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七龙珠 第八百九十八章 装傻充愣

时间:2017-10-20作者:敲烂木鱼

    苏护死掉之事,居于深宫的苏妲己知道了,很是悲伤。 但奇异的是,同样没引发后土的变化。

    也没感应到整个世界的天地意志变幻,没有什么负界混沌珠的意志显化出来。

    沉吟良久,吴空传旨,让苏妲己清洗干净,作好准备,今晚他要临幸于她,让她侍寝。

    未及晚饭时间,天色将黑,陡然,天边有金色光芒绽现,然后是熊熊烈焰燃烧。

    “这是怎么回事?”

    吴空眉头微挑。

    没有动用法力,没展现出修士的能力,但却纵身一跳,以轻身功夫纵到这朝歌皇宫最高的望星台上。

    就见天边有一人骑着一股祥云,绽放金光在天上飞逃,手托宝塔,身穿金甲,披头散发。身后有一人脚踩风火轮,手持火尖枪,急速追杀。

    “托塔天王李靖?哪吒三太子?”吴空暗吃一惊。

    这情形,不对劲啊!!

    哪吒斩杀龙太子,后被李靖逼死,又阻止复生,才得太乙真人相助,以莲花重凝化身,所以又叫莲花太子。之后找李靖报仇,李靖不敌,得到燃灯道人赐下一个舍利如意宝塔相助,化解仇恨。然后那宝塔一直在李靖手中,封神之后,成为托塔天王。

    按照封神演义的历史,这李靖应该还没拿到宝塔,更没掌握腾云驾雾之术。

    哪吒现在看来年纪也不算太小,以吴空的实力自然能看出这是一具莲花化身。但按照封神演义的历史,那哪吒恐怕还没出世呢。

    《封神演义》错得这般离谱?

    不,不对,很可能是……

    “这个世界的时间逆流不完整,这李靖和哪吒,从未来时空穿梭回到过去?”吴空心头一跳,想到这种可能性。

    “大胆,何方蛮荒野修。竟敢在朝歌城驾云头,还不快快下来?!!”

    一名黑脸大汉骑虎而出,在城中大喊。

    但那天空中的两名神人并未理会。

    李靖前面逃走,哪吒在后面追着,怒声冷笑:“当年你逼我自杀,阻我复活,师父以莲花助我重塑身躯,但法力未成还被哄骗前去被人羞辱,此仇此恨一直铭记于心。而今天机未显,大能未出,李靖,我刺你一枪杀你一命,也算还当日因果。”

    李靖勃然大怒:“逆子。”

    哪吒冷笑:“吾非汝子!!前世为女娲宫中火灵珠所化,因妖身不容天地,恐将遭劫于封神大战,故降生为人,你前世欠我三箭,今生该还,故为汝子。

    “汝前世三箭,吾今生以你血脉而得生,此因果已还。但此后,你却逼我削肉削骨,又阻我复活,父子缘尽,大仇大恨,铭心难忘。吾母怀胎三年零六个月将我生下,此有大恩,未得报而你逼死我,令我不得尽孝,此又是一番因果,纵有大能强压,也不可轻了。今日还来!!”

    哪吒持枪冲杀而至,与李靖在半空斗作一团。

    李靖封神之后,得天地之力加持,得神位之力加持,战力大增。又经多年修行,故而能与哪吒多挡几个回合,不致三枪落败。但哪吒多年修行,实力早已超过普通妖族大圣,又岂是李靖可以抵挡?

    几十招之后,李靖一声惨叫,被挑飞半空,吐血而退。

    “逆子,逆子!!”李靖吐血:“汝弑生父,天地不容!!”

    哪吒怒道:“魂乃灵珠所生,身上血肉与你无由,便若凡人转生轮回,前缘尽消,你再自称我父,不仅杀你,还令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吴空暗讶,原来这哪吒的恨意竟然都压在心底没暴露呢,这时光逆流,就再压制不住了。

    两人从王宫上方飞过,瞄到吴空,哪吒随后一枪刺来:“昏君!!”

    烈焰形成枪形刺落,吴空一拳打碎。

    封视演义当中,纣王无能无道。但历史上的商纣,可是有倒拽九牛之力,不下万斤,而且能征善战,神勇无比,箭法精准。可不是凡人。这身体素质不差,吴空只将部份法力凝于拳上扫出,焰枪就碎。

    “咦?”哪吒有些诧异。

    商纣王居然是修士?

    但此时根本无心理会这边,只持枪又朝那李靖杀去。

    两人渐去渐远。

    吴空眸光闪烁:“果然还是有人从未来世界归为了。不知这样的人是否多?”

    想到这里,吴空招手让费仲过来。

    落到宫中一处秘地,吴空挥手布下一层气场,阻止外人神念探测,则道:“费爱卿,吾有一事要你去做。”

    “大王所命,敢有不从?敢不尽力?”

