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只爱不婚:总裁请上车 第307章 你怎么了?

时间:2018-04-03作者:借东西的矮人

    这安心还真的不能回答他,确实是没有拒绝过。安心拉着白洛的手,然后讲:“我们赶紧收拾下吧,还得去接文文。”

    “你啊,讲不过就转移话题。反正这个人我看由来我来说吧。你肯定不会开口。”

    “白洛,晚些时间我们再谈。现在得去参加婚礼,我得化个妆对不对?”摸着发白的脸,气色并不是很好。白洛只好退步。

    然后收拾好,同安心去学校接安文。安文得知要去吃喜席,非常的开心。安心特意给他找了套小西装穿着。安文还要带个帽子,于是安心翻箱倒柜给他找来帽子。累得全身都是汗,白洛说:“你怎么还没有换衣服?”

    “忙着给这个小家伙找帽子。”指指在前面落地镜子前臭美的安文。安心无奈地摇摇头,白洛于是让她去换衣服。由他来着安文,安心没有拒绝。去到隔壁的衣帽间,挑了一条长裙,黑中带着红,天鹅绒面料。安心似乎以前都没有发现过,白洛当时给她买了很多。

    还有很多件都仍有吊牌在上面,穿都穿不过来。每天不重样,几年都穿不玩。她把自己的头发扎了个丸子头。看起来充满着活力,大方简单。

    白洛拉着安文出来时,安心正在补她的口红。安文说:“妈妈,我也要口红。”

    “哈哈,好。我给你涂,等一下哦。”安心涂好然后找了一支透明的给安文也涂上。防止他的嘴脱皮,他想涂是好事。谁知白洛也凑过来,嘟着嘴。

    “我也要涂。”

    “神经啊你。”安心看着他,然后十分无奈的给他抹了下。白洛开心的凑到她耳朵说:“你今天好漂亮。”

    “那是说我平常不漂亮吗?”

    “不是,你不会在这个时候要跟我扛这个问题吧?”

    “当然不是,我们走吧。”

    于是他们三个人前去酒店,他们拿着邀请函很顺利的进去。位置在后面,安心感觉非常不错。至少不是大家的注意力关注眯。

    不过夫妇在最后的时间,有前来他们前面向他们感谢。而这个时候,有个嘉宾也认出白洛。他们惊讶白洛这样的大人物,很快在人群引起议论。不过张夫妇到后面才知道,难怪安心不差钱。

    白洛看到他们的在讨论,于是跟安心谈了一下。引起更大的骚动前,悄悄的退场。这是属于这对小夫妻的夜晚。

    而且他们也吃的差不多,安文也快要睡着。他们开着车回去,安心抱着安文,然后把他的小外套脱掉,放到床上。安文喃喃说了两句,不过倒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白洛在后面停好车进来,看到安心从房间出来。

    “怎么样?他睡着了?”

    “是的,他今天玩得很开心啊。所以睡得也特别的快。”

    “玩得开心就好,你了?今天晚上怎么样?”

    “挺开心的,看着人家的结婚。如果你想问我结婚的事情,我想你可以开始着手准备。”安心早就想嫁给白洛,白洛倒是想啊!白克的腿现在离不开拐杖,而且当时他又答应。

    “你跑不掉的,等爸好了我们立刻结婚。但是你可以订婚纱,我们可以拍婚纱照。有很多的事情,只要你想做的话。”

    他们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所以借着这段时间都做掉。安心说:“还是晚点吧,你太累了。我不想让你累,每天你又去爸的那边,又去公司,又在要回我这。三头跑,我真怕你的身体的撑不住。”

    看着白洛,白洛把她拥入怀中。把头靠在她肩膀,温柔地说:“只要你在我的身边,再累都不累了!”

    “你会不会某一天,突然讨厌我或者没有现在这样爱我?”安心很担心,没有不变的爱与心。“我也有这样的担心,我也担心你会不会离我远去。但是你会吗?”

