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93章 证据确凿,还要狡辩?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莫非是想让我再交一次?这凡事多少也得有个度才行。”

    听江陵这么说,那管账的也不敢得罪。

    此时越是不知道江陵的身份,他就越保持着三分客气。

    毕竟,像昨日那般,随手就丢出四十两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来历或不简单。

    连兵头都没直接找他麻烦,而是准备先探他身份, 再做计较。

    他自是更加不会乱来了。

    此时赔笑道:“这位公子勿要多虑,咱这也只是例行询问而已。昨日公子那般阔气,这银钱丢失的事,自不会与公子有关。既然公子不知此事,那我等便不打扰了。”

    带人离开酒楼,到得街上,几人如无头苍蝇般, 已无从寻起。

    话说这每日进城之人, 交钱便走,如今要他们一个个去找,除了那几个印象深刻的,其他的便是在街上擦肩而过,也未必再记得起来。

    一守卫犯愁道:“这钱要是找不到,莫非真要拿薪俸去抵?四十两啊,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也得小半年的薪俸了。”

    “话说昨日那银钱变马粪,会不会那钱根本一开始就不是钱?”

    管账的立刻否认:“少瞎说,昨日那银钱我亲自鉴定,绝对不假。定是有人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袖里乾坤,将银钱卷走了。再说了,若是马粪变银钱,谁有这能耐?”

    守卫:“我听说有些异人,有点石成金……”

    话没说完,就被管账的拍了一下脑门:“听说?少叽霸听说, 当差这么久, 听风就是雨的例子还见得少了?别扯犊子了, 大伙儿继续找人,找不到也要找,不然吃亏的就是你我了。”

    四人并肩向前,少时,路经那繁华街段。

    路边几个路人在旁谈笑,指着青楼门口一大摇大摆的人儿。

    守卫瞧了,也是笑起:“居然还有这般急色之人,大白天……大早上的,竟就要上青楼寻姑娘。”

    管账的嗤笑一声,大早上的算什么?

    衙门里的那几位,曾天还没亮,就进过寡妇门的,你们懂啥?

    他顺着众人视线也瞧了两眼。

    但见那人身穿深蓝长衫,猥琐八字须,背着箱笼,手里还拄着一旗幡。

    分明是个八字先生!

    ‘这装扮,有点眼熟啊!’

    管账的略一回想, 忽就一拍大腿,想了起来。

    昨日自江陵进城之后, 排在他后面的,正是一个算命的还有一个糟老太。

    当时他被江陵的银两所惊,也就顺水人情把这两人一并给放进去了。

    此时记忆如滚滚潮水涌来,他越看越觉得与昨日那八字先生对得上。

    管账的立刻喊道:“这个人,我想起来了,他也是昨日进来的,拦住他。”

    三守卫匆匆过去,将八字须去路截住。

    算命的看他们:“几位官爷,这是何意啊?在下本本分分,应没犯下甚么事罢?”

    管账的冷哼走来:“大清早的就上青楼,你这生活,倒是滋润。”

    算命的赔笑道:“官爷,这大清早的上青楼,应该不犯法吧?”

    “上青楼自是不犯法,但你若盗取钱财,那就犯了法了。”

    “盗取钱财?这是何意?”

    算命的脸色忽然一僵,心中也生了谨慎。

    昨晚那事,干得极是巧妙才对。

    便是那少年郎本人,都未必知道是谁干的,这几个当差的,怎直接就寻到我头上来了?

    “少废话,搜!”

    管账的不欲多说,简单粗暴就是搜。

    搜不出来,一脚踢开便是。

    一守卫蛮横地就抢过他的箱笼,往地上一摔,砰哒一声,一布囊滚出来,落出四颗雪花银来。

    算命的:“……”

    他弯腰就想去捡回自己的银钱。

    可他的双手立马被两个守卫给架住,擒拿起来。

    “好啊,果然在你这里。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绕了半天,都在你这里。”

    管账的大怒,

    为了这四十两银子,他昨晚可是被兵头骂了个不轻,连祖宗十八代都没能幸免。

    今日若是没找到,他们这一干人等,还得拿出小半年的薪俸去抵偿。

    这一切,都他妈是这个算命的搞得。

    管账的怒从中来,对着算命的就踹了几脚:“叫你偷钱,老子叫你偷钱!”

    “官爷,我没偷,我没偷钱,我真没偷……”

    算命的拼命解释。

    管账的又踹他一脚:“还敢嘴硬?老子昨天拿到这四十两,手还没捂热,就被你这孙子袖里乾坤给偷了去。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敢否认?”

    算命的痛得眼泪都要流下,

    可眉毛忽然一抬,昨天?

    “官爷,您是不是弄错了?昨天甚么时候我偷了您的钱?”

    管账的一口咬定:“哼,还问?就昨儿个上午,你进城门的时候。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子当时还特地瞅了你几眼,对你印象颇深。”

    昨天上午偷钱?

    不对啊,我这钱是昨晚偷的。

    而且也不是偷你的啊。

    算命的狂喊道:“官爷,我真没偷你的钱啊,昨儿上午,我是当着您的面进城的,怎会偷你的钱?”

    管账的煞有介事道:“你就是当着我的面偷的。”

    算命的:“……”

    其实,管账的心里也清楚,或许这算命的真没偷钱。

    毕竟昨儿个他是在所有人进城之后,才清点的银钱。

    那会儿银钱还在,

    就是在交接的时候,银钱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块马粪。

    这事玄乎得紧,

    他也没法拿来与兵头解释,兵头定也是不会听信。

    而刚巧,这算命的身上,恰有四十两雪花银,瞧着与昨日一样。

    “你若说自己是冤枉的,敢说你这钱是从哪来的?”管事的问。

    算命的:“我……”

    这,不能说啊。

    虽然不是偷你的,但也的确是偷来的。

    管账的:“说不出来?”

    算命的一咬牙,道:“这银钱,是捡的,地上捡的。”

    若是如实相告,那终究是犯了盗窃罪。

    而如果死口不说任何理由,那这几个当差的怕也是不会轻易饶他。

    因此,他只能找个借口来推脱。

    然而这样的借口,让本来还不太确定他是偷钱贼的管账人忽然也确认了他十之有八,就是那真盗贼。

    虽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办法偷的,但绝对就是他偷的。

    管账的冷笑:“这么巧?我刚丢了钱,你就刚好捡了钱?瞎了眼的玩意儿,也不看看这钱是谁的,咱兵头的钱你也敢偷,找死!给我打!”

    守卫拳打脚踢,一骨碌下去算命的皮开肉绽,口中淌血。

    “带回衙门去,交给兵头发落。”

    管账的一招呼,算命的就如同一条死狗一样被守卫当街拖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