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神通 第九百零二章 这事不寻常

时间:2017-10-19作者:残殇

    ,!

    战歌,热血,牺牲,号角。

    剑气的光芒,犹如满天的仙光一般,弥漫了整个天际。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之景,在每个世界都不少见。

    一场战争的爆发,那必须是用鲜血来染成了腥红色。

    生命,有时候真的非常的脆弱,弱的跟蝼蚁没有什么两样。

    此时的秦萧就像是一尊无情的杀神一般,一条条鲜活的性命在他手中死去,化为了尘埃。

    秦萧其实不喜欢杀人,但他此时也不得不大开杀戒才行。

    一条血路就在他的脚下,让他一步步的向战车那边靠近。

    巨狼部落和漠凉部落的儿郎们看着这边的屠杀,士气也是大挫,一个个看向秦萧的眼神也完全的变了,这简直就是一尊杀神啊。

    他们不怕战死杀场,但这种实力不对等的战斗,死的犹如蝼蚁一般,那是何等的可悲?

    “狼王,这样下去你是要我炎斧部落灭族啊?”炎斧族长彻底的急了,如此的情况,让他如何不焦急。

    每一名族人的死去,都犹如刀绞一般,让他心痛。

    再这么下去,他炎斧部落的所有勇士,恐怕都会成为炮灰,都会死在这里,那他炎斧部落也相当于从大岐山脉之中除名了。

    他身为族长,是要对整个部落负责,是要对部落千年的传承负责。

    狼王的表情阴森幽冷,异常的寒戾,双眸闪烁出了一道道的幽光出来,特别的深邃。

    狼王没有回答炎斧族长,炎斧族长一怒之下,竟然纵身跳下了战车,竟是杀向了秦萧。

    “炎斧族的勇士们,结阵迎敌。”炎斧族长一声长啸,厉喝出声。

    他的本命剑长啸而出,带着一团火焰,绽放出了炙热的光芒向秦萧杀了过来。

    炎斧族长毕竟是一名剑待境初期的剑修者,实力确实是不错。

    有炎斧族长在这里主持大局,号角大家,阵势自然也顿时好转了许多,不再像是刚才那般的杂乱无章。

    炎斧部落的勇士门迅速的结成剑阵,配合着炎斧族长,浩荡之威汹涌无比的向秦萧砸了过来。

    炎斧族长手持沫火的长剑,双目赤红,恨意滔天:“你杀我炎斧部落数千勇士,血债血偿,我要你死,要你死!”

    炎斧族长恨的是牙睚目裂,好不狰狞。

    炎斧部落万千的勇士剑气全部加于炎斧族长一身,让炎斧族长气势如虹,万里长歌,拔剑前行,镇封天下。

    这一股可怕的力量,纵是远处的林氏部落勇士,也都是一阵心惊胆颤,太是可怕。

    无尽的光芒一股脑的轰击而下,璀璨的光芒遮蔽天日,弥漫空间,吞噬一切。

    视线,也没有办法再看清楚里面的情况,空间完全的被剑气充斥着,仿佛刮起了一阵龙卷风一般,呼啸天地。

    剑气的汹涌,就像是一场巨大的海啸一般。

    远远的,便是能够在感觉到这里的可怕,让人心惊胆颤。

    在这样的剑气力量汹涌之下,恐怕就是一名剑待境的剑修者,那也只有饮恨的份吧?

    “族长,秦萧不会有事吧?”林河还是很担心,他只是猜测秦萧有可能是一名剑待境的剑修者,但也不敢多想。

    此时面对炎斧部落的狂猛攻势,让他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林族长眉头早已经皱到了一起去,表情无比的凝重,要说完全不担心也是不可能的:“我也不知道,只能是听天由命吧,希望秦萧道友吉人自有天相,不会真的有事。否则的话,那我们纵是战死于此,也抱憾而去。”

    “这是我林氏部落的大劫,躲避不去的天灾。”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你没有办法去抱怨什么。无所谓公平,只有绝对的实力。实力,才是一切啊。”

    林河狠狠的咬牙,一脸的悔恨道:“是啊,实力才是一切。我现在只恨,以前没有努力的修练,如今没有实力,没有办法保护我们林氏部落。可恨,可恨啊。”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人往往是走到了那一步,才去后悔,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时间,永远是会向前走,不会后退。

    或许可以从某一个时间到达另一个时间,但时间的大年轮,还是不断的向前推进。

    时间,是至高的法则。

    硝烟弥漫,尘土飞扬,光华四溢,动荡如洪潮。

    “死了吗?”

    “应该死了吧?”