    “不会。”安心摇摇头,她不可能会离去。

    “我也不会,我只会更爱你。永远地爱你!即使我死,爱也不会消失。”

    “你说什么话?提什么死的?不喜欢,所以以后不准说。”安心听到这话总能想到离去姚柔。死亡是她无法接受的事情,太糟糕了!

    白洛用力地抱着她,他回答说:“放心吧,我想和你永远。怎么可能会死去?”

    他的一生何其的幸运,能找到绝对的爱人。安心也同样觉得幸运,能有一个人如此的深爱。在她伤痕累累的时候还爱着她。没有伤害,只是爱。

    其实安沐枫的爱不会少于白洛,但是安沐枫的遭遇太惨。所以导致他的极端,如果没有做那些伤害安心的事情。安心与白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白洛说的感谢,其实是真的应该感谢。

    安沐枫坐在花园里,即使已经是半夜。昏黄的灯光的还亮着,特意为安沐枫留着。旁边还有驱蚊器的灯,所以并不是很暗。

    姚芳半夜起身上厕所,还看到花园亮着。她披了大衣走出来,是安沐枫。

    “你怎么还没有睡?沐枫?”

    “睡不着。”

    “你一直没有睡吧,要不要喝点什么?”姚芳想要给他弄些吃的。他桌子上的茶水已经喝完。“不用,阿姨,你去睡吧!不用管我,我没有事。”

    安沐枫看着姚芳应该是刚起来上厕所或者喝水之类的事情,这么晚又这么冷的天不用在忙来忙去。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到时再吃也不吃。

    姚芳没有回去,而是坐在他的旁边。她说:“你看起来真的很难过,可是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阻止你不难过。”姚芳真的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不让他操心家里的任何事情,不让他有压力。

    “阿姨,我感觉我们之间好像有种莫句的情感。”

    “也许有的。”

    “阿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改口叫你阿姨吗?”看着姚芳,姚芳摇了摇头。“其实我知道了一些事情,你是我妈妈的亲生姐妹。”

    “天呐!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姚芳吓了一跳,看着安沐枫。安沐枫说:“很早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因为你们很相像。也同姓,稍加调查不会很困难。”

    知道这个还好,又已经过去这么长的时间。看起来安沐枫也没有什么可不接受的。姚芳说:“对不起,我隐藏了很多的秘密。”

    “我们都有秘密,没有人不会没有秘密。阿姨,谢谢你。替妈妈一直守在我的身边。我真的耽误你太长的时间,你原本应该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儿女,有自己的未来。可是你却一直替我在奉献。我怎么能报答得了你的恩情。我没有资格,真的。”所以安沐枫这几年对姚芳特别的好。

    “我不想让你有这样的负担,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吃得好,住的好,没有少钱用。这里就像我的家啊,你不想着那些。沐枫,即使你已经知道。那我也说了吧,所有的一切我都感到很幸福。可以守着你长大。”

    姚芳伸出手拉着安沐枫的手,冰冷的夜晚感觉到温暖。安沐枫与姚芳聊了很多,可是关于真正的秘密,姚芳死不会说出来。

    而吴雄,他必须死。姚芳的心里下了狠手,如果敢说出来就一定杀掉他。再软弱的人,也会有想保护的东西,值得付出生命。

    吴雄半夜被恶梦惊醒,有人拿刀狠狠地扎在他的胸口,他疼得醒了过来。他竟然感觉到害怕,把灯打开。然后走到桌子前用力喝下大杯子的水。

    “怎么会这样?吴雄,你从来没有怕过谁?不用怕,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也没有来世。”

    吴雄感觉越老似乎越想这些,他必须像以前那样果断。但是有个糟糕的消息传来,吴老太爷在当天晚上去世了。安沐枫与安雄赶进深山里面,安沐枫痛器出来。

    “对不起,爷爷,我没有守在你的身边。对不起,对不起。”

    拉着冰冷僵硬的手,吴老太爷已经离开。下人告诉他们两个,其实这一个月一直被病痛折磨。但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都不准他们说出来。安沐枫好内疚,好难受。在这最后的时刻竟然没有守在爷爷的身边。

