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只爱不婚:总裁请上车 第313章 他很在乎吗

时间:2018-04-07作者:借东西的矮人

    安文跟安心说着这几天的事情,手舞足蹈的样子特别的开心。安心就在那里认真的听着,看着孩子开心她也开心。虽然不是她陪着他一起去的。

    至少安沐枫是他父亲,这点上面,非常的好。很快,吃的送了上来。安文吃过东西,安心就直接带着他去洗澡。他的都是海鲜的味道,实在难闻的很。

    “妈妈,你好久没有帮我洗澡了。”

    “你是男子汉,可以自己洗。让叔叔阿姨给你放水放好。”

    这盆子,半米水深都没有。安文自己坐在里面,擦擦洗洗。安心想让他自己慢慢来试着。其实每次洗,外面都有人守着。绝对不会出事,安心也会帮他洗。

    “可是我的后背我擦不到。手手弯不过去。”

    “转过身,妈妈给你擦。”

    咻地一声,安文直接滑转过去。背对着安心,安心轻轻给他擦着背。小孩子的皮肤比较细嫩。

    太重会伤到小孩子的皮肤。安心擦了几分钟,然后说:“妈妈已经给你擦好了,来,转过身自己擦。妈妈去给你找睡衣。”

    “嗯,谢谢妈妈。”

    安心出去拿衣服,安文拿着小毛巾在擦自己的身体。乖得不行不行的,女佣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她好可爱。像个粉娃娃,又白又滑。简直让人想捧在手心中。两只大眼睛也是那样子的完美。

    安心拿了衣服然后赶紧过来,看着安文在玩水。她摇了摇头说:“来,站起来。”

    把衣服放着,然后拿着大毛巾把他包住然后抱出来。把水擦干,然后拿吹风机把头发也吹好。

    最后再把毛巾拿掉,给他换上睡衣。闻起来没有海的腥味,安心是不太喜欢的。虽然也没有到非常讨厌的那个份上。

    “妈妈,你晚上和我睡吗?”

    “好啊,妈妈跟你睡。”

    安心当然答应,安文说:“好些天没有见妈妈,没有跟妈妈睡。想妈妈。”

    “妈妈也想文文。”

    “那下次我们一家人去看星星好不好?”

    “好啊,有机会我们一起去看星星。”安心想爸爸和妈妈一起去。安心想起以前她与安沐枫出海看星星的事情。尘封的记忆忆又似乎又想起不少来。安心本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只是事情一直在缠着她,让她不得不去想着。

    “可以啊,不过你现在得睡觉了。现在都快半夜,再不睡,你明天就起不来。虽然放暑假。但是也不能这样子哦。”

    “是,妈妈。”

    于是安心抱着安文到房间,抱着他睡。白洛在隔壁房间,拿了本书看着看着。本来想等安心过来。但是安心没有过来,大概就知道安心要跟安文睡。所以把书放回去,把灯也关上。

    早上的时候,白洛醒过来。安心也没有过来,他下床去隔壁房间看了看。

    两个人还在睡着了,白洛很小心的走出去。然后到楼下,说:“稍微晚半个小时准备吃的。”

    “是的,少爷。”

    厨师点点头,然后离开。白洛倒是去了外面,到了旁边的温室。检查里面的花的长势,天气不错,于是把把大棚上面打开。大棚不大,所以都在可以控制的区域。

    过了一个小时,安心才醒过来。饭菜也刚好弄好,白洛真的很会算时间。安心抱着安文下楼,已经洗好脸。她说:“好香啊,白洛了?”

    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安心满足地说道。

    “少爷在外面的花棚里面,说是要看看花。”

    “嗯,那好。我也去!”边说的同时摸着安文的头,交待他说:“你先吃,等一下老师来上课会没有力气的。”

    “是的,妈妈。那你跟叔叔不吃吗?”

    “马上就吃,你先吃。我去看看叔叔。”昨天没有跟白洛说,也没有回去睡。白洛应该没有生气吧?她应该要说一声的,只是什么都没有说。这样怪不好意思。

    她走出去,来到花棚,只见白洛拿着剪刀在剪花。他说:“你怎么来了?”

