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26章 小倩用手

时间:2022-05-08作者:花未觉

    ‘如此,应当不会再被唤走了罢?’

    此时距离天亮尚还有一个多时辰,想着干等也不是个事,江陵只好继续打坐凝练。

    为防聂倩被唤走,他干脆就将她搂在怀中。

    说来倒也奇怪,正常搂抱,他会觉得稍显阴凉,可是一旦进入修炼,却并不觉得她有多冷。反而还有一种相得益彰的合适。

    又一个时辰过去,江陵的被涓涓细流蓄满,这次竟然满而溢出了。

    再睁开眼,窗外已初见微光。

    ‘奇了,之前一个时辰只蓄了接近三分之一,如今同样是一个时辰,却可以满而溢出。难道时辰不同,效果也不同?’

    对此,他很快就否定,再一想,唯一区别就是后面这个时辰,自己是搂着聂倩在修炼。

    ‘莫非因为她是阴魂,本身就是奇阴之物,有她在怀,四周阴气聚集的速度会更快一些?’

    琢磨再三,他终是觉得该是如此。

    天道物以聚类,好比磁石,当磁力增加之后,其吸引力自然也就会增强。

    待到彻底天亮,和尚的木鱼声也再没出现过,江陵猜测他留在聂倩身上的手段应该是没有了。

    可此时的聂倩,仍在迷醉状态,难以清醒。

    至店家开门后,江陵将她收进天灵骨里,唤上黄狗,背上行囊,就踏出了店门。

    可才离开店门没几步,一转角处,忽有笑声传来:“阿弥陀佛,该是有缘,贫僧与施主又见面了。”

    江陵见到那张面孔忍不住心生厌恶,脱口就道:“你怎阴魂不散,到哪儿都有你?”

    说话之间,他心儿也惊,这和尚居然坐在这?看样子,已经是坐了很久了。

    和尚自顾说道:“昨晚县丞大人遭阴魂袭扰,幸得和尚白天赠其佛珠,保全性命。和尚后来追魂至此,断了线索。在这坐了一晚,未想到,这一大早就碰到了施主。这见与不见皆是缘,施主似不喜贫僧,但缘起缘灭由天定,贫僧也为之奈何?”

    佛珠?

    难怪聂倩说昨晚被这和尚从中作梗。

    原来这和尚在昨天白天时就送了县丞佛珠护体,可饶是如此,昨晚县丞也受伤不轻。

    如此看来,聂倩昨晚也当真是已拼命了。

    江陵不想与他多言,举步就走。

    可和尚话还未断,忽问道:“不知施主可见过那阴魂?”

    江陵不理,径直从他身前走过。

    和尚又道:“若是施主见过,那就劳烦施主告她一言,在这临舟府城敢伤阳世之人,便不是贫僧出手,城隍司也饶不得她。且多行罪恶,必伤己身,若能放下屠刀,必得大自在,如此,善哉善哉。”

    这什么意思?

    这是否已是摆明了和尚已经知道聂倩和他的关系?

    江陵不动声色,也停下步来,转头问他:“你和尚莫非是喜欢助人为乐?”

    和尚笑道:“入世随心,积万人缘,乃贫僧所求也。”

    “你所说的阴魂,我倒是没见过,只是昨晚我却见到两个河童,要来勾我性命。你不是想积万人缘吗?那可否为我解决这个麻烦?”江陵问他。

    “河童?”和尚笑容收敛,上下打量了江陵一番,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此乃施主因果也,贫僧不好干预。”

    终是说的好听而已。

    江陵面露不悦,拂袖而走。

    “但贫僧却有一建议,施主若肯听,或可规避之。”

    “什么建议?”

    “远离江水,远离近水之城。”

    江陵想了一下,迈步去了。

    或许和尚说得没错,他之前在兰若寺的时候,在祝家庄的时候,都没有碰到过河童。

    而临舟县是临江之县,从名字二字,就能得知,几乎是半面环水,离水颇近。

    那河童专门找来,大抵是因为祭祀的时候贡献过生辰八字,它们这才按图索骥找上了他。

    其时,街上铺面多有开张。

    江陵入一汤饼店,要了份汤饼。所谓汤饼,便是后世汤面,只是这里的面颇为粗大,约两指宽,故称汤饼。

    吃完,又给黄狗买了三枚肉包。

    此时,聂倩似乎也终于醒了,迷迷糊糊从包袱里传来一个喊声。

    “主人……”

    “你醒了?”

    聂倩的话,外人听不见,便是黄狗,估计也是听不见。

    在旁人看来,江陵就是对着空气在说话。

    “这一觉睡得好沉,但醒来之后,却觉得身上倍觉舒适。好似前所未有的好,主人,小倩记得昨晚你只是……只是……”

    她最后所记住的画面,是江陵亲了她几口。然后,就全然不知了。

    “咳咳……”江陵干咳两声,打断了她:“你只要觉得好,那便好。”

    聂倩轻笑之,道:“我也知主人必坏了兴致,只是,小倩终不是活人,难以如妻子般与主人行鱼水之乐。可主人若真是需要,小倩或可梦中侍之。”

    梦里?

    即便是在梦里有所旖旎,那不过也是媋梦一场罢了。

    真男人,岂会需要这个?

    江陵说道:“你勿要乱想,我所修力量,是为太阴之气与你相合,这才渡了几口气给你。以后你若觉不适,都可如此,只要渡几口气给你,你必会无碍。”

    包袱里略一沉吟,“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小倩亏欠主人便又多了一些。”

    想起昨晚的情难自禁,江陵终是改走话题,说道:“你可知城隍司?”

    “城隍司是每城每府的阴司分理处,专管一域将死亡魂。相当于死者的府衙。”聂倩说道。

    难怪了!

    和尚说,昨晚即便不是他出手,城隍司也会出手。

    既然城隍司是鬼魂府衙,那自然是不可能容许亡魂在城内肆虐伤人的。

    ‘无怪妖魔鬼怪害人性命多在荒郊野外,原来这府城当中有城隍司坐镇。只是,既有城隍司在,昨晚河童勾我性命,何不见它们阻拦?而且聂倩伤了县丞,城隍司也未及时派人过来,由此可见,城隍司也并非那么负责。’

    “县丞那边,你就不要再出手了。”江陵忽道。

    “主人……为何?”

    “那和尚多管闲事,你也没机会出手,况且他也说得没错,在城内动手,城隍司若发现了你,必不饶你。”

    “可小倩身负血仇,昨晚只伤了那狗贼而已,小倩心有不甘……主人……”

    “既然和尚说阴魂不能插手凡间事,那我们就用凡间手段来解决。这事好办,我有一法,今晚只需累你双手,不消几日,那聂扒皮必定露出原形。”

    “主人……只要小倩……双手?”

    “嗯,双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