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御仙魔 第五十九章 离长安

时间:2019-05-10作者:我是蓬蒿人

    李晔如老僧入定,安坐钓鱼台。圣姬话音落下,他只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屋中安宁平和,窗外却风云突变,也不见少司命如何动作,十数条碧绿叶链犹如飞刃串联,乍然出现,于院中拔地而起,从不同方位向掠过窗台平面,直冲房顶。

    “万叶飞花?今日正好领教领教!”屋顶上圣姬淡淡哼了一声。

    伴随着一阵钟鸣之音传出,飞檐青瓦、雕梁画栋霎时间纤毫毕现,月色下的黑暗被突然爆射的白光吞噬,无数片绿叶当空粉碎,在窗外肆掠乱舞,如暴风中的雪花。

    与此同时,李晔所在的屋顶忽有一道匹练划破夜空,当头向少司命斩去。

    少司命双臂舒展,身如飘叶,已经从飞檐上悄然浮起。灵逸的衣袂在圆月前如蝴蝶展翼,指尖灵气形似烛火。随着灵火在在胸前画下一个大大的圆,四面八方飘散的绿叶悉数向她胸前汇聚,旋转而成一个巨大的叶球。

    白色匹练临面之前,少司命胸前叶球被推出,两相遭遇之后空中便看不清任何事物,只有遮蔽星月的绿叶狂潮。

    待得纷纷扬扬的绿叶在窗外散落大半,李晔这便看到少司命虽然仍旧漂浮在圆月前,但已经后退近十步。

    然而屋顶上始终不在李晔视线中的圣姬,也没有趁此良机冲杀过去。显然这一招她虽然胜了一筹,却也不多。

    “大少司命闭关多时,如今修为实力大涨,跟之前初入真人境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李晔心中有了判断。

    战斗并未停止。

    一道白色长练穿破碎叶帘幕,巨蟒一般从对面阁楼延伸到此处屋顶,白练上弥漫着猩红的光晕,红得让白练如同蒙上了一层血影。

    “赤手白练,来得好!”

    圣姬的声音再度响起。

    嗡的一声轰鸣,灵波在屋顶一圈接一圈急速荡开。李晔再也不能隔岸观火,因为头顶的房梁青瓦已经被整个掀翻,又在刹那间碎为齑粉,蔽目烟尘如云落下,险些浇了李晔一头。

    他抬头而望,银河下巨蟒般的白练正在飞回,以扇遮面的圣姬霓裳上的飘带还在飞舞,六花裙的六页正堪堪回落,消散的白芒中有一线美好春光乍现即逝。

    唰的一声,圣姬收了折扇,负手而立,仪态万千,淡淡道:“不愧是大少司命,有杀人杀魔的本事,也有倾国倾城的风姿,本座今日开眼了。”

    李晔敏锐的察觉到,圣姬负在身后握着折扇的手,轻微颤抖了两下才真正稳下来。

    他心中有了明悟:“这圣姬的修为当真是不容小觑,以一己之力跟大少司命对拼,竟然不落下风——激战之时,她还能分出一些灵气在我身上,帮我挡住散落的灰尘,着实不易。”

    青衣衙门中的修士,大少司命已经是最高战力,跟宋娇也差不多,如今看来,只怕是宋娇也不敢说能够胜了圣姬。

    他倒是不再需要对方为他模拟真人境的气息,来混淆旁人视线,此前见完李俨回到重楼,他就被赐予了一件外形如玉佩的法器戴在身上,那玉佩的作用就是让他随时保持真人境气息。

    ——他也不再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这些日子圣姬通过堆丹药的方式为他提升了修为,已经令他到了练气期。只不过时间尚短,修为并不高,算是聊胜于无。

    服下那些注定没有丝毫作用的丹药时,李晔的内心是平静的,为了配合丹药的效果,他不得不从天镜中调出一些修为之力。

    对面屋顶的飞檐上,大少司命并肩而立,而在她们身周数十步外,数道身影近乎是凭空浮现,将她俩合围在内,每一个都有真人境的修为波动。

    圣姬话音落下,双方都没有再冒然出手,战斗在此刻诡异中止。

    两道目光同时落在李晔身上,他感受到了这两道目光的份量,其中夹杂着诸多无法言状的情绪——那当然是来自大少司命的目光,其中一道脉脉含情。

    两人没有去看周围出现的幻音坊高手,也没有跟李茂贞搭话,而是对站在已经没有屋顶的房间中的李晔行礼,“大少司命拜见殿下!”

    声音略显低沉霜冷,是大司命的声音。

    李晔安坐桌前,并未起身,因为圣姬帮他挡住了灰尘,所以他桌前的酒菜也都还干干净净,听到大司命的声音,他微微一笑:“既然来了,便过来饮上几杯,幻音坊的美酒还算不错,可莫要辜负了圣姬一片好意。”

    大少司命相视一眼,没有任何迟疑飞身而来,在李晔面前再度执礼。

    面带纱巾的少司命黑曜石般的双眸凝望着李晔,清澈如清泉,却又灵动的好似会说话一般;大司命面若霜雪,并未有格外的情绪流露。

    圣姬缓缓落下,在桌对面许姑娘身旁坐了,她挥了挥手,四周的幻音坊高手便悉数退开,隐于暗处。而后她看着李晔似笑非笑:“安王果然是安王,无论走在哪里排场都大得很,只是今日大少司命夜闯幻音坊,似乎不是为客之道。”

    大少司命并未落座,也没有真的去喝酒,执礼后就站在李晔身后,跟圣姬形成遥相对峙之势。

    李晔轻笑一声,“圣姬此言差矣。孤王生于长安长于长安,更是大唐宗室亲王,若要真论主客,我才是这里的主人。”

    “哦?”圣姬挑了挑妩媚的长眉,手中折扇在手心轻打一拍,然后放在了桌上,端起酒壶给自己斟了杯酒,对李晔举起:“我等都是皇朝臣子,在这长安也就莫论主客了,只管饮酒如何?”

