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15章 岐黄异术

时间:2022-05-08作者:花未觉

    至庭院,走了两步,江陵停下往院内瞧了一眼。

    想着与燕赤霞相识一场,这既然要走,自该说上一声。

    当他跨入二进院,却见这儿空荡颓无,已早无燕赤霞的身影了。

    燕赤霞本为那二老才留在此处,如今二老既已形灭,他也没了留下来的理由。

    可能也不待今晨,或许昨晚某些时辰,他就已经走了。

    “还真是个独来独往的。”

    出了祝家大门,临近昨日那客栈,两个伙计正在摆桌置凳,打着哈欠。

    忽见江陵由巷头而来,那俩伙计神情一怔,不由对视一眼。

    然后跟见鬼一样,揉搓双目,定睛再看,江陵携那黄狗,已到店前。

    “我只有这点钱,不知能吃点什么?”

    江陵到桌前,排出铜钱二十七文。这是身上仅剩余钱。

    原该省着点用,但修行一晚,至此时,腹中已是极饿。

    伙计神色呆了一般盯着他,也似没听到他说话,只问他:“你……你昨晚真在祝家庄住了?”

    昨儿个,也是他追至半路,劝江陵莫去。

    后来,江陵拒绝他的好意,也在他目睹下,真踏入了祝家庄大门。

    “祝家庄还不错。”江陵笑而颔首。

    “你就没看到点什么?”伙计难以置信地问。

    “难道我应该看到点什么?”

    “不是,我……我就直接跟你说了吧,那地方不干净,曾有不少过路人贪便宜去住,结果不是被吓死,就是被吓疯了。有人说,那儿一到晚上就有不干净的东西来敲门,你昨儿个,真没碰见?”

    江陵笑而不答,自顾坐下,指着铜钱,又说了声:“我就这点钱,你们看能上点什么,就给我上点什么吧,饿了。”

    伙计见他不说,惊疑了数息,终究还是收了他的钱,然后进店端出一碗混沌配一盘肉包。

    仅是两样,二十七文便花光了。

    江陵吃了混沌,肉包则喂了黄狗。

    伙计见了,也是笑他:“肉包喂狗,你还真是好生奢侈。”

    江陵闻之,只笑笑,并不多说。

    吃完,向伙计打听了大致路线,他便开始启程,要去临舟。

    却在经过昨日那医馆时,又见那对母女站在街边。

    只是相较昨日,那女孩儿气色变好,跟在少妇身边,有些怕生。

    当见到江陵过来,那少妇面露惊喜,似专程在这等他,忙不迭便拉着女孩儿跪在地上,与之磕头。

    “这是做什么?”

    江陵自觉受不起这般大礼,忙让她二人起身。

    那少妇却千恩万谢,说起昨日情形。

    昨日她女儿高烧不退,医馆那边都不愿接待,是江陵给了她希望。

    一开始她也心有所疑,可当她回去给女儿喂了那两种怪药之后,说来也奇,只不到半个时辰她女儿高温缓解,至今天早上,竟已能正常下地,与往常无二了。

    少妇喜极而泣,抱着女儿大哭一场。

    从绝望中走来,也唯有经历者,方知其难。

    救命之恩,如同再造。遂,少妇带着女儿连早点都未吃,就来到街上。

    因不知江陵去了哪里,她们就守在昨日相遇之处等待,以求缘分再见。

    这一等,倒还真是缘分未尽,真把江陵给等来了。

    “你们不必如此,万事因缘,这小女娃也是命不该绝而已。”

    说着,他摸了摸怕生的小女孩脑袋:“以后当知爱惜身体,莫要着凉,你若生病,苦的便是你母亲了。”

    小女孩怯生生看他一眼,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见她真与昨日大异,江陵也觉惊奇,仅仅只是一顿药而已,对她们这种从未碰过抗生素的人而言,效果还真是好到出奇。

    他翻出包袱,又拿了几包递给少妇:“一日一份,连吃三日,若未愈,四日之后,再连服三日。”

    少妇接过,带着女孩儿再次跪谢。

    医馆那边,此时有不少人聚集一处,朝这边指指点点。

    那柜台郎中双眉紧锁,脸色不佳。

    那女娃儿,他昨日看了,明明是将死之相,怎一夜之间又活过来了?

    类似病例,他行医二十载,见过极多,鲜少有活命者。

    似那女孩般,毒邪入肺不说,还高烧不退,这明明是不治之症。

    可他刚刚也借口去给女孩儿搭过脉,脉象已稳,性命之忧已经无了。

    “老板,那人所给之药,是什么东西?我怎从未见过?”学徒忽然朝他问话。

    郎中心中也有所疑,他自学医开始,也未见过这种奇怪的药。

    但当着学徒的面,他又怎好自损颜面?只道:“平时叫你多读书,你不听,如今不识得又来问我?”

    学徒被他一训,也自苦笑挠头,不再多问。

    街面上,此时那对母女也终离去了。

    江陵站在原地,看着身旁一竹篓的鸡蛋,苦笑难掩。

    盛情难却啊,面对那母女诚挚的感谢,他也只能收下她们这最质朴的表达。

    “那对母女也是不易,这些鸡蛋于她们而言,定极为珍贵,可我若不收,她们也心下难安。罢了,罢了。”

    提起竹篓,刚欲离开,忽见一人从街边走来,面带谄笑。

    他灰衣小帽,看打扮有几分眼熟,当是当铺里的装扮。

    “见过先生,原来先生竟是岐黄行家,原先不知,还请先生大人大量,勿要责怪。”

    温声笑语,姿态卑下。也不在乎江陵年岁,直接喊了先生。

    “你有事?”

    “这……先生医术高超,那寡妇祝姚氏的女儿明明已针石难治,却没想到还是被先生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了。

    先生既有此等医术,不知可否再大发善心,帮我家主子诊治一二?”

    “你家主子是谁?”

    灰衣小帽的男子谄笑着捧出一条项链,道:“昨日有所得罪,还请先生勿怪,若先生肯施以援手,这串珍珠,便物归原主,还给先生。”

    江陵一看项链,顿时明了。

    “你家主子怎的了?”

    “回先生,我家主子昨日突然七窍流血,至今日已经无法下床,滴水未进,看模样如着魔了一般。便是请遍县里郎中,也是毫无办法。我见先生以岐黄异术救了那祝姚氏的女儿,先生既能救她,想来也定能救我家主人。”

    想起昨日之事,江陵还尚未气消。那当铺的嘴脸,委实难看了些。

    但想着给他们一点苦头吃吃便可,若害人性命,倒是不必。

    便道:“要我援手,也不是不可,十两银子,我或可考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