    炎斧部落的众人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那边,都渴望着秦萧死去。

    炎斧族长持剑立于前,刚才的攻势,若是他的话,那肯定是会被粉身碎骨,他就不信那个小子还能够活下来。

    可是他的眼睛忽然猛的一骤,眼前一花,只感觉一道残影般的东西向他疾掠而来,不过瞬间便是杀到了他的身前。

    “不好,危险!”炎斧族长虽然反应了过来,可是当他做出回应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一柄幽冷的剑,划破了虚空,悄无声息的杀到了炎斧族长的身前。

    这一剑,直接穿破了炎斧族长的眉心,切断了炎斧族长的生命之源,收割了他的性命。

    生命力在迅速的流失,意识在迅速的消退。

    死亡的气息,已经是降临了。

    炎斧族长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如此近距离的感受着死亡,可是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因为这是真正的死亡来临。

    他瞪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发现嘴唇仿佛有千万均重,让他没有办法动一下。

    他的身体已经僵硬,不再受他的间识控制,仿佛身体已经不是他的了。

    他的间识,也变得非常的脆弱,模糊了起来。

    世间的一切,都开始模糊,世界开始坍塌。

    “我要死了——”

    炎斧族长明白自己此时的处境,可是一切都无法再逆转,一切都无法再改变。

    秦萧收回了剑,炎斧族长的尸体轰然的倒了下去,溅起了一地的鲜血,染红了一片苍穹。

    一抹的凄厉,让炎斧部落的众人顿时的安静了下来,个个犹如石化一般的呆楞在了原地,怔怔的看着地上炎斧族长的尸体。

    这是他们的族长,这是他们的主心骨,这是他们的精神领秀,这是他们的力量支柱。

    可是此刻,却死在了他们的面前。

    在他们心中无敌的族长,竟然就这样的被斩杀了,毫无阻挡之力,一击毙命,干脆利落。

    这要怎样的实力才能做的到?

    在这股强大的实力威震之下,炎斧部落的勇士也个个变得绝望了。

    太强太强了!

    强成这样,还怎么打?根本没有办法再打了。再战下去,那只会让整个炎斧部落都交待在这里,只会让炎斧部落走向毁灭,千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怎么会这样?

    “炎斧族长他死了,竟然死了——”

    漠凉族长也是吓的一大跳,表情变得古难了起来,怔怔的看着狼王,心中有说不出来的苦涩。

    若不是狼王的胁迫,他哪里愿意参合进来呢?

    部落之间的大战,那本来就是非常的残酷的。

    林氏部落虽然不算强,但想要将整个林氏部落都毁灭的话,那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要灭掉林氏部落,那必须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出来才行。

    可是狼王的胁迫,狼王的威逼利诱,也让他不得不参合进来。

    只是没想到,这部落大战都还没有打响,炎斧部落竟然就已经溃不成军了,炎斧族长竟然都直接的被斩杀了,这还怎么打啊?

    军心,一下子便是涣散全无。

    “怎么?你怕了?”狼王眼眸幽森的看着漠凉族长。

    漠凉族长确实是怕了,他可不想落得像是炎斧族长那样的下场,他更不想他的漠凉部落步入炎斧部落的后尘。

    所以,漠凉族长狠一咬牙,也是下定了决心,对狼王道:“狼王,这件事情我就不参合了。狼王若是要怪罪,回头等狼王大功告成之后,我必定登门谢罪。今天之事,还望狼王见谅,我不想我的族人为我一己之私,白白的牺牲了性命。”

    “我漠凉部落与林氏部落也一向没有任何的怨恨在那里,没有道理来侵略林氏部落。今天之事,就到些为止吧,我们漠凉部落就不奉陪了,告辞。”

    说罢,漠凉族长便是跳下了战车,迅速的向他漠凉部落的阵营掠了过去。

    狼王眼眸一片幽森,闪烁出了浓浓的杀意,不过最终还是隐忍了下来,并没有对漠凉族长动手,只是冷声的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胆小如鼠的鼠辈。哼,本王拉你们过来,本来也只是想让你们充当一下炮灰罢了。摆出阵势出来,然后可以不费一兵一卒来完成这次任务。”

    “既然事态已经发展成了这样,那看来今天之事,也没有那么容易善后了,不可能简单的解决。”

    “哼,漠凉族长,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就先让你蹦哒一下。”

    秦萧那边,斩杀了炎斧族长之后,冷冷的看向了狼王,眉头微皱:“这事非常的不寻常,狼王,你到底是要意欲何为?算了,还是等我先抓到你再来好好的拷问一下吧。”

    秦萧的目光又看向了炎斧部落的众人,此时炎斧部落的众人还处在震撼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秦萧也不等他们回过神来,洪亮的声音便是犹如醒世的警钟一般的在他们的心神之上敲响:“你们族长是咎由自取,与狼王狼狈为奸,助纣为虐,犯下侵略大罪,死有余辜。你们炎斧部落若不想被灭族,还是像漠凉部落那边,速速退去。”

    “我不想多杀无辜,但不要再来招惹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