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御仙魔 第六十七章 蜀军之败(上)

时间:2019-05-10作者:我是蓬蒿人

    天已经亮了。

    洛阳防御使辖境,汝州。

    军中大营内,王建结束一整夜的修炼睁开眼,长长吐出一口灵气。

    对曾入仙人境现在境界只有阳神真人的蜀王而言,修炼并不能让他的修为增进半分,昆仑通道关闭后,他的修为注定只能维持在阳神真人大圆满之境,寸步也不得进。

    但即便是这样,王建依旧保留了每日用修炼代替睡眠的习惯,在他看来,这是他通向更高层次必不能舍弃的东西,就像他率兵征战中原。

    “总归是有用的,有朝一日......”

    王建脑海中浮现出一组画面:他站在长安宫城太极殿前,接受文武百官的朝贺;他将李氏宗庙中的灵位换成王氏先祖;在祭坛上向天下昭告天下归属,万千百姓面北而拜,山呼万岁。

    王建嘴角渐渐有了笑容,水波般徐徐扩散开来。

    他想到:“等到那一日,我要再开九合定鼎大阵,聚集人间所有力量,将昆仑通道彻底毁去,让天地彻底隔绝。从此,我就会是天下真正的主人,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哈哈......哈哈哈哈......”

    他眼中满是*的光芒,充斥着疯狂之意。

    好半响,王建才将思绪从未来拉回放回当下。

    他想起安王。

    昔年在长安的一幕幕浮上心头。

    王建面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什么安王,也就是出身好些,有皇帝支持,占了先机,这才能在之前扬名天下。但那又如何?最大的诸侯反而灭得最早......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他又想起李茂贞。哦,在长安那会儿,李茂贞还叫宋文通。

    王建轻蔑的撇撇嘴:“一个脑子不太清楚的蠢货!”

    这话有些信口胡诌的意味,平心而论,王建觉得自己不太了解李茂贞。

    在神策军任职的时候,他们就是朋友,真正的朋友,未必能够托付生死,但绝对可以互相帮衬。

    彼时,他们共同见证了朝廷的羸弱、皇帝的昏聩、吏治的黑暗,看得久了,他们也就意识到,这样的皇朝距离倒塌已经不远,而且无法逆转。

    乱世将至......大丈夫当趁势而起,建功立业,光宗耀祖,留名青史。

    一直以来,王建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这个心思。他知道什么叫韬光养晦,尤其是在自己实力不够的时候。所以他总是一副憨厚老实、简单无害的模样。

    但李茂贞不同,他向来锋芒毕露,毫不掩饰自己对官场的失望,和希望站在高处的野心。在凤翔军那会儿,李茂贞作战最为英勇无畏,当凤翔节度使企图挟持天子的时候,也是他找到王建,说服他兵行险招,跟节度使决裂。

    按理说,这样的李茂贞应该最疯狂,当他攻破长安之后,篡位称帝才是符合他脾性的事。挟天子以令诸侯,哪有自己做天子来的畅快?

    但他没有。

    “最不济,也要借天子之手,每日给安王下令,让他回长安,交出权柄。安王若是回长安,有的是手段害他,安王若是不回长安,就是逆臣贼子。”

    王建站在李茂贞的立场上思考着,“这样一来,整个河北,包括平卢,最终不就属于李茂贞了?”

    可李茂贞偏偏没有这样做。

    “一个傻子,活该现在被我和高骈欺辱!”王建下了结论。

    念及于此,王建情不自禁得意起来,“说起来蜀地偏狭,很难成就大业,是李茂贞给了我这个机会。要不是为了对付他,高骈怎会主动跟我联手,将许州、洛阳拱手相让?”

    “若是如此,我连进入汉中都困难,又何谈逐鹿中原,拥有眼下这般大好局势?等到我占据洛阳,进能图谋整个中原,退能两面进军汉中,大好地盘唾手可得!如果说这都不是天命,什么是天命?天命,哈哈,天命就是让我王建成事!”

    王建站起身来,一甩衣袖负手在后,眉宇轩昂,意气风发。

    他已经占据了忠武军的所有地盘,而今更是一路高歌,打进了洛阳防御使境内。接下来只需要攻克汝州,洛阳就会向他敞开大门。

    而无论是汝州还是洛阳,都只是寻常州县、藩治,不具备抵挡他的实力。

    形势一片大好,未来无限光明,大业发展得如火如荼。

    王建费了很大劲,才憋住笑声。

    他现在准备去军营转转,鼓励一下将士,准备即将到来的攻城之战。

    “汝州刺史见本王来了,竟然不主动献城投降,真是不知所谓!还有那些汝州百姓,难道不知道本王大军已到?刺史不肯献城也就算了,他们竟然也不迎接王师,实在是人心不古!”

