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只爱不婚:总裁请上车 第333章 必须完美

时间:2018-04-26作者:借东西的矮人

    白洛赶紧放下来,说:“那要我吃还是不吃?”

    安心这让他非常为难啊,都不知道是要吃还是不吃了?安心不爽地看着他:“反正你不看我的脸色的?以后结婚后,你是不是都要这样?婚前婚后更一套是不是?”

    “冤枉,大老爷。我真的冤枉。”白洛都不知道要怎么说?知道她是开玩笑,所以故意配合着她。现在开始他要学会她的玩笑,否则接下来两个人的相处就会有小小的麻烦。

    而且安心很喜欢开这个玩笑,白洛得好好理由才行。不能每件事情都当真,到时不仅累了他,也累了安心。

    “原谅你啦,你赶紧吃。”

    安心怎么会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白洛于是看着她问:“是真的可以吃,还是意思意思一下。”分不清楚是要吃还是假要吃。白洛于是问再三问过去比较保险。

    “你吃不吃?”扬起手作势要倒掉剩下的食物。白洛赶紧护着说:“我吃,我吃。”

    “你啊,总是分不清楚我什么时候在开玩笑,什么时候是认真的。”

    安心突然来了一句,让白洛有些深思。白洛看着安心,放下手中的筷子。

    很认真地拉着她的手:“给我机会,让我好好表现。我会越来越了解你,爱你。”

    白洛是真的很担心了,他看着安心。安心点点头,如此请求谁又拒绝得了。

    安心深深的了解到很多问题其实跟她脱不了干系。白洛是因为她才会如此患得患失,小心翼翼。是她给白洛安全感还不够。而她总在命令白洛接受,却不管他是否能转移过来。又是否能做到什么?

    “嗯。”安心伸出双手抱着白洛,他们会很幸福很幸福的。像现在这样,平平静静地享受着幸福。这种感觉很不错,安心的人生已经禁不起再次的折腾,有些事情到此为止。

    时间转眼又过去了两天,离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marry与白克已经着手准备搬进来的事情。

    白洛也把一楼的房间腾出来给他们住,因为白克的脚不方便。本来安文有时候住楼下,安心跟安文解释后。安文立刻答应,没有任何的不愉快。

    白克的东西率先搬进来,没有多少。只是短住,所以有一个小箱子。而marry的行李迟迟没有搬进来。在白克搬进来后,marry还是没有搬进来。白洛与她沟通,说是结婚前一天再住进来。即使是两个房间与白克。marry比起谁都会更加的小心警惕。

    不想让白洛失望,也不想让白高雪失望。白高雪看着marry说:“妈,你可以提前住进来。不用非等到他们结婚的前天。”

    看着marry在家里也待不安生,白高雪于是建议。而marry说:“还是等等吧,反正还有四五天的时间。”看着白高雪,现在还没有到做决定的时候。

    “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是你这样反而让我难做,我不想让大家把注意力转到我的身上。所以妈能今天或者明天就住进去吗?”

    白高雪并没有命令,而是请求建议的语气。所以marry有些犹豫,她看着白高雪说:“我会考虑的,你不要给你自己多大的压力。我的所作所为都是限于我自己的选择。他们不会怪到你的头上。”

    “怎么会?”当然会怪在她的头上,这再简单不过。marry的每一步都会算在她白高雪的头上。而他们现在对她很好,所以她产生愧疚感。讲到底,她白高雪并不是那么冰冷想要报复到底的人。现在被安雄控制着,倒是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marry也确实听从白高雪的建议,隔了两天搬了进去。白洛已经重新布置好,本就是新的房子,换上新的家具与软装饰后。看起来充满喜庆的气氛。marry也能感受到大家开心。

