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87章 自寻死路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怎的?我们四兄弟行的正站得直,先生还有甚么要质疑?”

    说话间,刚刚吃了牛肉的老二已被老三搀扶住。

    看他样子,精神萎靡,好似几天没睡觉一样,瞌睡临来。

    而这,哪里逃得过江陵的眼睛。

    他自笑道:“先前糖葫芦诱不到人,就拿出牛肉干来,这两样东西看来,都是不干净啊。”

    话一出口,那行商老大脸色顿时一黑。

    可江陵又道:“你这羊马不能喂水,恐怕原因也不是怕它们闹肚子那么简单吧?”

    行商老大与老三老四对视一眼,忽然老三将老二放到一边,用冷水泼他脸上,又给他嗅了一药物,老二受了刺激,那睡意渐去,又复精神过来。

    也是他之前吃得不多,若是再多吃几口,只怕早已不省人事了。

    醒过神来的老二起身站着,与其他三人并列。

    想着自己都以身示范了,而这小子居然半口不尝,闹了半天,兀自浪费自己表情,心中大感不快。

    “你这小子,问题还真多啊。”

    不愿再遮掩的他们,称呼都不再用那敬称了。

    “让你吃东西你不吃,瞎猜也就罢了,还瞎问。你真当我们四个是吃素的?”

    此地虽然近村庄,但瞧着也是左近无人。

    若动手,他们四兄弟膀大腰圆,都是成年汉子,制一个少年郎,自是不在话下。

    “妈的,老子平生最是厌恶那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

    老二性子火爆,说着就从一马背上的布袋里抽出一把刀来。

    指着江陵,又丢了一串糖葫芦过去:“你吃还是不吃?”

    江陵:“如今便是演都不演了?要直接动粗了?”

    行商老大道:“这小子人倒是伶俐,只是,你若装傻充愣倒也罢了。偏偏要自作聪明,揭穿这层纱。

    你刚刚若不喊那‘且慢’二字,那我们也就作罢了。

    可你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却自投。那就怪不得谁了。”

    说完,他就示意老二别耽误时间。

    这里是官道儿上,指不定甚么时候就有人路过,若被人瞧见,终归不好。

    老二喝道:“你吃是不吃?”

    四人的态度变卦,将一心钓鱼的婴宁也给吸引了注意过来。

    此时,她拿着鱼竿,匆匆来到江陵身边。

    老二见她过来,嘿嘿一笑:“这小妹妹白净得很,模样儿也是俊俏,今儿晚上,便就陪哥哥乐呵一晚,哥哥准让你欲仙又欲死。”

    婴宁眼里满是厌恶。

    江陵忽道:“这人出言不逊,且打去他满口牙,让他知道甚么叫礼貌。”

    婴宁听江陵是让她出手,她稍一犹豫,然后舞起鱼竿就朝那老二嘴巴抽去。

    她悟性奇佳,本身也早通了那任督二脉。

    外表上看着柔弱可人,可实际上,寻常三五大汉未必胜得过她。

    那柔软的竹竿,不过小指粗细。

    挥打过去,看着也是不痛不痒。

    那老二压根也没想躲避,伸手一抬,还准备拿住。

    打掉我满口牙?

    就你俩这毛都没长齐的嫩娃子,爷儿收拾你们十个都不成问题。

    可等他刚张开五指要抓住那竹竿,却听啪的一声,他嘴上剧痛传来。

    宛如被巨石击中,整个面部都呈麻木。

    他浑身一抖,狼狈地倒退了四五步,捂着嘴巴痛得直吸冷气。

    等他再直起腰来时,一看自己掌心,竟满是脱落的牙齿!

    血淋淋!

    那妞儿,当真打落了他满口牙。

    老二悲愤交加:“打个……”说话漏风,大哥喊成打个。

    老大脸色阴沉:“倒是没看出来,柔弱的小妹妹,竟还有这般身手。”

    话落,四兄弟亮出刀子并肩儿上。

    江陵也没拿正眼看他们,只道:“不必与他们客气,打死打残也算活该。”

    婴宁点头,就凭手中鱼竿,挥来扫去。

    那四兄弟看着凶横,可在她鱼竿施展之后,四人皆是难近她身边分毫。

    不但伤不到她,反而被鱼竿打得鼻青脸肿。

    冲锋两次,四兄弟皆败下阵来。

    瞅着是打不过了,老大牵马就想走。

    江陵见了,对婴宁说道:“你呀,倒是心慈手软了些。”

    手中捡起一石子,忽然激射而去。

    那牵马的老大手腕一震,被石子击中,竟是当场骨裂,整个手掌都折了。

    老大痛得鬼叫,立刻从兜里掏出一黄符来,朝前边一扔。

    黄符一落地,冒起一股巨大浓烟。

    江陵起身,拂动衣袖刮起一道狂风,将那浓烟吹散。

    只惜,烟雾散处,那四兄弟走得飞快,已是不见人影了。

    那地上的羊马,没被带走,此时竟都排成了队,来到江陵面前,齐齐跪下,频频顿首。

    “主人,它们为何会这样?”婴宁不明。

    江陵道:“你且喂它们一点水喝看看。”

    “哦。”

    婴宁用荷叶包了点水过来,倒在一石槽里。

    有几匹马早就渴得咽喉燥火,见着有水,立刻凑去牛饮。

    说来也怪,

    那马儿在喝了水之后,忽然就倒在了地上,发起抖来。

    婴宁吓了一跳,还以为这水有问题。

    可下一瞬,那马儿身上也冒起青烟来,其身体抖着抖着,竟化成了人形。

    都是女子,多在妙龄。

    “是……人?”

    婴宁捂着嘴巴,不敢置信。

    江陵则暗自点头,这果然是造畜之术。

    待那黄鬃马也去饮水,它饮了之后,也渐化原形。

    恢复本体的她,哭声不止,后怕不已,对着江陵和婴宁,连连叩拜。

    ‘原来竟是这大嫂。’

    江陵让婴宁去将她扶起,之后,也索性牵了其他羊马去水潭边饮水。

    待它们都喝完水,也都化回了原形。

    那些马儿,要么是妙龄少女,要么是年轻少妇。

    羊儿,便是幼年小孩。

    她们哭声一片,有的来自不远几个县城,有的更是来自东郡那边,隔得极远。

    那些少女,尚且知道家住何处;可那些小孩,连自己来自哪里都不知道,只是哭泣,要寻父母。

    见她们慌无举措,江陵便出了一主意,让那大嫂带他们去报官。

    这么大一项人口拐卖案,官府不会不管。只要人都送回去,便是一大官绩。

    那大嫂同意,再三谢过江陵,就领着众人就去报官。

    待她们一走,

    江陵从竹林里砍了几根尖尖的竹子,来到亭子外边三丈远处,对着地面某处就捶打了进去。

    五六根尖锐的翠竹钉入那土中之后,忽然,那土壤边,竟渗出丝丝殷红的鲜血来。

    婴宁大惊,忙问:“主人,这土里有血!?”

    江陵并不觉怪,道:“因为这土下藏着肮脏的东西,被戳死了,自然有血。”

    拍了拍手,他在好奇的小婴宁额头上点了一下。

    “走吧,我们也该上路了。”

    “哦。”小婴宁忙去将她钓的鱼收拾起来,然后小跑着跟随在江陵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