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25章 招魂木鱼

时间:2022-05-08作者:花未觉

    “舒服?”

    这说的可是真话?

    迎着江陵质疑的目光,聂倩认真地点了下头:“大概就是因为主人身上没有三把阳火,所以没有伤人的阳气,靠在你怀里,小倩感觉比当初在姥姥身边的时候,更觉踏实。”

    姥姥是榕树成精,聚一方阴气在身,因此,她接近姥姥自然就有一种舒适的感觉。

    就像冰块放在冰窖里。

    而江陵,好歹是个活生生的人……

    ‘难道我也一身阴气?’

    江陵心中自嘲一笑,却才笑完,又觉得似乎还真有这个可能性。

    因为他练《乾坤一气功》不喜吸收那阳刚之力,修炼的时候被初晨的阳光晒到,还会灼伤自己。

    反而阴冷森森的地方,让他修炼起来,也会事半功倍。

    ‘对了,我之前修炼一个时辰才补了三分之一的能量,或许就是因为环境原因。’

    在祝家庄的时候,那祝家二老怨久成魑,导致祝家庄阴气淤积。

    而今这是在临舟县内,人口众多,阳气充足,能一个时辰吸收到三分之一的能量,估计还算不少了。

    “主人可是为小倩担心了?”

    怀中人儿就这般近距离看着江陵,娇俏地问了声。

    “你可是说了要与我做牛做马的,如今一样都没做,你若烟消云散了,我岂不亏大了?”江陵回道。

    聂倩看着江陵,笑着笑着,目光变得遥远,嘴里跟梦呓般说道:“自爹爹和娘亲死了之后,小倩已好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你若喜欢,大可经常这样。”江陵说。

    反正如抱着一团冷气,到夏日来临,连空调都省了。

    聂倩吃吃笑着,目光似仍然望着远方:“主人这般对小倩,小倩怕是做牛做马,也难偿还了。”

    “那就慢慢还。”

    “只是不知主人要小倩先做牛呢,还是先做马?”聂倩想了想,回过神来,认真问他。

    “这有区别吗?”

    “有啊,做牛,可以耕地,任劳任怨;做马,就是给主人骑啊,跋山涉水。”

    “那还是先做马吧。”

    看着她那逐渐凝实的娇俏面孔,江陵忽然也似忘记了她的身份,就在她要张口回应的时候,他一低头,就在她的唇角上亲了一口。

    聂倩先是一怔,美眸汪汪如流水,随后脸色竟也如胭脂般,升起半抹殷红。

    娇躯微颤间,那双俏目也自羞涩地闭了起来。

    她生前倒也不愧是个官家小姐,

    倘若真是个活人,那此时模样,真叫活色生香,让人欲罢不能。

    可惜,她终究不是,江陵亲那一口,只觉吸了口冷气般,再亲一口,仍觉如此。

    高涨的兴致,瞬间滑落。

    不禁长叹了一气。

    连碰都碰不到,还说做什么牛马?

    然而,他叹出的气,被聂倩呼呐所吸,全进了她的身体里。

    只这一口气,原本只恢复到薄雾状态的她,竟瞬间凝实了十倍。

    就像干瘪的气球,突然鼓起,变化十分明显。

    聂倩本人也跟醉酒一般,双眼迷离,在他怀里坠入了晕眩。

    ‘这又是怎的?’

    江陵心有所疑,愣了一下,对着她的嘴儿又吹了一口气。

    当这口气再被聂倩吸纳,她整个身体,顿时如白玉一般凝现起来。

    ‘居然能这样?’

    那对她再多吹几口气,会不会让她变得跟活人一样,拥有实质的身体?

    对此,江陵甚是好奇。

    就搂着她,人工呼吸十余口,吹到自己大脑都觉缺氧而泛晕,这才停止。

    然后再看聂倩,她还是那么轻,像一张纸。

    肢体触摸起来,也还是一团气,冰冰凉凉的。

    ‘除了看起来已像个活人了,其他的还是并无区别,说到底,还是人鬼殊途。’

    此刻的她,也真像是醉了一样,眼睛闭上,已没了半点反应。

    “罢了,没有烟消云散,已算好了。”

    骑?反正是指望不上了。

    江陵拿出她的天灵骨,对着她的身躯一挥,她的魂魄倏地就回归到那骨中去了。

    如今才初春三月,还不适合这么早就抱着她睡觉。

    又过半个时辰左右,街道外边忽然传来木鱼之声。

    江陵凑到窗边透过缝隙往外看,正好看到有一队捕快跟着那惹人厌的和尚打着灯笼从衙门口往外走。

    也随着那木鱼声逐渐清晰,那刚刚被江陵唤回到天灵骨当中的聂倩,居然凭空凝现。

    她还是那般醉态,未能醒神。

    可饶是如此,她还是飘着步伐,如一道风一样,像是受到牵引,要从这房间飞离出去。

    此时,江陵也看到了她的身上那种经文愈发清晰。

    那东西,真的像是一把锁,在隔空拉她,要将她拘了去。

    “这死和尚,忒也烦人了些。”

    眼看聂倩就要透窗而去,江陵自是不会放任不管。

    伸手去拉她,根本抓不住。

    用身体去挡她,也同样挡不了。

    ——她如一团冷气,直接能从他身边散开而过。

    惶急之间,江陵只能拿来她的天灵骨,再次将她强行收入骨里。然后将骨头压在桌子上。

    屋外的街道上,木鱼声逐渐接近,天灵骨在江陵的按压下也开始抖动。

    聂倩所化的灵魂冷气,终究还是要渐渐散溢出来。

    “啪!”

    就在这时,江陵干脆将床边的宝剑拿了过来,一把扣在那天灵骨上。

    这宝剑是他身边唯一顺手能拿之物。

    却没想到,当这宝剑压上去的一瞬间,外面街道上的木鱼声戛然而止。

    声音就像是突然被掐断!

    天灵骨不动了,那灵魂冷气也不再散溢了。

    ‘居然有用?’

    江陵大觉意外,悄然起身,凑窗边再看,此时那捕快队伍已正走到附近位置。

    不过十余米而已。

    和尚站在最前边,夜里幽寂,他的声音格外清晰:“哟呵,倒是没想到,竟还真有点能耐。”

    说罢,他敲着木鱼又往前边去了。

    ‘这和尚道行虽然不深,但捉鬼的手段倒是高明。今晚若无这把剑镇压,聂倩的魂魄还真的会让他给召唤了去。’

    重新坐回桌边,等到木鱼声彻底远去,他复将聂倩的灵魂唤出。

    看着她腰上的经文仍在,他忽然运转一口灵气于掌心,横向抹去。

    “给我散!”

    这本是尝试之举,却在手掌抹过之后,聂倩的细腰之上,经文还真就蓦然瓦解,消失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