    白洛家上上下下,每个人都挂着笑脸。等待着结婚的到来,那天所有人都前去酒店。白家就留请来的保镖。厨师,管家,园丁,女佣,下人们都无一另外过去喝酒。

    白洛并不是没有生意上的对象要邀请。但是比起他们,让身边的人参加才是最温暖最幸福的婚礼。当然除了亲近的人。也有生意伙伴,因为想向所有人宣布安心是他的妻子这个事实。

    长久以前,六七年的时间。他想的幸福总算到手。三天,还有三天的时间。他就会与安心结婚,现在每天开心得跟个啥。经常给大家发红包,有的时候一天还发个五六次。

    大家抢得可开心了,纷纷向他表示恭喜。白洛觉得好虚伪,就是喜欢听这些。而且越听越上瘾,安心对些表示无奈。不过就让他开心一下好了,也不阻止他。等结婚后再好好收拾他。

    “谢谢少爷,少爷,你这红包我抢了一百多块啊。”

    管家看着白洛,白洛每个都很大。群里几十个人,最少的红包都是**十。多的好几百,而且还不是只有发一个。

    大家抢红包抢得十分给劲,白洛说:“你抢到就好,就怕抢不到。那我再就发一个。”

    “不用,不用,少爷。你再这样发估计少夫人又得瞪你。”大家已经收到安心很多记白眼。再下去可不行,他们也不敢再收。

    “哈哈,没事的。这几天不会有问题。”

    白洛看着安心,闹归闹。知道都是玩笑,所以白洛变得更加大胆。看到白洛放得开,安心也是挺自在的。但是她自在的下面,对于结婚的到来却不停的害怕。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可是心里空洞越来越大。甚至她多次想到安沐枫,安心坐在外面。哪里都没有去,花店基本上都是王丽在管。她待白家,现在安保加强。不想给他们加强负担,再加上大家都在白洛家。她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去上班。

    否则是个人都会说闲话,关于这件事情还是最好不要发生。“妈妈,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叔叔去了哪里?”

    很奇怪看到安心单独坐着,她的身边总会有人。“你叔叔去公司了,来,妈妈抱。”伸出双手,突然间很想抱安文。安文于是伸出双手,然后坐在安心的腿上,认真的看着安心。

    “妈妈,文文现在很重的。你抱会不会很累?”安文担心着安心,安心这么瘦,而安文长得这么快。爸爸抱他的时候都有些吃力。安文别看瘦,其实锻炼得非常不错。暑假跟着安沐枫游泳,估计体质比安心还要来得好。

    “不会啊,妈妈不累。你为什么会觉得妈妈抱你会累了?”

    “因为爸爸会累啊,爸爸抱着文文不一会儿就说累。让文文自己走。”

    安文很委屈地讲着这些,感觉爸爸都不爱他。安心笑了起来,她紧紧地抱着安文。确实是有些重,但是她可不能说重。否则很有可能,安文对着安沐枫说妈妈嫌弃她重。

    “那是爸爸想让你身体更好,所以才让你自己走,让你锻炼。”

    “是吗?我看爸爸就是偷懒。”

    “那你下次跟你爸爸这样说。”

    “不敢。”安文用力摇头,表示怎么也不敢跟爸爸说。安心紧紧地抱着安文,她可爱懂事的孩子。她在这个时候问出长久以来都不敢问的话。

    “文文,你希望妈妈结婚吗?”

    其实是知道答应,安文并不会希望。但是安文说:“当然希望,因为妈妈会幸福。”

    安沐枫已经跟安文沟通过个问题,安文也明白要尊重父母。也希望让爸爸妈幸福,如果在一起不能幸福?那么还不如不在一起。

    “谢谢你,文文。”

    “叔叔对文文很好。”虽然私下两个人的关系有些紧张。但是毕竟是小孩子,也做不了什么出格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安文并不是什么讲不通理的人。

    他们两个都希望安心幸福,自然不会当着安心的面前讲。最最重要的一点,安心真的太小太小。才六岁,就算天才又能懂得多少人情事故。

    “妈妈和叔叔以后会对文文更加的好。”

    “会有妹妹吗?”

    “妹妹?”