    “看看你,不过你剪康乃馨干什么?”

    “去我爸的时候,拿些花过去插起来。”白洛已经剪了二十多根。还挺漂亮!

    “那你跟我讲啊,我来帮你。花店也有花,要不要再拿些?”

    “不用,不用,不用那样子的麻烦。我觉得这样就挺好,我喜欢单一的在一起花。配太多,反正不是很喜欢。”

    “哦哦。”安心觉得他是针对人,以前送她花的时候。都是各种在一起的,当然色系尽量统一搭配。

    “我要不要跟你一起去看看爸?”

    “不要啦,你不是要上班。文文钢琴是一个半小时,接下来怎么办?”毕竟现在是放假,放他一个在家里,好像也不太好的样子。安心说:“我可以带他去店里面,这样你看行吗?”

    “问我行不行?我还想问你行不行?”白洛哪有那能力管她,都是不管的。宁愿安心管着他。

    “得了得了,知道你的意思。我会带他去店里。”

    实在不行,还可以扔到他老爸那里去。发现放下很多事情后,真是很多事情都简单许多。

    白洛把花用废旧的报纸包好,然后同安心回到客厅。安文已经吃得差不多,周老师也已经过来。

    请周老师一起吃的,吃过饭后。安心陪着安文,看他练琴。

    白洛拿着花开着车去白克家中,今天marry没有来。白克的脸色显然不好看。

    “白洛,为什么你妈妈今天不再过来。”

    “也许是有事情吧,妈妈不过来你不要着急。也许妈妈有什么事情,也许路上堵车都有可能的。你如果太着急,也许妈妈就会觉得你管得太多。这样让她有以前的感觉会非常的糟糕的。”

    白洛劝白克要冷静,不要再像以前那样。那是marry最讨厌的事情。白克说:“我没有给她打电话,一点都没有。我知道,她不喜欢我这个样子。你帮我想想办法,我不想离婚。不想跟妈妈分开。”

    白克拉着白洛的手,白洛倒想啊,他也不想父母离婚。但是办法真的不是很容易。

    “爸,慢慢来。现在的妈的态度不是好了很多。不再像以前,你也不要着急。先把伤养好,我会请求妈妈在我结婚之前不要离婚。因为我想让你们好好的出席我的婚礼。”

    白洛一直都在帮白克,虽然白克做的事情其实也让他很不理解。但是毕竟是他的父母。

    “嗯,谢谢你。”

    “爸,其实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你要真心真意去跟姐姐谈谈。这是最关键的一点。不要再趾高气扬,不要再觉得都是姐姐的错。”不想说出来让父亲自己反自己。但是问题确实是这样,白克低下了头。

    白洛再说:“我不是想指责你的事情,爸。事情的关键在于姐姐,如果你可以认认真真跟姐姐和好的话。现现在所有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真的是特别简单,如果白克真的那么在乎marry,为什么不认认真真去道歉与把柄。像现在这样情况大部分是来自于他自身的问题。别人想帮也帮不了不是吗?

    “我知道,我会认真想想。等我伤好后,我会再跟她聊。”

    “我只希望你是真心跟姐姐聊,否则有的只是反作用。那样得不偿失。”不想说糟糕的话,但是事情也确实这样。

    白洛感觉自己教训了太多自己父亲,这是不应该的事情。他没有资格去评判什么?尤其是对自己很好的父亲,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自己。

    “知道了。”白克再次回答。白洛随后也不再多讲。marry确实上午没有来,于是白洛打电话过来。

    白克一直让他打,是白高雪接的电话。白高雪说:“妈发烧了,现在躺在床上。过不去照顾你的父亲,也不能做你父亲当厨师做饭。”

    “不是这个意思,没有让她做饭照顾人。我现在就过来看看妈。”

    “随便。”白高雪把电话挂断放在桌子上,然后医生已经过来。给她打了针,吃了药正在睡觉。

    白洛放下电话把事情告诉白克,白克也想要过去。于是安沐枫说:“你这样可以吗?”

