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御仙魔 第六十八章 成果(二更)

时间:2019-05-10作者:我是蓬蒿人

    李晔说这话的时候,口吻十分笃定,他笑了笑继续道:“青衣衙门在太原城虽然损失了一些人手,但那只是很小一部分,是大行动不可避免要付出的代价。”

    “李克用手下没有情报暗杀衙门,仅凭衙役和普通官员,他还没有将太原青衣衙门连根拔起的本事。我想你接下来肯定要说,青衣衙门已经在太原城完成隐匿,就算李克用的人掘地三尺,也无法把他们从普通百姓中分辨出来。”

    听了李晔的话,宋娇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李晔继续道:“至于太原城市井中,现在已经没有李存孝要叛逃的流言,这都不重要了。流言这东西,并非是要一直存在,而是存在过就行。它已经成功引起了太原各方势力人心不稳,李克用的威望也因此下降了一大截。最重要的是,李克用已经对李存孝产生了怀疑。”

    宋娇每回看到李晔智珠在握的模样,都会忍不住反驳两句:“你怎么就确定,李克用已经不再信任李存孝?”

    李晔脸上笑容显得有些玩味,他拿起手中的玉简,不无揶揄道:“刚刚接到消息,李克用已经下令,以即将反攻汾州的名义,让李存孝返回太原城,准备领兵出征。同时,他令李嗣本接替李存孝主持仪州战局,另外还派了李嗣恩过来相助。”

    宋娇张了张殷红性感的樱桃小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李晔出了大帐,来到仪州城外,放眼向城池望去。赵破虏很快跑过来,神色振奋跟他禀报要事:“昨日夜里又过来了一百九十人,至今为止,从仪州投靠过来甲士已经达到近千!”

    一千人跟七万人相比,看似不值一提,实则就临阵投敌这件事而言,这已经是极为恐怖的数字,再多就足够引起全军大乱。

    李克用最终决定调回李存孝,这件事是很重要的原因,它成为李克用不再信任李存孝的最后一个砝码。

    当然,那些将士之所以会临阵脱逃,并非完全是因为李晔的劝降书,一批善于蛊惑人心的妖族修士,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赵破虏嘿然道:“李克用以为换了李嗣恩来,就能阻止仪州甲士投靠我们?临阵换将,李存孝一走,仪州的军心就真的乱了,只会有更多人投过来!这一仗我们还能不赢?”

    李晔笑了笑:“谁说不是?”

    他来到城前浮空而立,对着仪州城楼朗声道:“孤王听闻,李将军即将返回太原。不能再与将军日日相见,孤王分外不舍,特来相送。”

    城楼前,李存孝阴沉着脸盯着李晔,看他样子,恨不得把李晔一口吃了。

    之前李晔出来喊他会晤的时候,他因为仰慕安王的威名,多说了几句话,结果就被抓住把柄闹出了现如今的风波,让他被迫离开仪州。眼下他马上就要走了,李晔竟然还不消停,还要来故技重施,这让李存孝如何不气?

    李存孝这回连抱拳行礼都省了,沉声道:“不劳安王相送,下回沙场相遇,末将必要跟安王分生死!”

    李晔哈哈一笑,“李将军气量好生狭小,如此睚眦必报,如同市井妇人,实在有辱将军的威风!”

    李存孝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但打嘴仗不是他的长处,只能重重冷哼一声。

    李晔笑罢,恢复正色,肃然道:“孤王来,是为了告知将军,孤王对将军初衷不改,还希望将军能够早日醒悟,弃暗投明。孤王之前的承诺,一个字都不会变,也一直都不会变。如今李克用将你从仪州调离,摆明就是怀疑你,大将不被信任,往后的命运为如何,想必不用孤王多言。”

    李存孝脸色变幻不停,面上阵青阵白,那不是他心里在犹豫,而是已经快气到把持不住的地步。

    李晔不再戏弄他,拱手作别:“将军要走,孤王不会阻拦,西北方向的昭义军自会让开道路,聊表孤王对将军的情义。恕孤王不能远送了。”

    李存孝攀上女墙就要跳出来跟李晔拼命,好歹是被身边的人给拉住了,他挣扎着怒吼着,指责李晔卑鄙无耻。

    可想而知,李存孝被一路放行回到太原,李克用会怎么看他。虽然攻占西面、西北、北面三县,把持了通道的昭义军,也拦不住他李存孝,但拦不住和干脆放行,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晔回到大营,立即召集军议,布置接下来的行动。

