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12章 乾坤一气功

时间:2022-05-08作者:花未觉

    庭院燃起火堆,三炷檀香就插在二老消失之处。

    书生于石凳坐下,也翻出一包袱,朝江陵扔去一白馍。

    江陵也未拒绝,接手白馍,只觉奇硬物比。

    心说这东西也能下嘴?

    书生自顾言道:“用火烤烤,就没那么硬了。”

    一边说一边亲手示范,用火烤成焦黄,便撕而食之。

    “或许你也瞧不上这等粗食,若不要,可还我。”

    江陵虽说先前有点看不惯他,但现在感觉起来,乃知这书生并非是故摆姿态,而是本性如此。天性不讨喜罢了。

    便学着他的样儿,将白馍放在火边加热,然后撕而食之。

    “正式认识一下,在下姓燕,名赤霞,北郡人氏。足下呢?”

    江陵听他所言,眼神忽异。

    燕,赤霞?

    此人,倒终于是出现了。只是,他因何未出现在兰若寺,反而是来到了祝家庄?

    “我姓江,单名陵,也算是这郭北县本土人氏。”

    青牛村,本属郭北辖制。

    “不知足下师承何处?方才你那道剑气,倒颇是凌厉。”

    “并无师承。”

    燕赤霞对江陵师承好奇,江陵也实话相告。

    然,这话听在耳里,燕赤霞却以为他是不愿相告,遂也知趣,不多问。

    “其实足下也不必如此,不过,也怪我之前没提前相告。”

    燕赤霞从包里又拿出了些纸钱,扔在火堆旁焚烧,随口续道:“那二老本是这院子主人,虽每临夜晚,会游走庭院四处,但却从未伤人分毫。”

    江陵心说那还真怪不得我,适才他们欲爬窗而进,那般情形,谁会忍得住不动手?

    “祝家本是郭北大户,却于五年前一场瘟病死了满门,最先病逝者,为二老之孙,二老伤怀剧甚一直不愿承认此事。

    便是死后也因执念深重,魂不下黄泉,日久成魑。

    七年前我于南方游学,曾过此处,得二老一饭之恩。

    今岁再来,却无想短短几年时间,这已物是人非。

    本欲寻法解开二老心中执怨,好入轮回,偿昔日恩情。

    可惜,在下懂的只是除鬼灭妖之术,不通佛门超度法。

    想留下以劝解相慰,然这二老却次次避我不见。

    无奈之下,我只能暂住此处,另寻他法。

    却没想到,足下今日到来成了他们终灭之劫,但也或许,这便是命中注定,罢了。”

    江陵静听其说,当听到二老次次避他不见,心中也觉好笑,似他这般阳气旺盛者,阴邪敢靠近才怪呢。

    待听他说完,也终知他为何没出现在兰若寺,而在这了。

    “此后有何打算?”江陵忽问。

    “哪有什么打算不打算,不过是天为被,地为床,走到哪就算哪,浪迹天涯罢。”

    “既是读书人,即将二月春闱,可要去?”

    那兰若寺的宁采臣便是要上京赶考者。

    “春闱会试不考也罢,便是考上又能如何?吾由北而南,所过之处,大多民不聊生。更有甚者,饿殍满乡,流民易子相食。

    吾曾以为发奋图强将来为官一方,或可改变这局面。

    但经历越多,看得越真,方知,大厦之将颓,绝非少数人凭一腔热血就可力挽狂澜的。

    与其在这千疮百孔的朝廷修修补补,倒不如让它彻底腐烂。无大乱,便无大治。

    若以迂腐之心,勉力维持,到头来,害的不过是更多无辜而已。”

    江陵微惊,在读书人里敢说这般话的,也算是大逆不道了。

    “足下也是读书人吧?是否觉得吾满嘴胡言?如同异类?”

    江陵摇头,或许这观念在同时代的其他书生看来,确是大逆不道。但若以后世角度观之,他所言反而尽显真理。

    “不,我反而很赞同你的看法。”

    “哦?”燕赤霞也似意外:“那足下如何看待皇权?”

    江陵笑道:“这要看你问哪方面了。”

    “贤人孟子有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然,现实却总是相反,无论何朝代,都是君为贵,社稷次之,民为轻。我想问的是,古之先贤是否也是在胡言乱语,从一开始就在蛊惑人心?”

    江陵失笑,这燕赤霞先抨朝廷,后抨先贤,作为读书人,也当真是好大胆子。

    “先贤是否胡言乱语,我不好断言。但他们所言所著,在我看来,都只是一种理想。是一种他们自己也未必能做到的理想。

    倘若迷而信之,则必落迂腐;可若完全不信,这世间一旦失去对理想的希望,那与地狱估计也无二般了。”

    “哈哈哈哈……”燕赤霞笑了,仰天大笑,“说得好,这人间,或许也本就是一方地狱。每个人从一出生开始,就要在苦海横渡,尝尽酸甜苦辣,到得彼岸则为仙,淹于苦海则轮于凡,可纵古至今,又能有几人,能横渡彼岸呢?!不过是一生蹉跎,到头来镜花水月而已。”

    “这话,倒是消极了。”

    “然,这也便是我的,三年前异人传我法,曾言,我若能堪破‘镜花水月’的,便有再会之期。我问他如何堪破,他只说出世入世,自能破之。

    简单一句话,我为之努力三年,许是我悟性终究不足,怕是此生都难破了。”

    江陵颔首,心有所感。

    他所谓的心界,也可看成是眼界或者是格局。

    格局小者,等于自己圈地为牢。若不能跳出,则一生都会被困在其中。

    如今的燕赤霞看世间,如同镜花水月,这境界已远胜一般人,可于道法一途,却还未算入门。

    ‘镜花水月都不算入门,那何种心境,才能算入门?’

    “不知你所参何法,会不会此法本身就有所限?”

    燕赤霞道:“异人所传半部《乾坤一气功》,曾言此法可至仙,功法无所限,成就看个人。应该只是我个人问题而已。”

    乾坤一气功?

    这还是江陵首次听到这个世界与道法有关的典籍之名。

    就在他要开口之际,燕赤霞忽摆手道:“足下也不必指点,我知你心界远高于我,但异人曾说,心界提升全凭自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江陵一时微愣,心说你这倒是误会了,我可没什么好指点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