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逆元会

时间:2018-04-18作者:敲烂木鱼

    之后,事情的发展,不出吴空所预料。

    有人发现,一片地区出现问题之后,就会有大量的负面意志,黑潮气息之类涌现。

    平些气息,流入虚空,不容易获取,但是,可以布设“聚运阵势”。平阵势不仅能聚拢天地气运,还可以聚拢平些黑潮气息的力量,种种负面意志负面情绪都可以。

    只不过,正常的“聚运阵势”会有隔离的设置,隔离种种负面力量,让气运更为纯化一点,对自身的干涉影响更小一点。现在只需将这样的阵势调一下,就可以正常采集各种负面力量。

    不需要寻找地下气穴气脉,直接用这样的办法就可以搞定。

    所以,很多实力不强而歪招很多的人,开始搞小心思了。

    如果一座城池,处处出现一些惹人不快的小问题,渐渐民怨增多,会不会导致负面情绪增加呢?

    如果一座城池,正界里面的大量生物突然超脱出来,倒在路边。会不会让很郁闷呢?

    这就好比一座干净的城池,突然时不时有大量的死蚊子死蚂蚁甚至是死老鼠倒在一些重要场所……

    “呵呵,以前黑潮气息黑潮液这种东西,人人厌恶排斥,别说玄元帝朝,玄元帝朝以外的虚空之中,这种东西都是清理干净的,远远传送到彼方的。现在,却是寻黑潮气息而不得。

    “大都会被地下气脉吸走,经朝廷监控,传输远方,我等想要强化器灵,如何有材料?如何能拿得到足够强化所需的资源?但现在不同了……已经有人给我们指出一条‘明路’了!!”

    一些城市的阴暗之处,就有永生主暗暗议论着类似的话。

    一些小家族小势力,直接付诸行动。

    于是,玄元帝朝的朝廷,突然间发现,整个天下,处处都有各种坏事与坏消息。

    一开始还以为是大夏会的人搞的,最起码也是某些不安份心忧天下不乱的家伙搞出来的,比如某些反叛组织什么的。但结果一调查,发现真相,却让玄元帝朝的官方郁闷了。

    整个帝朝,知道吴空传出来的那种利用神器承载黑潮兽之魂而控制的手段的人,太多了,所以民间不少人私下蓄养炼制黑潮兽器灵。特别是那些看到前进之路断掉久久没有寸进的。凡是没有足够资源提升自身实力的,都会打着这黑潮兽器灵的主意。

    有了黑潮兽器灵,炼养得实力强大,就可以从别人那里夺取好处了。虽然黑潮兽器灵排斥玄元帝朝气运,但如果刚夺来的气运没有被抵消消散,在短短几天时间乃至几十天内迅速用掉,那么也能提升实力。

    或者掠夺其它资源,比如永生液比如本源精粹比如各种特殊修行之法,比如更好的聚运阵势,更强的攻击杀伐招数,某些藏书馆的修行感悟资料,等等,都值得掠夺。

    而如果自己不炼黑潮兽器灵别人炼制呢?到时侯曾经有过过节而半斤八两的人,就会掉头找自己麻烦了,如此一来,岂不吃亏?岂不被人掠夺?所以就应反过来,自身努力。

    但炼制黑潮兽器灵,增强它的实力,需要黑潮气息。就算自己不炼自,凝聚黑潮气息成为液体封入瓶中水晶中,卖给别人,换取别的资源,也是一条出路。

    所以,需求黑潮气息的人太多了。

    玄元帝朝诸多城池,无数民众,都有尝试让别人产生负面意志负面情绪的想法,然后自己再收集。

    而如果无法让别的永生主产生负面情绪,那么,让虚空粒子当中的下界无数生灵产生负面情绪负面意志,也是一种办法。

    因此,给玄元帝朝捣乱的人太多了。

    有时侯抓来一些人,就是为了给别人添堵,有一些是真正的报仇血恨有着正当的理由收拾别人。有人则是收到别人给的好处,去做一些不太坏的事而已。到底是谁给的好处,这也不好说,不好找。

    朝廷官方,抓到不少人,但都没抓着正主。

    引发天下黑潮力量增加的人,太多了,鬼知道谁有这样的阴暗心思?鬼知道会有谁暗中打着怂恿别人做坏事的想法?又不可能一处处去测人心想法。而且每个人不同时侯的想法也是有所不同的。

