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神通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亲上九龙天宫

时间:2017-10-19作者:残殇

    “秦萧,你休得放肆,这里不是你狂的地方!”

    听到秦萧说要亲上九龙天宫去要人,九寂主宰也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

    放肆,简直就是太放肆了。

    虽然说秦萧有主宰的实力,但毕竟还不是一尊真正的主宰。

    九寂主宰是挺佩服秦萧的,也挺有几分忌惮的,可是心中的傲气若是真的被挑衅到了一种地步的话,他也会发怒。

    九龙天宫那可是圣地,岂能由他人上门去要人?那九龙天宫的威严何在?

    而且秦萧竟然还要让他给带路,如此之事,他九寂主宰又如何能忍?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已经不单纯只是仁武大帝的事情那么简单了,现在已经关乎到了他九寂主宰的尊严,九龙天宫的威严。

    “秦萧——”九寂主宰厉喝了一声,手指着秦萧的鼻子怒声道:“你别太得寸进尺,咄咄逼人了。”

    “你已经杀了仁武的两尊分身,也毁了他的帝宫,破灭了他千万年一手建立的势力,他毕生的一切,都被你给毁灭,你还不肯罢手吗?”

    “就算你不肯罢手,那也是你跟仁武之间的私人恩怨,你不觉得把这件事情牵扯到我们九龙天宫的身上,太过份了吗?”

    “我九龙天宫是何等神圣之地,岂容你来冒犯?”

    “秦萧,今天我已经对你够客气了,也充分理解了你和仁武之间的恩怨。但你如还要犯冒我九龙天宫的话,那我岂能不怒?”

    九寂主宰的话秦萧倒也是能够理解一二。

    确实,圣地有圣地的无上威严,无上的圣威所在,这一点是肯定的。

    五大圣地亘古以来,那就是高高在上,任何人都不敢去冒犯圣地,去触圣地的圣威。

    圣地之前,岂容得他人来造次?

    秦萧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呢?只明些事情,他必须要去做,既便是要做出一些牺牲,付出一些代价,也必须要去做。

    有时候无关对与错,无关知不知晓,只关必不必要。

    做必要之事,就算是再难,那也必须要去做。

    “九寂主宰,那你说我该如何?”秦萧问道。

    九寂主宰道:“那是你跟仁武之间的恩怨,你要如何何须我来多言?我只是提醒你,别太放肆了,我九龙天宫绝对不是你撒野之地。其他的,你愿意怎么做,那我不管,我只此一个提醒罢了。”

    “呵呵,好一个只此一个提醒。”秦萧却是轻笑了起来:“九寂主宰,我想大家都是聪明人,聪明人说话还是不要太拐弯抹角的好。”

    “你这一个‘提醒’,那倒不如索性就直接明说,你们九龙天宫保定仁武大帝了就是。”

    “只要仁武大帝一直躲在你们九龙天宫之中,那我秦萧就一直不能够去找他麻烦,因为有你们九龙天宫这个大的保护伞在,对吗?”

    九寂主宰脸色有些难看,道:“随便你怎么说,仁武是我们九龙天宫之人,他本尊本来就一直呆在我们九龙天宫,我们九龙天宫难道还要赶他走不成?那我们九龙天宫还何以立足于神界?”

    “他若是离开了九龙天宫,那被你杀了,我九龙天宫不管。”

    “但他既然不害九龙天宫,你若肆意妄为的闯我九龙天宫去杀人的话,那就是挑衅我九龙天宫的圣威,那我九龙天宫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你也说了冤有头债有主,你的仇敌是仁武,而不是我九龙天宫。你要找仁武,我无话可说,但你若要闯九龙天宫,那不行。”

    “放屁!”听到九寂主宰这强盗般的理论,秦萧气的直接的骂了一句。

    本来他对九寂主宰也还算是客气,尊重,可是现在他发现他的尊严反倒成为了九寂主宰欺负自己的本钱。

    既然如此,那秦萧何须再忍?

    “冤有头债有主不错,但你九龙天宫若要挡我报仇的话,那我也不会客气。”

    “九寂主宰,你别欺我年少,这事也不是没有先例的。据我所知,数百亿年之前,你们九龙天宫的华寂主宰就曾因为爱徒被星空联盟的一尊大能所杀,华寂主宰直接杀上了星空联盟要人,最后星空联盟查实情况之后,也很配合的将人交了出来。”

    “你九龙天宫的华寂主宰可以上其他圣地要人,我秦萧就不能让你们九龙天宫来要人吗?这是什么逻辑?”

    “我有理有据,有仇有怨,纵是让天下人来做评判,我也有十足的底气,我为何不能让你们九龙天宫要人?”

    “你九寂主宰,是真的要欺我吗?”

    秦萧心中的怒火也是在燃烧着,拿九龙天宫的圣威来压他?

    好大的圣威啊!

    可是秦萧又何须怕这些?

