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御仙魔 第一百三十七章 解除封印 指杀仙人

时间:2019-05-10作者:我是蓬蒿人

    这场妖族的战斗,因为无数个普普通通妖士的奋勇血战,在他们付出了自己的情感和信仰,甚至是鲜血和生命后,最终坚持到了能够看见曙光的时候。

    因为白狼而引发的战局异变,也被北海、南木、东玄、西极四位尊者看在眼里。

    此时他们正在努力维持法阵运转,半分也脱不开身,大阵中牛魔王、蛟魔王、弥猴王、禺狨王一直没有暂停轰击大阵,这让他们压力极大,而且一直得不到喘息,都感到十分难受。

    “那妖孽是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太乙真仙境的蝼蚁,怎么这么能闹事?!”南木尊者抽空看向战场,盯着白狼的所作所为,恨得牙痒。

    “之前这妖孽也就是能够掌控狼群而已,现在怎么突然就能控制所有凶兽了?他到底用了什么妖法?他怎么能有这么强的妖法?!可恶!”东玄尊者同样脸色铁青。

    “一头野狼也想逆天改命不成?可笑!”西极尊者一脸傲气和不屑。但是他这话说出来,却没有听到其他尊者的附和,他不由得看向其他人,这便从对方脸上读到了,白狼的确有能够逆天改命的能力。

    这让他禁不住老脸一红。

    良久,北海尊者寒声开口:“这妖孽的妖法不容小觑,如果杀不了他,我们在要彻底灭杀这群妖孽、攻占镇疆城,莫说十四个时辰不够,二十四个时辰够不够都不好说了!传令,进攻路线避开这头白狼,用我们的修士缠住他,务必限制他的能力。他的影响范围有限,我们可以从其它方位主攻,一定要拿下镇疆城!”

    “是!”

    ......

    两座万仞高山上,符篆依旧散发着明黄色的氤氲光芒,一直盘膝而坐的李晔睁徐徐睁开眼。

    这一刻,他眸底隐有海波般的光芒流淌,浑身气势更是深邃浩瀚,隐有不容直视的大道威严。

    只是一个呼吸,李晔浑身的强大气势就尽数收敛,一切回归平淡,就像是一株小草一样不惹人注意。

    二十个时辰过去了,李晔对大道的领悟已经完成。这比他预计的时间要提前不少,主要是有阴阳之道的根基在,这回领悟虚实之道,有很多地方只是融会贯通而已。

    “阴阳之道,虚实之道,生死之道.....道有阴阳,所以有虚实,有生死。说到底所谓虚实之道、生死之道,其实是阴阳之道的演变.......大道三千,殊途同归,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李晔眸中隐有智慧的光芒掠过,“领悟了大道根本,也就很容易触类旁通,融会贯通其它大道。”

    李晔的悟道方向,从一开始就不是走的以力证道的路子,不存在什么以剑入道、以刀入道这些选择,他对大道的领悟,从来就是直溯本源。

    就连他的立身根本帝道,也是融汇大道的结果。

    大道三千,李晔自忖不可能都掌握,但能够领悟大道本源,就能收获道化三千的效果。

    这样做的现时好处,就是李晔对阵法、符篆之道的认知,也有一日千里的提高——毕竟他之前在这方面,就有不俗的基础。

    李晔手腕一翻,掌心出现了一面透明圆镜。圆镜没有纹路没有装饰,看起来如同水中明月一样亦真亦幻。这就是李晔在天道秘境的收获。

    在起初的时候,圆镜悬在岛屿城池上空,看起来有阴阳鱼的图案。但是当李晔把它拿到手之后,原本的图案就彻底隐形,成了这种没有明显标示的样子。

    在李晔想来,虚实之道,大体是本就不该有固定的形式,这样才能演化万形。

    圆镜的作用有两个,一个是堪破虚实,演化虚实。

    譬如说术法、阵法、符篆中的虚实之道,李晔都能借圆镜很容易看穿,同样的,圆镜也能为李晔的术法、阵法和符篆加上一层虚实之道的增益,让它们变得更加难以捉摸和强大。

    另外一个,圆镜能为李晔演化一个虚影出来,类似于分身,虚实莫辩。而且无论本体和分身相距多远,是否分处两界,在李晔需要的时候,都能够借助圆镜进行瞬间替换。

    李晔给圆镜取名为天境。本来虚实之境更加贴切一切,不过有天剑和天盾在先,他也就懒得多计较了。

    李晔端详了封印符篆一阵,对鹏魔王传音道:“现在我要破开封印了,如果有什么异变,还请大圣注意接应。”

    李晔观察封印符篆已经很久,此刻不用再多看,破解之法已经准备充分。

    鹏魔王的声音不无激动热切:“这么快就有把握破解封印了?好,你尽管放手去做。我盯着呢,不管是什么变故,只要我能接应,一定保你无恙!”