    吴空吩咐了一下,让他下去。

    而后,姜皇后前来,吴空打发她离开,就前去见妲己。

    但未见妲己,就听到前方有尖叫声传来:“妖孽,我大商日后便是败在你手中?天幸今日回到封神之前,这便斩了你!!”

    吴空眉头一皱,身形一晃飞掠到宫后,就见一名年轻男子拿剑朝那妲己刺去,妲己啊呀一声,胸口中剑。

    吴空认预见,那男子是殷郊,纣王之子,后世被斩而上了封神台,为值年太岁。

    “住手!!”

    吴文凭看到殷郊要一剑斩下妲己头颅,当下冲上前,一脚将他踢飞。

    “啊,父王。”殷郊大惊失色,连忙拜伏。

    吴空冷笑:“你来此作甚?”

    “这妲己乃妖狐所变,日后将会祸乱我大商,所以我就……”

    殷郊话到一半,吴空一脚将他踢飞:“滚。”

    “父王!!”

    “人都刺死了,你还待怎的?”吴空眸现凶光。

    殷郊看了下,那妲己似乎已经没气了,当下告退离开。

    吴空眸了一声,走上前看,妲己胸口中剑,但剑支仍明晃晃地刺在那里,没有血。

    伸手一拔,剑出,衣衫裂,露出里面一块小金镜。

    她啊呀一声,醒转过来,香喘微微,俏脸发白,摸着自己的脸,愣愣看了下,然后呜呜哭了起来:“大王,吓死臣妾了,刚才,臣妾差点以为自己就死了,幸好胸口处有这块护心镜挡着,否则,怕是已见不到大王您了。”

    吴空淡淡瞄了苏妲己一发,道:“原来是那块金镜护身,刚才被刺中,闭过气去假死吗?”

    苏妲己正要出声,吴空一个耳光扇过去,将她抽翻在地上。

    妲己大骇。

    吴空将那金镜成一团,冷声道:“今夜你自己休息,没得本王允许,不得轻易离开宫后。”

    转身离去。心下嘀咕:“当我是傻子吗?这苏妲己之前还是后土娘娘的一缕意识的转世之身,现在居然变成轩辕坟三妖中的狐狸精了。真是好算计好手段。到底是谁,竟如此厉害,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做出这一幕而不被发现?”

    女娲圣人亲自出手?那一旦动作,瞒得过吴空却瞒不过其它混元圣人。而且,这种小事,也轮不到她亲自出手。

    不是女娲动手,那其它人又有谁能在吴空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他虽然没动用神念,但却是六感灵敏,周围一切都很清楚才对。

    “哼,有意思……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似乎还没人发现我不是真正的商纣王啊。明明我都在女娲宫提那诗暗示了……”

    沉吟了一下,吴空悄然离宫。

    隐匿身形,一路飞遁。前世孙悟空那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本事不能拿出来了。但是,也不慢。

    天机虽被紊乱了少许而已,但已足够。三教相商封神榜之事,应该已经差不多开始了。

    不久,来到女娲宫,就见墙壁上面一片雪白,没有字迹。

    吴空沉吟片刻,伸手抚摸。

    一股无形的时光之力逆转。这是吴空得了这世界部份气运与权限,而悟出来的道。凭这纣王身上的王气,勉强能施展一些,却会消耗大商气运。

    此时,就见墙壁上面写着一首诗。

    “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吴空愣了好久,看到那诗渐渐消散,墙壁恢复一片雪白,不禁哈哈大笑:“好诗,好诗!!”

    却已是转身离开,在回朝歌的路上。

    “这根本不是我写的,分明是在我离去之后,有人篡改给女娲娘娘看的,到底是谁动的手脚?”吴空勃然大怒。

    不论前世今生,他对女娲都是相当敬重的。即便这世界中的土著女娲并非真女娲,也是如此。

    更何况,向来只有他算计别人的多,哪有轮到别人算计他的?

    心中大恨。

    但转念一想:“我是前来收取负界混沌珠的,不是跟人勾心斗角的,这个世界有何秘密,与我何干?那些大能相争,又与我何干?”

    话虽如此,终究是有些担心。

    封神演义原书,商周大战,卷入各方修士与妖怪,最终决,圣人出来,做过一场即过。

    那是因为,真正有本事的妖族大能,及其它不需过杀劫的人族修士,早就藏起来了。这封神一战与他们无关。

    比如阴间就不插手。

    比如天庭玉帝也不插手。

    但若是出现了七颗龙珠呢?对所有人的修行都有益呢?

    哼,各方妖族大圣,准圣,各路妖魔鬼怪,恐怕都会纷纷跑出来吧?所以,不得不算计清楚。

    “转世为纣王也有几天功夫了,但情况还没完全摸清,大致情形却已清楚,心里有个准备了。既如此,那么……就开始正戏吧。”吴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不久,回到宫中。

    颁旨召集天下大能异士,设科举,分三科,文科、武科、道科。考治国道理,军阵武功之道,还有道术异能。

    每日只是去见妲己,然后就离开,不近女色,暗自修行。

    观星台改为摘星楼,大兴土木。

    时间流逝,过得三个月,忽有道士自称云中子进宫,进献宝剑欲除云妲己。

    吴空道:“一派胡言,苏爱妃怎么会是妖怪所变呢?若道长要让本王相信她是妖怪,那就在国中为国师数载,展现法力让本王折服,或许会信你。”

    云中子不肯,吴空无意招惹他,收起一杯准备给他喝下的毒茶,那云中子忽道:“近日有一个传言,不知陛下是否听闻?”

