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只爱不婚:总裁请上车 第395章 只想安静

时间:2018-06-21作者:借东西的矮人

    看着安沐枫,henrry觉得不能小看这人。于是让人出去仔细检查,安沐枫劝他省掉这个心。

    “没有人,就我一个。把我母亲放走,杀az的是我,要杀冲着我来。”

    “果然是个男人,来人,把姚芳带出来。”henrry看着他没有耍花样,自然也不会为难他。姚芳被带出来,看着安沐枫说:“沐枫,他要杀你,赶紧跑。”

    姚芳担心看着安沐枫,安沐枫果然一个人来了!

    “姚?妈,我没事你先走。”安沐枫让姚芳离开。姚芳摇头,她不相信他没事。但是她挣扎不开来,她的双手被人控制着。姚芳说:“不,我不走。”

    “henrry,请把我母亲送回去。”

    安沐枫没有再看姚芳,提起母亲,妈妈几个字的时候总会特别的生硬。但是这也是他最大的程度包容方法。如果不是因为也许会死去。他都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刚刚差点叫出姚姨。安沐枫觉得自己特别的不孝。

    姚芳为他付出太多太多,安沐枫再怎么脑子转不过来。也不能不管,毕竟现在事情真相摆在他的面前。姚芳是他的母亲,他得承认这件事情。更何况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

    “把她带回去,送到安家。”

    “沐枫,不要,要死一起死。我不要回去,你们不要碰我。放开,放开。”

    安沐枫转过头只是看着henrry,henrry没有必要沾上一个可怜妇人的鲜血。他让她离开,对手下的人说:“还不赶紧带她走?”

    声音很大,似乎不是很满意他们拖拖拉拉的动作。见到henrry生气,于是他们立刻强迫并架着姚芳离开。姚芳被带离开后,安沐枫看着henrry说:“希望你不要伤害她,她这一生已经受够太多的伤。”

    “放心吧,安沐枫。我的目的只有你,但是现在我们得转移个地方。在这里杀了你,并不是件好事情。”从口袋里拿出一付手铐扔过去。安沐枫配合带上。

    henrry随后让大家分开上车转移离开,姚芳这边被丢在公园的草从里面。这个公园比较偏僻,人很少。再加上她被绑着,根本报警不了。说不定有可能还会饿死在这里。但应该不会的,因为这里从下午开始会有跳广场舞的大妈们。

    姚芳不停的叫喊,希望有路人经过。只要她叫到人就可以报警让人去找安沐枫。

    但是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她叫哑了嗓子也没有人出现。但是她始终没有放弃,她不会放弃自己的儿子生命。

    安沐枫被henrry带到靠海的地方,也就是az死去的那个小村子。当然他们没有进去,防止被发现。他们大概差不多一两里海边停下来。安沐枫被要求跪地上。

    “何必,直接杀了我就得了。反正我也不是真心诚意的下跪。”

    “跪下,否则我转头杀你再杀你母亲,再杀安心。”

    安沐枫听到这话没有办法,只能跪下。他看着平静的海面,死亡离他这么近。不过他一点都感觉不到害怕。在死亡面前,他变得特别从容。

    一把枪顶在他的头顶,henrry问他:“az最后尸体是怎么处理的?”

    “火化。”

    “你没有说谎倒挺好。”henrry当然知道火化。

    “我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谎言。安沐枫抱着死亡之心而来。连反抗的准备都没有。他就是来赴死的,henrry也了解到这一点。如果不是在a市,他可能不会如他的愿望。但是现在在a市,必须解决掉他。夜长梦也多,henrry正打算扣动扳机。突然间,远处一枪直接人射来。

    打在他的手上,henrry他们都转过头。只见安心走过来,不,是一张顶着安心的脸。

    “你没死?”

    “是啊,我没有死。henrry,你想杀我?哈哈,我是那么容易被你杀得掉吗?”

    从胸口取出一块金属板,虽然打穿了,也流了血。但是并没让她死去。henrry看着那人说:“你是方如?”

