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14章 先天通

时间:2022-05-08作者:花未觉

    ‘这书倒也奇了,好似不天地不容,翻开一瞬间就像要逃走一般。’

    当闭上眼,默览其详,得知其功分上下二篇。

    上篇为,下篇为。

    ‘那燕赤霞说他只得半部《乾坤一气功》,是否那半部说的就是?’

    燕赤霞作为合法拥有者,也只得半篇而已。

    江陵这随手一画,竟就得了全篇。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乾坤一气,自在逍遥……

    此玄功乃图文并茂,经说天地运转之理,图描人体经络之行。

    所行所练之法,惟宇宙同理,天人合一。

    经说人体为小元,宇宙为大元,小元当同大元,破任督而与天地同息,由此至达天人合一之境。

    其中又以天地日月之灵,百物之精为力,可汇集丹田元池,运转小元,以达非人力之法。

    ‘这意思,说的就是法力构成。原来这修真一道,也讲究打通任督二脉。’

    任督二脉乃人体与天地沟通之桥梁。

    “也无怪江湖侠客若通任督,则武功大进。原来任督二脉一旦打通,个人气机就会远胜常人,如此一来,实力增强自是不在话下。”

    江陵当即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心而内视。

    “只是这任督二脉若想打通,又谈何容易?”

    经中所言任督二脉若通,人就会感觉到咽喉至下阴,后脑至尾椎都有一股气流存在。

    当这两股气流合为一体,就会在头顶百汇形成旋涡,牵引外界力量引入体内。

    其贯通之法,乃是入定而冥想,先破任脉,后通督脉。

    首做之要,便是戒淫戒妄,以血气阳刚之力,默冲曲骨、关元,达气海,至此往上,任脉可通。

    但,每个人根骨天生迥异,同一法,未必适合不同人。

    有缘者,可一蹴而就通阴阳;

    无缘者,则竹篮打水一场空。

    “说到底,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走这条路。要看八字、命数及骨重。”

    八字弱则无缘,命数弱则难恒久。

    “八字差的人,一生庸碌,只能做那芸芸众生一员。命数弱的人,能天生聪慧,却也天生命短,这种人修道,或可成功,但通常修到一半,就寿命告终,到头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令江陵想到了历史上不少惊才绝艳却命短之人。那些人,是否就是这第二类?

    “至于骨重,则根据生辰,天定其重。骨重为梁,骨轻为柴。”

    若用通俗的话来讲,骨重的人,天生就是一副可成梁柱的体魄,这般人打通任督二脉,往往会事半功倍。

    至于骨轻的人,福薄质浅,相比前者,往往事倍功半,甚至强行贪图还可自损福缘。

    “我这八字,也不知是好是坏?而且这修行第一步,竟是戒淫戒妄,这也难怪佛道两家皆不近女色,原来如此。”

    当他静下心来,欲照经上所述,试以阳刚之气冲击任脉;

    却意念刚动,他就感觉有一股阴凉之气从曲骨、关元,直冲天突之穴。

    之后,背后也有凉意传来,它经命门、过灵台、至风府,达百会。

    “这感觉……”

    似乎与经书所述一模一样,这分明就是任督二脉被打通的感觉。

    “只是,经上所言,当是两股阳刚灼热之气才对,为何我身上却是两道冰寒阴冷之气?”

    莫非也因体质不同,所以练出来的效果也有所不同?

    “这倒是奇了,我这躯体竟是个先天通。”

    此类体质,书中也有记载,是有存在,只是自古少有。

    “也或许这具躯体的原主人便是个之人,其他都好,唯独福浅命薄。”

    当他意念所动,将任脉督脉的两股阴气汇集在头顶百会穴,也果然,那儿似是出现旋涡,开始搜刮周遭元力。

    说来也怪,江陵之前作画,身体尚有疲乏。

    而当他从这周遭搜刮了那无形之力,归于体内之后,竟觉那种疲乏之感,瞬间消除。

    再睁开眼,只觉头清目明,好似睡了一个足觉,精神饱满。

    “倒也不愧是修真道法,玄奇之处,当真是妙不可言。”

    一时之间,江陵也是食髓知味,再度盘坐,近乎贪婪一般搜刮周围无形之力。

    当所有力量汇集于体内,他目而内视,也这才发现,在下丹田位置,竟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碗”,那里头渐渐有着那无形力量所化成的液体。

    “这便是了吧?经书中说心界多大,就有多大。敢情我的心界,才一个巴掌大而已。”

    这些无形之力液化之后,储存在元池之内。

    日后若用之,则就从元池调出,谓之“法力”。

    元池越大,能用的法力就越多。

    不知不觉,一晃而天明。

    当晨曦第一缕阳光照射而来,透过破窗,照射在江陵身上。

    江陵忽觉得浑身剧痛,

    赶忙停下修行,退避到阳光照射的范围之外。

    “都说日月精华是修道之瑰宝,可这日光照射到我身上,我竟感觉体内要被灼烧一样。反而那夜里的阴寒之气,让我更觉舒适。”

    一夜修行,元池满溢。

    看着那元池被盛满的状态,江陵也自苦笑,到底是太小了,竟一夜之间就能装满。

    只是,这真的就能成就法力了?

    他尝试以意念所驱,调集一丝无形之力,忽然隔空勾动桌上的空白书本。

    却在他手指一勾之下,那书本当真是飞了过来,落在他膝盖上。

    惊奇之间,他目光也看向房门,意之所动之下,房门自开,就像是有无形的大手将它推开一般。

    “这便是法力?果真妙不可言。”

    屋内黄狗瞪大双眼,许是它也瞧不明白这些东西,浑身紧绷,如临大敌。

    江陵起身笑道:“不必紧张,天既然亮了,那咱们就去买些东西来吃吧。”

    修行一夜,精神倍增,食欲也是大涨。许是这孱弱之躯得以改善,目前也需要充足的营养来修复先前所缺。

    汪~

    黄狗摇尾,一听能吃东西,心情振奋。先一步就跑出房门,到庭院外,回首催望。

    江陵收拾了东西,背上聂倩骨骸,踏出房门前,他看着天色,轻拍骸骨说道:“今日若不下雨,我们就直去临舟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