    于是,朝廷下达禁令,禁止民间培养黑潮兽,禁止民间私下培养黑潮器灵。

    但人人藏着掖着,也看不出来,除非事先记录在案谁谁谁身上有多少气运之力,但突然间减少许多……可是,这人可以说是消耗气运之力增进修为的嘛。更何况还有许多人不会时刻将气运之力的多寡记录在官方?从这方面上,是看不出谁暗中培养黑潮器灵的。

    而且,有些人本身就不培养黑潮器灵,但却偷偷帮别人养,比如只收集黑潮液滴,压缩凝聚,售卖给别人。这种家伙,也是危险。 一流小站首发

    比如凡人世界,有人需要收集人类尸身上的某些东西,结果在城池中偷偷下毒,然后偷偷收集。收集的人很多,鬼知道是谁下毒的?

    这永生主世界没有毒死全城之人的事,但不到永生主,动不动就挂掉,或永生主的本体动不动就被偷袭爆掉,这种事不罕见,而且越来越多。实力再强,只要不顶尖,也有可出被人偷袭。拿到灵魂碎片元神碎片往黑潮雾中一塞,不久就可能得到许多增加的黑潮力量出来,退而其次也能炼化这灵魂碎片。

    总之……许多城市的治安环境,变差,各种各样的怪事层出不穷。

    吴空身悬虚空,通过大夏会新组建的传输网络,前往各地,观察玄元帝朝的气运。

    “已经开始了,但火侯还不到,还少了一批吸引其它所有人注意的家伙,‘为王前驱’,到时侯,才是我们出手的时刻。”

    观凡人世界,大抵最初造反的家伙,很少有能够登顶的。往往是前一批人打天下,后面某批人出来摘桃子。不说什么大道理,历史证明这样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吴空是不会让大夏会太早出挑的。

    “不过,估计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天下乱象已显,玄元帝朝必须下重拳出击,收拾不安份子。然后,必然会有一些势力在压迫之下不得不反抗,那时侯就必定会有人站起来造反了。”

    当然,还有更深层次的缘故。

    不管是以前的大周天帝也罢,还是玄元帝朝的玄元天帝也罢,对自己掌控的帝朝,诸多气运之力的流向,是非常了解的,天下大底,掐指一算就能知道究竟。

    但时至今日,玄元天帝一直没找到吴空的麻烦。就连大夏会的总部,也在吴空的光球世界投影的部份力量笼罩下,再配合黑潮雾等手段,瞒过玄元天帝的感知。

    这种种,隐约说明,玄元天帝的状况估计也不大好,毕竟太清界传旨,下界必须要大打出手,分个胜负,最终不论胜负,恐怕都不是玄元天帝想看到的。

    很多人明白这点,玄元天帝也明白这点,暗中肯定动什么手脚了,无力关顾别的东西,这就导致天下各势力蠢蠢欲动了。

    “不管玄元天帝以前是何打算,如今天下黑潮力量到处弥漫,它对整个天下的感应都变弱了。不论本体实力是否变弱,是否能出手,只要做不到天下事都了如指掌,那么,造反就有成功的机会。”

    接下来就只是等待而已。

    如果说,暗地里的作乱力量是火,玄元帝朝是一锅水,现在吴空就是要等这锅水烧热烧开,然后就可以动手了。

    在没能动手之前,吴空也不放松,一边监控了解玄元帝朝的情况,一边趁机收服其它小势力。

    一个个势力被吴空的大夏会吞并过去,大夏会不断整合,实力不断涨大。以前旧的传送通道各种隐秘渠道,不能用了。现在又重新开辟许多,大夏会的触角,重新延伸到整个玄元帝朝的各处,情报不断汇集过来。

    时不时就有人新加入大夏会,一些小势力甚至根本不用吴空动手,就有其它人帮忙解决了。

    而手上的潮兽器灵,也在大量的资源堆积之下,达到永生三境五段颠峰,只论境界,比吴空本体还高。

    这一天,忽有人来报,下面的战斗队正在攻打一个名叫“逆元会”的组织,但对方实力强大,与大夏会的人对耗了许多,陡然撤离,留下一个空壳,大夏会也只能占据对方的一个分舵而已,没什么用。

    不过,却从中意外找到了一件有趣的东西。

    吴空面前就放着一块玉。

    必须有吴空的力量加持,这块玉才可以维持在这个世界存在,否则会被压缩凝入附近某一灰尘粒子所蕴的大千宇宙之中。根本无法在玄元帝朝长存。

    这只是一块凡人宇宙中的玉。但却有着不会被玄元帝朝力量碾压粉碎的特性。

    “逆元会,是什么样的组织?”吴空问。

    “是一个与玄元帝朝对抗许久的组织,说是要逆伐玄元,改朝换代,换一个更好的天帝。所以,跟大夏会一样,是一个实力强大且一直被玄元帝朝视为眼中钉的大组织。”

    “哦?”吴空有些发愣:“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个逆元会?”

