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20章 因果罪孽

时间:2022-05-08作者:花未觉

    ‘还真是个勾人性命的。’

    只消数眼,那大鱼就于水中消失了踪影。

    黄狗叫了几声,又跑回江陵身边,时刻警惕着江面。

    “这次,多亏你了。”江陵抚摸狗头。

    随后,他拿出一张空白画卷,就于岸边作起画来。

    “寻人替死,本与我无关,可既找上了我,那来而不往则非礼也。”

    想起《乾坤一气功》上的符箓术法一道,有一法唤作。

    当即,江陵以炭笔勾勒丹顶飞禽。

    他原先作画皆以意念现行,此次调动为墨,意念为引。

    待画作一成,画卷上霞光璀璨,一只扑扇着羽翅的大鸟凭空而现。

    双足细长而漆黑,喙角尖锐而狭长,放声唳喝,声震青天。

    只见它于岸上落下,只振翅一飞,于浒江盘旋须臾,如离弦之箭扎入水里。

    待它再出现时,一条黑色大鱼,被它刺穿鱼腹,叼着丢上岸来。

    白鹤亮翅而引颈,其光自扬,在旁盘旋两圈,也终归画里,成了图像。

    江陵心中惊喜,方知之力果然奇妙。

    再看那鱼,仍甩着尾巴,想翻腾入水。

    江陵探脚而踩住其头:“长这么大个身体,该是吃了不少死人尸吧?”

    鱼腹流出的血液里,果然含有腐烂之气,让人闻之作呕。

    用力踩踏时,这鱼嘴里竟还能发出吱吱怪声。

    但终是被白鹤戳穿了鱼腹,只动弹二三,就没了动静。

    鱼死后,浑身鳞片开始发白,一双鱼目也渐变浑浊。

    复看其样貌,竟如已经死了两三天一样,臭不可闻。

    更在江陵法眼观测下,鱼尸之上凝着一团黑气,淤积不散。

    当伸手触摸,那黑气竟自顺五指而纳入。

    一惊之间,江陵反而顿感浑身舒畅,精念大涨。

    ‘咦,这是怎么回事?’

    背包里的聂倩,也突发惊呼。

    江陵问她:“怎了?”

    “主人,您竟纳了它阴魂?此乃污浊之物,您就这般收纳,难道不怕承担它的因果罪孽?”

    “阴魂?我为何要承担它的因果罪孽?”

    “人死七日为阳魂,过七日阳气消散则为阴魂。阴魂过不了忘川谷,渡不过奈何桥,长时滞留人间,错过转世之机,只能寻人替死,吸其一口阳气,冒名而过之。

    期间若为恶事,则因果自担。而主人你,直接纳而为己用。怕是它这一身的因果,都要你来偿还。”

    江陵却没觉得自己有甚异样,只道:“账不能这么算,它想害我在前,我出手在后,它作恶留下的因果,与我无关。”

    聂倩没再言语,可能心中想着,天道算账未必会如此细细划分。

    “你说人死七日为阳魂,过七日而为阴魂,那你现在……”

    “嗯,我被姥姥拘禁三年余,期间……期间也做恶不少,因果多沾,便入轮回,也只堪入畜生道,历十世方能偿还。而这,也得算上幸运在其中,若是不幸,便是想入畜生道,也是不能。”

    聂倩言语消沉而感伤。

    言外之意就是下面的世界也非那么简单,有人脉者,如姥姥,竟能私自扣押阳魂为其奴役。

    有权势者,怕是也不管子孙作恶多少,下一世仍可入,再世为人。享一世清福。

    “这么说起来,其实在哪都一样。”江陵说道,“可像你们这般阴魂,最终该如何自处?”

    “要么如那黑鱼一般,寻人替死,冒名顶替;要么不使这一身阴气消散而亡,则继续为恶,可因果攒多了之后,还是得自食其果。”

    “你是说,阴魂留在这世界上,也终将会消散?”

    “嗯,魂以阴气而养,若无阴气滋养,断难活命。在兰若寺时,姥姥奴役我等,而我等也靠着姥姥的阴气而存在,也算共生。”

    “那你如今离了兰若寺,岂不是阴气无法再续?”

    聂倩稍一沉吟,说道:“小倩已是主人所有,想来主人神通广大,不会让小倩消亡。”

    这话说得倒是漂亮,她虽处处礼敬七分,可在兰若寺的三年奴役,讨好男人的心得却是难抛。

    这不经意间露出的温言媚语,也足能让人遐想不由。

    ‘养着你么?这倒是要另做研究了。’

    诚如燕赤霞所言,《乾坤一气功》只有除鬼降魔之术,未有超度相扶之能。

    想要养着聂倩在身边,那就须得另寻一法才行。

    天色暗沉,酿雨又来。

    江陵忽道:“照这么个走法,怕是天黑也走不到县城。也只能再用腾挪之法,碰碰运气了。”

    他唤来黄狗,抚其身,然后转动戒指。

    阴阳颠倒间,四周景物再一晃,他的眼前已非崇山峻岭,而是农田阡陌。

    他正是落在一出河岸边的田埂上,黄狗经此一遁,双股战战,尾巴夹得极紧,站在一旁许久也未回过神来。

    由此处而望东,临舟城郭已遥遥在望,看距离,只须徒步走上一炷香时间,就能进得城去。

    “我倒是有点弄明白这腾挪之技巧了。”

    江陵根据天色判断方位,似乎每次转动时所腾挪的方位,正是他面前所向,直线腾挪。

    而腾挪的距离,就未好判断了。

    待他再次转动戒指,想验证一下心中所想,却已不能再从原地腾挪。

    “果然,这一日只能腾挪一次。”

    他唤上发怔的黄狗,举步前行。

    一人一狗走得不快,却当他们临近码头时,那之前载他的客船也正好临岸。

    船公刚放下船锚,无意间就看到了岸边走过的江陵与黄狗。

    他老脸一颤,惊得差点落进水里,

    而那船上乘客,忽也是瞧见江陵,纷纷讶异称奇。

    那撑船小哥,更是叫喊起来:“那客人,你怎得还要先我们一步到这?莫非那边山路,有捷径不成?”

    要知他们撑船顺流,至此也是花了半个时辰。

    而江陵半路去埋尸,却还走得比他们还要快?

    撑船小哥世面未广,才有所疑;可那老汉,于浒江往返四十余年,岂有不知捷径之理?

    那荒山野岭,哪来什么捷径,没走进野熊坳子,便可算祖上积德了。

    “这……这小先生真乃神人也!”

    老汉心中所慨,对着岸上连忙作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