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10章 古怪书生

时间:2022-05-08作者:花未觉

    往前,左拐三百步。

    江陵带着黄狗顺着那掌台所指的路线走去,还真是见到一偌大院子矗立在前。

    只是到了这边,却略见荒凉。

    周遭店铺纷纷关闭,街道上也鲜有人迹。

    不过,只要有免费的地方可以落脚,荒不荒凉,倒是没甚可挑剔的。

    “等一下,小伙子,你真要去?”

    就在江陵准备上门时,后边,那客栈一伙计忽然跑来,气喘吁吁:“实话跟你说,如无必要,能别去,就别去。

    那祝家庄……”

    他欲说还休,似有难言之隐,“总之别去了,我家掌台说,你若钱少,柴房可算你二十文一晚,问你住否?”

    江陵笑了,那客栈掌台能让伙计追出来劝阻,可见为人还算不错。

    “听你的意思,就是这祝家庄有古怪是吧?”

    伙计却似很忌讳这边,忙走远了几步,示意别瞎说:“话我已经带到了,你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与我们无关。”

    “这祝家庄我看着不错,既然这里免费,那我还是干脆省掉那二十文算了。你回去吧。”

    伙计一脸无语,嗤声道:“你是穷疯了吧?算了,你要留你就留吧,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出了事,可别怪他人。”

    一边说,他一边小跑退了回去。

    江陵看着破烂的大门,并无半点担忧。

    ‘就算有古怪又如何?再古怪,能比兰若寺更古怪?’

    在兰若寺他都能安稳住上一晚,在这里,想必也没问题。

    走上阶梯,跨过院门,祝家庄的确不小。刚入门,就可见前院有双排居室十六间。

    从正厅往后望,更能看到三进长短。

    院内枯叶遍地,尘埃甚厚,似是已很久无人到来了。

    ‘也不知这儿有何古怪,以至于这么大、这么好的一个宅子,居然就这么被舍弃了!’

    就在他打量周遭布局时,黄狗忽然变得警惕起来,之前还摇晃的尾巴,瞬间夹在腿下,嘴里还时不时发出低呜声。

    “你难道有什么发现?”江陵意外地问了它一声。

    他进门至现在,可没发现有甚不妥之处。

    而黄狗能在这须臾之间反应大变,也足见狗的某些觉察力,确是要胜过人类许多。

    “汪汪~”

    黄狗冲着二进厅方向忽然叫了两声。

    江陵朝天上看了眼,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来都来了,何惧之有?

    便迈步走进了二进厅,

    脚步踩在灰尘上,几乎能烙下一排清晰脚印。

    刚入二进厅,角落里一个晃动的影子突然出现,不由吓了江陵一跳。

    可待定睛观之,竟见那身影只是个人而已。

    他手中搓着木屑,镶于细小木棍之上,看手法,是在制作檀香。

    此人年纪,看起来也是很轻,约莫二十出头。

    着灰色长衫,头上亦有方巾束发,从模样上看,该也是个读书人。

    在江陵看他时,他亦朝这边对视了一眼,无话。

    “请问……”

    “出去!”

    江陵刚开口招呼,却只脱口两字,就被对方下了逐客令。

    ‘这人好不客气。’

    见他不好相与,江陵也不多言,转身就回到前院。

    顺着那两侧的厢房大致看了眼,就寻了间窗户稍微完整的,推门而入,有床,有桌椅。

    ‘院里有井水可用,只需稍微收拾,怎么着也胜过柴房多矣。’

    他开始搬动桌椅去外边,黄狗竟也帮着从房里将一些小块木板叼出来。

    一人一狗张罗个把时辰,那房间也算收拾妥当。

    待桌椅床凳搁在院里晒干水分,便也可将就使用了。

    当夜色将临,他带着黄狗出门,买了点吃食。

    因银钱不多,只能买了几个白馍,随意对付了。

    吃了东西回到住处,才进院里,江陵就见那古怪书生竟站在自己打扫的房前张望。

    便喊了他一声。

    书生回头,见是他,就问:“你要住这?”

    “听闻祝家庄,乃无主之宅,我住这,难道不可吗?”江陵反问。

    “谁让你住进来的?”书生皱眉,语气不善。

    “你难道是这宅子主人?”

    “不想死就赶紧出去,离这远点。”书生也不多说,只一挥手,就要去二进院。

    “你既不是这宅子主人,那管的也怕是太宽了点吧?你住得,我就住不得?”

    对方说话没好气,江陵自也不必客气。

    推开房门,也懒得多理会,就往那座椅上躺下。

    黄狗也跟着进门,蜷在一旁。

    那书生走开了几步,见江陵如此,忽又说了句:“你若不走,便别后悔。最后好心提醒你,到了晚上若听有人问你是谁,你就回答是,若问其他问题,你统统不要回答。也不要开门,听与不听,随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江陵却是笑了,

    听他这意思,这晚上莫非还有查房的?

    所谓,乃是行商跑货之人,也作,商贾之家通常都会养着这么一些人。

    躺在椅子上的他,本欲小憩一会儿,却没料,躺着躺着睡意自来,不自觉就睡了过去。

    夜色至深,凉风忽起,刮得祝家庄四处呼呼作响。

    摆动的树叶,从烂窗户灌进来的凉风,两相交鸣,分外嘈杂。

    也不知到了何时辰,半梦半醒间,江陵听到了狗吠。

    他敲了敲桌子,示意大黄别叫。

    黄狗也的确很通人性,被他一喊,当即住口。

    然,它虽不叫,却绷着身子站在房内,尾巴夹在后腿之间,目光望着破烂的窗户洞,一眨不眨。

    咚咚!!

    忽然,有人敲门了。

    敲的,正是他的房门。

    江陵睡得正深,以为是那书生,便不想理会。置若未闻。

    可那人又敲了几下,还说了句话——“里面住的,是谁呀?”

    声音沙哑而老迈,像是个年过六旬的太婆子。

    江陵听着不是书生在敲门,这才微微睁了下眼,第一反应本想开门去招呼。但也想起那书生提醒之言。

    心道:难道这里有很多人住?

    大半夜还带窜门的?

    便就答了一句:“赶脚的。”

    门外人顿了会,又问:“是赶脚的啊,那你见到我孙儿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