    也想带白克过去,这是一个面对白高雪的好机会。“当然可以,虽然重新开过刀,但是坐在轮椅上是没有问题的。”

    “那好,我让人帮你。”于是把人扶到座位上坐好,然后把轮椅收好放上去。然后让人跟在后面,防止白洛一个人扶不住白洛上轮椅。

    他们一个多小时才开车到,白高雪没有想到白克也会来。坐着轮椅,后面白洛推着。

    “进来吧,妈妈在里面。”

    白高雪看着他们两个,然后走到旁边。白洛与白克到房间看到休息的marry,marry已经知道他们要来。晕晕沉沉地的她,睁开眼睛,看着他们说:“你们来干什么?”

    “marry,你没事吧?”白克担心地说道。

    “没事,跟你的伤比起来。这什么都不算!”marry只是感冒发个烧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白克接着说:“是不是因为照顾我,所以你休息不好。才会生病的?”

    “所以我现在可以休息吗?”看着白克,冰冷地道。

    “我们出去吧,这样的话妈就可以好好休息。”能被这样怼回来。简直无法再说下去,现在休息最重要。

    他们两个出去,并且把门带寂。白高雪坐在外面,她说:“可以走了!看完的话。”

    “小雪。”白克温柔地看喊着白高雪的小名,白高雪有些些愣住。他说:“我们可以聊聊吗?”

    “抱歉,我不想跟你聊。没事的话,请走吧!”白高雪内心受到一丝的触动。她没有想到白克会这样跟他说话。

    白克的态度也比起以前要好很多,而白高雪能感觉得到。没有高高在上,白克是真的放低自己所有来道歉。

    “我想跟你聊聊,不愿意走。”几乎是请求的语气,白克这样子真的不多见。应该在她生命中就没有见过。白洛也说:“姐,跟爸爸聊聊好吗?”

    “不要叫我姐,我听着怎么这刺耳?你们是来看妈的,还是来找我的算账的?”

    白高雪现在有些明白,这是在针对她吧?这架势,看起来非常的不一般。“没有,没有找你算账,怎么可能找你算账?姐,我和爸是来看妈。但是也确实真心想跟你谈谈。”

    “那谈吧,想谈什么就直接说出来。”白高雪做在那里等着他们开口讲话,白洛看着了一眼白克。白克说:“我为我以前混账的行为向你道歉,一直以为我都太注意我自己。太自我为中心,丝毫没有顾虑到你的心情。都是我的错,我太自私了!”

    白克来得直接,白高雪想从里面听到出不对劲的讽刺。只不过很是可惜,白克的话很诚恳。没有任何的讽刺,与上次真的是很明显的对比。

    “所以了?”

    白高雪拉着问,白克说:“你能原谅我吗?我们一家人,重新再来过?”

    白洛也说:“对啊,我们是一家人。姐,我以前不知道。但是我现在清楚,欠你太多了。”白洛半蹲着看着坐着的他们。

    “哼,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白高雪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感觉一切都是奇怪的很。白洛说:“姐,我们一家人应该生活在一起。以前的问题,我们慢慢改正。爸现在是真心诚意的跟你道歉。”

    “我觉得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总感觉有什么阴谋一样?是不是我拿了你们几千万,所以想拿回去。如果是这个的话,就直接说吧。我会直接给你们的。”

    “不是钱的事情,姐。真的不是钱的事情,我打算给你一部分的股分,爸当初给我的钱一半,折算成股份,公司也给你留了管理者的位置。”

    白克不清楚,心里很吃惊白洛,但是他脸上好像知道一样。点头配合着,白克说:“孩子,是我对不起你?给爸爸一次机会好不好?”

    白高雪没有说话,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是她竟然有内疚的感觉在,这样进去可以帮助安雄。可是也会伤害到这些家人。真正认错的家人,早知道有今天,就不要接受安雄的帮助。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真的很烦,因为她很在乎白克,在乎他的父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