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67章 鹿,虎,两个人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山路崎岖,不远处竟有条官道,也不知通向何处。

    江陵以灵力汇集双目,夜能视物,天色漆黑于他不受影响。

    回头眺望临舟县,暗色之中,静于宁谧。

    ‘我是不是太仓促了?若是弄匹马来,或许会更好一些?’

    “主人,由此路向北,便是南岭了。”

    南岭山脉八百里,中多崎岖,堪媲蜀道之难。

    “其实若走水道,反而更顺利些。”

    江陵:“这夜里走水道,终究不好,况且走走山路,倒也别有趣味。”

    才行十余步,他就看见林间野兽纵横。

    多是些山猫野兔,来往其间,好不热闹。

    “且陪我走走如何?”

    “主人有需要,自当相陪。”

    聂倩化成一道风,从他行囊里飘了出来。与他并肩而行。

    若细看,她的双脚是脚跟不沾地的。

    看着草丛里野兔窜来窜去,她童心大起,追逐过去,拨弄那兔子耳朵。

    兔子看她不见,只觉阴风拂面,吓得瑟瑟发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到前边,又见獐子蹿出来,在官道上散步。

    聂倩飘然而去,落在它背上,骑行而走,乐不可支。

    江陵笑着说:“小倩啊,其实,你真的可以去投胎的。重新做人,便可再享这世间温情。”

    聂倩摇头,很果决地说道:“做人虽好,可做人也难呀。

    似林小姐那般,虽是千金小姐,可结果又如何?若没遇到主人,她的命运或许不会比小倩好到哪里去。

    这般时代,女子名声坏了,那一辈子便也完了。

    再说投胎之事,也不容挑选。

    若得富贵温馨之家,倒还罢了。若是贫苦艰涩之家,只怕比做鬼还难。

    此间之事,小倩早已想得明白,主人可不必再劝了。

    如今留在主人身边,小倩乐在其中,既无规矩约束,又无道德规蹈,自由自在,再好不过。

    可若是主人有一天烦腻了小倩,那小倩或许也只能做那般选择了。

    但如果主人还愿意收留小倩,那小倩必定是想留在主人身边的。”

    听她所言,江陵点头,也不再说。

    行五里后,见有一长亭矗立。

    大云朝里,但凡官道之上,均五里一亭,十里一栈。

    只是这长亭许久未修补,破破烂烂,瓦败廊颓。

    左近芳草萋萋,举头上望,可见繁星点点,月光皎洁。

    忽儿,左侧林里,两头梅花鹿奔逃出来,树枝间更有飞鸟群起,振翅而飞。

    到得道上,一头梅花鹿撒蹄而去。

    另一头似是伤了足脚,走路瘸拐,到凉亭口,便栽倒下来。

    仰天长鸣,发出哀嚎。

    江陵此时坐它对面,也忽听见林子里沉重的脚步声快步踏来。

    一到外面,两枚吊睛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嗷~”

    那巨物咆哮,山林震荡。

    竟是一黄皮大虫,吊睛白额,獠牙隐含奇光。

    见梅花鹿已然栽倒,它冲刺一步,就要扑去。

    也在这时,江陵捡起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打在它头上。

    “嗷~”

    大虫扭头,怒而视之,对着江陵露出獠牙。且挑衅靠近过来。

    江陵想着前世还是在动物园里见过大虫,

    只是那被关起来饲养的大虫与这山林野生相比,终究是相距甚远。

    单是那眼神,就隔着十万八千里。

    “给我个面子,饶它可行?”

    江陵说话时,以灵力汇集声腔,声发出来,如雷似霆,隐含天威。

    大虫猛然倒退两步,前足低趴,两只硕大的眼睛警惕地盯着他。

    两三秒后,它果断转身,虎躯一跃,便消失在夜色丛林里。

    大虫一走,梅花鹿嘴中呦呦,竟还极有灵性,朝江陵三坠头。

    江陵看得一奇,走将过去,抚摸它身,它也并不抗拒。

    看它后脚,原是被树枝挂伤,已然浮肿。

    “遇见我,也算是你的运气。”

    取出白药,给它敷于患处,又以白布将之缠绕。

    之后,他以灵力汇集指尖,轻抚梅花鹿浮肿之处,只两三下,那淤血肿胀处便消散下去。

    “患处不可沾水,切记,若可做到,三五日后,便就好得差不多了。”

    梅花鹿蹲了一会儿,试探站起,也果真站了起来。

    “你自去吧。”

    江陵挥手,让它离去。

    可它鸣叫了几声后,跑出去十余步,又跑了回来。

    同时,它那同伴也从路上出现。

    同伴忌惮江陵,未敢靠近。

    但它却忽然来到江陵的面前,蹲下身,以长颈示意。

    “呵,你这是要打算送我一程?”

    人都说,野鹿通灵,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梅花鹿点头,尾巴也自甩动。

    这鹿体型如驴,肢体壮硕。

    看它样子,是想驮送他走。

    “罢了,大抵也是你不想欠我恩情,那我便成全你也是无妨。”

    上了鹿背,它起身便走。

    在官道上驰骋个把时辰,之后七绕八拐,竟是来到一古寨前。

    那古寨看着像是寺庙,又像是个道馆。

    也是破落,但好歹墙体残存,屋顶有瓦,遮风挡雨不在话下。

    梅花鹿将他送到这,便与同伴去了。

    江陵暗自惊奇了一番,向那古寨看去,竟还有火光在跳动。

    大抵也是有其他人在此过夜。

    “小倩,回来吧,那边有人,你莫要现身了。”

    “好的。”

    聂倩归入行囊。

    江陵踏步及进,刚近院墙,就听人在里面对酒吟诗。

    一人说着“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另一人附和“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江陵心说,又是两个读书人。

    待得进门,脚步声惊扰了里中二人,吟诗忽断。

    火光摇曳中,那古寨里两团影子手持棍棒而起。

    江陵轻咳一声,

    那里面听得声音,大感惊奇。

    “是人?”

    “有人来了。”

    推开门来,与江陵六目相对。

    见到果然是人,他二人松了一口气,这才放下棍棒,一脸尬笑。

    江陵笑问:“二位这是为何?”

    一人说道:“先前听闻狼叫,还以为是狼来了,着实吓得不轻。”

    另一人也自笑道:“足下这夜中赶路,连个灯笼都不带,胆儿却是不小,在下佩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