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帝御仙魔 第六十一章 王(下)

时间:2019-06-04作者:我是蓬蒿人

    李晔望着自尽而亡,却不肯倒下的耶律阿保机,脸上没了玩味之色,与胜利者的优越感,取而代之以类似惺惺相惜的神态。

    耶律阿保机说要见他的时候,李晔以为,对方是想求一条活路,然后效仿越王勾践,忍辱偷生,费尽心思谋求东山再起。

    对于任何一种生物来说——不止是人,最大的需求就是活下去;而对于一个枭雄而言,无论面对何种境遇,遭受多么大的失败,付出多么大的代价,都不能容忍自己失去人上人的地位与权力。

    但耶律阿保机却死得很干脆。

    这个征服草原,建立契丹国,效仿唐朝体制,学习汉唐文化,治理国家提升国力的枭雄与智者,在多年后被自己的儿子——改契丹国为辽朝、正式称帝、获取燕云十六州的耶律德光——尊为辽太祖的男人,竟然没有作最后的搏命抗争,就慨然死在了自己最大的对手面前。

    这让李晔一时有些感怀。

    岐王也有些感慨,不过她感慨的方向有些不一样,“耶律阿保机也算是个妙人,抛开立场不说,倒也有几分可敬。功业败亡不偷生,走投无路不癫狂,临死之际牵挂的还是手足同袍,倒也不负他草原英雄之名。

    “然而我之所以能看到这一切,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的对手是你。如果是碰到旁人,耶律阿保机就算性情爽快,也不会孤身入敌营,在最后时刻还能饱餐、牛饮一顿。他更加可能的境遇,是遭受胜利者的羞辱甚至是折磨。

    “他也就更加不可能,还能出言请求你放那些契丹人一条生路。看吧,你的仁德之名,不仅已经在大唐广为人知,连对手都认同了。

    “若非如此,耶律阿保机放手一搏,纵然败局已定,咱们的将士与修士,还是会死伤很多。届时,国中不仅会平添无数孤儿寡母,也不利于后面的征战。人的个人魅力,有时候真的很管用。”

    听了岐王这番肺腑之言,李晔哑然失笑。

    他摇了摇头,实诚道:“我哪有那么多的仁德,只不过是不嗜杀,也不喜欢用羞辱与践踏别人尊严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强大与功绩罢了。”

    岐王双手一摊,很没风仪的耸耸肩,“这不就是你的可爱之处?”

    可爱两个字,让李晔额头冒出两条黑线。

    不过岐王一本正经的样子,叫李晔也不好说什么。

    论起来,她是第一个投靠李晔的诸侯,对李晔品性的认知与判断,是很有发言权的。若不是认可李晔,知道投靠之后,自己不会受辱,身为一方枭雄,她也不会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基业拱手相送。

    对于有志气的人来说,尊严有时候比生存更加重要。

    末了,岐王叹息一声,看着屹立不倒的耶律阿保机,“无论如何,耶律阿保机临死之前的表现,怎么都不会让人觉得厌恶。既然大家都是功业相争,并没有多少私人恩怨,要我看,还是把他埋了吧。”

    李晔点点头,“既然是草原之王,就用王的规制厚葬好了。”

    比起草草埋葬耶律阿保机了事,李晔还是决定把丧葬安排的隆重些。

    且不说对对手的尊重,本事就是对自己的尊重,把对手贬得一文不值,自己的位次也高不到哪里去,仅是妥善处理耶律保机的后事,有利于收服一部分契丹人心,也值得李晔动这下嘴皮子。

    李晔没打算把契丹人都杀光。

    种族灭绝政策,在李晔看来不仅毫无必要,而且一无是处,灭绝人性就是这个策略的唯一评价。

    草原上的牛羊,还是需要人放的,别的姑且不言,羊毛牛奶有多大用处,李晔这个地球来客还是知晓的。

    要想长久统治草原,让这里长治久安,就得让牧人能够吃饱穿暖,不必去靠抢劫、剥夺他人生活财富,就能安居乐业。

    那么发展牛羊及其衍生品的商业贸易,让中原与草原取长补短,大家能够互惠互利,无疑是最妥帖的国策。

    中原人的巨大需求,一旦激发出来,足够让草原人不愁吃穿。

    说到底,普通的农夫与牧人,本身又有什么过错呢,只要让他们能好好活下去,绝大部分人,不会吃饱了撑得去拧刀子的。

    久而久之,放荡不羁的草原人,也会生出国家之念。因为,那是他们安稳幸福的保障。

    民族融合,和睦共处,安居乐业,才是人心所向与历史发展的必然。

    到了那时,大唐只会更加强大。

    这是长远构思。

    就短期形势而言,此战之后,黄头、鞑靼两部势必恢复势力,在如今草原上大部族不多的情况下,他们会成为金字塔顶端的存在,留下可用的契丹人,有利于制衡他们。

    因为这些原因,李晔向仪坤州下达了降者不杀的军令。并且严令草原部族军,与黄头、鞑靼两部的战士,即刻起坐守营寨,不得擅出。对契丹修士与军队的缴械、收复、纳降事务,都必须也只能由唐军来做。

