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89章 九钱卦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许是被江陵气到了,兵头忽骑上马就兀自先走了一步。

    而排在江陵后面的,尚有两人。

    只因江陵给的钱太多了,他也说了如果有多,就算上后面的人。

    这不,守卫被箩筐里的银子给惊到,也干脆将后面两人一并放进了城。

    等人一走,守卫拿起银子咬了一口,雪花带印,确是真银。

    ‘也不知是哪来的世家公子,还真是好生阔气。只可惜,在青阳县这一亩三分地,敢惹恼咱头儿,实属不智,也算你倒霉了。’

    以守卫对兵头的了解,他会如此作罢?

    不,当然不会。

    头儿若就此作罢,那就不是他了。

    ……

    城内,同兴大街。

    一名背着箱笼,手里拿着旗幡的八字须男人快步追上江陵他们的步伐。

    “请留步,贵人请留步。”

    八字须男人嘿嘿一笑,走上前去,对江陵拱手作揖:“贵人阔气,在下此番沾了贵人的光,免了进城费。实在是多谢。”

    江陵见他手中旗幡,写着,笑道:“区区小事,无须挂齿。”

    “然而终究承了贵人的情,此情若是不报,心下终是难安。不如,就让我为贵人你算上一卦如何?”

    八字须目光殷切,说话间连龟壳都拿了出来。

    左手龟壳右手钱,九枚铜钱入里边。

    江陵面带微笑:“九钱卦?”

    八字须一抹胡须,乐呵道:“贵人竟还识得九钱卦?”

    江陵:“略懂。”

    乾坤一气功上,就有卦象占卜之术。但这术的后面也说了,卦象算皮难算骨,算到尽头一场空。

    言外之意就是,做人做事,莫去问卦,一旦问卦变数自来。

    算来算去,终究还是产生了偏离。

    八字须捻须道:“有道是——铜钱九枚妙难穷,天下事理一掌中。这略懂容易,精通却难。贵人且报上姓名与八字,此卦,在下分文不取。”

    “算卦就不必了,你且去吧。”

    “诶,贵人莫要客气,且让在下算上一卦,准与不准,且由贵人定夺。”

    说话之间江陵一直在走,八字须就在旁边跟着。

    见他如狗皮膏药般不罢休,江陵也干脆就说了名字与八字。

    当然,名字是名字,八字说的却是早已经死去的那个“江陵”的。

    “好。”

    八字须得了名字和八字后,掐指一算,然后就摇动了龟壳。

    几经咒语念罢,

    他左手一横,右手的龟壳往天空一扔。

    只听刷刷刷刷~~~

    那九枚铜钱竟一字排开,落在他手臂上。

    倒也有模有样。

    “贵人可瞧得出这是什么卦?”

    江陵只看一眼,便知是乱卦。

    出现乱卦,要么是天机难测,要么是算卦者师父还不到家。

    看这八字须,大抵是后者了。

    江陵道:“看不出来。”

    倒要看他能说出个什么名堂。

    八字须见江陵终究是没看出来,心说果然是个半吊子。

    九钱卦,哪有那么好懂?

    我都只懂一小半。

    “这卦,乃凶卦也。”

    八字须一脸痛惜:“贵人性格平和,与人为善,竟也会出了凶卦,真是大有不妙啊。”

    他眼珠一转,又道:“依我看,或许与那兵头有关。贵人若不想沾染麻烦,最好还是速速离去,如若留下来,必遭麻烦。”

    他笃定,江陵丢那么多钱才进的城,岂会听他一两句吓唬的话,就离开?

    “那可否有破解之法?”

    果然,江陵上道了。

    “想要破解,也不是不行,”

    八字须摸了摸下巴,“在下当年出山之时,师上曾赐灵符一道,若用此符傍身,此灾必破。只是……”

    “只是什么?”

    “这毕竟是师上所赐,在下也仅有一道……”他露出为难之色。

    “要多少银钱?”

    八字须脸色一正:“你我相交一场,谈什么银钱?主要是这灵符为师上所赐,若有丢失损伤,在下不好回去交代罢了。

    但为了能给贵人破灾,这样吧,贵人拿五十两先放我这。

    如若贵人离去那日安然无恙,可拿灵符来我这,我将银两悉数归还。

    若到时候灵符有损,我这……哎,便是拼着被师上骂一顿,有这银钱带回,大抵也能有个说辞了。”

    见他声情并茂,江陵忍不住是笑了。

    “我若给你银钱,怕是到时候,你鬼影子都瞧不见一个了吧?”

    八字须一脸严肃:“贵人何故说这种话?这岂非辱我人格?”

    江陵摆手道:“算了吧,明明是乱卦或者说是平卦,被你说成是凶卦。这算卦的本事都没学到家,还替别人算什么卦?”

    “我……”

    八字须张口欲驳,可听到“平卦”二字一出口,他整个人顿如泄气之球。

    神情上的底气,也消散了七分。

    敢情,这小子竟真的懂卦?

    若不懂卦,吓唬一顿,自是随他乱说。

    可既然是懂卦的,那就不太好忽悠了。

    但此时认怂,颜面难保。

    毕竟正大街上,路上旁人众多。

    八字须冷哼一声:“你懂什么?凶卦就是凶卦,说什么平卦,你懂什么叫平卦?”

    江陵道:“九钱卦,共有多少卦象,你可知?”

    八字须脸面一抽:“少在这班门弄斧,老子学卦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跟我谈卦?

    我说你是凶卦,就是凶卦。你若不听,到时候灾难自来,莫要后悔。”

    江陵摆手:“好走不送。”

    八字须哼了一声,扭头就走去岔路。

    婴宁忽然扯了扯江陵衣袖,然后指了指后边。

    江陵回头一看,见一守卫打扮的人,在十数米外鬼祟跟着。

    大抵是要跟着他们的行踪。

    江陵:“还真是贼心不死啊。”

    婴宁道:“主人,他们瞧着好讨厌,不若让我去收拾他们一顿罢?”

    江陵道:“这是县城,且临近南郡,明面上动手,吃亏的可就是你了。尽管他们未必能奈何,但一旦真动手了,那这儿咱就没法再好生待下去了。”

    “哦。”婴宁似懂非懂地垂下头,双手扣着衣角。

    见她神情失落,江陵又道:“当然,我们不主动招惹便是。可若是他们来招惹我们,那你也不必与之客气。”

    “嗯。”婴宁立刻展颜一笑,梨涡娇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