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神通 第九百五十九章 你在羞辱我

时间:2017-10-19作者:残殇

    ,!

    其实也不需要秦萧全力的施展《独孤剑》,以秦萧现在对剑修的掌控能力,对剑修道本源的理解,即便是普通的剑招也能发挥出极为强大可怕的力量。

    再加上境界上秦萧并不输给这银甲男子,而且在身体的力量上又占有一定的优势,有身体无敌的防御做后盾,更能让秦萧肆无忌惮,可以长驱直入,直接迎锋而上。

    对战局的把握,那银甲少年差秦萧太远太远,根本不能用简单的差距来衡量。

    一些微妙的差距,都会产生巨大的效应。

    所以秦萧这一剑直接乘风破浪,直接将银甲少年的剑势之威击的溃散,瞬间的土崩瓦解,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

    这种感觉就像是鸡蛋碰石头,根本不容得银甲少年有任何的变招,直接就被秦萧一剑给打的爬下了,吐血不止,狼狈不堪。

    甚至来说,连施展出本命剑的机会都没有,连拿出宝物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照面,就已经是惨败。

    银甲少年还想要反抗,可是秦萧的剑尖已经抵在了他的眉心之处,闪烁的剑气将他眉心刺出了一道血痕出来。只要秦萧剑势迸出的话,那这一剑便可以直接的穿透他的眉心,杀入他的要害之处。

    原本热闹喧哗的龙门仙台,此时瞬间的变得寂静了下来,万籁俱寂,落针可闻。

    紧张的气氛,也是迅速的蔓延了开来,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眼睛瞪大的看向了这边。

    心中的震撼,犹如天雷滚滚一般。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银甲少年可是炎龙帝国精挑细选出来参加这次龙门大会的,基本上来说是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成为华山仙门弟子的天才人物,必定是万里挑一的少年天才才是。

    所以并不是银甲少年的实力太弱,而是这名少年的实力太强。

    这名少年到底是谁?

    骑云家没有听说过还有别的少年天才啊,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秦萧是什么来头,一点信息都不知道,完完全全的一片空白,好像就是突然蹦出来的一般。

    “嗯?竟然会是这样?”炎七皇子的眉头深皱了起来,他知道他太小看了眼前这个家伙了。怪不得,敢这么的跟他说话,看来确实是有点实力的,所以才敢如此的狂妄。

    刚才的剑——

    炎七皇子脑海之中好好的细想了一下,有七品剑法武技之威,但好像又不是七品剑法武技一般,有些古怪。

    秦萧并没有施展出完整的独孤剑出来,所以自然让人有些难以判断了。

    说白一点,就是秦萧只动用了独孤剑里的一招,然后是凭着对战局的把控,后发先制,从银甲少年的破绽之处下手,一击击溃银甲少年。

    一傍有些担心的财少也是稍稍的放心了下来:“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秦萧兄弟做事有分寸,没有几分把握的事情相信他不会做。之前他的实力就那么强,有一颗剑源果实的帮助,现在的实力肯定更是深不可测了。”

    “单以境界来衡量的话,那确实是太随意了一点。”

    “你刚才说什么?”秦萧冷声的问道。

    银甲少年满身是血,此时哪里还有什么反抗之力,看向秦萧的眼神也变得古怪了许多,不过心中的傲气让他还不屈服,咬牙森森的看着秦萧。

    见银甲少年不回话,秦萧冷笑了一声,继续道:“怎么,你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刚才不是听趾高气扬的吗?嚣张跋扈的劲,就被打没了?”

    “我骂你是狗,你就是一条狗,怎么?你能耐我何?”银甲少年激怒了起来。

    秦萧冷声道:“那你连一条狗都打不过,岂不是证明了你连狗都不如?连狗都不如,你不觉得你很丢你们炎龙帝国的脸吗?真不知道你哪里还有勇气继续的活下去。我要是你啊,早点自我了断的干脆,免得活在世间遭人耻笑。”

    “连一点尊严都没有的人,我不屑与你交手,这是对我的侮辱。”

    “你你你——”银甲少年气的浑身激颤,口中鲜血如涌,潺潺冒出。表情扭曲,写满了痛苦,愤怒到了极致,怒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看向秦萧的眼神似是要吃人一般:“滚蛋,你在羞辱在,你敢羞辱我。”

    “羞辱你?你太看的起来了,我还不屑羞辱一个连狗都不如的人,一般我都是直接杀的。”秦萧轻笑了一声,不屑的道。

    这个杀字,让银甲少年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顿时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愤怒,而又有了几分恐惧。

    表情难看无比的炎七皇子终于是开口,冷沉的声音带着绝世无匹的霸道:“小子,你敢!”

    炎七皇子,显然是彻底的怒了。

    炎七皇子一怒,让周围不少人都不由自主的害怕了起来,一阵胆颤心惊的。

    可是秦萧并没有理会,对炎七皇子的话充耳不闻,他手中的剑竟然没有半分的犹豫,直接的乍迸出了一道冷冽的锋芒出来。

    噗嗤!

