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神通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绽尽光芒

时间:2017-10-19作者:残殇

    轰!!!

    嗡!!!

    哗啦啦!!!

    焱湮主宰彻底的怒了,狰狞的表情中充斥着无尽的杀意。

    黑暗的力量狂啸而出,九件圣物无尽的绽放着幽森的力量,毁灭的力量,吞噬一切的力量。

    无上的道威在焱湮主宰的挥舞之下,从四海八荒而来,涌动整个在地苍穹。

    宇宙苍穹任何一片角落,大道的道威皆可以降临,法则落下,化为一只只无形的巨手,要鸿蒙鼎那散发出来的圣光给吞噬湮灭。

    这是力量的较量,这是道威的较量,这是法则的碰撞。

    黑暗再次的来袭,有压倒光明的阵势,有将鸿蒙鼎的圣光给吞噬的趋势。

    黑暗在向秦萧这边蔓延,在慢慢的吞噬着圣光。

    焱湮主宰的压迫之势,再次的袭涌而来。

    鸿蒙鼎剧烈的洪鸣了起来,可是也依然挡不住这黑暗力量的吞噬,鸿蒙鼎的光芒也渐渐的被压制了下来。

    情况,有些不妙。

    如此的情况,也在秦萧的意料之中。

    “看来焱湮主宰已经是全力以赴了,要的就是将焱湮主宰全部的手段逼出来。只要这样,我才能知道焱湮主宰的真正实力如何,才能知道怎么来应对焱湮主宰。如只是这样的实力的话,那这一点,我倒不用太爆露底牌了。”

    秦萧心中思忖,嘴角滑出了一道冷抹出来。

    单纯的靠鸿蒙鼎,靠鸿蒙大道是肯定不行的。

    现在,那就全力以赴吧。

    山河,剑篇,出!

    秦萧意念一动,眼眸变得更加的幽冷了起来。

    日月山河,从无极中而来,直接破除一切的黑暗,直接在黑暗之中滋生了出来,犹如雨后的春笋一般。

    山河剑篇可是秦萧自创的秘籍,一门自创的秘籍施展出来的威力,那可是比修练的秘籍要强大好几倍不止。

    所以山河剑篇一出,焱湮主宰的手段也顿时的被压制了下来,对焱湮主宰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力。

    山河剑篇,可是融入了万物大道和究极剑道,两门大道秦萧都是掌控者,以掌控者的力量来全力的施展山河剑篇,威力可想而知的强大。

    山河剑篇之中,还蕴含了两种极品大道的无尽道威,诸天的运用,法则的力量,都完全的融入其中,发挥到了极致的地步,相得溢彰。

    再有鸿蒙鼎的无上圣威配合,双管齐下,齐齐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极为的可怕,足可震诸天。

    此时的秦萧,除了宇宙之宝的底牌之外,其他的手段可谓是全部的用上了,差不多就是秦萧的全部实力了。

    最多,也就是还有一些底牌没有动用。

    面对强大的焱湮主宰,秦萧自然也是要全力以赴才行。

    这可是秦萧目前为止面对的最强大的对手,也将秦萧心中的战意激发到了极致的地步。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是什么力量?这是什么手段?怎么会强成这样?太可怕了吧?”

    “秦萧他不还是四步天神吗?他的实力怎么会强成这样?焱湮主宰都拿出了全部实力了,竟然还这样?”

    秦萧的山河剑篇一出,局势显然就出现了逆转,变故顿生。

    如此的情况,也着实是惊震住了那些大能。

    他们身为九龙天宫的大能,对于焱湮主宰自然是无比的敬畏,无比的崇拜,自然是觉得焱湮主宰实力强大无比。

    秦萧的名声现在也大,据说也是主宰层次的战力,但是相比之下,他们自然更相信焱湮主宰,也希望焱湮主宰能够力压秦萧。

    而且理论上来说,焱湮主宰镇压秦萧应该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才是啊。

    焱湮主宰可是极古老的一尊主宰,活了大半个宇宙纪元,一身的实力强大无比,底蕴无比的深厚。在主宰之中,名气也是颇大。

    在九龙天宫中,地位更是超然。

    所以,大家自然也不会觉得,秦萧有这个能力跟焱湮主宰抗衡。

    可是现在,变故发生了。

    华寂主宰他们,也是一阵惊讶,目光不由的微微亮了起来,厉了起来。

    以他们的眼力来看,自然察觉到了更多的情况,而且是很不妙的情况。

    此时焱湮主宰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很显然秦萧再次的给了他意外,再次的让他惊震住了。

    “刚才还不是这小子的全部实力?这是秘籍——不对不对,就算是秘籍,也没有这么可怕强大才是,难道是他自创的秘籍?山河剑篇?”

    “可是山河剑篇不是绝学吗?怎么现在爆发出了秘籍之威,难道这小子已经将这门绝学进化成了秘籍了?”

    “妖孽,真是个十足的妖孽,才不过修练短短五十多万年,竟然就能自创出一门秘籍出来,怎么会如此的逆天?”

