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54章 空壳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夫君……”

    林小姐醒来,目光幽幽地看着江陵。

    江陵在她床边故作未醒,闻其声,才缓睁开了眼,微微一笑:“你怎又醒了?”

    想起刚刚的梦境,林小姐虽心有余悸,可最终的结果却还是令她心中安稳,且恬静的。

    在梦里,江陵的怀抱非常可靠而温暖,

    受惊吓的她,在钻入他怀中后,那颗颤动的心儿,很快就能平复下来。

    大抵,这就是被人保护的感觉罢!

    ‘虽然都是梦,可感觉起来,却都像是真实发生过一样。’

    她心中如此嘀咕着,脸颊上也不由自主地浮起三分炙热。

    想起梦中的她,不顾一切地钻到他怀里,紧紧靠着他,这般举动多少是有些令人羞赧的。

    ‘好在梦里是怎样,夫君是不知道的。’

    她偷偷瞧了江陵一眼,心中如此安慰着自己。

    江陵:“可是又做噩梦了?”

    “没……”林小姐轻轻摇头,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只觉得有夫君陪着,感觉很安心。”

    “既然安心,那就继续睡吧,噩梦过去了,理应就该有好梦了。”

    “嗯,夫君也去睡吧,陪我这许久,想也是累了。”

    江陵颔首,然后就回到屏风另一边,躺在自己床上。

    说实话,他还的确是有些累了。

    观想神祇所需要耗费的精神力可不是一般的大,上次他观想损耗的精神力要更大。

    尽管体力上没甚么消耗,可人仍是会觉得疲累,无精打采。

    ‘在梦里我观想出,竟吞噬了那狂道士,也不知道他那边结果会是怎样?’

    因没经验,所以江陵并不知道那狂道士结局会怎样。

    ‘但那般损伤,也不会无伤丝毫,今晚下半夜大抵是可以太平了。’

    他闭目开始冥想,补充自己的精神力。

    至于林小姐那边,便让聂倩瞧着点,若再有噩梦出现,就由聂倩来通知他。

    聂倩化成清风,穿过屏风来到林小姐床前。

    却是刚来就看到林小姐睁着眼睛,看着屏风,尽管熄灯后房间昏暗,她也仍是目光痴痴,嘴上时而带笑。

    瞧她这般模样,哪还有半点睡意的样子?

    聂倩不由心叹:“主人呐,还真是会讨女孩子欢心呢。”

    ……

    翌日天明,晨光大好。

    江陵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当看着窗外耀阳,他心中苦笑,这修道之路,到底还是没到第二阶段。

    “姑爷,你醒啦,快来漱口,喝鸡汤了。”

    小珂早在一旁等着侍候,

    江陵在她服侍下,简单洗漱后,就来到桌边,竟见桌上摆着早点六七样。

    虽说之前的早上,早点都算丰富,但今日格外不同。

    “今日是什么日子,早点这么丰盛?”

    “我也不知道啊。”小珂摇头,也是不知。

    “你做的?”

    以往多是小珂做的,他们虽然开的就是酒楼,但酒楼里的厨子也是外请的,且酒楼里也只有从中午开始,才有生意。

    早晨时间,极少会有人来酒楼消费。

    因此,早上要吃甚么,那就只有自己做了。

    小珂神情古怪地再次摇头,之后又点了点头。

    江陵笑道:“又摇头又点头,是几个意思?”

    小珂偷偷看向左右,然后凑到江陵耳畔,悄声说道:“今天的早点,都是小姐做的。我还没醒来的时候,小姐就已经做好了,还吩咐我,不要告诉姑爷的。”

    “哦?”江陵略觉意外。

    想起昨晚的事,感觉,她这大抵是出于感激罢。

    “那你现在告诉了我,算不算背叛了你家小姐?”

    小珂嘻嘻一笑:“当然不算啊,反正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小姐忙了一个早上,我感觉也理应让姑爷知道的。”

    “你家小姐现在人呢?”

    “在外边算账呀,小姐一天可忙了。”小珂说。

    她一脸的体惜,但算账那种事,她是想帮也没能力帮。

    但江陵却感觉有些奇怪,

    这酒楼看着不错,实际上生意一般,既然没什么生意,又哪里来的那么多账需要算?

    “姑爷姑爷,我们今天去哪里玩?”

    “今天就不出去了吧,你想帮你家小姐吗?”

    “想帮啊,可是,算账那种事,我也不懂啊,我虽认得一些字,可于算学一道,却是不懂的。”

    “想学吗?我教你啊。”

    “啊?姑爷会算学吗?”

    “当然会,教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好,小珂想学。”

    临舟县,江陵几乎已经逛遍了,再逛也没甚意义。

    回想昨晚梦中的斗法,他心中略有所得,今日打算在房里总结整理一下。

    至于教小珂算学,对于一个零基础的小白而言,随便教点加减乘除也够她学上好些天了。

    自是不在话下。

    同一时间,朱家,西厢苑。

    朱大少扶着酸软的腰肢,也是日上三竿才起来。

    昨晚的他满腔不畅,最终唤了两个丫鬟陪睡。

    未想,折腾得过了头,这身体终有不支,这才起晚了。

    到了西厢苑,尚未进门,他就已喊了起来:“师兄,不知昨晚滋味如何?”

    昨晚半夜,他好酒烧鸡奉着,

    狂道士执意要将林悦薇在梦中强占,朱大少知他脾性,一旦认定的事,不达目的,必不罢休。

    ‘只是可惜了,林悦薇那种女人,竟让这种人给拱了,平白糟蹋。’

    尽管是梦里糟蹋,可对于男人而言,无论梦里还是现实,碰了就是碰了。心理上,总会觉着已不干净。

    进到院里,见狂道士躺在羊皮上,未动。

    朱大少笑了:“此时已日上三竿,接近晌午了,师兄竟还睡得如此香沉,可见昨晚是虚耗过度,体力难支啊。哈哈哈……”

    走近过去,见道士没甚动静。

    朱大少干脆坐他对面,问他:“师兄,这外面阳光甚大,若要继续睡,可入屋内啊?”

    道士仍是不答,且不动。

    “师兄?”

    “你这是怎了?”

    朱大少试着拍他一下,

    却刚碰到他肢体,道士侧睡的姿势立刻倒了下去。

    朱大少隐隐觉得不对,去探他鼻息,

    只觉呼吸尚在,未有异样。

    可再去拍他喊他,也仍无半点回应。

    好似这道士魂魄离去,只剩下这空空躯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