    爷爷的年纪这么大,没有任何理由不来看也。吴雄也有呆住,他站在旁边。眼睛发红,吴老太爷走的时候他们都不在身边。那是以什么样子的心情离开的。吴雄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开始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的父亲不满意他,而他从来也没有尽过儿了的义务,昨天的那个梦是对他的启示吗?安雄坐在那里,半天都不说话。

    安沐枫主挂着葬礼,安心带着安文前来了。安心让安文叫祖父,安文很听话。跪在前面,然后叫着安老太爷祖父。只不过安老太爷听不见。

    安心难过的不行,他们大家都好像忽视了太爷。明明太爷对他们每个人都很好。这真的,太让人难受了。

    “对不起。”

    大家的内心都是这样的感受,太对不起安老太爷。安老太爷一个月的痛苦折磨,都没有告诉他们。悄悄的离开,留下一片安稳,这种感觉真的让人特别的难受。他们一直待在这里,直到火化,安沐枫抱着骨灰坛。不停的落泪,他从来不是个会不断落泪的人。

    但是爷爷是他的心中的痛,爷爷给了他所有。到最后他什么也没有能为爷爷做,连守在他的身边都没有做到。太糟糕了,安沐枫恨自己。痛恨自己,他把骨灰坛送到墓园,安心与安文也跟着。这几天的时间,都在一起。

    安沐枫站在墓碑前,说:“谢谢你和文文能来送爷爷最后一程。”其实他可以不用来的。

    “我们应该来,爷爷对我很好。而安文也应该来,他比较是安家的孩子。”

    “谢谢。”安沐枫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但是此时的他充满感激。其他的话也再也说不出来,他们在这里待了好长的时间。久到安文睡着在安心的怀中,安心抱着孩子坐在旁边的台阶,安沐枫则是在安老太爷墓碑坐着,背靠着碑,整个脸都失去血色。

    突然间,大雨如盆般泼洒下来。安心立刻抱着安文到前面的大树下面,给孩子挡雨。安沐枫没有动,安心叫:“安沐枫,安沐枫。”安心叫了好几次,但是安沐枫都没有反应。安文醒过来,安心说:“安心你在这里不要动,我过去看爸爸。”

    感觉不对劲,安心连忙冲过去。发现安沐枫已经晕倒在地,她把人扶过来,差点自己摔倒。然后拿出手机赶紧打电话。

    “爸爸,怎么了?”

    “过来,靠着妈妈。”把衣服给安文挡着雨,大树虽然可以挡住不少。但是雨太大,他们几乎已经湿透。不能让安文也湿透,离得太远。30分钟救护车才到,把他们三个都带到医院。白洛这边也赶了过来,安心在车上给他打的电话。

    安心也给姚芳打了电话,姚芳二话没有说,扔下手中的活就冲往医院。

    “怎么会这样?”

    “他突然间就晕倒了,又下大雨。不知道怎么回事。”安心也不知道,姚芳想了想,安慰安心说:“不用着急,他这几天没有吃饭。有可能是血糖低,营养不良造成的。”

    “没有吃饭吗?”

    “我听下人是这样讲的。饭给他送进去,拿出来的时候还是那么多。”

    “是啊,我也没有看到他吃过饭。他这是要折磨死他自己吗?”

    “他太内疚了,老太爷对他很好。所以才会如此。”姚芳可以理解,因为内疚,无比的内疚。死亡需要大家接受,可是他们却无一人陪着他们。

    “爸爸,爸爸没事吧?”安文让白洛换了衣服,然后赶紧跑过来。问安心,安心说:“没事的,不要想太多。”

    看着白洛在场,所以她的情绪稍微在控制。不想让白洛觉得她与安沐枫之间还有什么。但是越是这样,越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他们都在外面等,医生随后出来。给安沐枫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人已经醒过来了,营养不良,胃里都没有东西。病人不吃饭怎么可能撑得住?”

    “对不住,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姚芳连忙说。医生说:“病人有点放弃的状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说话,醒过来。现在正在输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