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深夜鬼食堂 第479章 借你三年

时间:2018-05-03作者:舍得二仙

    第479章:借你三年

    山伢子站直了身子,向着盛玉相抱拳躬身行礼。

    盛玉相呵呵一笑,点了点头,目光投向莫震东,问道:“莫掌门,你怎么说?”

    莫震东暗暗咬牙,盛玉相认输虽然让他很生气,但他也是行家里手,能看得明白,山伢子体力好,内劲足,就算盛玉相不认输,这样缠斗下去,到最后也是同样的结果。

    莫震东说道:“好,既然有言在先,那邢宽忤逆师门之罪就一笔勾销,但邢宽是震南的弟子,如今震南尸骨未寒,邢宽要在莫家值事三年,以谢授艺之恩,三年之后,去留自愿。”

    山伢子瞪向盛玉相,这老头子骗他,在赌约里下套儿!

    盛玉相说道:“老朽并非有意欺诈,莫掌门已经顺应老朽之诺,赦免了邢宽忤逆师门之罪,邢宽毕竟是莫家门人,莫掌门要他为莫家值事三年也合乎情理,并无不当之处。”

    山伢子皱眉,虽然觉得盛玉相说得有道理,可还是觉得上当了。

    盛玉相又对莫震东说道:“老朽无能,技不如人,告辞了。”

    刚才比试的时候,盛玉相只是专注于施展掌法和纠结输赢,打完了之后才蓦然想起,山伢子虽然戴上了火行石,却没有激发火行石的能量,也就是说,山伢子是凭本身的功力与他比试。

    醒悟过来这件事,盛玉相有些泄气,他倾尽毕生心血和时间用来修炼,结果却不如一个二十岁的孩子。

    时也?命也?老天公否?

    曾几何时,五行石宿主是一个令人既敬且畏的称号,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人才的凋零,五行石宿主早已成为了一个传承的代名词。

    然而,山伢子的出现,却让盛玉相仿佛看到了普经那些宿主的身影。

    盛玉相是有些泄气,但同样也很欣慰,身为无名观嫡传弟子后羿,有生之年能见到这样前途无量的宿主,甚至可以因他的存在,而去放眼展望无名观风云再起的未来,这也是一种幸福。

    盛玉相向山伢子抱拳,深鞠一躬,说道:“告辞。”

    山伢子吓一跳,连忙也深鞠一躬还礼,说道:“您别这样,我受不起。”

    盛玉相微笑了一下,转身走了,他唯愿山伢子能受得起普天之下,所有无名观后羿一拜,只是不知道,他有生之年能不能见到。

    盛玉相走了,莫震东瞪着山伢子说道:“莫家不欢迎你,你马上离开!”

    山伢子说道:“我要带邢宽走。”

    莫震东怒斥道:“你当我莫家好欺负吗?我告诉你!除非你今天把莫家灭了!否则你别想带他走!”

    山伢子心平气和地说道:“我把火行石借给你三年,你要是有本事成为宿主,我绝不要回来,条件是邢宽从今天开始,跟你莫家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不能再找他麻烦,更不要再骚扰任何跟他有关系的人。”

    莫震东冷笑一声,说道:“你想用火行石弄死我是吧?你还真把别人都当傻子?”

    山伢子说道:“你父亲虽然死于火行石,但那是他对火行石不敬,我亲手把火行石交给你,你的门人都看着呐,如果火行石杀了你,你可以让你的门人报警抓我。”

    莫震东嗤道:“警察才不会相信这种事,你要找借口也想个好点儿的。”

    山伢子摘下火行石,举在手里,说道:“甭废话,邢宽必须跟我回莫林,火行石你要还是不要?”

    霍晓荧接口说道:“就凭你们这几根葱,不可能挡得住我们,我们也不怕你们再去莫林找麻烦,我们敢报警,我们做得是正经生意。”

    莫震东咬着牙瞪着山伢子,好半天,山伢子放下手说道:“要不要啊?我都举半天了,你累傻小子呐?”

    莫震东还是犹豫,霍晓荧说道:“怕呀?”

    莫震东瞪圆了眼珠子,霍晓荧嘲讽道:“怕就算了,别再找事儿了,好好儿过你的富贵日子吧。”

    莫震东怒道:“拿来!”

    山伢子应声将火行石丢向他,莫震东满眼惊愕地看着火行石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孤线,然后掉在他脚尖前一寸左右的地上。

    山伢子皱眉,霍晓荧嗤了一声,邢宽到了这会儿才开口说道:“咱们走吧。”

    莫震东憋得脸通红,他又丢人了,而且是找不回面子的那种丢人。

    二楼窗前,莫小北从始至终一脸冷漠地注视着,直到山伢子等人离开,莫震东俯下身,谨慎地捡起火行石,莫小北才转身离开窗边。

    邢宽送父母回家,山伢子在邢宽家住了一宿,第二天邢宽带山伢子出去走街串巷地去吃东西。

    反正来一趟,尝尝当地的小吃,尤其山伢子自己就是厨子,多吃一些风味小吃,既饱口福,又长见识,还能生出灵感。

    待了三天,吃遍了奉元市有名的小吃,三人回到了莫林市,刚下火车,就接到潘小龙的电话,听到一个可怕的消息,尚亚坤坠楼身亡了。

    赶回饭店,潘小龙等在套房里,山伢子一进门就问道:“怎么回事?”

    潘小龙告诉山伢子,这两天尚亚坤都有点儿魂不守舍,潘小龙问他,他也没说什么,就说没事儿。

    今天中午,尚亚坤没去食堂,说不舒服,不想吃饭,要回宿舍躺一会儿,潘小龙先送他回了宿舍,然后拿了他的饭盒,想着给他打了饭带回去,结果没等潘小龙吃完饭,尚亚坤就出事儿了。

    山伢子皱眉,潘小龙又说道:“刘大洋让我帮他跟你说一声儿,他自己不敢跟你说,他不想学扎纸了。”

    “嗯。”山伢子点头答应,这个可以理解,好好儿的一个人,说跳楼就跳楼了,搁谁都得害怕,不学也好,扎纸店也不消停,能不连累普通人就不连累吧,传承的事儿慢慢再说,反正还有邢宽呐,山伢子觉得邢宽在扎纸方面挺有天赋的。

    山伢子坐下问道:“坤子的生辰你知道吧?”

    “知道。”潘小龙拿出一张纸递给山伢子,说道:“写好了,我都推算过了,你直接招就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