    王建边走边如此想着,“等本王破城而入,定要三军将士劫掠三日,让他们知道本王的威严!如此,才好威慑洛阳,让他们惧怕。说不定到时候他们就主动归降了!”

    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王建走到了帘子前,正准备掀帘出门,面前陡然冲来一个人影,差些跟他装了个满怀。

    王建一把就将对方掀翻在地,怒斥道:“活腻了不成,敢闯本王大帐?”

    来的是他的亲卫统领,职司中军大帐警卫。王建那一巴掌打在他脑门上,直接给他轰出了鼻血,但他没时间擦拭,晕晕乎乎的行礼,急急忙忙道:“殿下,有敌情!”

    “敌情?什么敌情需要这般慌张?”王建眉头一皱,怒气非但不见消减,反而更深了两分。

    几乎没费什么力气攻下许州后,王建虽然得意,但并未放松警惕。大军如今到了汝州境内,虽然他不认为有什么能够威胁自己的力量,但还是派出了许多游骑侦查四方,同时散播了许多修士出去,严密监控各处。

    在王建看来,这就是他跟普通统帅的区别。征战在外,胜不骄败不馁,在任何时候都保持谨慎,保持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这是他引以为傲的素质。

    自己如此英明,王建常常为此感到得意。

    为了维持这份得意,又让他鞭策自己变得更加英明。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王建做到了,所以他认为自己必然成事。想不成事都不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意料不到的敌情,在他得到游骑、修士探报的时候,对方也必然远在数十里之外。

    敌军远在数十里之外,蜀军有的是时间准备应战,有什么需要惊慌的?

    因为王建的呵斥,亲卫统领稍稍镇定了些,但焦急并未消失,他连忙道:“天亮之后,营中哨塔将士发现,十数里处忽然冒出了一支大军,观其规模有数万之众!而且......而且还不止一处,正向大营攻来!”

    王建一脚就给亲卫踹翻,觉得这厮在说梦话,应该是还没睡醒。

    数万敌军接近到了十数里外,大营才发现踪迹?就算对方趁夜隐蔽进军,口衔枚、马裹蹄,那也不可能!

    在此之前,他安排在营外的那些游骑、修士,怎么会没有警报?

    难不成他派出去的数百游骑、修士,都被对方悄无声息清理掉了?

    这就更加荒诞了。

    那里面可是有许多练气高段,甚至真人境修士的!

    普天之下,没有哪个藩王的修士团体,具备这种力量。

    哪怕是曾经的安王,趁着黑夜袭击,就算王建的游骑、修士因为刚刚的胜利大意懈怠,这种情况也绝对不会出现!

    这并不是说他的游骑、修士并不能被隐蔽解决掉,而是要做成这件事,需要的高阶修士力量太过庞大,必须在布置周密、行动隐秘的情况下,具备完全碾压他麾下修士的实力!

    简单说,这至少需要两个藩王联手,尽遣麾下修士精锐!

    如此,才能让王建麾下数百游骑、修士,连警报都来不及发出,就消失在了黑夜里。

    王建对此有无比清楚的认知,所以才觉得亲卫统领没睡醒。

    嗯,等等......

    等等!

    王建忽然想到什么,禁不住悚然一惊,背后冷气直冒。

    两个藩王联手,尽遣麾下修士精锐......难道,难道是,李茂贞那厮跟高骈联合了?他们联起手来对付我?!

    普天之下,只有三个藩王了,除了王建自己,就只有李茂贞和高骈!

    高骈跟我联合是假,跟李茂贞携手是真,他们从一开始就密谋好了算计我?!

    王建再也无法保持淡然,当即拔地而起,升入高空,纵目四下远眺。

    因为修为够强,所以他站得够高,也能看得更远。

    数十里之内的山川、阡陌、村庄,在他眼中如棋盘画卷般铺开。

    这一看,王建不禁四肢发寒,如坠冰窟。

    王建此番进入中原,麾下兵马足有五十万——他在蜀中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已经多时,共有战兵七十多万。

    但这么多兵马,肯定没法都带出来,还要留一部分固守本镇。毕竟他这回是远征中原,蜀中若是有事难以及时回援,不得不留下三分之一的兵马应对意外——譬如说李茂贞不争中原了,去袭击他的老巢。

    五十万大军,自然不会拥挤在一条路线上进军,眼下他身边的是主力,有二十多万将士。

    然而现在,王建发现自己被包围了,四面都是潮水般汹涌而来的军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