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72章 一姑娘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朱孟二人也确是阔家子弟,走时留了不少吃食给江陵。

    此时江陵扒开昨夜的火堆,见有火星残存,以木屑干草覆盖,吹了几口气,那火便自燃起来。

    半只烧鸡,三个馒头,一壶酒。

    馒头于火边加热,烧鸡用木棍串起又重新烤制,且加盐粉辣椒孜然佐之。

    这些调料,都是从丰悦酒楼离走时携带。

    重烤后的烧鸡,香味四溢,引得那假公子也频频注目。

    “要不,吃点?”

    江陵与她撕下一只腿。

    假公子别过头去,暗咽口水,道:“萍水相逢,吃你东西作甚?”

    江陵道:“左右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怕浪费。”

    假公子听他这么说,这才扭过头来,勉为其难道:“既然如此,帮你吃一点,也无不可。”

    接过鸡腿,她扭头去吃。

    才进嘴里,便觉滋味奇好。咸香扑鼻,那隐隐的麻辣宛若琼浆让人上瘾。

    只三两口,她便吃完,扭头再看江陵,见他手里还有大半只。

    可江陵却不再客气了,只顾着自己吃。

    假公子看他好几眼,还哼哼了几声,

    那摆明了在示意——

    江陵却充耳不闻,一口馒头一口肉,还不忘闷了点水酒。

    假公子跺脚,哼然扭身。

    只是吃食这东西,不吃尚罢了,一旦吃了,若不得个满足,那心中就总是空落落的,七上八下。

    本想斥江陵要吃东西拿远点去吃,休要扰她。

    可是,吃人嘴短,这话终究开不了那个口。

    只得左等右等,等江陵将东西吃完。

    假公子:“你吃完了?”

    江陵:“嗯,差不多了。”

    假公子:“既然吃完了,那便出去,莫要扰我。”

    江陵就地一躺:“不妨事,我不出声,不会惊扰姑娘。”

    “你……说了我不是姑娘。”

    江陵却不再回话,只闭目而睡。

    假公子瞪他两眼,轻骂了一句——‘吃了就睡,真是跟猪一样!’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忽然外边起风,很快乌云群集。

    那大雨说来就来,只在一道闪电之后,淅淅沥沥一阵阴凉倾洒而下。

    江陵听着雨声,心说,这次倒是看得准了。

    那朱孟二人此时若在路上,该是淋了个落汤鸡罢?

    ‘就算淋成落汤鸡,也好过留在这里丢了性命。’

    忽闻殿中又起跺脚声,

    江陵睁开眼,正好见那假公子朝他看来:“这边的壁画是你戳烂的?”

    “是。”

    “你戳烂它做什么?”

    “那壁画诡异,叫人望而生畏,戳去比较心静。”

    “你个胆小鬼,一幅壁画而已,怕什么怕?再说了,只要你心里干净,这些画才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也只有你心里不干净,才会觉得这画不对劲。”假公子振振有词。

    江陵奇道:“还有这说法?”

    假公子道:“当然了,只不过,我记忆里,好像这儿只有一幅画才对,怎的如今又多了一幅?”

    她看着那若有所思,

    琢磨着是自己记错了,还是忘记了?

    江陵:“你来寻这壁画作甚?”

    为不惹恼这假公子,他也不再叫“姑娘”二字了。

    假公子骄傲地撇过头:“说了你也不懂。”

    江陵见她画前冥想,那分明是在参悟。

    而懂得参悟的人,恐怕就算不是修道中人,也差不离了。

    ‘便让我看个究竟。’

    他暗中运转灵力于双眼,当法眼开启,洞察那假公子,见她身上隐有灵气浮现。

    只是如今还未开,任督二脉只通一脉,距离那修道门槛,还差着一足之距。

    ‘原来只是个半吊子。’

    他轻轻一笑,又闭上眼睛,养神休憩。

    窗外越是大雨瓢泼,他这心里,反而越是安静。

    假公子对着那壁画看了一阵后,浮躁起来,自言自语道:“师兄让我参悟这个,这能有什么好参悟的,根本什么都没有嘛!”

    她说得小声,但江陵却听得真切。

    她师兄?

    竟然她来参悟这个?

    怕不是与她有仇,便是想害她吧?

    那壁画岂是你想参悟就能参悟的?

    昨晚,便是连他都被吸纳了进去,也多亏那了半块玉玦,才元魂归体。

    若换成是她,保准元魂留在里面,永远出不来。

    假公子又嘀咕道:“只可惜右边的壁画已经破碎了,现在只有右边这幅画还完整,可是右边这幅画,我也看不出什么门道啊。”

    那,多用于进考士子,但凡心中有求财、求名、求权者,皆能惑其心,扰其志。

    但假公子终究只是个假公子,一个女子家,自然不在乎这些。

    既然无欲,自然则刚。

    “姑娘盯着壁画看了多时,莫非知道这壁画是谁人所作?”

    江陵忽然问她。

    她气呼呼地扭头,想了想,终究没与他计较称呼问题了。

    “我只知道是三百年前一位高僧留下来的。”

    “那姑娘是想通过这画参悟什么?”

    大抵也是左右参悟不出什么,这闲聊一起,她也开了话匣。

    说道:“就是我在参悟一个道理,一直没想明白,我师兄告诉我,来这里看看这壁画,或许心有所得。

    但是我看了半天,也没什么心得。

    喂,我问你啊,如果这外面插着一根旗幡,当风吹来时,旗幡自动。那到底是风在动,还是旗幡在动?”

    标准答案,自是仁者心动。

    但江陵却说道:“当然是风在动。”

    假公子:“你瞎说,风本无形,它怎会动?”

    江陵却道:“风若不撩拨,旗幡还是旗幡,又怎会起舞?风虽无形,却非无相。若旗幡为内心,则风为外物。外物不引,内心何动?”

    假公子深吸一口气,本想辩驳,可想着这话,却越想越有道理。

    默默思考了一会儿,她展颜一笑:“看不出来,你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那再问你一个问题,一个人若是心猿桀骜,那当如何降伏其心呢?”

    江陵轻笑,怎问的都是佛理?

    难道这姑娘是跟和尚在修道?

    答道:“无需降服,心猿便是自我,若降服之,锁其规矩,那自我便失,我不再是我。既我不再是我,那真真假假又何为真呢?”

    假公子听完,看他好一会儿。

    “你这人年纪不大,说的话,却都好有道理的样子。”

    她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然后高兴地跑出古寨。

    “就拿你的回答去试试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