    吴空本来的打算是猥~琐发育,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吃几十条小鱼不比吃一条大鱼差,甚至更好,但比起吃一条同大的鱼更安全更轻松。

    大夏会的宗旨,是先不要对付那些大组织。

    “因为有人疑似看到了心缘公主出现在逆元会,孙长老强烈要求我们的人跟进过去看看情况,之后就与逆元会发生了冲突。”

    吴空脸色不变,问那情报探子:“再仔细说说。”

    “是。”

    从逆元会的诞生说起,这个组织的创建者,也是大夏帝朝的强者,当初还是忠于大夏帝朝的高人前辈,甚至是前朝官员。

    只不过,大夏会完蛋之后,玄元帝朝制霸天下,逆元会成立,只能暗中发展,一开始还打着恢复大夏帝朝的名号,但渐渐壮大之后,却放弃了恢复大夏帝朝的口号,直接说要夺取玄元帝朝的天下霸权。

    并且,这个组织以前多次从大夏会这里挖角。可以说,两个组织之间,磨擦不少,冲突不少。

    “有传言,逆元会的创建者之一,也是前朝太子或前朝太女,当初跟心缘公主是同样的地位……不过,这消息没被证实。而且,玄元帝朝创建以来,历纪亿万纪元,期间多次有传言说,逆元会的会主及长老们有更替位置的,估计现在在位的,未必就仍是当初的创建者了。”

    吴空沉吟片晌,微微冷笑:“很有意思的组织啊。”

    现在,他还不大弄清楚一个情况……到底,是这个“逆元会”故意用某些手段引大夏会的人过去,与祂产生冲突,还是孙长老想把心缘公主请回来压制吴空?

    又或者,是第三方,暗中让大夏会与逆元会发生大冲突?

    “心缘公主,既有可能出现在逆元会之中,我们就不能不查,不能不救!!”吴空斩钉截铁地道。

    手中的这块玉佩,确定是心缘公主留下来的,有着因果牵涉,但奇怪的是,无法锁定位。一旦玉佩碎了,因果丝也就断。而这玉佩上寄托的因果之丝又太弱,无法追溯,强行追溯会导致玉佩碎而因果断。

    “传我命令……务必查清逆元会的一切动向。”吴空道。

    他并不请心缘公主归来,虽然这个女子曾帮助过他,但大家都是永生主,不死不灭,把宁心缘丢在外面,也不用担心会挂掉,哪怕被镇压封印也是能救回来的。而如果她归来夺权或闹各种妖蛾子,吴空可就麻烦了。这大神打不得骂不得,地位又高,还不能偷偷弄死镇压了。

    可如果不救也不行,会严重影响名声。如果吴空不想在这边打天下,名声不要也罢。但既然要玩大的,这名声就必须要有。而且要有好名声。

    现在吞并一些小组织,能壮大大夏会,但这点壮大并不算什么,都只是打根基而已,以后登高一呼,如果名望好,就能像滚雪球似地,越滚越大,各种人马汇聚过来,投入大夏会。

    比如现在就有一些小势力期盼着加入大夏会,一些散修永生主,也不介意加入,可惜现在找不到大夏会的位置,不得其门而入罢了。

    如果维持好名声,那以后的好处是妥妥的。

    但如果名声不好,那些小组织小势力就会观望,不敢乱加入进来了。以后想迅速发展成庞然大物,恐怕就难了。

    “宁心缘是我的引路人,曾助过我,并引我进入大夏会,且名义上是大夏会的掌事人,哪怕只是个招牌……如果发现她有困难而我这边不相助,那名声可就不好听了。”

    这是吴空作出救人选择的理由。

    之后……没多久,关于逆元会的更多情报,关于之前两个组织冲突时的种种细节事件,如今逆元会之人最有可能藏身之处,等等,这些资料就汇报了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