    李晔没有再多说,他抖了抖手腕,将天境放出来,控制着它悬挂在自己面前,放大到直径千丈,将自己与两座封印大山隔绝开。

    天境不用的时候,除了李晔,没谁能够感知到它的气息,哪怕他拿在手里,也显得若有若无。但是此刻一旦发动,立即爆发出无边气势,它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引动周围空间气流汇聚成流水状的实形,以它为中心漩涡疯狂涌来。

    乍看之下,整个空间都显得不再真实,好似只是天境布置的幻象,正被它完全吸收进去。但无论它怎么吸收,空间又没有发生坍缩,让人觉得分外不可思议。

    空间气流的涌动让封印世界狂风大作,风声如海啸,天境前的李晔衣发乱舞,天境后的封印大战飞沙走石,开始剧烈晃动起来,好像根基不稳的大厦,在狂风中即将坍塌。

    李晔左手缓缓伸出,推动天境向封印大山逼近;右手持着卢具剑,默默调动灵气,力求发出最强一击。

    随着天境靠近大山,山体晃动更加剧烈,幅度之大已经近乎倒塌。但它就像是个不倒翁,明明已经到了倒塌的幅度,却违反常理的没有崩裂。

    大山上两张封印符篆散发出的明黄色光晕,已经浓烈的犹如日光,一道道晦涩深奥的符文在光团中载沉载浮,每一个符文都有巨大的力量,镇压的风雨飘摇的大山就是不倒。

    当天境撞上封印大山的时候,整个世界轰然作响,像是人之将死的哀鸣。亮若日光的符篆光晕和无数符文,像是被拉扯的橡皮疯狂扭曲,看起来格外狰狞可怖。

    李晔眼神陡然一凛,右手中灵气蜂涌的卢具剑高高举起,霎时间剑气光芒直达千余丈,他没有丝毫犹豫,向天境猛然一剑斩下!

    剑气如弯月一般飞射而出,刹那间进入天境之中,不见踪迹,几乎是同时,剑气又从天境后出现。青白剑气在这一刹那没了颜色,甚至肉眼无法分辨,但却如切豆乳一般切入两座震颤的封印大山,无数符文因之碎裂、湮灭,连光团都分作两边。

    剑气斩在封印符篆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吱声,前所未有的剧烈气爆声响起,两座万仞高山分崩离析,化作无数碎石四下射开。整个世界犹如一个打碎的鸡蛋壳,在极短的时间内碎了一地。

    身处如此混乱的场面中,李晔根本无暇观察什么,只能升起一道又一道灵气屏障,将自己层层保护起来。

    世界崩塌的刺眼光华让他丧失视线的前一刻,他看到有无数旗幡从崩塌的山峦中鸟雀一般飞起,游鱼一样飞速掠走;同时还有一口巨大的古钟在黑色光柱中冲天而起,隐有摄人心魄的吟啸声传来。

    那一刻,李晔感受到了远古洪荒那厚重沧桑的气息,以及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内心竟然升起一股强烈的顶礼膜拜的冲动。

    身如飘叶倒飞出去的李晔,都不知道自己会落于何处。

    当他意识再度恢复清明的时候,人已经身在高空快速飞行。视野中除了蓝天白云,就是鹏魔王的羽翼,毛茸茸的巨大羽翼将他护在内侧,像是老母鸡护儿一样,只给他露出半张脸。

    然而哪怕是身在高空,李晔依然感受到了脚下强烈的震动,七圣山正在烟尘中塌陷,就像是被爆破的高楼大厦,转瞬就成了一堆废墟,除了烟尘什么都看不到。

    而在鹏魔王身周,无数旗幡鱼群般在跟着飞行,每一根旗幡都犹如一柄巨大飞剑,给人一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感。

    李晔甚至在它们身上感受到了人一般的意识,那是一种重见天日的愉悦兴奋,和迫不及待要一展锋芒在天穹上捅无数个窟窿的战意。

    被这些旗幡护卫在中心,李晔甚至觉得自己能够开天辟地。

    混沌玄黄色的混沌钟则像是一个将军,正在前方引导着三百六十五杆旗幡飞行,看这阵仗,好像是要去沙场杀敌,将敌国整个屠灭。

    李晔转头看向鹏魔王,入目的是大鹏毛茸茸的侧脸,和门楼一样大的眼睛,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鹏魔王无奈道:“我也不知道。你以为是我在控制旗幡和混沌钟飞行?不,是它们裹挟着我在前进。不过看方向,好像是镇疆城的位置。”

    李晔对鹏魔王的无奈感同身受。周天星斗大阵是纵横洪荒的奇阵,妖族还是仙庭之主时,它就扮演者镇族大阵的角色。能够跟它媲美的,只有十二都天神煞大阵、诛仙剑阵、混元河洛大阵。

    而混沌钟则是三大先天至宝之一,是用来镇压世界的无上宝物。

    虽说眼下在李晔面前的,只是周天星斗大阵的旗幡,混沌钟也没有当初的妖族仙帝来使用,威力肯定不能跟鼎盛时期同日而语,但也不是寻常一两个大罗金仙就能对抗的。

    它们被封印万年之后再度出世,可想而知火气有多大,在这股意志下,李晔和鹏魔王只能表示无力。

    不过听说是去镇疆城的方向,李晔就放心了很多,毕竟吴悠就在那里。若是旗幡和混沌钟要去别的地方,他还真不乐意跟着。

    眼下的妖族大战,镇疆城汇聚了仙人和妖族最强大的修士,旗幡和混沌钟奔着彼处而去,倒是目标十分准确。

    在内心里,李晔也非常期待契丹和混沌钟,眼下能够展现出多么大的杀伤力。之前光听它们的传奇了,现在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让它们解封,也希望它们的表现不负自己的辛勤付出。

    虽然实际上他除了时间,也没什么实际牺牲......