    “什么方如,就是宋素。方如另有其人。”henrry解释着,安沐枫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的手在流血,而他的手下的枪对准宋素。宋素看着他们,讲:“我知道你肯定会在处死安沐枫。”

    “不错,很聪明嘛。”扯下衣服布条把手扎死,henrry边说道。“我不聪明,是因为我知道除了这些。a市哪里都跟az扯不上关系。你给我一枪,我也给你一枪。白洛是因为你而死,你还想让替你报仇?不替你仇,你还要杀我为你铺路。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吗?说专业,你们一点都不专业。”

    宋素根本不怕死,也不在乎死亡。事到如今,她跟安沐枫一样,都是求死的模样。宋素走到安沐枫的身边,看着他说:“你怎么这么傻?死在这种人手上?”

    “否则我怎么办?让我母亲死吗?”

    “也是,你母亲的遭遇。你怎么碰到安雄这样人渣父亲?”

    对于宋素骂安雄,安沐枫竟然根本不想反驳。因为她说的没有错,安雄就是个人渣。宋素看着包扎好后的henrry,说:“要动手了吗?”枪也一直指着henrry。

    “宋素,我们可以两清。但是他必须要死。”henrry可以不追究宋素刚刚的所作所为。

    “哈哈哈,两清?我很想死,真的,特别特别的想死。你杀了我吧,不用两清。我比他活着更没有意义。他现在顶多是被他母亲打击。而我,什么都没有了。连脸都没有,以什么身份活着?”

    “方如啊,这个身份不好吗?这是个真实的身份,所有的照片我都已经替你换掉。方如那边也重新去拍过照。只要你不碰到血液检测,是不会有事情的。”

    “我不需要,你懂不懂?”宋素突然间大发火,henrry到现在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情吗?

    henrry当然明白,他只是不忍心再杀她一次。宋素这个女人,竟然越来越让喜欢。

    能在他眼皮底下玩心计,真的很厉害的女人。也许正因为是个女人。所以才小看她,让她装死逃脱。

    “那现在是想让怎么办?让我一起送你们去西天。好吧,即使你这样想让我动手。动手吧!”henrry看着身后的人,宋素的枪却指着他。搞得身后的人也不敢动手。毕竟这个女人有可能杀了boss。

    “动手啊!”看着他们不动手,于是宋素让他们动手。“他们看着你用枪指着我,自然不会动手。所以你想带一个下去陪你是吗?”

    henrry自然不怕死,他怕的是安沐枫不死。这样就亏到死,他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哦,忘记了。”说完正要收枪,收枪对着henrry又一枪。但是henrry早有计算。他成功的躲过这枪。他冷笑,然后一脚踢掉她手中的枪。

    “我不会上第二次当。像你这样人,不会傻到不防备你。”

    “哈哈,是啊!所以你以为把我的枪踢掉就够了吗?”解开她的外套,身上绑满了炸弹。然后她把刚刚所说的话还给他:“像你这样的人,我也不会傻到不防备你。”

    “所以你是想和同归于尽,这么恨我?”

    “对,任何让白洛受伤,死亡的人我都恨。那是我的希望,你凭什么毁掉他?”

    “不是我毁掉白洛,那是场台风。台风毁掉白洛。我当时让你回去,可是没有飞会回去。你怎么能把他的死亡怪到我的身上。而且我们从来没有找过到他的尸体。虽然有可能他掉入海中死掉。这是最大的可能,可,说不定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还活着。”

    “白洛没有死吗?”听到他们的对话,安沐枫发出疑问。henrry看着他摇摇头又点点头。

    “不是有他的尸体吗?”

    “那不是他的尸体。”看着他讲道。

    “可是dna?”