    没有半分的阻碍,秦萧的剑气之威直接的涌杀进了银甲少年的眉心之中,直捣剑池,摧枯拉朽,一剑夺命。

    “啊,不——七皇子救我!”银甲少年发出了一声惊恐万分的求救声来,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急了,没有人可以救的了他。就算是炎七皇子,也来不急救他。

    在绝望的声音之中,银甲少年的性命便是被秦萧收割,死在了众人的眼皮子底下。

    这龙门大会还没有开始,竟然就有来参加的少年天才被斩杀了。

    如此之事,已经不知道有几万年没有发生过了。

    所有人都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瞠目结舌的看着秦萧,陷入了石化。

    炎七皇子更是气的浑身乱颤,怒意滔天,胸中的怒火犹如狂啸的大海一般的喷涌咆哮,仿佛欲要冲体而出一般。

    秦萧杀完银甲少年之后,却像是做了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一般,不急不慢的收回了剑,转头看着要杀人的炎七皇子,笑了一声道:“炎七皇子刚才你跟我说什么?刚才只顾着杀人没听见,要不你再说一次?”

    轰——

    如此话,无疑是对炎七皇子的一种挑衅,极度的挑衅,甚至是一种羞辱。

    炎七皇子何曾被人如此的挑衅过?如此的羞辱过?

    他炎龙帝国的少年天才,竟然被他人当着他的面直接斩杀,这个场子他若不找回来,那他还有何颜面在这里立路下去?

    那他炎龙帝国还有何威严可言?

    火药味,顿时变得十足。

    暗云涌动,一场腥风血雨也即将要来临。

    疯了,真是疯了,十足的疯子。

    就连财少也是吓的不轻,也觉得秦萧今天也太疯狂了吧?

    来的路上,财少还特意的跟秦萧讲了许多规则,许多要注意的东西,一些不能招惹的人,华山仙域中现在的一些大势力的情况。

    炎龙帝国和炎七皇子财少也有重点的跟秦萧讲过,提醒过秦萧不能去招惹的。

    可是他也没有想到的是,秦萧竟然不旦招惹了,而且当着众人的面把银甲少年给杀了。

    这银甲少年可也姓炎,可也是炎龙帝国的直系成员,即便没有被封皇子,但也是正儿八经的皇室血统。又是少年天才,只要这一次能够顺利的通过龙门大会成为华山仙门的弟子的话,那肯定就会马上被册封为皇子,身份地位就更加的高崇。

    但是,银甲少年永远都没有机会了,他已经死了。

    先不说华山城的规则,就单是说杀了炎龙帝国的直系成员,那也是一种大罪。炎龙帝国为了维护尊严,也纵然不可能隐忍的了。

    整个华山仙域之中,除了超然的华山仙门之外,还有几个势力能够跟炎龙帝国抗衡的?

    而显然,秦萧没有这么大的来头,招惹炎龙帝国,那不是找死的行为吗?

    一时间让财少也是急了起来,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一下,麻烦真是大了,早知道这样的话,他怎么也要拉着秦萧不让他去跟银甲少年呛上。

    可是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是无济于事的。现在,就是要想着怎么来解决这件事情,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是紧急的通知他的父亲骑云盟主了。

    此时远在杨洲城骑云府中的骑云盟主,他正在处理一些事情,当他接到财少传回来的信息之时,也是先微微的楞了一下。

    骑云盟主身后的那名仙风道骨老者察觉到了骑云盟主的神色,便是问道:“盟主,发生什么事了?”

    骑云盟主对身后的仙风道骨老者显然很敬重,道:“老师,秦萧在华山仙台惹出了点事来。呵呵,这小子倒真是能惹事啊,你猜他怎么着?他竟然把炎龙帝国的一名天才给当场杀了,当着炎七皇子的面杀的,而且还把炎七皇子也羞辱了一番。”

    “啧啧,好小子,真是好小子啊。如此的作风,也符合你的性格了。我果然没看走眼,人中之龙,就应该有如此的魂力才是,就应该有不惧一切的勇气才是。”

    “只有如此,那才能绽放出旷古无匹的锋芒出来。若是规规矩矩,那也很难有什么大的作为了。此子,就是蛟龙,一遇水便化龙。”

    “我现在越来越期待他的腾飞了。”

    仙风道骨老者道:“是福也可能是祸,刚过则易,太露锋芒,或许也夭折的快。”

    骑云盟主重重的点头,道:“嗯,所以此时我们也必须要管上一管了。”

    “要管的话,那有可能会得罪炎龙帝国。”仙风道骨老者有些郑重的道。

    骑云盟主却是摆了下手,笑了一声:“得罪就得罪吧,纵是得罪又如何?秦萧我是保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