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55章 林小姐又叫又哭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朱大少到底是道法还没入门,因此狂道士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他也无法猜测,只能先置不管,再等等看他能否自己醒来。

    目光忽然瞥向狂道士胸口,那儿挂着个半块鱼形玉佩。

    乃是阳鱼,追咬阴珠,是为!

    所谓满者为环,缺者玦。

    既然叫“玦”,那自然非是完整。

    完整者,当有另一半,为阴鱼,追咬阳珠,唤。

    传闻这戴在身上,可定浮躁乱心。

    无论是修道还是冥想,皆能事半功倍。

    大多修道者,一旦入定,总不免暇念纷飞,自心难降。心潮若起,反反复复,难以断绝。

    可若有在身上,这般情况就不会出现。

    再说那,效用更奇,乃镇压心魔、心魇之利器。

    此二者合一,佩戴者,可心如止水,六心忘我。

    一般情况,此二者都分而戴之。

    朱大少听闻这两样东西,本为他师尊所有。

    而这狂道士,正是他师尊之侄,早年心中浮躁,修道难成,便被赐予这。

    有了后,狂道士果然精进神速,短短十年时间,超越大多同辈,跨入拔尖之列。

    而另一块,则在他师尊之女的身上。

    以朱大少这般身份,自是没那个福分与师尊之女接触,因此,只听过,未见过。

    便是狂道士,若非他二人臭气相投,朱大少也结识不上对方。

    ‘每当我在用穿墙术的时候,心中总是暇念纷起,难以自定。若有在身,那自该是没甚问题了。’

    他也曾开口朝狂道士相借,却被道士喝斥。

    你是何等身份,如此宝物,岂能借你?

    道士毫不客气。

    被拒绝了那一次,朱大少就再未开过这般口。

    此时……

    ‘这臭道士的情况,就像是遭到了反噬一样。也不知到底如何了,若是真遭反噬,那反倒更好。这样,这便归我了。’

    他记得狂道士说过,嫁梦之术隐患颇多,一个不好便遭反噬。

    至于会是什么样的反噬,狂道士没说,但朱大少猜测,肯定不会好受就是。

    “少爷,少爷……”

    一家丁忽然跑来,气喘吁吁,脸色无奈。

    “你跑回来作甚?”朱大少面露不悦。

    昨儿夜里,他就交代了一些事情给家丁去做,更是交代让他们没办妥就别回来。

    此时看那家丁脸色,朱大少不问也知道,定然还没办妥。

    “少爷,没办法啊,那小子今日不出门,我找了不少人在路上等他,他不出门,我们也没招啊,总不能冲进丰悦酒楼动手吧?”家丁摊开手。

    原来朱大少想起昨日之事,当真是越想越气,这一口气若撒不出去,便是日日夜夜都如鲠在喉,寝食难安。

    因此他便让家丁找些人手,

    那入赘的不是喜欢带着丫鬟到处闲逛么?

    那就路上埋伏他,他便是天生神力又如何?

    双拳再强,终究难敌四手。

    只要逮到他,打个半死,落个残废,哼,也就当小惩大诫了。

    为了做这事,朱大少甚至已经跟他舅舅那边打过招呼了。

    今日就算有巡街捕快碰见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绕路离开。

    这正是万事俱备,就等那孙子出门。

    可惜,那孙子居然不出来了!

    “那狗东西为何不出门?”

    “少爷……这……这哪知道?”

    “他既然不出门,待在酒楼做些什么?”

    “我也让人打听了,貌似边上街坊说是昨晚那林小姐哭得厉害,又哭又叫,估计是那孙子辣手摧花,折腾过了。今日才起不来。”

    朱大少听得脸皮抽动了好几下,

    就那狗东西,一想到他把林悦薇压在床上折腾一晚上,他心中妒意大起。

    “对了,少爷,我还打听到一个事。”

    “说。”

    “那林小姐虽然昨晚被那孙子折腾了一晚上,但今儿一早,见过她的人都说她变得面若桃花,满面春风,笑意甜甜。

    更甚至,她还亲自给那孙子煲了鸡汤,做了早点。”

    听到这话,朱大少脸色更是扭曲。

    受过滋润的女人,当然是面若桃花,满面春风了。

    “别跟我说这个,你就跟我说,能不能办了那小子。”朱大少摆手道。

    “他要是能出门来,那肯定能办他,可他不出门,咱也真没办法啊。毕竟他们家就是开酒楼的,他便是一个月不出门,咱也奈何不了啊。”

    酒楼里能吃能睡,闲暇时儿,还能与客人聊天吹水,自是可逍遥度日的。

    朱大少:“酒楼,这林家居然还开着酒楼!”

    家丁:“总的来说,林家酒楼生意并不咋样,前几年大半的酒楼都停业了,如今只剩下东城一家,南城一家。

    南城那一家,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唯有东城这一家,稍微好一点罢了。”

    朱大少因五年未归,倒是不解,就问他:“为何他们酒楼生意不怎样?”

    须知林家当初刚来的时候,是花了不少钱买地段建酒楼。

    朱大少离家的时候,林家酒楼生意貌似还不算差。

    “嗐,终究口味差异,林家北边来的,哪里懂咱南边口味?一开始客人尝个新鲜,自是愿意买账,可久了之后,还是得回归本土口味。

    那林家东城的丰悦酒楼,也是依靠请了本地厨子,才活起来的。”

    “那他南城酒楼,为何不请?”

    家丁笑道:“要请,也得有人会啊。临舟县有水准的厨子就那么几个,那杨家酒楼的好厨子,就占了一大半。剩下的,也有宋家、叶家请走了一部分,林家就是想请,也请不到啊。”

    “呵。”朱大少笑了。

    忽然之间,他似想到了一招妙计来。

    这妙计,仔细一想,貌似比找人当街打残了那江陵,要更出气一些。

    “这样,你给我寻法子去联系一下丰悦酒楼的厨子,就说有没有兴趣给我们朱家做事。”

    “少爷这是想挖墙脚?嗐,那厨子不太好挖,早年据说受了林员外恩惠,要是好挖,杨家早挖走了。”家丁说。

    朱大少冷笑:“就姓杨的那小肚鸡肠,他能出多少钱请人?什么恩惠不恩惠的,只要条件到位,就不存在绝对的忠诚。你就跟他说,丰悦酒楼给他多少薪资,我朱家愿给双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