    “标本我们换过,我们拥有他的血液以及头发。再找了具相似的亚洲人的尸体。大概就是这个情况。那场台风刮走大半的屋子。我的死在里面,但是并没有发现白洛痕迹。不过后面我们追查到受了伤,流下来的血一直悬崖边。然后扔去痕迹,大概是被刮到悬崖下了。”

    “悬崖很高,下面的礁石很尖,海水很深。白洛活不下来。”宋素补充道。

    安沐枫看着宋素,说:“也许应该相信奇迹。”

    “奇迹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身上,我们大家一起死怎么样?白洛在地下会很孤独。我们都去陪他吧。但是不要安心,不要那个贱人。她会抢走白洛所有的注意力。”

    宋素在骂安心,安沐枫想还嘴。但是想想,他得忍下。现在知道白洛并没有真正认定死亡。他心里抱有奇迹,也许白洛没有死。会再次回到他身边。

    “我不想让他们陪你一起死,可以的话让他们上船。”指着身后的人。

    “让我想想,我开心就让他们上去,不开心就跟着一起死。反正你们情深,死在一堆多好。”看着身后的那些人,其实他们站在有些远。身上的炸弹也许有可能炸不到他们。她知道这一点,白洛也知道这点。

    “聪明的女人,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这样有趣?”

    “离我远点。”看着henrry靠近,宋素嫌弃地说道。“我见过很多男人对我有这样的眼神。但是没有一个会让我对白洛那样留恋。所以省省你的心。不要妄图改变我的意志。现在让他们上船去。”

    宋素对着henrry说,henrry回过头用英文对他们交待。他们不愿意上船,但是henrry命令他们上船,并带着着钱。

    于是他们一个接着一个上船,不过枪口始终对着宋素。没有松开半寸的目光。担心henrry的安全。这个女疯子,竟然全身绑满炸弹。

    “安沐枫算你的仇人吧,他是帮着安心的。让我杀了他,我们两个再谈我们的账。”

    试图安抚着宋素的心,宋素说:“确实他帮着安心这贱人。但是他至少不会伤害白洛,至少不会害怕白洛死。白洛死了,你知道吗?毁掉我唯一活着的希望。如果你不是非要回来复这个仇,如果你不是你非要强迫我加入进来赎罪?白洛会死吗?都是你的错,你才是我应该复仇的对象。任何伤害白洛的人都是我复仇的对象。”

    宋素已经不择手段的对抗着henrry,抱着必死的决心。谁让henrry先下手对她做那些事情。她想不通才会如此行动的。不,应该是彻底想通这件事情。

    “现在全成我的错,可以啊。那我们就一起死。”但是死之前要让安沐枫也死掉。宋素一脚把安沐枫踢到海中。

    “这样他就可以跟白洛一个死法了。”

    “你在干什么?”看着安沐枫沉入海底,波流很快。所以水根本留不住人。

    “替你杀他,怎么样?”

    “你找死。”用力掐住宋素的脖子,宋素大笑了起来。她手里不知道何时拿出一个按扭。然后砰地一声,两个人直接成碎片。大部分涌入海中,海水被染红。但是也只是一两分钟的时候,这个世界没有人在意谁的生与死活。

    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一个人多而多,一个人少而少。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顺着来逆着去。

    宋素与henrry死了,安沐枫死里逃生。他回去告诉了所有有事情真相。

    古一泽心痛无比,宋素这次真的死了。医生去检查的时候,有发现残的身体。不过大部分已经随水流走。

    “你怎么样?”姚芳看着安沐枫。安沐枫说:“是宋素救了我,宋素救了我。”

    “嗯,她已经付出他的代价。但是痛苦一直在延续。我们这些人都在痛苦。”

    “至少她懂得回头,而安雄到现在也没有回头。”

    “不要再提他,如果他不是我的父亲。我早就让警察抓他。他真的应该在监狱一辈子。”

    “他更应该死。”

    姚芳毫不客气,姚芳对安雄的恨意已经超出所有。她的内心已经到了绝对不会原谅他的地步。

    “妈,我想休息会儿。”

    不想说话,此时的他只想安静。姚芳从他的身边走开,整个人模样很是憔悴。

    “嗯,那你就好好休息会吧。有事情叫我,我就在楼下。”

    “好,我知道。”看着她下去,整个人心里莫名的觉得轻松些。她知道有时候事情并没有那么重要。所以让安沐枫休息吧,对于安沐枫来说,安雄还是有着一定的地位。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