    “此言尚可。”李晔也斟酒举杯。

    两人对饮,同时饮毕,又一起放下酒杯。

    而后李晔起身,朝圣姬略微拱手,“后会有期。”

    圣姬随即起身,做出拱手相送的姿态,“此番能跟安王相见,是我等的福分,安王此去,还请别忘了跟岐王的约定。”

    李晔道:“这是自然。”

    说着,李晔迈步离开。临出门之际,他忽然顿了顿脚步,回头望了圣姬一眼。

    准确的说,他是望了桌上的折扇一眼。

    这柄折扇既然被圣姬用来在方才的战斗中对敌,自然不是凡俗之物。

    只不过,李晔怎么看都怎么觉得这柄折扇眼熟。

    ......

    从重楼出来,李晔脚步轻缓,身后除了大少司命紧紧跟随,还有几名幻音坊的修士渐渐汇聚过来,跟在队伍后面。这里面除了第二统率之外,竟然连许姑娘都被人扶着。

    大司命回头冷冷打量了这些人一眼,不无迟疑的问李晔:“殿下,这是?”

    李晔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必在意,“李茂贞的信使,不必过多理会。”

    大少司命对视一眼,虽然眸中仍有疑惑,但也没有再追问。

    离开幻音坊,李晔坐进了圣姬准备好的马车,在大少司命的护卫和幻音坊修士的跟随下,不急不缓的向安王府驶去。

    长安城安王府是李晔的老家,哪怕他之前身在平卢,这里也没有荒废遗弃的道理,李茂贞攻占长安后,对整个城池严格控制,却也没有让手下人擅闯王府。之前姑且如此,现在就更是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岐王府和幻音坊跟安王府距离很近,没多久马车就进了府邸。

    这次回到长安,李晔还没回家来过,这是第一次归来。有趣的是,之前在幻音坊的时候,安王府的格局构图他都还装模作样背诵、绘画了好些遍。

    因为有幻音坊的人跟着,一路上李晔也没跟大少司命多说什么。

    “安王殿下,许姑娘是不是送到房中?”

    李晔刚从马车上下来,第二统率就上前来询问。

    李晔扫了许姑娘一眼,淡淡道:“不必了。”

    他知道许姑娘今夜来找他,就是带着使命的,这理应是幻音坊授意。作为一个幻音坊训练出来的假安王、真细作,既然第二统率提及了,他应该接受这个安排。

    不过他也可以装傻,毕竟这事还没被挑明。

    李晔回到大院,正要进门,忽然察觉到身后气息异样。这一回头,就看到大少司命和第二统率互相瞪着对方,彼此都充满敌意,连修为之力都调动起来。

    “殿下要休息,你还跟着作甚?”大司命面色不善。

    第二统率寸步不让:“安王跟岐王有约,他的安全关乎岐王大业,我们奉了岐王命令,必须要贴身保护!”

    李晔摆了摆手,吩咐大少司命:“无妨,随她们去。”

    既然李晔开口,大少司命自然不会忤逆,也就不再跟第二统率对峙,但彼此的戒备却没有松懈分毫。

    “今夜休息,明日启程回汴州。”李晔留下这句话,独自进了房门,任由三个女人在院子里默默唱对台戏。

    在熟悉的房间里转了一圈,李晔颇有些感慨,光阴流逝得的确太快了,转眼又是经年未归。

    躺上床榻,李晔拿胳膊枕着脑袋,开始思量日后的行程。

    大少司命会在今夜出现,自然不是李晔给青衣衙门下的安排,而是李茂贞放出了消息引对方前来。他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让对方接假安王回去。

    对假安王日后的任务,圣姬之前已经交代得清清楚楚。

    现在还有第二统率在身旁跟随,可以保证他随时接受到最新命令,而且都不必太过遮掩。

    在李晔进宫面见李俨的时候,双方的计划其实都已经开始了。

    安王再度出现和马上赶回中原的事,除却他跟李茂贞双方的有限高层和李俨,并不为世人所知。这正是李茂贞想要的效果,只有安王隐秘回中原,神不知鬼不觉调动大军配合凤翔军,才能给没有防备的高骈、王建以出其不意的打击。

    对李晔而言,这也是他想要的局面。

    现在的安王府中,幻音坊的第二统率、许姑娘等人,笃信李晔是假安王,并且认为大少司命误以为李晔是真安王,而大少司命也的确认为李晔是真安王。

    翌日,李晔一行人在幻音坊的安排下,混在一支特意为他们准备的商队中离开了长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