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90章 莫与她学坏了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把这些银钱都装好,送到头儿家里去。”

    城门边,管账的将银钱清点了一下,每凑好一百两,都要先往头儿家里送。

    当然,头儿对他们还算可以,头儿能吃肉的时候,他们多半也能喝点汤。

    这每日结算若有剩余,都是他们兄弟拿去喝酒玩耍子。

    只是今日这结算有点快了,寻常时候,一日未必有百两。

    一守卫牵马过来,便要将箩筐往马鞍上提。

    却刚提起,感觉太是轻便,不似百两的重量,便问:“这……真有百两?”

    管账的不悦:“老子记账,甚么时候出过错?”

    这守卫日日都去送钱,或许算账他不行,但这手感轻重,自笃不会量错。

    “真不对。”他单手将箩筐提下来,往里看去,里面放着几贯穿好的铜钱,边儿上,还落着几颗马屎。

    “你这是想让我挨骂不成?”

    “挨什么骂,一百两,一文不少,赶紧送去,勿要耽误时间。”

    “你用马屎当银钱,要送你自个儿去送,我是不去触那霉头。”

    “什么马屎?”

    “今儿头儿心情明显不快,你若再搞这名堂,定会让他发火。”

    管账的也来了脾气:“让你送个钱,你怎这多废话?”

    走上来,正巧那守卫将箩筐往他面前一摆。

    他目光往里一看,几颗马屎在箩筐里滚动,混着铜钱。

    “这……这谁弄的?”

    “我还要问你呢,银钱这事,一半还得孝敬衙门,能当玩笑?”

    “这……不是你弄的?”

    “我一过来,碰都没碰,你可也瞧着的,且我这一身,藏得下甚么?”

    这守卫也是头儿亲信,决计是做不出那种贪墨的事,也不敢。

    管账的跑回方才算账的地方,生怕遗漏。

    可回去一看,也仍没见到银两落下。

    今日所收银两,那可是上等的雪花银。

    整整四十两。

    这会儿一个也不见了。

    他方才可是亲手将之放进箩筐,点理清楚的。

    可这下,雪花银没了,取而代之的,只有那椭圆发臭的几颗马粪。

    “这……这怪了,银钱怎的不翼而飞了?”

    丢了四十两,这可不是小事。

    管账的立马跑进城里,要自己去寻头儿说个分明。

    江陵这边,已带着婴宁寻酒楼住下。

    带来的鱼儿让酒楼后厨加工,端上桌后,婴宁自是欢喜,一个人便吃了大半。

    江陵只尝了一夹,便没了兴趣。

    这青阳县虽较临舟更为繁盛,可这餐饮一道,仍算粗糙。

    鱼之烹法,无非炸、蒸二样,且滋味不调,除了咸味,并无其他。

    如此尝来,自然味同嚼蜡。

    “主人不喜欢吃么?”婴宁却吃得极有滋味。

    江陵也不多说,只道:“脾胃不佳,无甚胃口,你不妨多吃点。”

    “嗯。”自己钓的鱼,她吃得相当欢喜。

    江陵莞尔,心说,若哪次我做一顿鱼餐与你尝尝,你以后对这酒楼的菜食,怕就不会吃得这么香了。

    夜里,酒楼房里江陵盘膝而坐。

    聂倩含羞带涩在他面前,张开玉足,轻轻跨坐。

    虽已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刚开始坐下去的时候,仍觉几分羞赧。

    “小倩,你如今倒是越来越像个真人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儿,肤如凝脂,面容精致,白皙的脖颈下那锁骨深凹,轻纱之下,更是引人入胜,江陵不禁赞叹一声。

    “全是……主人照料得好。”

    聂倩轻轻垂首,神态微赧,略显娇憨。

    如今的她看起来,的确宛如真人。但鬼终究是鬼,寻常触碰,仍旧不能。

    小婴宁坐在一旁,目光一瞬不瞬地瞧着,“小倩姐姐为何每次都坐在主人腿上呢?难道这样有助于修炼么?”

    她很好奇,

    而且她能看到聂倩每次以这般姿势靠近江陵,他们二人身上就皆会有一股阴气在环绕。

    每环绕一次,聂倩的魂儿就要越凝实一分。

    “对呀。”聂倩扭头,微笑应答:“你也知道姐姐非人,只有这般贴着主人,才能保证不魂飞魄散呀。”

    小婴宁含着嘴唇走将过来:“那我也能试试么?”

    聂倩眨动着双眼,窃笑一声,以下巴枕在江陵肩上,轻声道:“那你得问主人同不同意了。”

    小婴宁顿时就看向江陵,目光柔柔,殷切期盼。

    江陵无奈地白了聂倩一眼:“婴宁所修乃是阳脉的路子,你可不要误导她。”

    聂倩嘻嘻一笑:“说不准还能有阴阳并济的效果呢。”

    这些日子以来,她也知道江陵血气渐醒,可屡屡总有克制。

    她也曾说,可对他以身相许,虽真体不在,可于梦中,还是能够相会的。

    对此,江陵拒绝了。

    后来,他娶了林小姐。二人虽同住一房,可林小姐肤白貌美,端庄典雅,极有那女人味。

    甚至还对他倾以芳心,肯让他在床边陪伴入眠。

    但江陵也仍是没碰她身子。

    这些表现,也让聂倩产生了一个好奇——主人的定力到底有多强呢?

    刚好,今晚小婴宁对她的姿势产生了好奇。

    索性她就打趣撺掇一番,

    看看这双倍的快乐之下,主人还能把持么?

    江陵看着小婴宁的期盼,又看着聂倩躲在他肩膀上笑的狡黠,

    忽道:“小倩你如今倒是越来越大胆了。”

    说着,他就对聂倩吹了一口气去。

    他体内的阴气对于聂倩有很温润的滋补功效,每次渡阴气给她,她都会迷醉般,神智飘飘。

    这会儿突遭江陵一口阴气吹来,

    她娇躯微颤,“嗯”地一声,便软在他肩头上,全身都觉无力。

    江陵又吹一口气,

    聂倩娇躯颤动不止,一种古怪红晕也由她颈部逐渐蔓上了耳根,声音呢喃:“主……人……小倩不敢了,且饶了……小倩罢。”

    “你呀!”

    江陵苦笑着摇头,还好不是真人,若不然,谁受得住?

    小婴宁却看得愈发好奇了,小倩姐姐这是怎么了?

    好奇怪的样子!

    “主人,能让我也试试么?”小婴宁主动开口问道。

    江陵瞧着模样七分相似的她俩,赶紧摆手:“试甚么试?坐一边去,小孩子家,别与她学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