    “什么传言?”吴空问。

    云中子道:“据说,这方天地有变故,本该是千年之后,因世间出现七颗龙珠,女娲娘娘等人聚集七颗龙珠之后,召唤出造化神龙。有通天教主不甘心封神之战损失惨重,故而向神龙许愿逆转时光,回到封神之前,所以时光逆转,但神龙法力不足,有部份人并未逆转时光,所以恍若从未来世界回溯到今世一般。”

    吴空一愣:“凡世间竟有如此传言?嗯,那通天教主又是何人?封神之战又是怎么回事?”

    “陛下真不知?”云中子问。

    “真不知。”吴空道。

    但事实上,这是吴空让费仲传出去的谣言。

    他肯定,从未来世界保留记忆归来的,比如那假唐僧,现在的唐妃,还有哪吒、李靖、以及其它人,肯定有不少还记得“未来”西游记之事,也知道了“七颗龙珠”的故事。

    所以,吴空就说,七颗龙珠被女娲聚齐之后,佛祖、玉帝等人汇聚,冥河老祖及通天教主都在,通天教主抢先许愿让天地回归到封神之前,大商灭亡之前。

    这谣言,有人信,有人疑。但保留记忆的人,十有七八是怀疑这件事的,纵然不信也会在心中记着。

    目的嘛,就是要搅乱混水,然后龙珠一出现,才更引人注目。

    “陛下既然不知那通天教主之事,为何又知道七颗龙珠的事?”云中子问。

    吴空冷笑:“你在审问本王?”

    “不敢,山野之人冒犯了。只是好奇罢了。”

    吴空冷声道:“神人托梦而已。”

    云中子道:“那神人生何模样?”

    “金光灿灿,不辨面目。”吴空道。

    云中子哑然。

    “隐隐有一股宁静祥和,令人心平气和杂念尽去之感。”吴空多加了一句。

    云中子心头一跳,若有所思。

    “道长想到了什么吗?那神人是何来历?”吴空问。

    “不知。”云中子摇头。

    吴空嘿嘿冷笑,心下明白了。这个混蛋云中子,居然也是从“未来世界”穿梭回来的。只不过,他居然怀疑吴空这商纣王也是从未来世界穿越回来的,所以前来试探。

    “这云中子肯定猜测到了,我暗示的神人,指的就是佛门。如果他真猜到佛门那里,那就有趣了,这水就更混了。”吴空想着。

    “贫道又听闻,大王手上似乎有七颗龙珠之一?”云中子问。

    吴空怒道:“何处传来之谣言?”

    “民间愚夫愚妇妄言罢了。有人称大王乃天地气运庇护,自有德居天地奇宝。既然大王能知有七颗龙珠,指不定手上已有几颗,说要搜寻七颗,实则只需三五颗就能足够,可以召唤神龙矣。”

    “一派胡言!!送客。”吴空挥手让云中子离开。

    不久后,翻手取出一枚龙珠,看了看:“这云中子是胡言乱语,还有办法感应到龙珠的气息?

    “不过,不要紧,只要有一颗龙珠在此,其它人怎么都不可能凑齐七颗。到时侯,七颗将聚时,我就能再抽取一次气运,夺取更多的世界掌控权。”

    随手将那龙珠抛入苏妲己所在的宫中。那里布设有阵势,这龙珠正好落在阵眼,得整个大阵守护,也是强化阵势的中枢所在,不怕人夺取而不被发现。

    “那纣王到底是不是齐天大圣孙猴子变的?”云中子远去,却在小声嘀咕:“这么多人不受时光逆流影响,孙大圣会逆转时空变成一块五色石?他的法力挡不住这时光逆流?简直不可思议。还有那佛祖,如今又变成何人?

    “感觉,天机越来越紊乱了。”

    过得几日,西歧方向,有神龙怒哮之音,爆发大地震,地面裂开三千丈,有一龙珠冲天而起,往东北消失。有人察探,认定有奇物吞吒西歧龙气,商周八百年之气运消耗过半。

    “商周八百年,是压在那大商尸骨上的八百年。其后更有春秋战国无数人才杰出。气运皆由此而起,竟然被夺取过半?那神物极可能就是那龙珠。若是七颗龙珠汇聚,此次召唤造化神龙,又强到何等程度?”

    天地间,各种妖类,各种妖魔鬼怪和仙道修士,数量渐渐多起来。一些藏在不在哪个角落宅了千百年或睡了几千上万年的老妖老怪,巫族余裔,先天神族后裔,都纷纷冒了出来。(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