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御仙魔 第二十章 一剑东来

时间:2019-05-10作者:我是蓬蒿人

    上官倾城咬了咬牙,神色难言。

    的确,若是妖族都去对付道兵,那么何敬成带领的仙廷修士队伍,就没了对手。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之所以能力保青州城不失,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禺狨能够牵制何敬成。

    虽说在仙廷对妖族修士的压制下,禺狨难以战胜对方,但总归能拖住。

    其实战斗持续到现在,并没有进行太多时日,而且青州城的策略一直很清楚,就是完全防御,拖到李晔和平卢军主力回援。

    原本这个策略已经得到了很好实现。

    上官倾城能够指挥的部曲虽然不多,但她毕竟是兵家上将,而青州也是坚城,将士们也大多能够殊死血战。再加上崔克礼保障后勤得力,饶是现在平卢军伤亡不小,城中遍是伤员,但上官倾城估摸着,再支撑一些时日也不是太大问题。

    但谁也没能想到,仙廷竟然派遣了道兵下来。

    仙廷对青州,或者说对李晔重视到这个地步,也让之前一直备受仙廷轻视的平卢人感到意外。

    不过事已至此,上官倾城并没有选择。身为此战主将,她必须要做出应对。她后续接到的命令是守住青州城,那么除非她战死沙场,否则青州便不容有失。

    不,哪怕是她战死城下,也不能让宣武军踏入城池一步。

    上官倾城拉下面甲,血迹未干的铁甲遮住了她的面容,只露出一双决绝的眸子,她道:“妖族修士继续牵制何敬成,这群道兵,交给本将!”

    言罢,她向传令兵下令:“狼牙都集结!”

    听到她这个军令,不仅是崔克礼脸色大变,就连禺狨都很诧异,后者翁声劝阻道:“一千道兵,并不只是一千真人境那么简单。狼牙都虽然精锐,但毕竟境界太低,而且还不全是修士,此战怕是没有战胜的可能!”

    崔克礼也连忙劝道:“将军身为三军主帅,关系整个战局,万不可轻易涉险,否则城池不存!”

    他可是很清楚,在平卢军众将中,上官倾城的兵家境界属于最高的两个人之一,地位非凡,而且最受李晔宠信,若是在自己面前有什么三长两短,事后李晔还能不怪他没有好好劝阻?

    上官倾城没有听劝的意思,她环顾两人一眼,声若金戈,掷地有声:“狼牙都将士虽然不如真人境,但本将却是兵家上将!天下有几个兵家上将?此战本将未必会输!”

    言罢,她转身朝甬道走去,崔克礼还要再劝,上官倾城的冷喝声已经响起:“这是军令,尔等必须服从!”

    当宣武军数万将士,以簇拥之势,拥着一千道兵奔到青州城下,准备大举攻城的时候,出乎所有人意料,城门突然徐徐拉开,渐渐露出里面仿若铁壁的狼牙都。

    三千将士黑甲黑袍,蓄势待发,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浓烈的杀伐之气。当先的主将银甲白袍,手提破云槊,格外引人注目。

    在城门完全洞开的一刹那,这支精骑洪流般忽然杀出,在轰隆隆的马蹄声中,如一支离弦利箭,正面直冲一千道兵!

    宣武军将士莫不错愕惊诧,他们没想到,到了此时上官倾城竟然还敢出动出击。

    在之前的交战中,狼牙都时有主动出击,搅乱宣武军战阵,呼应城头守军,从而打退宣武军的情况。

    这支由银甲将军带领的兵家战阵,早就给宣武军将士留下了浓烈的心理阴影,死在对方手下的兵家战将都有几员,而被对方杀伤的将士更是多不胜数。

    一看到这支沐浴在濛濛光芒中、受兵家上将战阵之力加持的精骑,宣武军本能就感到畏惧。

    朱温在宣武军阵后的望楼上,看到狼牙都无所畏惧迎上道兵,眉头微皱,心里极为动容。

    他不是那种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的性子,大多数情况下,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就会说什么。

    所以他感慨道:“交战多日,平卢军伤亡惨重,现在还能出战的,已经不过六成左右。若是寻常军队,在这种战况下,只怕将士人人自危,早就没什么士气可言。但平卢军却死战不退,反而还有愈战愈勇之势,这是为何?”

    他身旁的幕僚不屑道:“一群不识时务的蠢货罢了,他们想要找死,谁还能拦他们不成?”

    幕僚这话的意思,是化解朱温的话,可能对士气的影响,可谓用心良苦。

    但朱温却并不领情,他冷笑道:“若是我的将士,到了沙场上,也能个个悍勇到找死的地步,我还能逢战不胜?”