    如果能好好谈,那便也罢了。如果不能,那就把事情闹大一点吧。最多,也就是把双方的大人物都拉出来。

    秦萧就不信,他有理在此,会得不到公平的对待。

    九龙天宫的人就算是欺他,也还有莽荒神殿的人助他。

    如果连这个合理的待遇都不能有的话,那他秦萧拼命的来保护神界又有什么意思?

    真到那时的话,那秦萧也会疯狂,也会不顾一切了,甚至是向师尊红尘客,向百川扶苏前辈求助的路都未必是不可以的。

    不过秦萧觉得,应该不至于能发展到那样的地步,那他真的是太心寒了。

    人间自有正道,自有浩然的正气。

    九寂主宰的表""看到了极点,他没想到他一尊主宰之威,竟然没有办法压制的住一名四步天神。

    可恶!

    现在,仁武的事情已经是小事了,最重要的是他九寂主宰对秦萧很是不爽。

    “哼,我也懒得跟你多说。既然你如此的油盐不进,那便作罢,你好自为之。”九寂主宰气愤的甩了下手,便是转身离开了。

    天林表情有些激动而又复杂的看着秦萧,道:“主人,我看报仇之事,还是从长计议吧。仁武帝君的两尊分身已经被主人所杀,他的本尊也肯定会一直躲在九龙天宫之中不敢出来。”

    “只要他一直躲着不敢出来,也与死了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主人现在实力虽然强,地位也够高,可以与主宰平起平坐。可是主人毕竟还不是宇宙之主,直接这样的杀上九龙天宫,确实是太冒险了一点。”

    “我虽然也很想为老主人报仇,很想仁武帝君的本尊分身尽灭,可是九龙天宫的圣威太强大了,我也不想因此而害的主人。”

    “千万年都忍了,也不再乎再多忍忍了。再说,杀了仁武帝君的两尊分身,大仇也算是得报了,我相信老主人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说着,天林的眼泪也不禁的流了下来。

    饶是过了千万年,他对浩宇帝君的感情依然是无比的深厚。

    这份感情,不会因为时间而磨灭的。

    以秦萧一己之力,想要抗衡一处圣地,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自知之明秦萧还是有的。

    但秦萧相信,九龙天宫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地方,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地方,是有着浩然正气的地方。

    所以,秦萧依然是一脸的坚决,道:“天林,我已说过,不动则已,既然出手了,那就必须要将所有的仇恨全部的解决。”

    “仁武大帝的本尊,必须要杀,绝对不能留他。”

    “即便他今后再也不敢从九龙天宫出来,但毕竟还活着。还活着,那就不能容忍。”

    “可是主人——”

    天林依然还是很担心,还想说什么,却是被秦萧打断的话。

    “好了天林,你别说了,我自有分寸。”

    “放心吧,我做事一向都有几分把握的,我会处理好。”

    “走吧,我们去九龙天宫。”

    说罢秦萧一挥手,便是带着天林向九龙天宫而去。

    天林是很诚惶诚恐,不过见到主人都如此的无畏,他也无畏了。

    只要老主人的大仇得报,就算是让他现在就死,他都不会皱下眉头的。

    一切心愿已了,那就无所谓了。

    生死又何妨?

    千万年前,他就看透了一切了。

    ……

    九龙天宫,深处,一座恢弘的宫殿之中,六道身影齐聚在那。

    其中一人,正是刚刚回来的九寂主宰,表情非常的难看。

    “哟,九寂,你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竟然还把我们几个都叫了过来?”一尊主宰问道。

    “坲明主宰,这也正是我紧急把大家都叫过来的原因,是这样的——”

    九寂主宰很是愤怒的将事情的原委道了个遍,当然里面也有一些添油加醋的地方,或者说站在他的角度去理解的地方。

    “哼,这个秦萧竟然如此的猖狂?如此的放肆,竟然连我们九龙天宫也敢不和在眼里?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九寂主宰的话刚落,一尊脾气爆燥的主宰便是怒哼了起来。

    说完之后,还很不爽的又补充了一句:“简直就是大言不惭,以为有点实力有点名气,就可以目空一切了?就可以不把我们圣地的圣威放在眼里了?”

    “哼,还敢放肆的说要亲上我们九龙天宫要人。只要他敢来,我保证让他不能好好的回去,就看他小子有没有这个胆。”

    坲明主宰道:“焱湮主宰,你也不要太急了,先把情况弄清楚一点再说吧。”

    “九寂主宰,秦萧要杀仁武,那必然是有他的理由的吧?他跟仁武之间,究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在那里,让他非得要杀仁武不可?非得要本尊分身全灭才行?”

    九寂主宰神色一阵迟疑,不过还是将具体的情况道说了出来。

    听完了九寂主宰的道述,坲明主宰微皱了皱眉头,道:“这件事情我也听闻过,如果实情就是如此的话,那秦萧要杀仁武的确是无话可说。这是他们的私人恩怨,我们确实不能去干涉什么。”

    “有深仇大恨在那里,我们也无话可说的。九寂主宰,你跟仁武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吧?何须要替他出这个头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