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51章 道士:她的身心,我全要

时间:2022-06-16作者:花未觉

    “怪了!”

    朱家大院,西厢苑。

    道士从羊皮上坐起,看着眼前的小稻草人,神色惊疑。

    ‘但凡被我者,皆会被锁于梦中,我若不放手,她就绝对出不去。

    可这林小姐倒是怪了,连续两次逃出梦境,她身边莫是有什么怪异?’

    又唤朱大少来,问他:“这林小姐有何特殊,你是否没与我讲清楚?”

    朱大少笑道:“师兄哪的话,小弟讲的已经够清楚了。她是林家嫡女,而林家不过就是一外来户,在这边做车马生意。未有什么特别之处。”

    “奇怪,既然如此,那她不该拒梦才是。”

    “哦?师兄莫非受到了阻碍?”

    “我方才两次嫁梦,在要得手之际,竟被她两次拒梦而醒。你说此女已经嫁人,那她所嫁之人,又是什么来历?”道士问。

    “哪有什么来历,不过就是一个倒插门的,其底细倒是没查清楚,但看样子顶多就是个破落户,读过一两本书而已。”

    “倒插门的?这林小姐,竟是招了上门郎?”

    “那可不,也只有那般无骨气的男子,才会做出丢人现眼之事,师兄自是不必在意他。其实以师兄能耐,小弟完全可以带师兄去林小姐住处,穿墙术小弟不行,但师兄一穿一个准,只要进到她房间,嘿嘿,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道士冷笑一声:“话虽如此,但你忘了我所说因果之事了?我的嫁梦之术,看似是隔靴搔痒,但你却不知道,一旦在梦里她迷上了与我欢好,便会逐渐骨子里爱我死去活来。到那个时候,我还不是想让她做什么,她便做什么?”

    “师兄果然高明。”

    朱大少嘴上捧着,心里却不以为然,若换成是他,保准直接就上了。

    管他什么因果不因果!

    “师兄可需要我再帮你准备点什么?”朱大少殷勤地问。

    “一只烧鸡一壶酒,这越得不到的女人,老子就越想要。今晚无论如何,也得在梦里把她给弄了。”

    见道士决心坚定,朱大少笑道:“那师兄可别忘了收拾一下她那位上门郎。”

    “急什么?只要我在梦里征服了林小姐的身体,她早晚身心都属我,到那个时候,区区一个上门郎,赶走便是。一旦没了林家女婿的身份,你还不是想怎么害他就怎么害他?”

    “这倒是。”朱大少略有不喜。

    他要的,是立刻对江陵下手,而不是日后再说。

    这破道士,说来说去,终究还是不想自担因果。

    ‘妈的,吃老子的喝老子的,却这点力气也不肯出。’

    朱大少心中不爽,嘴上半句未提,再次离去后,让丫鬟送来烧鸡和酒。

    道士不急不忙,吃饱喝足,欲等林小姐再熟睡一会儿,再行第三次嫁梦。

    ……

    丰悦酒楼。

    林小姐仍在哭泣,显是惊吓过度了。

    虽碍男女有别,可二人终究名义上是夫妻。

    这惊吓之余,她条件反射地抓着江陵的衣角,久久不松。

    江陵见她心慌气短,也开始心有所疑。

    ‘悦薇她应该不是寻常梦魇。’

    一般梦魇,也称鬼压床,是可以凭人唤醒的。

    可她两次入梦,都像是被扣在梦中,若非他以灵力强行唤醒,恐怕到现在都未必能醒转过来。

    ‘难道是那朱大少在作怪?’

    有此疑问,也是因为白天的时候日游神与他说过。那朱大少也是修道之人,只不过还没入门罢了。

    朱大少或许没这个能耐,但是朱大少这次归来,还带了个狂道士。

    那狂道士仗着自己道行不浅,来临舟县第一天,就敢去城隍司索要。

    ‘今晚这事倘若真有人暗中搞鬼,恐怕十之有八,就是他了。’

    “好了,莫要再哭了。若是再哭下去,让小珂听见,怕是会认为是我在欺负你了。”

    江陵又柔声安抚起来。

    “夫君……这梦真的好生奇怪,又是那怪人,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梦见这种离奇之事,那……那怪人……似想行龌龊之事……”

    她垂着头,羞难启齿。

    “终究是梦,不必太在意,你若怕,我便在这陪你一会儿好了。”

    林小姐听他这话,脸颊一时红似火烧,抓着他衣角的手,这时也才意识到多有不妥,匆匆松开,缩进被褥。

    “难为情作甚?终究拜过堂成过亲,你还怕人说闲话不成?赶紧睡吧,若明日精神不佳算错了账,怕是哭的又会是你。”

    江陵笑她一句,替她提过被褥盖住肩膀,然后就坐在床边钻研符文。

    林小姐偷偷瞧他几眼,一时心儿乱撞,

    在他看过来时,她匆匆闭上眼睛,故意装睡。

    等他回过头去,她又悄悄开眼,看着这个既神秘又温柔的背影,胡思乱想。

    不知不觉间,心头竟莫名淌过一丝丝不知何来的甜意。

    想着他说的那句“终究拜过堂成过亲”,她心中安定。

    ‘是呢,终究是我的夫君呢。’

    这般想着想着,睡意渐来,不知何时,她又睡去了。

    这次睡得稍微久了点,

    大概是在子夜时分,那种惊慌的神色又开始出现在她的脸上。

    同时,她还浑身发抖,冷汗直流。

    ‘又来了!’

    江陵一直守在她床边,为的就是等这一幕,未想到,这子时左右,真的又给等来了。

    刚伸手,想再度将她唤醒,可伸到一半他又停了下来。

    ‘如此唤醒她,也是治标不治本。这有人在暗中搞鬼,那就必须从根源入手才能根治。’

    可根源,又如何入手?

    “小倩,你可知这是何原因?”江陵忽问聂倩。

    聂倩传声道:“小倩也不知,未曾见过。但想来,根源在梦里,若能从梦中入手,或可改善。”

    “我也知这根源在梦里,可这梦里,又如何能入手?”

    “阳人做梦,乃是神魂与精神在一片特异空间活动。那特异的空间,有一部分阴鬼也可进入,前提是它们执念或者精神力够强,若进入,则可与阳人在梦中相遇。这也就是常人说的。”

    “托梦?那你可否进入她梦里瞧个究竟?”

    “主人呐,小倩可无法给这林小姐托梦呢,托梦须得至亲之人,才能有那般特殊联系。外人托梦极为困难。

    不过,主人为何不自己试试?主人神通广大,若您入她梦里,定然可成的。”

    在聂倩心里,江陵的确神通广大,道行高深。

    可江陵斤两,唯有自知。

    ‘我入梦,我又如何入梦?’

    灵魂与精神?

    他一边思忖,一边再度将手指置放在林小姐的额头上。尝试中,他闭上眼睛,试着以灵魂与精神融合,透入林小姐的魂海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