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94章 死咒、愚痴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在路过酒楼时,江陵带着小婴宁刚好出来看到这一幕。

    那管账的,还与江陵笑着打了声招呼。

    “这位公子,所幸有你提醒,原来昨日银钱乃是这厮所偷。今早叨扰公子,再次抱歉。”

    “客气了。”

    “走,带这厮回衙门。”

    管账的领头在前, 三个守卫在后,拖着算命的,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

    守卫下手也是忒重,

    压根也没管他死活。

    忽然,那算命的猛然伸出手来,想朝江陵抓去:“贵人……救我……我分明没偷他们的钱,我身上的钱是你的啊, 昨晚正是你掉在路上,被我捡取。还请贵人替我证明清白……”

    算命的涕泪横流,本已被打得奄奄一息了,但他也深知此时若进牢狱,怕是真的就没命出来了。

    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县城牢狱,每年都不知道会弄死多少人。

    眼下,江陵若能为他证明清白,那他就还有一线机会。

    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无论如何,他都得拼死抓住!

    “贵人……请助我……”他哭求着。

    边上守卫见他还能喊出这么大声,忍不住又给他来了几脚重的。

    算命的咳血不止,可嘴中,仍在求情。

    那管账的忽然回头问:“你口口声声说你身上的四十两是捡了这位公子的,那这位公子,你可否有遗失银钱?”

    江陵脸上并无任何同情,道:“不曾遗失任何银钱。”

    管账的听得这话,也走将过来,踹了他一脚:“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

    小婴宁在旁目睹, 对这一切并不知晓, 昨晚有事发生的时候,她早入梦乡。

    而聂倩此时却有些恍然了。

    昨晚看那纸人要逃走,江陵非但不留下它,还变了些银两让它带走。

    此举,聂倩当时很是不解。

    莫非这也能惩罚那猥琐的算命人?

    可这会儿看到这个结果,她终于明白了。

    这一招,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让这个猥琐的算命人得到加倍的惩罚。

    在他求饶之下,江陵又来了一句否定,这无疑也是断了他最后的生机。

    一守卫拿起棍子就往算命人头上来了一棍:“洒家生平最恨胡言乱语爱说谎的人,你这厮尤为讨厌。”

    这一棍子下去,算命人额头上一缕鲜血当场就冒了出来,汨汨流下。

    他原地僵硬了几秒,然后嘴里喃喃自语,犹似梦呓,视线也半睁半闭向着江陵:“你……为何……不帮我……为何不承认……为何……”

    此时的他,有气无力, 说出的话, 也渐渐虚弱。

    “带走带走。”

    算命人又被拖走,

    但他的嘴,一直在呢喃:“……为何……不帮我……明明是……你的钱,为何……不承认?你害我如此,我便是变成鬼……也与你没完……”

    说到最后几句,他声音突然振作起来。

    如吼一般。

    拖着他的三个守卫,见他还敢放肆,又想动手。

    可一回头看他,却见他表情骤然僵硬,那双臂也无力地垂落两侧,身体再无知觉了。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

    一人蹲下身去探他鼻息,一探之下,面色微尬。

    其他两人问:“怎了?”

    他道:“没气了。”

    许是刚才他那一棍子打得太狠,狠狠落在天灵盖,想要不死,也是不易。

    管账的也凑了过来,骂起他来:“你方才下手那么重做甚么?差不多就得了,如今人打死了,却怎好?”

    那守卫挠头:“只怪这厮要做贼,差点害了我们要拿薪俸去填,着实恨死他了,一时没忍住,就来了一棍子狠的。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禁打。”

    管账的望周围一看,所幸过路人不多,没几个瞧见。

    匆匆唤他们三个把尸体带走,

    死了就死了罢,左右是个闲散的小贼。

    只是可惜不能让兵头发泄一下。

    但这也不算大问题,只要银钱找了回来,其他的都好说。

    他们拖着尸体飞快离去,

    聂倩目睹全程,传音与江陵交流道:“这人还真是活该。”

    江陵不置可否,道:“这就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那算命人明明是被守卫打死的,

    可他最后憎恨者,却是江陵。

    这也是一种欺软怕硬,懦弱无能的表现罢。

    聂倩:“主人,我们今日可还留在这儿吗?”

    江陵点头:“不急走,修行也是修心,这青阳县既然来了,自当到处看看玩玩,过几天走,也无妨的。”

    每到一个地方,领略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这也是阅历增加的一种方式。

    上古谪仙想要修成正果,也曾几世为人,体验不同人生,方得感悟。

    此二者,其本质都是一样的。

    “主人,你瞧那边,那人好生奇怪。”小婴宁忽然指着前边。

    那儿有个书生,正扛着一雕像缓慢朝这边走来。

    这沿途,路人也是指指点点,笑他愚笨。

    待江陵看去,那书生背着个怒目判官雕像,也不知是从哪里背来。

    汗流浃背,也不曾放下。

    ‘那书生莫非姓朱?’

    朱,在这南边是大姓,整个南郡,姓朱的都不在少。

    “朱尔旦,你要把陆判背去哪里?”街上有个老者,忽然跑出来,指责起来。

    那书生口有结巴,道:“背……背回去,放……放回十王殿去。”

    有一年轻人在旁解释,原来是这朱尔旦与人打赌,他若敢将夜里将陆判从十王殿背走,便次日请他去醉春楼打牙祭。

    未料这朱尔旦胆子倒也真大,还真就夜里把陆判给背出来了。

    待将陆判雕像与那几个友人看了,他这又将陆判背回去,要放回十王殿去。

    “你这朱尔旦,如此冒犯神人,小心报应。”老者骂道。

    朱尔旦憨憨一笑:“料想陆判是个豁达之人……该……该不会降罪于我。”

    他笑着继续前行,与江陵擦肩而过时,他脚步忽然愣住。

    那双看似痴拙的眼神,忽直勾勾地朝婴宁盯去。

    盯着盯着,嘴角就流下了口水。

    “好看,这姑娘真好看。”他呆呆地笑着说。

    婴宁却嫌他恶心,连忙躲于江陵左边,不给他看。

    可这朱尔旦,也不知是真傻还是皮厚,竟追着绕一圈,还要盯着她去看。

    “看什么看?”小婴宁斥他一声,又绕到左边。

    朱尔旦口水长流,还在夸她:“好看,真好看。”

    江陵横手将他阻拦,道:“人家姑娘纵是再好看,你也不得如此轻浮吧?莫是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被江陵一说,朱尔旦似这才意识到他跟婴宁像是一起的。

    挠了挠头,他嘿嘿笑着也不答话,又背着雕像继续往前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