    “你们结婚不是应该要生小宝宝吗?老师问我们想要妹妹还是弟弟。文文说想要一个妹妹。”

    特别认真的建议,安文想要妹妹不想要弟弟。可是安心还没有想到那个地步。她说:“这件事情得看看老天爷怎么安排?而且妈妈现在也不打算要小宝宝。文文要再等两年。”

    不想让安文失望,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安心怎么能要孩子?她还有做点事情,不想当家庭主妇。有事业的忙碌的感觉不错。所以其实打从心底里面对不起白洛。但是白洛对此只是由她,所以无形中其实对白洛更加的不好意思。

    有的时候安心知道她爱白洛,但是她清楚她的爱有一部分是因为对白洛的愧疚。白洛对她那么多,付出那么多。不顾一切的付出,她又怎么能不去回报这份感情。但是当她想回报的时候,发现白洛做得更加多。她连回报都做不到,所以心里真的是不好意思,又抱歉之类的感情。但是那些都是可以解决,那就是和他结婚,永远守在他的身边。

    安心也会越来越爱他,即使他们双方都知道安心的心中有安沐枫。只要安心现在不承认,他们连这个问题也不将存在。

    三天,还有三天的时间。安心心越不定,就越紧紧地抱着安文。安文有些发疼,他说:“妈妈,你抱疼我了。你手能轻点吗?”

    “对不起,文文,妈妈不是故意的。”赶紧松开手,不知不觉得都把小孩子给勒。吓得安心赶紧道歉,她这个不称职的妈妈。

    “我知道,妈妈你刚刚在想什么?”

    安文从安心的腿上下来,很认真地看着安心。安心说:“你不坐妈妈腿上吗?”

    “不做了,我怕妈妈勒死我。”

    “文文,妈妈都知道错啦。你还不能原谅妈妈吗?”

    “开玩笑啦,妈妈你当真?你不是很喜欢跟叔叔开玩笑吗?叔叔好可怜的。”

    安文只是学安心而已,安心皱着眉头说:“你怎么知道我跟叔叔开玩笑?”这家伙怎么知道这么多?他才六岁大啊,怎么能懂得这么多?

    “你们说话说的啊,我又不是听不到。”

    安文表示他都听得到,安心说:“房间隔音很好,你是偷听的吧?”

    “妈妈冤枉我,你们都在客厅在书房开着门说的。很大声,你们说话超级大声。不信,可以问问阿姨,叔叔们。他们都听得到,而且也在讨论你们,说妈妈你特别爱欺负叔叔。”

    安文真的是不怕啊,反正人小有什么说就说什么。安心皱着眉头,这都是什么事情啊?他们说话真的很大声吗?

    “我没有欺负白洛叔叔,别听他们乱说。”

    “我是自己亲耳朵听到的,你很多次都特别大声的凶叔叔。叔叔每次都小声道歉,跟我一样。”越说越小声,害怕安心发火,安心双手连忙捂着耳朵。防止被安心揪耳朵,因为安心特别会揪安文的耳朵。不听话,或者做错事就会动手。

    想比安沐枫,安心就是一个特别会动手教训他的妈妈。以前还会觉得爸爸也是这样子,大家都是这样子。百原来只是妈妈这样子,安文捂着耳朵低着头。

    “你这又是干什么?”

    “妈妈会揪我耳朵。”

    “你……真的是……”他这样说出来,哪还敢揪他耳朵或者凶他。简直连碰都不敢碰他。安心摇头,安文然后把手挪开然后比了两个兔子耳朵在太阳穴旁。微笑地一摇一摆,扭着小屁股向她跳舞。

    安心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她说:“你这是在干什么?”

    “跳个舞舞给妈妈看,这样妈妈就不生气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生气的?”

    “妈妈不生气就好,当个漂亮的新娘子。文文还要做花童。是可以撒花的意思是吗?”

    安文点点头,说:“应该有个小花篮,到时里面有花瓣,文文直接抓起来酒就可以。不过到时要听大家的吩咐才能洒知道吗?”

    “知道,知道。”安文用力点头,两个看起来好像十分默契友好。安心也希望如此,这个婚姻必须是完美的,白洛给她完美,她也必须给他完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