    ......

    二十个时辰过去了,镇疆城的妖族修士已经只剩下八百。

    他们仍旧在浴血奋战,战斗到这个份上,很多妖士不是被杀死的,而是力竭而亡,哪怕是仙人境的修士,也经不起如此惨烈战斗的消耗。

    八百妖士围绕在城主府周边战斗,隐隐中又以白狼为核心。现在能够控制凶兽的白狼成了大家的唯一希望,哪个方位的凶兽进攻最狠,白狼就会赶去那里。

    白狼精疲力竭,连眼皮都已经要撑不起来,但他依然在坚持。

    高空中,北海尊者盯着城主府周边的激战,稍稍松了口气:“还有三千凶兽,妖孽只有八百左右了,而且多半伤重,战力不剩下多少,他们支撑不了多久了。”

    南木尊者快意道:“他们最多还能坚持半个时辰!你们看到没有,那头白狼已经倒下了好几次,完全是凭着意志力才一次次站起来的,我看他马上就会彻底倒下。只要他一倒下,妖孽们就再无生还的可能!”

    因为维持法阵而脸色发白的东玄尊者,此时显得心有余悸:“我们顶多也就能困住几个妖王二十四个时辰,原本还担心拿不下来镇疆城,现在好了。”

    西极尊者桀桀笑道:“等杀光了镇疆城的妖孽,凶兽就能过来支援我们,届时四大妖王就算破阵而出,也都是虚弱不堪,哪里还能经受得了我们围攻?等四大妖王或死或逃,七圣山就是囊中之物!”

    “不,整个妖族,都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北海尊者一字字道。

    “对极对极!”

    “没了妖王,妖族世界就是我们的了!”

    “等平了妖族,我们必然被仙帝重赏,前途无限!”

    “哈哈......”

    其实四名尊者也不是真的志得意满,只是牛魔王等一直在猛攻法阵,他们维持法阵压力极大,消耗远超预料,到现在完全是咬牙在坚持,此刻不说些好话来激励自身,只怕他们也坚持不到二十四个时辰。

    但就在这时,面朝七圣山方向的东玄尊者,忽然脸色大变,声音颤抖道:“你们快来,那是什么?!”

    “什么事值得大惊小怪的,难道是真君和臭猴子打过来了?”西极尊者不屑的撇撇嘴,对东玄尊者的反应很不满。但是等他转头去看,神色立即跟东玄尊者一样,像是见鬼了一样,“这......这是什么东西?!”

    北海、南木尊者同样脸色发白。

    西边的天际有星雨过境,当头向他们坠来。

    那自然不是真的星雨,而是三百六十五杆犹如飞剑一样的旗幡,每一杆旗幡都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巨大威压!

    在旗幡之前,还有一口巨大的混沌玄黄色大钟,它袭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天塌地陷之感,让人看一眼就禁不住双股颤栗!

    从来都只听说境界高的修士,对境界低的修士有威压,什么时候法宝也能有令人恐惧的威压了?

    除非是.......先天至宝!

    北海、南木、东玄、西极四位尊者同时意识到什么,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连身体都禁不住颤抖起来。东玄尊者差些忍不住转身就逃,他如丧考妣的惊恐失声:“难道......难道是周天星斗大阵的旗幡和混沌钟?!”

    “李晔那厮真的解开了封印?!”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能够办得到?!”

    “没有解开封印,那眼前这些是什么?!”

    北海尊者脸上阵青阵白,他终于看见,在三百六十五杆巨大旗幡中心,还有一只大鹏鸟在飞着。而在大鹏身旁,那个身着玄袍,手持长剑的挺拔身影,不是李晔又是谁?

    他竟然真的办到了?

    他竟然真的解除了周天星周大阵和混沌钟的封印?

    北海尊者一马当先撤了维持困妖大阵的灵气,转身就想要飞走:“快走!”

    事到如今,不走难道等死吗?

    东玄、南木、西极三位尊者同时撤手,再也顾不得什么困妖大阵,顾不得什么攻占镇疆城,顾不得什么平妖大业了,现在他们只想活命。

    他们走的时候,没忘记对下方维持法阵的几百个仙人吼道:“走,快走!”

    “现在想走?不好意思,你们一个都走不了了!”

    李晔的声音如惊雷般在镇疆城上空炸响,引得还在镇疆城奋战的妖士,不由自主抬头来看。当他们看到高空气势万千的阵仗,脸上顿时全是惊喜的光芒,这一刹那他们激动的浑身都要燃烧,“安王殿下!”

    李晔手中长剑向准备逃窜的四大尊者,和正做鸟兽散的仙人们一指,就像是在对千军万马下令:“一个不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