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63章 穿墙术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马志强伸出筷子夹起一片被他点评是半生不熟,几乎是完全不像话的青菜塞入口中。

    下一秒,他的眉毛从舒展瞬间变得紧皱起来。

    他又伸出筷子去尝了一片鱼肉,

    当那鱼肉一入嘴,个种滋味,那鲜美、嫩滑几乎是瞬间飘香唇齿。

    这……

    “这就是你说的半吊子炒的菜?”朱二大怒,拍桌子。

    马志强问伙计:“这菜谁炒的?”

    伙计道:“就是那什么袁焕啊。”

    “不可能,他没这个本事。”马志强肯定道。

    朱二:“姓马的,你是串通了对面专门算计我们朱家是吧?”

    “天地良心,我怎会干出这种事?”

    “那这菜,你怎么解释?那袁焕是你学徒,可你学徒的菜是这样,你自己炒的,竟是那般。两者相较,云泥之别。你怎么说?”

    马志强也根本没法解释,因为那菜,他也炒不出来。

    袁焕那小子,什么时候有了这般水准?

    “姓马的,你如果还想在临舟县混下去,就老实给我交代。”

    “交代什么?”

    “这菜是怎么做的?”

    “我……我哪里知道?”

    “你既说袁焕是你学徒,这菜是他炒的,你如何不知?”

    “我……真不知道。”

    又一日后,丰悦酒楼菜肴鲜美之名几乎传遍全城。

    也是从这一日起,对面的悦丰酒楼彻底成了个笑话,日日清冷生意寡淡。

    与之相比,丰悦酒楼上到掌柜,下到伙计,都是如蚂蚁般忙碌。

    很多客人从一开始不耐烦排队,到后来也接受了排队。

    毕竟,谁让这里的食物鲜美非常?

    “姑爷姑爷,今日只半天,我们丰悦酒楼的营收额就超过了以往的半个月了。小姐都惊呆了。”

    小珂跑到江陵房间汇报喜讯。

    江陵笑了,有他给的调味品,又给了五道新菜的菜谱,这自然是想生意不好都不行。

    “生意变好,你们可开心?”

    “当然开心啊,就是……忙碌了点,哎呀,我得去帮忙端盘子了,对了,姑爷你想吃点什么,我让厨房帮你准备?”

    “随便弄点烤鸭就行。”

    “好。”

    如此,又过了七日。

    丰悦酒楼的生意非但没有降下热度,反而依旧火爆。那南来北往的行商客人,或是行脚挑夫,在经过临舟县的时候,也总会慕名而来,尝一尝个中奇鲜。

    到第八日,对面的悦丰酒楼也悄然关了门。

    马志强自是被扫地出了门,酒楼以重新整理为由,关了店门,连招牌都给拆了。

    既然开了也没生意,自然也不用再开了。

    要不然,对面日日火爆,你却日日冷清,不是徒惹笑话?

    被赶出酒楼的马志强大受打击,转身去其他酒楼寻工作,却都被拒之不要。

    须知,以前有人挖他,那是因为他是丰悦酒楼的掌勺。

    挖了他,对于打击丰悦酒楼,打击林家有利。

    可如今,他什么都不是,自然也就没了招他的价值。

    而且他要价还高,开口就是十两银子一个月,到杨家、宋家那边还徒让人耻笑了一番。

    也尽管他一直否认与林家串通算计朱家,朱二还是在某一日的傍晚找了人,在街上埋伏,打断了他两条腿。

    朱家那边,朱大少听闻此事,心中也大是不悦。

    但是当他也尝过丰悦酒楼的饭菜之后,也极为吃惊。

    他与一般人是不同的,他年少就随家里走南闯北,似丰悦酒楼这般,将一盘青菜都能炒得这么鲜美的,他还是头一遭尝到。

    “定是那丰悦酒楼寻到了某种调味配方,若不然,区区青菜绝对不可能这么鲜美。”

    朱二在旁说道:“少爷你还真猜对了,我从他们那一个伙计口中打听到,这些菜之所以能这么鲜美,完全是因为林家那个倒插门姑爷弄出了一个特殊的调味品,雪白跟盐一样,据说只放一点儿,那菜就能十分鲜美。”

    “可否弄得到那东西?”

    “我试过了,弄不到,那东西管得严,全在林悦薇的丫鬟小珂那保存着,后厨每天用量,都有计算。想花钱买,也弄不到。”

    “罢了。”

    朱大少虽心里不舒服,但这两天他还提不起精力去惦记别的事。

    只道:“那林家的倒插门,这几天还没出门?”

    “没呢,那小子就跟黄花闺女一样坐闺房,这几天半步也没出过门。”

    “继续给我盯着,他要是出来,也给我打断他两条腿先。”

    “是。”

    支走了朱二,朱大少就像是每日请安一样的又进入了西厢苑。

    须知,这已经是连续过了八九日了。

    那狂道士龙鸿章还在地上躺着,

    日日滴水不进,

    朱大少以肉眼可见,他的身体在憔悴,生机在减弱。

    这几日曾下大雨,也曾出过烈日。

    便是如此恶劣天气下,龙鸿章生机还是没有断绝,这让朱大少又惊又烦。

    ‘今日已是第九日,我到要看你能扛得住多久。’

    他推开门,再次走到龙鸿章的面前。

    这再次观之,只见龙鸿章脸色苍白,嘴唇上已无丝毫血色,面颊就跟染了白粉一般。

    “师兄?”

    照常先喊了一声,

    然后再摸他脉搏。

    小心翼翼探出手去,只探了一会儿,朱大少霍然大笑起来。

    眉开眼笑,乐不可支。

    又去探他颈动脉,以及左胸口。

    一一探之,皆是波动毫无。

    他的内心不由掀起兴奋巨浪!

    死了,终于死了。

    ‘扛了足足九日,你终于扛不住了!’

    朱大少眼色一厉,忽然瞅准龙鸿章胸口的一枚玉玦,就将之抢摘了去。

    ‘你既然死了,那这东西,就归我了。’

    定心玦抢入手中,朱大少呼吸加重。

    赶紧佩戴在身,然后匆匆走到西厢房门外。

    他按着定心玦,口中默念咒语。

    随后,闷着头就朝那门墙撞了过去。

    却见那门墙忽儿如同出现了波纹一样,他整个人如泥牛入海,钻入门墙便不见了。

    数息之后,他从客房的正门推门出来,脸上笑容灿烂如花。

    ‘果然如此,定心玦妙用无双,有它在,便能定我万千杂念。杂念一无,我这穿墙术便是百试百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