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深夜鬼食堂 第43章 血债血偿

时间:2017-11-04作者:舍得二仙

    第43章:血债血偿

    山伢子手脚麻利的给客人打了包,然后关灯锁门,跟着徐四去了图伟家。

    图小东躺在床上,烧得脸和身上都微微发红,许茹萍哭得两只眼睛像破了皮的桃子一样,看见徐四进来,连忙站起身说道:“徐师傅,你可来了,这病咋还治不好呐?”

    徐四一边儿看着图小东一边儿答道:“如果是病,肯定能治好,就怕不是病,只是像病的样子,那肯定治不好。”

    “哦。”许茹萍答应,但不是很明白徐四这话的意思。

    徐四伸手要去扒图小东的眼皮,山伢子下意识地惊叫道:“师父小心!”

    山伢子被图小东蹦起来咬过,心里记着呐,所以担心图小东突然张口咬徐四。

    徐四的手哆嗦了一下,因为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但也没生气,知道山伢子是担心他,说道:“没事儿,既然发烧了,就说明那东西已经离开了,人的身体本来是平衡的,那东西在的时候不显,可一旦离开之后,人的身体就不平衡了,所以就会闹毛病。”

    “哦。”山伢子低声答应,有点儿后悔自己冒冒失失的。

    徐四扒开图小东的眼皮看了看,叫山伢子:“伢子,过来看看。”

    “嗳。”山伢子答应,凑过去看图小东的眼睛,发现图小东的眼珠发浑,眼眸深处像粘了一层薄膜似的。

    山伢子不等徐四问,自己先说:“眼珠儿是浑的,里面像粘了粥油。”

    徐四说道:“这就是魂儿惊着了,小东还是个孩子,没什么抵抗力,被外来的东西挤了魂儿。”

    许茹萍慌着问道:“那咋整啊?”

    “没事儿。”徐四回答得很从容,从兜儿里掏出一个小玻璃**,里面装着液体,看着像汤水,拧开**盖,再掐开图小东的嘴,往嘴里倒一点儿,然后捋着喉咙给他顺下去,顺下去之后再往嘴里倒一点儿,再顺下去。

    如此反复,直到一小**汤水都顺进图小东的肚子里,徐四才说道:“歇个三五天就好了。”

    许茹萍看着徐四手里的小玻璃**儿问道:“这是啥?”

    徐四答道“这是我徐家秘制的汤水,能安神定魂。”

    山伢子心里了然,他刚才就觉得是安魂汤,看来安魂汤的作用不止是给快死的人喝。

    图伟皱眉,说道:“四哥,这……就算完了?”

    徐四答道:“当然不算完,我得找着闹腾小东的那东西才行,要不然它隔三差五儿的来闹一回,小东还不得让它折腾死。”

    图伟的眉头舒展开,他也是这样想的,他刚才还担心徐四只是把小东的毛病治好,等着下回有事儿再要钱呐。

    徐四问道:“婶子呐?婶子最疼小东,孩子都病成这样儿了,怎么也没见着人?”

    图伟一愣,徐四要不说,他还不觉得,还真是,妈最疼小东,整天心肝儿宝贝儿的,怎么这回小东病成这样儿,妈反倒不露面儿呐?

    图伟答道:“两三天不出屋儿了,就吃饭上厕所出来一会儿。”

    徐四琢磨了一下,说道:“走,看看婶子去。”

    图伟领着徐四到图家婶子房门前敲门,喊道:“妈,四哥来了,你出来见见。”

    图家婶子在屋儿里没好气儿地答道:“来就来呗,不就是来给小东看病的吗?我不见,又不是没给钱,我见啥?他就是咱家花钱雇的人,把小东的病治好就行了。”

    图伟看徐四,徐四隔着门儿说道:“婶子,小东这不是病,是让邪祟给闹腾的,从来都是你最疼小东,这回为啥不着急上火啊?”

    图家婶子嚷道:“你凭啥说我不着急上火?你看见了?你一个外人,别跟那儿扒瞎!”

    徐四说道:“图伟跟我说的,打从小东发烧那天起,你就不出屋儿了,为啥呀?”

    图家婶子沉默了片刻,突然骂道:“滚犊子!你管得着吗?赶紧给我大孙子治病去,少跟我这儿撩骚儿!”

    徐四说道:“婶子,别骂人呐,要我说,孩子没事儿了,那邪祟怕是跑你身上去了吧?”

    图家婶子骂道:“放你娘的狗臭屁,滚!小王八犊子,给你脸了!”

    徐四又说道:“这样儿吧,婶子,你出来露个脸儿,我就把钱还给你家。”

    图家婶子骂道:“滚犊子!我家不差钱儿,你拿着买棺材去吧!”

    图伟心里开始突突了,自己的妈自己知道,小东的事儿还好说,毕竟是病了,医院都治不好,老家儿也没招儿,可钱的事儿上,怎么会这样说?

    自己的妈就爱两样儿,一个是小东,一个是钱,徐四说露一面儿就把钱退回来,以自己妈的脾气,那都得破门而出才对。

    图伟用惊慌无措的眼神看着徐四,徐四说道:“看我干啥,撞门吧。”

    图伟当机立断,卯足了劲,‘咣’的一声把门撞开。

    屋里黑着灯,图家婶子背对着门坐在床上,阴冷地说道:“真是cheng ren儿了,撞自己妈的门,你这个不孝的牲口!”

    图伟揉着肩膀儿看徐四,徐四看着图家婶子的背影儿说道:“别装了,说说吧,既然知道惹上了我,为啥还要在图家闹腾?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图家婶子身子没动,头扭了过来,吓得图伟靠在了撞开的门上,瞪大了眼珠子。

    山伢子也吓着了,胸口亮起了红光,在黑着灯的屋里分外显眼。

    徐四抬手按电灯开关儿,按了几下没反应,抬头看房顶才发现,只有灯头,没有灯泡儿。

    图家婶子的声音变得很年轻,咬牙切齿地说道:“血债血偿!”

    这四个字说出来,不光是图伟,连徐四心里都咯噔一下。凡是牵扯到血债,那都是不能度化的厉鬼,图家干什么了?怎么会惹上血债?

    见徐四看自己,图伟慌着说道:“我们啥也没干,我跟我媳妇儿每天就是上班儿下班儿,我俩一个单位,离得也近,所以连车都没买。”

    徐四皱眉,既然不是图伟夫妇,那就是图家婶子了,因为厉鬼是不会找错门儿、认错人的。

    徐四将目光转回图家婶子身上,问道:“什么血债?”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