    相比之草原蛮子,文明的唐人,下了战场,到底还是仁慈些,也有纪律性得多。

    至于战利品,李晔还是会给那些草原部族军,这是承诺。

    不失信,这是李晔必须要有的作为,要不然以后没法顺利掌控草原。

    对李晔的安排,草原部族军一开始颇有微词,上到酋长下到战士,经过这些时日的激战,个个都杀红了眼,正是情绪激荡的时候,此刻,他们满脑子都是杀光仪坤州的契丹人,把他们的所有财物,一丝不剩的都据为己有。

    不过在李晔的隆威和唐军的威慑面前,这些草原部族军还不至于敢违反军令。

    过了几日,在他们被血战激发的凶性冷却下去,而源源不断的战利品,又开始被唐军云进他们的营寨,全都交给他们的时候,这些部族军也就只剩下兴高采烈,和赞美李晔的言而有信的份了。

    唐军纳降

    仪坤州的契丹军时,并没有出什么意外,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虽说把他们的牛羊、甲胄、兵刃都收缴,让很多战士愤慨且悲伤,但走投无路的他们并没有选择。况且李晔也说得很清楚,只要他们听话,不闹事,不会让他们饿死,会让他们安稳回到自己的部落。

    几个契丹显赫人物,在闻听耶律阿保机的死讯后,情绪一度失控。

    但是包括耶律敌鲁古在内,并没有人哭着喊着扑向李晔,要跟他拼命。

    这些人如此克制,为了生存是一部分原因,想必耶律阿保机临行前的交代,也起了不少作用——毕竟,对于悍勇的草原人而言,出几个愿意为耶律阿保机赴死的重臣,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

    李晔厚葬耶律阿保机的决策,明显稳住了耶律敌鲁古等人的情志。

    眼见李晔如此仁德,他们也不再畏首畏尾,开始跟李晔谈条件。

    “大王是草原上的王,安葬礼仪理应按照草原规制。还请仁慈的安王殿下能够允许,让我们运回大王的尸体,将他葬在契丹的圣地!”耶律敌鲁古在李晔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礼。

    人家都说自己仁慈了,李晔也不会自损形象,况且这也没什么大不了,还有利于消减契丹人对自己的敌视,就大方应允:“耶律阿保机虽然是孤的对手,但也是世间不可多得的豪杰,落叶归根,理当如此,孤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

    这番话让耶律敌鲁古极为感动,连忙拜谢李晔,又强调了一遍李晔的博大胸怀。

    他态度如此积极,让李晔颇为满意。

    显然,让耶律阿保机魂归故里,是耶律敌鲁古真心想做的事,至于这其中有没有为自己未来考虑,想要在李晔面前留下好印象的念头,就不必分开细说。

    简而言之,仪坤州之役结束得很顺畅,虽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但大家不必再冒着生命危险,拧刀子上阵厮杀,也就没什么值得介怀。

    仪坤州之役的落幕,标志着大唐与契丹的这场国战,以大唐完胜的结果彻底了结。

    自此之后,北境安稳下来,纵然草原新格局的形成,还需要李晔再费一些神,但举世攻唐的局面,已经宣告瓦解。

    接下来,出征北境的长安禁军与大唐修士,至少也能分出一半来,支援河西、蜀中战场。

    “北境战事的胜利,无论是对河西、蜀中,还是对仙域大战的局势,都有极大影响,其份量之重,说是一锤定音也不为过。”

    岐王走进仪坤州的时候,对李晔感慨道,“我们在北境辛苦鏖战这么久,总算是收获到了应有的回报。”

    李晔笑着朝岐王拱拱手,“此战多亏岐王坐镇中枢,统领大局,今后岐王善战之名,必将传遍天下,成为我大唐天空上,一颗闪闪发光的明星。”

    得到安王的奉承,岐王不禁背起手,翘起鼻尖,装模作样哼了一声,显得很是得意、开心。帝御仙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