    军议很快有了结果,大军决定填上城外用来困敌的濠沟,这意味着濠沟填平之日,就是大军攻城之时。

    一连几日,官军都在城外忙碌,仪州将士看到这副场景,大多忐忑不安。李存孝走了,官军准备开始强攻城池了,他们很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李嗣恩与李嗣本则不这样认为,作为接替了李存孝的将领,他们需要证明自己不比李存孝差。同为河东太保,他们也相信自己的实力不会比李存孝差多少,这场战斗或许是场硬仗,但正常情况下,七万人要守住城池并不难。

    另一方面,李存孝回到太原城之后,就一直赋闲在家,李克用所谓反攻汾州的话,自然只是招他回来的借口。在他回来的时候,李克用没有迎接,在他回来之后,李克用也没有召见他。

    在很多人看来,李存孝虽然很强,但也不是少了他,河东就办不成事。河东有那么多将领,太保们个个都不是易与之辈,还有李克用亲自坐镇全局,难道少了一个李存孝,河东就不能运转了?那也太可笑了些。

    此后,李克用调集了一部分援军,前去支援仪州,至少也要攻下隔绝两地的三县,牵制李晔的兵力。但李克用也无法做太多,因为一旦分兵太多,汾州方面的刘大正,可是有着十几万大军,也是能随时进攻太原城的。

    至于反攻汾州——如果仪州战局稳定,二十几万官军无法攻下仪州城,反而还要被拖在彼处,那李克用倒是的确可以调集军力反攻汾州,打开局面。

    但是眼下,李克用明显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汾州还没攻下,仪州就先被突破,到时官军就能直达太原,抄了他的老巢。

    仪州城外,已经填平纵横沟壑的官军,在这日开始大举攻城。

    披挂齐整的李嗣恩与李嗣本,并肩站在城楼前,一起看向城外海潮般席卷而来的铁甲将士,神色都很不平静。

    不平静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激动,因为战意沸腾。作为河东太保,两人都是沙场宿将,经历了各种战事的磨练,眼前的情景在他们看来,正是他们建功立业,扬名天下的大好时机。

    替代李存孝,成为守城主将的李嗣本,盯着城外舔了舔嘴唇,显得很是有些迫切:“都说平卢军精锐,我倒要看看,跟我李嗣本的嫡系部曲比,到底谁更加能战!”

    李嗣恩哂笑一声:“如果平卢军真的那么精锐,也就不必围城这么久不攻了。”

    李嗣本一把拔出横刀,大喝道:“好男儿建功立业就在此时,功名但凭马上取!奋勇杀敌者赏,胆怯后退者斩!”

    此时此刻,李嗣本与李嗣恩是斗志昂扬,亟待大展身手的。但是很快,他们就不这么乐观了,因为大战一开打,差距就显现了出来。

    平卢军拥有绝对精良的铠甲兵器,以李晔如今在大唐的权势地位,作为李晔的嫡系部队,平卢军的军备水平当然不是普通藩镇军可比。

    再加上李晔练兵贵精不贵多,跟河东大肆招兵买马不同,他在黄巢之乱后并未扩军,这就使得平卢军的军备水平和修士占比,都冠绝天下军队。

    这就更不必说,李晔收编圣子的部曲后,对大军整体战力的提升了。

    面对这样的平卢军,李嗣本和李嗣恩很快就发现,那些他们之前依为沙场决胜利器,几乎是战无不胜的沙陀兵精锐,在此刻也成了空有悍勇之气,而战力明显不足的贫弱之兵。

    他们照面就被平卢军压着打,莫说反击,根本就喘不过气。死伤迅速增多,阵脚很快就稳不住,被迫步步后退。

    迫于战局压力,刚过中午,李嗣本与李嗣恩就不得不亲自上阵,带着亲兵精锐到各处即将被突破的防线、夺走的城墙救火。

    然而他们的努力注定只是徒劳,防线的压力不是单个点,而是整条防线,他们就算再能奔走,也只能落得疲于奔命的下场。

    到了临近酉时的时候,在平卢军的带领下,官军已经四面攻上城墙,并且站稳了脚跟。各处都是涌动的官军甲士浪潮,原本就士气不高的河东军,正在被从一段段城头赶下去。

    “都给我回去!守住城头,谁也不准退!”血染甲胄的李嗣本拦住一群后撤的甲士,声色俱厉的大吼。

    眼前的人群停顿了那么两息,但是很快,更多溃退的兵将涌了过来,推着人群前行。在他们后面,是追杀的平卢军甲士。于是哗啦一声,人群四散逃开。

    李嗣本大怒,一道剑气斩杀了一二十人,这才将面前的人震慑住。他带着亲兵冲上前,不要命的去阻截平卢军,同时嘴里大吼杀敌建功,谁也不准后退。

    日暮时分,李嗣本战死城头,随后李嗣恩率部出逃,是夜,官军攻占仪州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