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62章 甚么意思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小二,结账。”

    走了一户,是前兆,起初朱二他们倒也没在意。

    可过了片刻,又有第二桌、第三桌感觉不对了。

    如果说肉食在味道方面口感区别没那么大,那素菜方面,就很容易让人感觉出其中差别。

    就比如清炒白菜,只加食盐的和加了食盐、味精的,那炒出来完全是两盘菜。

    “这口味的确不对,比起对面好像差远了。”

    “唉,还真是食之无味。”

    当一个男人真正碰过女人之后,塑料娃娃便不怎么看得上了。

    吃饭也是这么个道理,吃过精细白面的,再去吃糠咽菜,那自是难以下咽。

    有一桌客人忽然也喊了起来:“小二,剩下的菜别炒了,结账。”

    小二过来,一脸赔笑:“客官可有什么不满意啊?”

    “结账结账。”那客人也不多说,反正只上了一盘素菜,银钱不多。

    当他们这一走,其他桌上的客人,有样学样,不少人也是提前结账。

    要去对面吃饭。

    毕竟这边才九折,为了九折优惠,而虐待自己的味蕾,那确是不划算。

    除非这悦丰酒楼也能像对面昨天那样,来个半价。

    若是半价,那他们也忍了。

    可仅仅只是九折,还不到能让人容忍的程度。

    不到盏茶时间,那些上菜少的人,走了几乎七成。

    剩下的,要么是菜上得差不多了,要么是懒得走了,就还留在这。

    但留归留,嘴上的嫌弃终究还是难免。

    朱二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寻到一熟悉者,问他:“张老板,今儿个这饭菜可满意啊?”

    张老板刚刚便是在发牢骚,

    他新纳了小妾,邀了四五好友,准备稍稍庆祝。

    可这悦丰酒楼的饭菜,让他从一开始,就坏了兴致。

    若不是鱼肉已经上齐,他还真想跟那些人一样,结账走人,去对面吃。

    “你不问还好,你既然问了,我就忍不住想跟你说。你家厨子是怎么做菜的?”张老板皱眉道。

    朱二:“可是哪里有问题?”

    张老板指着一条鱼:“这鱼……哎,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吃起来没滋味。

    尤其是这青菜,你自个尝尝,看看味道差在哪?”

    朱二见他如此较真,心想莫非今日饭菜真有不对?

    便拿起筷子尝了一点,

    吃进嘴里,盐分刚好,他点头:“这没问题啊。”

    “没问题个鬼,说起来,其实……也的确没问题,可关键是,你家这手艺比对面差远了。这一比较起来,就有问题了,懂吗?”

    朱二道:“张老板,你这可是有所不知了,须知对面那丰悦酒楼的掌勺,乃是我们这边马掌勺的学徒而已。

    他连皮毛都没学到,做的东西,又岂会有马掌勺做的好吃?”

    见朱二那迷之自信,张老板都懒得解释:“什么学徒不学徒的,你自己去尝尝便知。”

    似张老板这种的,都是昨日去过丰悦酒楼吃过那鲜美食物,心中才有这般比对。

    对于那些昨天没有去丰悦酒楼吃过的人来说,对今天悦丰酒楼的口味还算满意。

    但是,当他们频频听到有人提起对面的口味,他们也不禁好奇起来。

    这对面,难到真有那么好?

    整个晌午,丰悦酒楼和悦丰酒楼,客流量大约是六四开。

    可到了晚间那一顿,从傍晚开始,丰悦酒楼那边就客似云来。

    到最后,竟然外面还排起了长队。

    那些人竟宁愿在对面排队,也不愿来悦丰酒楼吃那九折的饭菜。

    “咦,这丰悦酒楼怎的生意如此之好了?还要排队?走走走,咱去对面新店试试。”

    这是几个在衙门当差的人,刚散衙,也是想来外面打打牙祭。

    一同僚拉住他说道:“可别,那新店今儿个中午,我去尝了,可以说滋味寡淡,没甚特别。

    真要吃,还得是这家丰悦酒楼,据说酒楼新换了厨子,啧,那饭菜滋味,真是非一般的鲜美。”

    “哦?”这人惊讶,能让同僚如此夸赞,看来这丰悦酒楼当真是极好了。

    “可是据闻这丰悦酒楼的新掌勺,是对面那马掌勺的学徒,真有这般手艺?”另一同僚插了一句嘴。

    那懂行的笑着说道:“我却是听说那马志强手艺不行才被踢走的,正因为换了个更厉害的,才不要他。

    至于什么学徒不学徒的,你们待会且尝尝口味再说。谁真谁假,一尝便知。”

    众人点头,这倒也是,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尝一尝滋味自明。

    悦丰酒楼这边,朱二在前台发愁。

    怎么对面生意就这么好呢?

    人人都说那边饭菜好吃,却究竟怎么个好吃法?

    马志强因为没甚么生意,这会儿也闲着在前台与他商量对策。

    忽然,一伙计匆匆从对面跑了出来。

    原来是他装成顾客,点几了份菜,偷偷带了出来。

    此时一进店门,他就将饭菜在桌台上摆开。

    也没点太多,就四个碗。

    常规的三菜一汤。

    朱二眉头一蹙:“让你点菜,你就点这玩意?”

    这基本菜色能尝出什么名堂?

    伙计叫苦:“对面生意太好了,其他菜色要等太久,只能先点这几样。而且这几样,其他客人点得也非常多。”

    马志强冷哼一声:“就这几个菜,不过是我教给他们的而已。”

    他拿起筷子,挑开一盘青菜,冷笑:“这就是一盘乱炒的青菜而已。”

    按照他的手艺,那该当先掌握火候,然后是控油,接着就是下蒜爆香。

    可他面前这盘菜,蒜明显是后放的,还夹生不熟,这也叫炒菜?

    “还有这肉,明显火候不够,想偷学我,还远不到家呢。”

    朱二没说甚么,只拿起筷子尝了一夹。

    是青菜!

    厨艺好不好,一盘青菜足能看出。

    食物刚入口,便觉一种奇特的鲜味顺着味蕾传到整个口腔。

    这……区区青菜,竟也能有这般鲜美?

    他又多尝了一口,兀自品味着,然后又让伙计端了一盘马志强炒的青菜。

    两相对比,马志强的菜在色、香这两方面的确要更胜一筹,这是厨艺经验。

    但是,味道方面……

    朱二也夹了一夹,送入口中,但觉莴笋苦涩,吃起来如牛嚼草。

    都不想咽下去,他直接吐了出来,再尝那买来的。

    嗯,果然不一样。

    品出差别后,他目光异样地看着马志强。

    马志强一脸不解,道:“你如此瞧我作甚?”

    朱二:“姓马的,你是不是在故意搞我们?”

    “你这话是甚么意思?”马志强不悦了。

    朱二冷哼一声:“甚么意思?你自己尝尝是什么意思?”

    说着便将筷子丢在他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