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神通 第九百二十三章 选择

时间:2017-10-19作者:残殇

    ,更新快,,免费读!

    “哼,不知所谓!”荣少再次的怒哼了一声,表情无比的阴森幽冷,愤怒滔天。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给完全的惊呆住了,特别是那名小二哥,更是吓的躲到了一处,瑟瑟发抖。

    他刚才竟然敢对如此历害的人大呼小叫,极为的不敬,想想都让他有想哭的冲动。

    所以此时小二哥只盼着秦萧死。

    锵锵锵!!!

    一声声金属锵鸣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一道道幽冷的寒光闪烁而出,让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不敢睁开。

    一柄柄大剑从荣少的手掌之中涌杀了出来,排例出了可怕的阵法,仿佛化身成了一条巨蟒一般,张开着血盆的大口,向秦萧咬杀了过来。

    巨蟒狂啸,拥有着横扫一切之势,惊吓的不少围观之人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了。

    “是《巨蟒剑法》,荣家最历害的剑法武技之一,四品的剑法武技啊!”

    “《巨蟒剑法》早已经闻名天下,一直听其威名,今天终于有机会亲眼见一见它的威力到底有多么的可怕了。”

    “是啊,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四品的剑法武技,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啊。”

    “好强大的剑气,好可怕的剑势,荣少不愧是天才啊,竟然能将《巨蟒剑法》修练到如此的地步,了不得。”

    “是啊,据说这门剑法武技是荣家的先祖与巨蟒相生相惜了一辈子才创造出来的,修行起来非常的难。”

    “对,就是荣家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修练有成,荣少竟然修练出来了。”

    “这个那个小子要遭殃了。”

    围观之人认出来了《巨蟒剑法》之后,也是一片的惊叹声音。

    秦萧的眉头也是微微的皱了起来:“四品剑法武技?看来这个荣少也不算是浪得虚名的,还是有几分天赋的,四品剑法武技也能修练出几分火侯出来。”

    “《巨蟒剑法》,剑势如巨蟒,凶煞定乾坤。来势汹涌,剑意滔天。”

    迟疑之下,秦萧便是感觉到他整个人都被那巨蟒给吞了下去。

    一被巨蟒吞下,秦萧便是感觉到了汹涌可怕,让他陷入了一个剑之世界之中。

    一道道可怕的剑向秦萧杀了过来,仿佛千军万马的扫荡一般,掉入了一个死亡的漩涡之中。

    一旦掉入,那根本没有活的可能才是。

    即便是实力比荣少更强,可是此时被荣少困于了死亡的漩涡之中,也没有多少其他的心思了。

    铛铛铛——

    秦萧只能是出手招架,阻挡着那些剑,让秦萧感觉此时是跟千军万马过招一般。

    而且这些剑愈发的汹涌,愈发的可怕,数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完全就是一个死亡的风瀑,萧被困于这个风瀑之中,自是难受。

    “哼,剑灵境以下,没有任何人跟我挡的住我这一剑。哼哼小子,就凭你,根本挡不住我的剑。”

    “死来吧,给我死来吧,不要做无畏的反抗。”

    荣少冷笑不已,想要在气势上就完全的压倒秦萧。

    可是荣少的话并没有压倒秦萧。

    “死,快点死吧!”荣少冷声喝道。

    可是情况突变,异芒顿生。

    哗啦——

    一道剑吟声忽然的响了起来,幽长的声音让不少人的耳朵里都听得嗡嗡作响,一时失去了只觉。

    山河显现,日月同耀,万物为剑。

    剑是山河,山同河即也是剑。

    飞禽走兽,山川河流,花草树木——

    一道道异相显现了出来,让围观的众人也个个是被惊吓的不轻。

    “好可怕的异相,这是什么剑法武技?”

    “难不成也是四品的剑法武技?不是这么历害吧?”

    “四品的剑法武技可不是烂白菜啊,不是什么人都能有吧?”

    “这个小子的来头恐怕远远的超出了我们的想像,不简单啊,绝对不简单。”

    “快看——”

    秦萧施展出来的正是山河剑法,是以秦萧之前创造的山河剑篇为基础,转化了本质而创造出来的一套剑法武技,的确是达到了四品的层次。

    以秦萧的实力,以秦萧的境界,以及他对剑法的理解,结合这些时间的修练,创造出来的山河剑,自然是历害无比。

    加上秦萧是创造者,施展出来的威力自然也会更强大一些。

    只不过说的是,这山河剑秦萧并没有创造完整,所以威力有限。

    不过这对付荣少是绰绰有余了,荣少的《巨蟒剑法》也只修练到了三四成的火侯罢了,距离大成还差上不少的距离。

    再者来说,就境界而言秦萧也是压他一头的。

    就是剑灵境的狼王都死在了秦萧的手上,何况说区区一个荣少呢?

    所以荣少一出手,秦萧便也不客气的迎击了上来。

    在山河剑的镇压之下,明月崩溃,天地崩塌,一切都毁灭,回归到了天地之中。

    荣少的剑势之威在秦萧的山河剑下犹如是豆腐一般,不击一堪。

    最历害的招术被秦萧轻易的破解,一道山峰压塌了下来,将荣少打的吐血不止,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

    秦萧这一次倒是没有给荣少一点的机会,趁胜而上,一举将荣少拿下,剑抵在了荣少的喉咙上,让荣少不敢再有半点的反抗,否则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输了!”

    “我输了!”

    荣少又惊又恐的看着秦萧,他没想到他会输,更没有想到会输的这么惨,会输在一名二十出头的小子手上。

    “荣少竟然——输了?!”

    “我没有出现幻觉吧?怎么感觉这么不真实呢?”

    “这位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刚才那剑谁看清楚了吗?怎么会出现那么多的异景?”

    秦萧没有说话,可是四周围观之人倒是热闹了起来。

    秦萧倒也没有理会其他人,目光幽冷的看着想死的荣少,道:“你以为你能够拿捏一切,其实你什么都不是。”

    “自信是个好东西,可有时候也会害人。”

    “我们家乡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天作孽尤可饶,自作孽不可活。你,就是属于典型的自作孽。”

    “所以现在,是不是可以照我刚才的话去做呢?”

    “我这人做人很有原则的,说一不二。你若不按我话的意思去做,那后果你自负。”

    刚才的话是什么话?

    不就是将荣少给他放出来的狠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荣少了。

    荣少面无一丝表情,冰冷惨白的犹如一张白纸一般。

    他愤!

    他怒!

    他为之疯狂了。

    他堂堂荣少,竟然会被人压迫到了这等的地步。

    可是他要怎么办?

    一边是生,一边是死,他怎么可能想死呢?

    可是想要活着,就必须要答应秦萧提出来的条件。

    他疯狂了,彻底的抓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