    幕僚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这时有名青年人出声道:“安王治理平卢数年,在儒士的帮助下,吏治清明、政通人和、百姓富足。在这种情况下,人心自然空前凝聚。面对外面入侵者,不仅是三军将士,哪怕是城中民夫,为了保护家园,保护既得的富足生活,也会誓死奋战。”

    “而宣武军师出无名,虽然将领们想要建功立业,士卒们想着破城后大肆劫掠,但靠这些东西撑着,一旦战事持久,士气自然低了一大截,碰到殊死抵抗后,愿意拿命去拼的人也不会多。”

    朱温回头看了一眼,他认得说话的人,那是新投他的一名儒家士子,好似叫张仲生,听说还是儒家七十二俊彦之一。

    张仲生来到宣武军,其实不是真的投靠朱温,是想看看宣武军是否有机会攻下青州城。儒家士子治国平天下,当然也需要见多识广。

    张仲生继续道:“都说儒家士子只会治理民政,太平时候有用,到了乱世就没立足之地,此言自然荒谬。平卢若没有崔克礼带着崔家士子的治理,哪有如今繁荣富足的局面,莫说军械粮秣供应不上,军心人心也不可能如此齐整,就更不必说将士死战,百姓死助了。若非如此,青州城早就被宣武军攻下。军民跟人主同心同德,上下齐心,同仇敌忾,这才是人主纵横天下的本钱!”

    朱温闻言神色一振,茅塞顿开,禁不住大点其头,“先生高见。”

    见一个儒家士子如此高谈阔论,何敬成不乐意了。

    他嗤笑道:“别往儒家脸上贴金了。在我道门仙廷的绝对力量面前,一切阻碍都注定被横扫!你难道没看见么,我仙廷道兵,已经快要击败那狼牙都!”

    何敬成说的不错。

    在众人说话的空档,杀出城的狼牙都,碰到一千道兵,并没有重现之前的辉煌战绩,反而被道兵压着打,战阵光罩遥遥欲坠,随时都有可能破裂的危险。

    而上官倾城本人,也没有能突入道兵阵中,撕裂对方的防线。

    “大局已定。凉她上官倾城也撑不了两刻。”何敬成轻笑一声,洋洋自得,挑衅的瞥了张仲生一眼,“在我道门面前,一切力量都只是浮云,一触即散!”

    张仲生不说话了。

    对方的言论虽然极端,他很不认同,但战局就是这样,他也不能罔顾事实。

    虽然儒家士子大多嘴硬,论战时说不赢对方了,就喜欢梗着脖子说仁义道德几个字,但张仲生不是这样的性格。

    就在朱温等人,以为狼牙都会被击败,青州城反手可下的时候,忽然间,众人心头毫无预兆的颤抖了一下。

    就如有惊雷骤然落在他们身侧。

    包括何敬成在内,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向西天望去,他们感应到了那股令人心悸的力量袭来的方向。

    而后他们无不面色骇然。

    天际的火烧云下,一剑东来。

    剑气如虹光,醒目得根本不需要辨别,转瞬即至。

    强如何敬成,也禁不住肩膀一抖。他从这一剑中,感受到了无可匹敌的大道之力,无可违逆的帝王意志。

    若不是身在凡间,何敬成几乎都要以为,那是仙帝斩出的一剑!

    青白剑气在众人眼中急剧放大,当它降临青州城前的时候,已经长达三百丈。

    犹如流星坠落凡间,剑气直奔正在跟狼牙都交战的一千道兵而去!

    在所有看到这一剑的人眼中,这一刻,山河失色,万物失音,天地之间,唯有一剑。

    剑意震慑了所有人的心神,让他们再也无法注意别的事物。

    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的风华,他们只能震惊惶恐,然后把这副画面印刻在脑海。

    剑气源头,是一柄燃烧着龙形青焰的三尺长剑。

    而持剑人,无论是何敬成,还是朱温,都再熟悉不过。

    “李晔?!”何敬成瞪大了双眼,“怎么会是李晔?!他明明只是阳神真人,怎么会有如此强横的一剑......难道他已经成就了仙人境?!仙廷怎会授予他成仙的资格?!”

    他没有时间去追寻这个问题的答案了,他只知道这一剑他万万接不下,慌忙厉声朝道兵战阵叫喊:“防御!”

    在他话音方落之际,轰的一声,道兵战阵上,平地升起一层光罩。

    随着光幕升起,肆掠的灵气如浪如潮,席卷扩散,黄土上烟尘四起,周围的宣武军将士,靠的稍近的全都被掀飞出去,纷飞若柳絮棉花。

    在起初的震惊过后,何敬成稳下心境。他的确接不了这一剑,但并不代表道兵战阵接不了,尤其是防御全开的一千道兵!

    他太清楚道兵的战力了,那不是属于凡间的力量,哪怕是真仙境降临,轻易也破不开一千道兵的合力防御!

    “李晔!你赢不了的!就算你亲自来,也破不了仙廷的道兵战阵!跟仙廷作对,你必死无疑!”何敬成猖狂大叫,好似如此才能说服自己重拾信心。

    他没忘记招呼普通的仙廷修士:“围上去,准备围杀李晔这逆天而行的小贼!”

    何敬成以为李晔一剑之后,势必虚弱,那正是仙廷修士的可趁之机。

    然而他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