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御仙魔 第二十六章 你们的下场

时间:2019-05-10作者:我是蓬蒿人

    曹希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他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他知道死亡来了,却无能为力,只能等待,这种滋味,让他抓狂。

    李晔明明早就能攻下博州城,却偏偏要放着,更是把他当作鱼饵,去钓更多的魏博军......这种行为,着实可恨,让曹希金完全没了尊严。作为领兵将领,他被羞辱到了极点。

    曹希金猛地睁开眼,指着半空中的李晔,对这个生死仇敌破口大骂:“李晔,你这乱臣贼子,今日你就算攻下我博州,来日我父亲也会为我报仇!你倒行逆施,妄起战端,必死无疑!我魏州有陇西郡王相助,你赢不了的!识相的,赶紧滚回平卢......”

    曹希金的声音戛然而止,眼前虚影一闪,紧接着,就感到浑身一轻,眼前景物迅速倒退。原来他已经被李晔一把掐住脖子,从城头提到了空中!

    “你......你......”曹希金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脸很快涨得又青又紫。

    城头的博州军将士,看到这一幕,无不惊骇欲绝。

    一些修士,想要救援曹希金,但望着李晔所在的高度,全都赶到无力,那个位置他们根本上不去!

    李晔瞥了曹希金一眼,眸中满是轻蔑:“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多废话。逞口舌之快,有什么意义?”

    “你......你会死......我等你来陪我......”曹希金挣扎着道。

    “是吗?”李晔一挥衣袖,顿时狂风席卷城头数百步,城头上的博州军将士,悉数给狂风刮到城下,摔死者无数。而平卢军将士,则趁机攻占了城头,向那些身形不稳、惊骇不已的博州守军,发动猛烈进攻,刀刀见血。

    “现在,是谁死了?”李晔眼神漠然,“你一句话,你的族人,你的战士,就平白丢了性命,你以为你骂我很英雄?笑话。”

    李晔掐着曹希金来到城头,随手一丢,就将他砸进女墙中。女墙崩塌,砖石盖了曹希金一身,他卡在石缝里,嘴里不停吐血,四肢完全动弹不得。

    曹希金死死盯着李晔,“你这混账,狗贼!有种你就......杀了我!”

    “你想死?这可由不得你。这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李晔俯瞰着曹希金,眼中没有丝毫感情,“我派去魏州的使者,被你们割了耳朵?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们这样做,让我很不高兴。我不高兴了,就得有人付出代价。来人!”

    赵破虏恰好在近旁,闻言立即赶过来,抱拳道:“军帅!”

    “把博州守军中的曹家族人、子弟,全都给我找出来,带到城头。”李晔淡漠下令。

    “得令!”赵破虏领命而去。

    曹希金眼中流露出浓烈的惊恐之色:“你......你想干什么?”

    作为节度使家族,曹家自然是魏州第一大族,族人在魏博的地位也不一般,曹希金这回带来的嫡系部曲中,很多将校都是曹家族人。

    “很快你就知道了。”

    平卢军已经攻进城中,城门也被打开,博州军不是溃败,就是投向,还在抵挡的寥寥无几。没多久,赵破虏就陆续送了几十名曹家族人过来,这里面亲疏有别,但都是曹家血脉。

    他们看到李晔,知道大难将至,大多连忙跪下来磕头求饶。但也有些硬气的,对李晔怒目而视,不过他们都被绑着,身后也有平卢军将士持刀而立,并不能做什么。

    李晔扫了曹希金一眼:“你们敢割我使者的耳朵,就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现在是你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把他们的耳朵、四肢,都给我剁下来!”

    听到李晔这话,曹家族人都变了脸色,即便是硬气的汉子,也面色苍白,汗如雨下,一时间求饶声不止。

    曹希金双目突出,五官扭曲,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咆哮道:“李晔!你混账!你这疯狗,你不得好死......”

    李晔一脚踩在曹希金脸上,将他踩进石缝里,也将他的话都踩回去,冷笑道:“伤逐朝廷使者,形同造反,该凌迟处死,诛九族。何为凌迟?割一千刀而死,是为凌迟。现在你该明白,魏博军袭击我平卢军,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了?”

    曹希金脸上鲜血横流,却说不出话,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声声嘶吼。

    惨叫声接连响起,在平卢军将士手下,几十名曹家族人,悉数被割了耳朵,斩断手脚。鲜血流了一地,再硬气的汉子,也在血泊里打滚惨嚎,昏过去的占了一半。

    李晔收回脚,扫了这些人一眼,满脸厌恶:“全部处死,暴尸城头,示众三日。让天下人都看看,拥兵自重,犯上作乱,忤逆朝廷威严,是什么下场!”

    “得令!”

    曹希金脸上已经看不出本来模样,血肉模糊,他嘶吼道:“李晔,你要是条汉子,你就杀了我!你杀了我,你这混账,有种你杀了我!”

