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88章 拦路虎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那四人看起来溜得飞快,可在江陵的法眼之下,也早就看穿了他们的障眼法。

    之前浓雾乍起,四人以土遁术,钻进了土壤里躲藏。

    江陵以衣袖甩起狂风吹开烟雾,不过就是两三息的工夫,这么短时间他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时,他也觉得奇怪。

    那四人瞧着也不像是道行高深的人物,顶多就是学了些崂山旁门术的。

    于是,他就开启法眼,一看之下,却是看到那四人就在前方不远的土壤之下躲藏着。

    大抵是没学到家,无法土下遁走,只能原地躲着不动。

    估计他们是想等到江陵他们走了之后,再脱出身来,溜之大吉。

    但早就看穿端倪的江陵,又怎会放过恶行满满的四人?

    削尖的竹条,怒插而下,将四人贯穿当场。

    小婴宁兀自不知,还真以为这土壤下有什么肮脏的东西被戳死了。

    由官道向北,有马儿当脚力,只消半日,那南郡门户就到了。

    作为南郡门户,这青阳县比起临舟县,大了接近一半。

    其人口,也在一倍以上。

    当地民风彪悍,也向来是朝廷募兵的一大重县。

    近城门时,忽然一队卫兵在镇守着。

    有一领头者,躺在椅子上,旁边放了个箩筐。

    但凡有从他身边经过者,都会自觉掏出银钱丢那箩筐里。

    在江陵到这边时,前面已排成了不短的队伍。

    “这是怎了?”

    江陵好奇,就与前边一人问话。

    他从郭北到临舟,进县城还没见过这般阵仗。

    “莫是有匪患闹灾,在严加盘查?”

    前边那人一连络腮胡,腰上背了把屠刀,大抵是个屠户。

    面相长得凶,性情却是个和善的,见江陵问,他就答:“盘查个乃子,就是想要钱,这贼厮正事不做,天天就守在城门口,来往都得给钱,不给钱不准出,也不准入。”

    “这般霸道?王法何在?”

    屠夫笑了一声,心说你这小老弟,倒是天真了:“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哪有什么王法不王法?人家可是郡守大人的小舅子,谁敢得罪?便是县太爷,也得给他七分面。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在南郡这一片地儿,还真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原来又是个关系户!

    这般华夏传统,确是源远流长。

    江陵:“进城要交多少钱?”

    屠夫回头瞥他一眼,笑了声,“按人头算,五文钱一个,马匹一头十文钱。你带着妹子要进去,得交二十文。”

    二十文,倒也不算太多。

    一般人出入,只交五文钱。这般不痛不痒的小钱,自也没人会为这而去得罪那郡守的小舅子。

    队伍慢慢推进,有拿不出钱的,基本当场被赶走了。

    用守卫的话说,连五文钱都拿不出来,你还进什么县城?回乡下待着便是。

    民众们自是没法与斗,只能叹气离去。

    轮到屠夫,他是利索的,五文钱早就准备好,丢入那箩筐,就匆匆进去了。

    江陵就在他后边,刚欲拿钱出来。那趟在椅子上的兵头忽然抬起了眉头,目光越过江陵,将婴宁上下打量。

    看了两眼,笑了起来,用手肘戳了一下身边守卫,示意他也看看成色。

    守卫顺他意思,瞧见婴宁相貌,啧啧称奇:“啧,原以为只有京城那边才有如此肤白貌美的女孩儿,未想到这边远小地,也偶然能遇到。确是漂亮。”

    兵头摸着下巴,心中已有计较。

    眼看着江陵丢下二十文钱,要进门,边上那守卫连忙将他去路拦住。

    “慢着,你这就想进去了?”

    江陵:“二十文一文不少。”

    兵头也不说话,只悠然自得躺在椅子上。

    笑看边上那守卫替他出面表演:“谁告诉你二十文了?”

    江陵:“前边那些人,也都是如此,一人五文,一马十文,难道不对?”

    守卫指着他的马:“别人是别人,你是你,你瞧瞧你的马,落得满地脏臭,这马粪的清洁,你说该不该收费?”

    江陵也不与他争辩,只问道:“那要多少钱,才能进这城门?”

    守卫看了兵头一眼,

    钱不钱的,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兵头看上了这女孩儿。因此,那就必须要为难为难,不能让他轻松。

    只有左右为难了,才会去请求兵头,这么一来,理由也就正当了。

    “五两银子。”守卫伸出五指。

    “五两?”

    江陵心中冷笑,放在普通人家,五两银子足能应付一年用度。

    喊出这个价,已分明不是要钱,而是另有所图了。

    以那兵头和守卫毫不掩饰的垂涎模样,显然是冲着婴宁的美色而来。

    “五两便五两吧。”

    江陵忽然蹲下身,以极快的速度用黄符包起两块马粪。

    暗中口诀一掐,灵力幻化下,马粪就成了银两。

    他随手一丢,就落入那箩筐。

    “这下,可以进去了吧?”

    守卫眼神呆直,神情诧异,这……这真给了?

    自他们在这里摆箩收钱开始,每日因为拿不出五文钱而被赶走的,几乎数都数不过来了。

    五文钱,有人尚且拿不出,或者,拿了之后少不得抱怨几句。

    可这江陵,居然毫不迟疑,说五两就五两,丢出钱来毫不眨眼。

    ‘我是不是说少了?’

    守卫心中暗想。

    这念头刚起,他大腿就被兵头踢了一脚。

    这一脚印证了他的猜想是对的。

    他回头一看,兵头正瞪着他。

    他也很无奈,五两啊,谁知道这人说给就给了?!

    “过吧。”

    兵头开口了。

    但江陵刚走两步,他又指着婴宁说道:“她不能过。五两银子是一个人的钱,她还没给,不能过。”

    一人收五两,拢共收你十两,看你还爽不爽快!?

    守卫一惊,心说爷啊,你这收得太狠也不合适吧?

    但这话终究不敢说出来。

    哒哒哒哒~~

    忽然,江陵停下步伐,衣袖一抖,竟然是连续抖出了七锭银子。

    加上之前那锭,共八锭四十两。

    “也不必多说,四十两,这总归不少了罢?”

    婴宁皱着眉头,对这兵头和守卫的做派,感到相当厌恶。甚至比之前那四个人贩子还要讨厌。

    若非江陵拉着她,她都想在这城门口给这两人一顿好看。

    兵头见他一口气给了四十两,非但未喜,反而脸色变黑:“你钱很多啊?”

    江陵:“若有多的,后面排队的人,皆可算在里面。这下,我可以走了吧?”

    兵头以指头指着他,做了个“你给我等着”的警告,然后撇过头去,道:“滚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