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只爱不婚:总裁请上车 第279章 我有判断

时间:2018-03-13作者:借东西的矮人

    他们早就已经结束,现实又怎么可能在一起?白洛拉着安心的说:“如果不是我死缠烂打,我觉得你可能会同他一起。”

    “白洛,你要再这样讲话。就别怪我不客气!”安心讨厌白洛这样子。白洛立刻管好自己的嘴,没有再讲下去。安心不想在安沐枫的事情上面绕来绕去。

    即使安沐枫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可是他们的却离开安沐枫。

    “对不起。”

    “别再说对不起,哎,我出去走走。你看着安文。”安心感觉再下去,都是各种各样的问题,气氛越来越奇怪。

    不出去走走,单独一个人?气氛只有可能会更加的糟糕。

    看着安心走到外面,白洛来到门边背靠着门。看着她孤单的背影,这种情况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

    安文继续做作业,反正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才几岁的小孩子又怎么想的那么的事情。

    安心也不想要这个样子,她走在外面,用力地呼吸着。整个脑袋都是安沐枫,想把安沐枫踢除自己的脑海。可似乎还是差了点。安沐枫现在在做什么?安心在想着,也许工作,也许在家。

    安沐枫确实在工作,不过他此时在办公室里面。面对坐着张未蓝,那个大学生。

    “安总,你今天找我来是做什么?”

    “张小姐,你在商场怎么样?”

    “安总,一切都还好。我现在也才刚刚熟悉些。”张未蓝不太明白地看着安沐枫。安沐枫叫她来的目的应该不是只有这个吧?

    “那就好,我觉得你可以再继续努力。现在公司的销售副经理的位置空着。如果你的能力跟得上的话,这上位置我打算留给你。”安沐枫的话让张未蓝不解。

    张未蓝疑惑地看着安沐枫,因为她才进来有多长的时间?她问:“为什么?比我有能力的一抓一大把,我才进来多长的时间。”

    “你母亲住院了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张未蓝看着安沐枫,她确实住院。不过才几天的时间,安沐枫就已经知道。安沐枫拿出一张支票,推到她的面前:“这是一百万,你母亲手术要六十万,你现在担承不起。”

    安沐枫十分大方,张未蓝很心动。确实她正在四处借钱。没有想到安沐枫竟然主动解决她的问题。“我很谢谢你,但是你不会有其他的目的吧?”

    张未蓝也不是傻瓜,这么大笔钱给她一个刚进来的小员工。谁料安沐枫说:“没有什么目的,纯粹只是因为欣赏你,喜欢你。”

    “啊?喜欢我?”张未蓝听到这话,脸都红了起来。安沐枫紧接着解释,说:“不是你想的那种,钱你就放心拿去用吧。你有钱了再还给我。”

    “你觉得我能赚到这么钱还给你吗?我现在一年连五万块钱都没有。”就算现在认认真真的上班。张未蓝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

    看着张未蓝的犹豫,安沐枫说:“如果你不拿我这钱,你去哪里弄钱给你妈妈。你不会想让你妈妈死去吧?你妈妈必须立刻换肾,否则她撑不了多久的时间。”

    “当然不是,我会去别的地方借钱。无论怎么样,我都会救我的妈妈。”

    “去哪里借?你的亲戚如果能借也不至于拖到今天。高利贷吗?你怎么还?小心最后把你自己都还进去,我的钱最可靠。不要觉得我另有目的,就算另有目的也比其他人来得好。”

    安沐枫说的没有错,于是张未蓝收下这张支票。十分感谢地说:“谢谢你,安总。我会还你的钱,如果你有什么要我办的。我一定义不容辞。”

    安沐枫的没有把他所想说出来,现在也许还太早了!他点点头,然后说:“我相信你,可以做到顶尖的位置。我看人不会出错,张未蓝。甚至有一天我们能够平起平坐。”

    “那还是不太可能,安总。我很谢谢你的夸奖。”张未蓝没有想到被这样看重,如果做出什么还好。做不出什么就真的太丢脸。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张未蓝拿着支票出了办公室。去银行办理后,速度赶往医院。交了钱,医生把手术定在手面。

    张未蓝的母亲杨华看着她说:“未蓝,你是坐哪里得来这么多的钱?你不会借的高利贷吧?不能,就算死我也不能让你借高利贷。”

    “当然没有,我当然没有借高利贷。这是我老板安沐枫借给我的,借了我一百万。妈,请你放心,我现在在他那里工作。不管十年二十年,我一定会把这笔钱还给他。我老板是个好人,对我也特别的好。”张未蓝抱着杨华,希望杨华不要乱想。张未蓝的父亲张了走进来。