    李晔轻蔑一笑:“我是不是汉子,有没有种,你说了不算。还没弄清楚吗?现在的你,连一条狗都不如。来人,割下他的耳朵,斩断手脚,送去魏州。我来魏博,不过就是过境而已,魏博军竟然敢进攻我平卢军?那就让曹仲明好生看看,跟我作对,是什么结果!”

    说到这,李晔甩了甩衣袖,弹了弹灰尘,再懒得看曹希金一眼,迈步离去。

    在他身后,传来曹希金压抑不住的惨叫声。

    ......

    深夜,曹仲明在房中来回踱步,神色焦急,完全没有睡意。他也是位高权重之辈,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寻常时候不至于如此不冷静。但是这回不同,曹希金传回的军报,让他坐立不安。

    三千骑兵一轮冲阵,就让一万骑损失四分之一,对方竟然是兵家上将?这天下,有多久没有出过兵家上将了?上回世人知道兵家上将这回事,还是安史之乱的时候。

    数千人的伤亡,曹仲明虽然肉疼,还不至于这般失态,但是博州传回的后续军报,则是让曹仲明也感到触目惊心。面对平卢军的攻城,博州守军伤亡太大,大得超出预料,无法接受。

    曹仲明知道,博州城守不住了,所以急令五万将士驰援。曹希金是他的长子,也是修行天资最好的儿子,将来是要继承衣钵,成为魏博节度使的!要是曹希金有什么三长两短,曹仲明无法承受不说,他的夫人也要跟他拼命。

    “报!军帅,博州军报,十万火急!”府上的亲卫统领,手持军报风一般奔至院中。曹仲明早就让亲卫统领在城外等着了,让他一旦得到军报,就直接带回来。

    曹仲明一步踏出,就到了院中,一把拿过军报展开,仅是看了一眼,就禁不住身子一晃,脸色大变,“混账!曹锦程这个饭桶,竟然还没到博州城,就被人伏击!五万大军,死伤无数!这种饭桶,我要他何用?!”

    曹锦程是曹仲明麾下有数的大将,他派对方去救援博州城,自然是看重对方。没曾想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噩耗,对曹仲明而言,这份军报无异于晴天霹雳。曹锦程没能赶到博州,那博州城岂不是?

    “传我帅令,把曹锦程斩了,以正军法!”曹仲明恨得咬牙切齿,这份军令,让他再也控制不住怒气和忐忑。现在,他满心都是对曹希金的担心。

    “安王,李晔!你好狠!好狠!”曹仲明捏碎了军报,身周狂风肆掠,灵气勃然爆发,“李晔,你这混账!竟敢如此对待我魏博军,竟敢如此!你堂而皇之攻我的城,还处心积虑设伏我的大军,你如此不把我魏博放在眼里,就不怕我跟你平卢不死不休?!”

    曹仲明转过身,当即喝令:“召集诸将,本帅要亲征李晔那狗贼!”

    亲兵当即领命,自去传令不提。

    不时,曹仲明坐在政事堂中,魏博的高官大将,和他的心腹幕僚,陆续赶来。众人齐聚一堂,商议发兵征讨李晔之事。

    “李晔如此猖狂,必须要跟他不死不休!”

    “军帅,眼下救援博州要紧,耽误不得!”

    “李晔真是丧心病狂,说什么攻打河东,我看他就是冲我们魏博来的!这厮狼子野心,必须要尽起大军,将平卢军全歼于魏博,才能让他知道厉害!”

    “对,就要这么办,要让朝廷和天下人知道,我们魏博不是好惹的!”

    众人义愤填膺,都有战意,也算是士气可用,曹仲明当即拍板决定:“抽调各州驻军,齐聚魏州,本帅一定要取下李晔那狗贼的人头......”

    他话还没说完,堂外就传来亲兵统领的声音,急切惶恐中还带着一丝颤抖:“军帅,大公子回来了!”

    “大公子?”

    “大公子回来了?”

    曹仲明闻言浑身一震,禁不住满脸喜色。不管博州城有没有丢,曹希金能回来,对他而言就是个好消息。一座城池而已,哪有继承人重要?

    曹仲明当即起身,一步来到堂外,向亲卫统领看过去:“我儿何在?”

    只一眼,曹仲明就愣在那里。跟他预想的不同,曹希金并没有站在院中,而是被四名甲士抬着,躺在木架上,而且浑身都是鲜血。

    曹仲明悚然一惊,心头格外难受,就像被人捅了一刀,呼吸都乱了一个节拍。不过他仍是强作镇定,向曹希金走去。无论如何,只要人回来了,就算受点伤,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节度使府邸有诸多灵药,可以疗伤。

    “父亲......”曹希金忽然醒来,奋力弓起上身,虚弱的向曹仲明看来。

    曹仲明看清曹希金的模样,如遭雷击,浑身僵硬。曹希金双耳已经没了,手脚也都被斩,只留下四个平整的创口,包裹着鲜血淋漓的布团,整个人虚弱不堪,看起来已经只剩了一口气。

    “吾儿!怎么会这样?!”曹希金仰天一声悲呼,禁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