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57章 相信夫君的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姑爷姑爷……”

    见着马掌勺离去,小珂小声拉了拉他衣袖,说道:“马大叔这样做,小姐好像的确是默许的。”

    “你须知这才过午,他就夹带而出,到了夜晚那一顿之后,怕是仍有剩余。

    如此一算,一天浪费几何,你可知道?”

    小珂摇头,她只知道马掌勺从厨房夹带东西已经很长时间了。

    毕竟是剩余的食材,反正用不完也是浪费了。

    “如果不知,你可以将这些东西拿去找知道的人问问价值几何。”江陵指着地上的布包。

    “噢!”

    小珂应了一声,还真就将那东西捡起来,匆匆跑了出去。

    未到片刻,她又匆匆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姑爷,我问清楚了,吴大婶说羊肉四十钱一斤,这里两斤就是八十钱。鱼肉是一百文一斤,这条鱼大概两百文。其他的加起来,约莫是四百钱的样子。”

    江陵:“若他一日夹带三次,皆四百钱,那一日总合多少?”

    小珂轻松说道:“那肯定是一千二百文啊。”

    “且就算成一贯钱,他一日夹带一贯钱,一个月便是三十贯。一年就是三百六十贯,这丰悦酒楼的每月盈余也才六十贯,他一个人就夹带走了一半。你们养着这样一条大蛀虫,不亏本,已经算是奇迹了。”

    “啊……原来这么多啊。”

    小珂听明白之后,也是气得脸儿发白起来:“那个姓马的,原来这么可恶。”

    她这个性,一旦厌恶了某人,便不会再有敬称,往往是姓宋的,姓马的,皆如此类。

    “我要去告诉小姐。”

    她义愤填膺,立马要去告状。

    却没等她离去,那林小姐就已然从前边过来。

    她身形绰约,步姿柔美,支开了旁余下人后,来到后厨门边。

    一脸微笑:“夫君怎有闲情来后厨了?”

    “小姐,小姐,你来得正好,姑爷教我算账呢。然后姑爷就从账本上……”

    小丫头吧啦吧啦,将之前所经历之事叽里呱啦讲了出来。语气颇带三分气怨。

    “原来那姓马的,竟每个月要夹带走那么多钱,小姐,你可不能再惯着他了。”

    林小姐只浅浅一笑,说道:“小珂,你去前边帮我收拾一下账台可好?”

    “哦,”小珂乖乖听话,转身就去,可走了几步,又回头来说:“小姐,咱们真的不能再惯着那姓马的了。”

    林小姐莞尔轻颔,

    待小珂从后厨离去,她才垂下臻首,轻轻说道:“没想到夫君还通算经呢。”

    江陵看她:“你似乎毫不意外这后厨的事,大抵是也知道的吧?”

    “嗯,是知道的。”

    江陵:“小珂虽然急躁了点,但说的还是没错的,有些人,的确不能惯着。”

    “夫君呐……”

    林小姐幽幽一叹,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匆匆垂下。

    江陵:“你呀,你这性子就是太柔软,有话直说就好,不必总有顾虑。”

    林小姐稍稍沉吟,道:“我虽知道后厨的事,可也是没办法的。夫君可知,林家一开始在临舟县是有六家酒楼的,短短几年时间,就关闭了四间,今年之后,大概就只剩下咱们这丰悦酒楼了。”

    江陵略想了一下,问道:“是寻不到合适的厨子吗?”

    林小姐目光讶异,很惊奇地又看了他一眼,“夫君真是好厉害呢,一猜就猜中了。”

    江陵失笑,

    这还用猜?

    若不是厨子的事,恐怕你也不会对他如此纵容。

    林小姐嫣然道:“酒楼生意和车马生意一直都是林家所擅长的,临舟县作为南郡的一道水路枢纽,是个很重要的地方。所以前些年,爹爹就被家族支派过来开拓市场。

    酒楼本也是爹爹所擅领域,但到了这边,却一直都是水土不服。

    因为这南北口味差异极大,一开始这边人儿因为新鲜劲儿,会光顾我们。但随着时间一久,他们就并不买账了。

    而且这边的客人,都是南人为多。

    在这般情况之下,爹爹就想着改变口味,将南北融合。

    可是要融合南边口味,那就要寻到合适的厨子。

    但是在临舟县,也有其他世家经营着酒楼生意。其中最好的是杨家,最好的厨子,都在他们那边。

    我们林家作为外来户,想跟他们竞争,真的很难。

    马掌勺当年也是因为在落魄的时候被爹爹帮扶了一把,后来就到了丰悦酒楼做事。

    也自他来了之后,丰悦酒楼的生意的确是恢复了一些。

    如今,虽赚不到大钱,可每月至少还是有盈余的。

    也因此,马掌勺虽有出格之举,但只要在尚可接受的范围内,我也没办法怎么样他。

    毕竟,一旦他若真的走了,这丰悦酒楼,怕也是开不下去了。”

    江陵心中也自感慨,怪不得幼时曾听老一辈说人生在世无论如何都要有一技之长傍身。

    似马掌勺这般,懂一门厨艺,哪怕只是个伙夫,也能反过来让主家看他脸色。

    “马掌勺先前言语多有不是,夫君还请别往心里去,我……我也先替他向夫君赔个不是。”

    说罢,她欠身行礼。

    “他出言不逊,你替他赔什么不是?莫非,你还想去给他道歉不成?”

    被江陵一眼看穿心思,林小姐垂首心愧。

    夫君啊,这酒楼,到底是离不得他呢……

    但不愿惹江陵不悦的她,也终究没再说什么。

    “你呀,性子这般软弱,无怪他如此欺你。”

    江陵忽道:“这酒楼也开了好几年了,难道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就不能独当一面?”

    林小姐轻轻说:“倒是有几个学徒,可是,难当大任。”

    说白了,就是没学到精髓,马掌勺该教的不教。

    学徒只会打杂,做菜还是不行的。

    江陵:“再差再差,总会一些吧?”

    林小姐轻点头:“会倒是会一点的。”

    “那就行了。”

    “嗯?”

    “我的意思是,你也不必去请他了,他要走就让他走好了。也从今天起,不要让他再进丰悦酒楼这个门了。”

    “可……”

    “顶替他位置的事,交给我,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我自是相信夫君的。”

    林小姐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心底下了好大的决心,抬头说道:“那……就听夫君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