    手里提着两盒饭菜,看着她们说:“先吃饭吧,等一下再聊。”

    “是,爸。妈,吃饭吧!”把桌子移起来,大家三个人围着吃饭。很快手术进行了,张未蓝请了假守在医院。手术进行得很成功,排异出现的问题也很小。

    安沐枫在杨华手术三天来,来到医院看望她。杨华非常陌生,张未蓝赶紧说:“妈,这就是我的老板。一百万就是老板借给我的。”

    “谢谢你,安老板,太谢谢你。你救了我妻子一命。”张了差点跪下说谢谢。而安沐枫说:“对我来说只是件小事,你不用这样子来谢我。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安沐枫赶紧把他扶着,防止他跪下去。本来就是别有用心,所以他不打算当那个善人。

    “谢谢你。”杨华也对他说着,看起来张未蓝没有说谎。钱真的是公司借来的,如果借的高利贷,怕是要难受死。

    不想让女儿进入地狱,家里本身条件就差的很。安沐枫坐在张了搬过来的椅子,把水果与鲜花交给张未蓝。然后客气的问着杨华的情况如何。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就这样过去。

    电话响起,安沐枫看到来电挺陌生。于是接起来,对面是安文的声音:“爸爸。”

    于是他起身,向病房的人点点头。然后出到外面的过道上:“文文,你在哪里?这个号码很陌生。”

    “我在家里,我让阿姨给我买了个电话和卡。”

    “哦,真聪明。那你妈妈知道吗?”

    “妈妈知道,妈妈也同意的。”安文表示他没有让大家为难,任何事情都在大家同意的情况下再做。“妈妈前两天有让白洛叔叔故意问我,要不要我去找你。不过我作业较多就没有,所以我让他们给我买了手机。这样他们安心些。”

    “文文,你真的太懂事了!”

    “是爸爸那天说的对,我不能任性得无法无天。大家开开心心的生活最重要,虽然我想要爸爸妈妈在一起。但是如果爸爸妈妈在一起不能开心,那我的行为就太糟糕。”

    安沐枫听到这话,几乎快要落泪。他好像过早的让一个孩子早熟。安沐枫坐在过道的椅子上面,揉着眼睛。

    “爸爸,你是在哭吗?”

    “没有,没有。爸爸怎么会哭?爸爸只是觉得抱歉,你还是个孩子。不应该这么懂事的。”

    “懂事是件好事。”安文把安沐枫的原话送还给安沐枫,安沐枫曾经这样说着。“可是你应该有不懂事的时候,而现在这就是你的时间。”

    “爸爸,我是个天才。天才就是与众不同的。”

    “哈哈哈,我儿子真可爱。不过你确实是个天才,聪明的厉害。”安沐枫不否认,可是当安文这样认认真真的说出来就是想笑。安文再次认真的说:“难道爸爸觉得我不是个天才吗?”

    “当然,当然。”安沐枫承认。

    “对了,爸爸。妈妈可能要和白洛叔叔结婚了。希望你不要难过。”

    安文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有不少的怨气。但是没有办法,这是他没有办法可以跨过去的事情。“他们跟你说了吗?”安沐枫的心好像被撕成两片般难受。但是他现在得保持冷静,因为他在与自己的儿子对话。儿子本身就不希望,所以不想愿意再引起其他的原因。

    “没有说,我自己判断的。前些天,妈妈想跟我说什么。但是我没有让她说出来。她只有在这件事情上面会那样的表情。”

    “也许是你想多了,文文。你最近钢琴练得怎么样?肖可可老师出国去了,现在的老师怎么样?”

    “现在的老师叫周贝贝。”

    “感觉你和叠字的老师比较有缘。”肖可可,周贝贝,都是些可爱的名字的。估计都是小女生。年纪也不会很大。

    “周老师对我很好,教得也很认真。我现在弹得也不错,但是因为我的手指长度的关系,有些曲子还是弹不了。也许得长大一些,到时会更加好吧。”安文如实地承认自己的担心与问题。

    安沐枫点点头继续跟着安文讨论,张未蓝从病房里面往外面看。没有敢出去,又走进来。杨华问:“你老板在跟谁通电话?”

    “他的儿子。“张未蓝是知道的,因为商场的柜员都喜欢议论这件事情。

    “他结婚了?也对,年纪也不小。是应该结婚了。”

    “没有结婚,而且似乎他们感情不好。所以现在是分开来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