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图洛仙 7章 忠犬

时间:2022-05-08作者:花未觉

    若真能除去这老妖,江陵还真不想就这么走了。

    可眼下,手中倚仗不足,趁着对方示弱,他的最佳选择只能是借坡下驴先走为上。

    ‘若是画轴能连续使用,便好了。’

    临走前,他朝后方榕树说道:“念万物有灵,这次姑且饶你性命,若再为非作歹,我必不容你。”

    能不能动手是一回事,姿态要摆足却是另一回事。

    既然榕树老妖主动示弱,那他这番警告,也刚好恰如其分,增予威慑。

    顺青石而出,未几,至前院。

    那姓宁的书生拿着受潮的书本,正在外面晾晒。

    天上依旧风和,

    似乎之前的林中大雨,根本就没覆盖到外面来。

    “宁兄,早。”

    “早。”

    江陵招呼一声,那姓宁的书生却只淡淡应了句,就转首复回禅房读书。

    其人性子冷淡,颇内向。

    ‘就这般性格,将来就算是考中进士,于官场怕也是吃不开吧?’

    看着天色尚早,启程郭北,也该动身了。

    出了寺庙,他看向手中黑色戒指,尝试着再次将其转动。

    待轮环转动一圈,忽而天地摇晃,那种日月颠倒的感觉又来。

    再眨眼后,他果见自己已远离了寺庙,来到了一陌生村庄前。

    ‘这戒指,还真是具有腾挪之能。’

    如此神奇的戒指,也不知那些狐狸是从哪处古墓里扒拉出来的。

    且看阡陌之间,绿意盎然。

    一条大江贯穿村前,江畔遍栽桃树,此时已分外妖娆。

    农村屋舍鸡犬相闻,远近人语交叠嘈杂。

    ‘这倒是个不小的村庄。’

    临近河边,双木成桥。桥下洪水奔滔,叫人望而生畏。

    而对面河边,却有一童,于田埂嬉戏,一条黄狗跟在身后。

    忽然,男童失足从田埂滑落,掉入水里。

    黄狗振身而起,吠叫出声,扑到水里,就想救他。

    奈何洪水太急,它拼命咬住男童衣服,却当场撕裂。

    男童尖叫,顺水逐浪十余丈。

    所幸田地里劳作的农夫瞧见,匆匆赶来,以锄头勾住,将他拖回岸边。

    男童大哭,指着黄狗叫骂。

    而农夫听了,不辨青红,拿起锄头就砸了黄狗几下,砸得黄狗伏地奄奄一息。

    江陵蹙眉,壮胆跨过双木桥后,见农夫带着男童拖着黄狗正要归家。

    田埂偶遇,他听那男童骂道:“这条死狗,刚才若非它咬我,我必不会掉进水里。”

    农夫气愤填胸:“孙儿勿恼,咱这就回去杀之作食,黄眼狗留不得。”

    黄狗在他手上,皮开肉绽,双目淌血。

    双方错身之时,江陵开口道:“这位长着,为何要将这狗打成这样?”

    对方个性倒也淳朴,只道:“少年外地乡客?”

    “正是。”此时的江陵已经换了套衣裳,皆是聂倩昨晚所带,虽陈旧了些,但总算整洁。

    那农夫听他回答,就说道:“这狗,黄眼无情,本是一亲戚临终所赠,却入我家后,总与孙儿不合。适才,它突然逞凶,将孙儿推入水中。这还了得?如此恶犬,自当杀之。”

    男童在旁因浑身湿透,瑟瑟发抖,附言道:“都怪它,也好在祖父及时发现,若不然,我命休矣。”

    江陵听之,心道年纪轻轻却谎话连篇。若非我亲眼所见,还真要被你蒙骗过去。

    此时,黄狗似缓了口气,四肢抖动了一下。

    农夫见之,便丢在地上,欲扬锄头,再砸一下。

    “且慢。”江陵伸手阻之。

    “小郎何意?”

    “适才我在江对岸,乃是目睹这狗是在救这娃儿,而非推他下水。长者勿要错怪了它,害它性命。”

    农夫不悦:“那你这意思,就是我孙儿在说谎了?”

    男童气了,指着黄狗就斥道:“就是它,就是它咬我,才害我掉进水里的。”

    “此事与小郎无关,你且勿管之。”农夫拂袖,不让江陵理会。

    黄狗躺在地上,双目垂泪,似也知晓结果,喉中发出呜咽声。

    “这条狗卖我如何?”

    想着说不通,江陵干脆拿出一条珍珠项链,示于手上。

    “你要?”农夫扬起锄头,本欲砸下,但看到江陵手中项链,又缓缓放下。

    那珍珠项链乃是从狐狸身上所得,个体又大又圆,该是价值不菲。

    农夫便不识货也知此物价值远胜黄狗。

    “我要,你别伤它。”

    “那可说好了,不许反悔。”

    “好。”

    农夫从他手里拿走珍珠项链,面色带喜,指着黄狗就道:“如此,它就归你了,你拿走吧。”

    男童却不甘,扯着农夫衣袖:“祖父,说好杀它吃肉,怎卖人了?”

    “你懂什么?”农夫不与他多做解释,拉着他就从田埂上错身离开。

    男童被拉走,一步三回头,但终还是被他祖父给带走了。

    待那祖孙离去后,江陵蹲下身来,对黄狗说道:“我知你忠义受冤,但那农夫偏信其孙,我也不便多言。

    他家既不容你,不若从此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可愿?”

    说来也怪,这话说了之后,那黄狗似也听懂了。

    对他摇起尾巴来,嘴里也呜呜有声,像在回应。

    江陵拿出身上剩下的云南白药,给它伤口敷上。

    黄狗在原地缓了半盏茶时间,才四肢悠悠,缓缓站起。

    它后足踉跄,脊背受伤不轻。有道是狼狗同源,铜头铁骨豆腐腰,它这脊背挨了一锄头,显是伤害极大。

    “能走否?”江陵问它。

    它摇了摇尾巴,迈着踉跄的步子,忍痛向前,竟带起路来。

    ‘真是好狗!’

    到了村里,寻人问路,这才得知此地与郭北县已是不远。

    只要穿过其村,再行七八里地,便可到达。

    离村时,黄狗朝村里张望,三步一回头,连望七次后,终绝了心中念想。

    到郭北县,已是中午。

    古代县郡通常一县只数千人,远不如后世繁华热闹。

    此时腹中饿起,闻得附近酒楼香气传来,馋欲难忍。

    摸索身上,还剩珍珠项链两条。

    刚好数十步外,有当铺一间。

    他便对黄狗说道:“你也是饿了吧,待我兑换些银钱来,你我便可去酒楼大吃一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