    “可恶可恶,又是秘籍在身,又是宇宙之宝在身,又是三道掌控者——每一份手段,都足可以逆天,都达到了一个极致。”

    “区区一名四步天神,修练了仅仅五十多万年,竟然就能将诸多逆天的手段集于一身。这份妖孽,足可以超过天灵子和华阳君吧?”

    焱湮主宰心中那叫一个可恨啊,很难接受眼前的事实。

    他之前对秦萧其实多少还是有些不屑的,觉得这小子不应该被公认为这个宇宙纪元的第一天才才是。

    当然,这不屑中可能也有些妒忌的味道在里面。

    可是现在,他都不得不承认了,的角是毫无争议,太是妖孽逆天了。

    天灵子和华阳君,也远不及他秦萧才是。

    若是此子出身在宇宙初开之时的话,那恐怕都有可能会超越天庭之主吧?

    最大的可惜,是他出生在这个时代,鸿蒙宇宙元气大伤的时代,没有办法再诞生宇宙之主的时代。

    再是妖孽又如何?

    宇宙本源意志的局限在那里,他再逆天,还真的能够逆的了这宇宙本源意志,这诸天的法则不成?

    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此时焱湮主宰还是要全力的应战。

    只是秦萧的山河剑篇来势太凶,有着摧枯拉朽之势,一"bobo"的强猛攻势,有要将焱湮主宰的黑暗手段击溃的趋势。

    光明的力量开始反扑,黑暗的力量节节败退,反被净化。

    两股力量的较量,局势完全的扭转了过来。

    秦萧的攻击手段,如狼似虎一般,疯狂的反扑上来。

    焱湮主宰也终于是感觉到了压力,照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败下阵来。

    心中的傲气,让他怎么能接受如此的情况?

    “可恶,真是可恶!”焱凐主宰心中不止一次的咆哮。

    秦萧的山河剑篇锐不可挡,一片片的山河冲破了黑暗生长了出来。

    以山河为基石,以日月为光明,以大道为法则,这一片世界仿佛在被秦萧重新的构造。

    此时的秦萧就像是创世神一般,他说要有光明,那世界便有光明。他说要有山,那世界便有了山。他要说有水,那世界便有了水。

    他说要山河,那山和水便组成山河。

    他说世界要光明,那日和月便组成了光明,照亮了一切的黑暗。

    他说这个世界要有法则,那剑便成了法则。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以他为意志。

    秦萧立于九天之上,站在日月之间,一座神山拔地而起,直上九天,犹如一根天柱一般的立在那里。

    而此时的秦萧便立于那神山之巅,俯瞰天下苍穹。

    手可指日月,念可动苍穹,无尽的光芒尽数的绽放,无上的圣威犹如一尊创世的神灵。世间的一切,此刻都要拜服在他的脚下,心悦臣服。

    九龙天宫的那些大能看到秦萧,都不由有些想要下跪膜拜的冲动,太是光芒,太是强大的感觉。

    这种印象深深的印刻在了众人的心中,挥之不去。

    而此时的焱湮主宰,就要显得狼狈许多,在那里咬着牙,满脸狰狞的抵抗着,做着最后的搏斗。

    可是越搏斗,也越是不行。

    大势所归,势如破竹,根本挡不住秦萧这无上的锋芒。

    只是焱湮主宰心有不甘,不愿意认输罢了。

    他堂堂主宰,岂能认输?

    他堂堂主宰,若是向一名四步天神认输,那他还有何颜面在神界地足?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让焱湮主宰足够的疯狂了。

    而秦萧则是愈战愈勇,光芒所向,万道睥睨。

    他立于九天,俯瞰着焱湮主宰,出声道:“焱湮主宰,刚才你不是叫嚷着我欺我秦萧吗?”

    “你不是以主宰之威,要镇压我一个才区区四步天神的毛头小子吗?”

    “你不是要给我一个深刻的教训,夺我的鸿蒙鼎吗?”

    “怎么,焱湮主宰你还在让着我?不肯使出全部的实力?”

    秦萧的话里,显然是有浓浓的讽刺味道。

    对于焱湮主宰的霸道,咄咄逼人之举,秦萧确实是很不爽。所以此时,也有点得理不饶人的架势,再次的出言讽刺,羞辱着焱湮主宰。

    一尊主宰被羞辱,自然让焱湮无比的恼怒,表情扭曲难看到了极点。

    可是他再愤怒又如何?

    他技不如人,那就无怪被他人羞辱。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讲拳头的,讲成王败寇的。胜利者,才是对的。

    他焱湮刚才也确实是毫不把秦萧放在眼里,现在被秦萧如此的羞辱,那能怪谁?

    只能怪他技不如人,所以被秦萧给如此的镇压羞辱。

    “哼哼,还是说焱湮主宰你已经是出尽了手段了?那如此说的话,焱湮主宰你的实力确实是很一般嘛。我还以为,你焱湮主宰的实力很强呢,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连我一个小小的四步天神都敌不过,倒是有点浪得虚名的感觉啊。”

    “焱湮主宰,实在不行,要不我让你请个帮手怎么样?也省得你说我年轻人欺负你老人家。”秦萧再次的出言讽刺,字字如刀一般,也显尽了秦萧的少年轻狂。

    如此的话,让那些大能都觉得这也太猖狂了吧?

    这简直就是狂到没边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