生大帝陛下埋伏下来的一支精兵,再加上我们风州大军,还有交州大军,借着这里的地利,三支大军足以轻易压制住你们。另外……”

    虚空中一个巨大的阵势绽现,里面就看到一名名永生王走出,身后有一大旗,乃是永生神器,伪劣的,可是,却足以凝聚整支军队所有永生王们的力量,能让人加持力量过来,再将力量加持到任意一名永生王的身上,影响战局。

    军旗威势惊人,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章”字。

    “看,章州军也已归来。如今,我们三州之军,再加上永生大帝陛下亲自派来来的域军,四军联手,你们歧州和凌州,此时不降,更待何时?”红发白袍女子厉声道。

    “居然……攻打苏州,居然只是引诱我们上当的借口?”那歧州的白袍永生主脸色骤变。

    倪尔出声道:“倒并非完全是引诱你们上当的借口。若你们上当,灭掉你们连同苏州,若你们不上当,灭了苏州本尊也不亏。”

    “哈,哈哈哈哈,来掉我们?你们以为你们赢定了吗?”白袍永生主冷笑,手一挥:“诸君,布阵,跨次元传送!!集聚你们的力量,足以打破这里的护城大阵的压制束缚,然后传送离开。”

    只见一名名永生王通体绽光,凝聚力量。一个个力量相互加持,永生王们组成一个圆形的阵势,力量冲天,破开虚空。可是。当祂们飞起要杀入那虚空中凭空出现的通道里面时,就发现那通道根本没真正形成,轻易就碎了。

    “这……”那歧州的白袍永生主脸色难看。

    “哈哈,你们以为你们真的逃得掉?”那倪尔狂笑。

    “怎,怎么回事?”白袍永生主惊问。

    红发白袍的风州女将军笑眯眯道:“你们的确是谨慎,一路行来,在背后悄悄布设阵势,万一前线不利则可传送回去。但可惜……谁让你们的人,把我们风州和交州的的兵马当作了盟友,只是找点借口就能接近你们布设下来的回归阵势?稍加以破坏,那你们就无法传送离开了。那边要修复传送阵,所需时间也不久,只要半个时辰就可以。但是,半刻钟,就足以让我们击败你们了,何况是半个时辰?”

    “现在,你们是输定了。诸位,不论是歧州的永生王还是凌州的永生王,你们还想为你们的州主卖命吗?若如此,一战,而后你们殒落,永生之望就消烟消云散。但是,若你们识相,知道大势不可违,就此投降,答应为我章州……嗯,还有为风州与交州效劳,那么,也不是不可以放过你们一条生路。”倪尔劝说道。

    “哼,想劝降?做梦。”歧州的白袍永生主道:“我们歧州之兵,早就立誓不背叛了。否则,不成永恒。”

    倪尔道:“你们若违背誓言,或许有可能失去晋升永生主的资格,但以后若能得到足够多的永生液,未必不能斩掉这断因果,一样迈入永生主之境。然而,若你们此时反抗,冥顽不灵,被灭掉之后,那就是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尔等为歧州献身,以后必有复活之时。”那歧州的白袍永生主道。

    倪尔冷笑:“复活永生王所耗的代价不小,歧州能拿得出这么多永生液来?而且,你们的真灵破碎毁灭,我等收集碎片当作永生神器或子弹之类的材料,你们想复活那代价会更大。更不用说歧州失去你们,随时会覆灭,我等大军碾压下去,歧州易主,到时侯那歧州之主急急逃回祂投靠的主子那里,哪还顾得了你们?有那资源,另雇其它永生王不行?还浪费资源来救活你们?呵呵……”

    此言一出,诸多永生王色变。

    “好了,不多说了,给你们十息考虑,十息之后,不投降者,杀!!!”倪尔下了通碟。

    那歧州的白袍永生主监军一咬牙,怒声道:“不许投降,联手冲阵!!”

    倪尔道:“永生主不得出手参与州战,祂威胁不了你们,祂不敢动手对付你们的,要战要降,尔等一意可决。”

    诸永生王犹豫,然后,先是歧州的几名永生王大喊出来投降,被其它永生王围攻,可章州之军迅速出手,将那要投降之人给救出来。

    歧州诸人色变,军心动。接着,一个两个,喊着叫着跑出来投降。

    本来,如果歧州顽抗,有一些人认为还有机会逃走的,但现在,众人投降,剩下来的人就不想顽抗或强行逃走了,一个个犹豫着,也想投降。

    “到于你们……凌州之军呢?要投降,还是顽抗?若投降,可出阵,自封修为,来到我们这护城大阵的这个阵脚,可得接纳,但若不降……杀!!!”

    “杀!!!”几支军队的永生王同时大吼,杀意凝入本源之力当中发散。

    四倍的人数,近距离内短兵相接,歧州与凌州的军队根本没有机会。于是……

    “可恨!!竟然,竟然大都投降了?!!”歧州白袍永生主神色难看。

    “呵呵,大局已定……”倪尔笑眯眯地看着那白袍永生主道:“看来,你们歧州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