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80章 金门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那高僧既已圆寂,又寻他做甚?”

    老和尚死了,自然骸骨一副,顶多留下几颗舍利子,于他们而言,也并无用处。

    云菡:“我听仙姑说,那和尚当年神通广大,来去无踪,曾遭百人拦截,也竟留不住他。传说,他一步之跃,可达十里之距,只是性格孤僻,未有留下传承。若寻得他圆寂之处,或可得他衣钵相传。”

    一步之跃,可达十里?

    ‘这听着为何觉得熟悉?’

    江陵垂下头去,正好看见左手食指上的黑色指环。

    这指环若是扭动,也可跳纵到十里之外。

    单从能力而言,还真有些相似。

    说话之间,江陵忽觉怀中异动。

    伸手一摸,原是那块铜镜自生颤动,好似到了这里,与什么东西产生了共鸣。

    ‘莫非那老和尚圆寂之地,还真留下了什么?’

    江陵忽问:“你们就决定留在这里,不再前行了?”

    云菡:“倒是想去,只是仙姑不让。说是情况不明,不宜涉足深处。”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一步了。”

    江陵带着婴宁朝里边去。

    云菡忙道:“喂,你真不怕死吗?”

    江陵只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命中无劫,自当有惊无险。若是命中有劫,便是原地待着,也逃不过去。既然如此,又有甚么可怕的?”

    这话,本也是歪理,只为应付她。

    可云菡听了,竟觉得极有道理。

    想了几秒,快步追上:“那我跟你一起去。”

    胆小内向男黄一图见云菡走了,他也只得迈着碎步跟在后边。

    “喂,你从哪里拐带了一个瓷娃娃呀?”

    云菡注意到婴宁一直跟在江陵左右,就问了句。

    小婴宁白净可人,便是她见了,也觉得漂亮。

    江陵:“路上捡的。”

    云菡嗤声道:“捡的?我看定是拐来的。”

    说着,对婴宁笑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呀?”

    婴宁畏生,不愿与她搭话,见她在左边,就跑到江陵右边,怯生生藏匿着。

    “真是怕生呢。”

    逗她不成,云菡只能作罢。

    路上云雾缭绕,道路根本看不清楚,可江陵于雾里走来,如履平地,毫无阻滞。

    云菡初时未觉,等察觉时,惊奇问他:“你难道在这雾里看得清吗?”

    “看不清。”

    “可为什么看你走起来,就跟看得见路一样?”

    “乱走的而已。”

    “……”

    事实上,江陵的确看不清。

    可是他怀中的铜镜,越靠近这边,感应就越强烈。

    他只需要顺着感应方向走,那就大致是无错的。

    须臾,他们就来到一片嶙峋的石山凹里。

    到了这里,雾气反而减弱,三丈之内隐约可以视物。

    在一石台上,老妪恰好在此,见云菡和黄一图出现,立刻问话:“我不是让你们等在外面么?贸然进来作甚?”

    黄一图口舌愚钝,自是紧张说不出话来。

    云菡机巧,道:“我们本是听从安排等在外面,可又想着,如若仙姑在里面需要帮忙,可我俩皆在外边,便没了照应。这才自作主张走了进来。”

    老妪一听,到底是个善良的孩子,也没再计较。

    招手道:“来我身边。”

    云菡和黄一图立刻走了过去。

    至于江陵和婴宁,二人站在原地,江陵打量着周围一切。

    婴宁怯生生藏他背后,也不敢去偷望什么。

    当江陵瞧见另一座石台的时候,那石台上的人,也正好瞧见了他。

    那石台上,共有四人。

    三位年轻者,众星拱月围着中年文士。

    待他们瞧见江陵竟出现在这,纷纷露出诧异之色。

    须知,这江陵之前得罪中年文士,惹他不快。

    他们之中有一人,自告奋勇要去予之教训。

    文士允了,就在前边的时候,将之放下。

    按时间来算,这会儿,出现在这里的人,当是那人。

    可站在这儿的,竟是江陵。

    而且看他模样,从头到脚,完好无损。

    ‘莫是魏航没遇到他?’

    毕竟这山林广大,又起了浓雾。

    魏航在前边没碰上江陵,倒也说得通。

    “这人胆子倒是不小,居然还自己跑这来了。”

    有一人低声与文士提议,让自己动手,教训他一番。

    文士摆手,目光看向老妪。

    言外之意便是,当着云烟阁同道的面,又怎好做那欺负凡人之事?

    “他可不算什么凡人,之前我在见过他。说是命格太差,连投交名表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个懦夫而已。”有人道。

    “即便如此,我若纵你出手,也算以大欺小,无甚必要。”

    文士再次摆手,示意不要多言。他们现在的注意点,不该在那江陵身上。

    前边七丈外,有一石壁,在藤蔓撩开后,见那石壁上竟有经文刻画。

    文士忽朝那老妪说道:“仙姑倒是好本事,我先你一步过来,也仅是与你同时寻到这地方。既然如此,不如你我携手并进如何?”

    老妪:“大善。”

    话落,二人指尖各发出一道精芒,落在那石壁上。

    原本灰暗无华的石壁,在他们两人的灵力激发之后,那石壁上的经文,忽然一个个似是染上了金辉,如蝌蚪般活跃了起来。

    一众小辈瞧得大奇。

    在那金色如蝌蚪般的文字涌动之后,须臾间,文字尽数消失。

    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副《清明上河图》。

    在石壁上,此图长达十二丈。

    画上人物栩栩如生,街市喧闹,如临在耳。

    画染金芒,有一光晕萦绕。

    在光晕浸染下,画里的一切,似也活了。

    渐渐,画开金门,直通内里。

    文士与老妪对视一眼,皆未敢轻动。

    看向身边者,皆是新纳良才,也不宜涉险。

    未几,二人目光不约而同瞧上江陵。

    那文士说道:“那谁,此地或有机缘,你可敢取否?若能带出机缘,我清风岭或可考虑,收你入门墙。”

    老妪也对婴宁说道:“那女娃儿,你敢去否?你若能带出机缘,我云烟阁也可收你为挂名。”

    在他二人眼中,无论是江陵还是婴宁,皆资质太差,朽木难雕。

    正式弟子未有资格,充个挂名,已算荣幸。

    江陵倒是笑了。

    他本以为这画上金门一开,大伙儿会争先恐后而入。

    却没想到,无论是文士还是老妪,都不敢轻易涉足。

    还丢出如此“利诱”,想让他去试水!

    ‘罢,既然你们都不敢去,那我去又何妨?’

    正好怀中铜镜反应愈发强烈,

    他对婴宁说了声,便与她一同踏入了那画上金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