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83章 旅中二三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过了宝庆府,再往北,便是南郡。

    南郡统御九个县。

    但由宝庆往北,溪河渐少,多是那山岳丘陵。

    有老人言“三百陵丘过南郡”,指的就是要跨过南郡往北去,得经三百里丘陵之地。

    在路市驿站里购了马匹,婴宁怯马不敢独骑,便只购一匹,由江陵带她。

    才行四十余里,前路就多有崎岖。

    江陵只得下马,牵着慢行。

    时值初春,烈日却炎,好似那夏日早临,当阳行路,未几许便让人汗流浃背。

    至一村庄,其路口设有茶棚。

    此时过往商客不在少,赶脚路人也居多。

    也不分身份贵贱,都于那茶棚落座,饮茶而消暑。

    商客说着南来北往之奇事,赶脚路人听得出神,皆津津有味。

    “方才说道,这锦缎之好,当属黎阳。可你若问这美味之肴,放在从前,我还心中难以思量,可如今,倒是可以说上一家。

    不单是我,最近但凡去了的,皆对那家滋味难以忘怀。

    若不是需要行商跑脚,我倒是想留在那儿,多吃他几回。”

    商客露出怀念之状。

    有位赶脚路人忽问道:“你可说的是那临舟县的丰悦酒楼?”

    商客一奇:“你也知道?”

    那赶脚路人抚掌笑道:“最近时日,总听说这家酒楼。说是连青菜叶子,都能炒出奇鲜味儿。可惜,只是听说,最近没机会去那临舟县,倒是想吃也尝不到。”

    商客拍手道:“这我可就不瞒你了,那丰悦酒楼的菜肴,的确是奇鲜无比。我南来北往,吃过的酒楼不下百家,如今比来,还无有出其右者。若去了临舟,我强烈建议该去那儿打上一回牙祭,吃过之后,必不会令你后悔。”

    见商客说得如此笃定,众人对那丰悦酒楼也越是向往。

    江陵牵马走来,正好听到这话,不由笑了。

    心说这才短短时日,不想丰悦酒楼的名声,竟已传到这来了。

    临舟县也不愧是水路门户,主要是南来北往的走商不少,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自是扩散极广。

    只是……

    他扭头看着临舟县的方向。

    ‘起初留下味精,只是为了帮她稳住生意,可如今这生意好成这样,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寻一位置坐下,要了一壶茶。

    见其他桌上还摆有吃食,他这才知道,这不光是茶棚,还能招待餐食。

    老板是一对农人夫妇,男人肯干,女人肯俭。

    小婴宁看着别桌酒肉,口舌生津,却因胆怯,自不敢言。

    江陵瞧在眼里,笑在心里。

    让老板送来两只烧鸡,分了一只与她。

    她呆呆看着,也不敢动手。

    “不吃?”

    婴宁咬着嘴唇,唾沫直咽,“主人先吃。”

    原来,她也知尊卑,许是鬼母教过,与长辈、亲友同坐,当以对方为先,此为礼仪。

    “你不必管我,想吃便吃是了。”

    江陵轻拍她头,示意她不必迟疑。

    得江陵此话,她这才放开拘束,端起烧鸡就啃食起来。

    然这一举动,却是将邻桌一小孩,馋的双眼发直。

    那孩儿不过六七年岁,母亲带着,瞧模样,该是农户家庭。

    许是走亲访友,身边提着一竹篮,放着些鸡蛋。

    她们桌前,只有淡茶一壶,应也是赶路至此,要了一壶茶水,解渴消乏。

    而农户家庭,饮茶便罢,那肉类吃食,自是消费不起。

    一只烧鸡,得要银钱二十文。

    若换粮米,得有四斤。省着点吃,能熬七日。

    见小孩瞧得出神,他母亲面色微窘,搂孩子入怀,让他别看。

    失礼人前,徒惹人笑。

    但小孩心性,直来直往,便是被母亲搂入怀里,他也忍不住偷看婴宁吃相。

    江陵见了,忽将自己面前烧鸡一分为二,推了半只到那妇人面前。

    妇人一愣,看了看烧鸡,又看了看江陵,状若无措。

    “这位大嫂莫要客气,同坐一桌便是缘,况且我也吃不完这许多,留着也浪费。且与孩子吃点。”

    尽管江陵这么说,妇人还是不敢接受。

    摇头道:“多谢贵人好意,只是贫苦人家,受不得如此恩惠,还望客人收回。”

    她是这般说,可那怀中孩儿一见烧鸡推到了面前,他伸手就拿。

    妇人见了,厉声斥责,要他放下。

    孩儿哭了,终也听话,将手中鸡腿放下,自抹眼泪。

    这平白恩惠,妇人断不敢受。

    江陵触景生情,忽想起自家祖母,犹记幼时寄居她家,她也是此般教导。

    一时,慨从中来。

    就道:“这位大嫂也不必如此,若觉不安,便拿两个鸡蛋与我,当成置换,如何?”

    妇人先不肯应,可见孩儿哭泣不止,终叹了口气。

    从篮筐里拿出四枚鸡蛋,递到江陵面前:“终是受了贵人恩,乔生当谢与贵人。”

    那孩儿原叫“乔生”,听着母亲的话,恭恭敬敬与江陵作了一揖。

    “吃吧。”江陵一笑,也收下那四枚鸡蛋。

    乔生抹去眼泪,却摘了鸡腿让与母亲。

    母亲摇头不受,他却硬塞到她手里。然后自己摘了个翅膀,津津有味啃食起来。

    ‘倒是个孝顺的。’

    有道是严母手下出孝子,这话似乎不假。

    妇人大抵也是饿的,忍了一会儿,见孩儿一人也吃不完,便撕下些边角,小口啖之。

    待江陵喝完一壶茶,吃完东西要走,对桌的妇人忽然掩腹而痛叫起来。

    那叫“乔生”的孩儿,急得一哭,忙抱住母亲胳膊。

    也不知如何帮她,心里越急,哭声越厉。

    周遭之人,皆回头来看,满棚是人,却无有上前。

    大家都只不过是逆旅相逢,有道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自是不便去管他人闲事。

    有一老者见妇人情况,忽然说道:“这怕是患了胆石之症,我曾见过此状,得此病者,腹部痛如刀绞。但多犯病者,皆无药可治,这人,怕是悬了。”

    亦有一商客点头说道:“我也见过此例,的确如此。”

    胆石之症,便是后世胆结石之症。

    多犯于妇人,由胆囊积石而引发剧痛。

    重者或穿孔而胆裂,致腹内感染而亡。

    此症便在后世,也须止痛镇炎而治。

    在这般时代,自是难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