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九十章:Cafe de Demonios (恶魔咖啡馆)(下)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琉璃窗外的光线逐渐暗了下来,餐桌上的烛台自动点燃。

    朗伯来到我们的桌前,单手背在身后,依旧是无与伦比的优雅模样。

    “二位可想点些酒精饮品?”

    “你有什么推荐吗?”路西法抬起头问到。

    “从日本妖怪手中进了一批清酒,质量十分不错。”

    “听你的。”

    朗伯有些腼腆地低下头,一秒都不到,就恢复了优雅。他干净利索地收拾起桌上的餐盘,只留下两个杯子。他注意到了我面前一口都没动的鹅肝。

    “鹅肝不符合你的口味吗?”朗伯看起来有些抱歉。

    “我不是特别饿。”

    “如果担心是否烹饪过的问题,这道鹅肝是熟的哦。”

    “哦?”

    “要为您再留一会儿吗?”

    我盯着餐盘,犹豫了一下,又看着朗伯那双等待我回复的眼睛……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眼神啊……

    “好,留。”

    朗伯笑了,笑容间透露出满意。

    “客人们,你们绝对不会失望的。”

    “你从没让我失望过。”

    路西法笑着露出两颗尖牙,朗伯轻咳一声,转身离去。

    “你们这里的物资好丰富,连清酒都有。”我感叹道。

    “不客气,毕竟这个世界上为了好酒愿意出卖灵魂的人不在少数。”

    我盯着眼前这道鹅肝挞,用叉子扒了一小点送入口中,一股强烈的腐乳味瞬间在口腔中弥漫开来。我以为的血水,竟然是腐乳汁?地狱里竟然有??玫瑰腐乳??

    我双眼瞪大,不可置信地品尝着这道菜肴。在此之前,我几乎已经要在地狱里放弃进食这件事情了。

    路西法看着我乐:“明明担心的是鹅肝的生熟问题,却说自己不太饿,你们这些狡猾的东方人。”

    “怕不理解你们的文化,有所冒犯。但这个口味……的确很惊艳。”

    “冒犯?冒犯了,所以呢?我会生气然后把你打入地狱吗哈哈哈。”

    “倒也不是这个意思,怕你觉得不舒服。”

    路西法突然握住我拿着叉子的右手,叉下一大块鹅肝送入自己嘴中,徐徐吞下,随后舔了舔嘴唇。我拿着叉子的手停在空中,愣愣地看着他做这一系列动作。

    “我这样做,你会不会觉得有所冒犯。”

    “有……点冒犯。”

    “但你不可否认,你也有些喜欢不是吗?”

    “喜欢,但是冒犯比喜欢更多一点。”

    “很好,你开始诚实了。”

    “我一直都很诚实。”

    “你的话术漂亮的不像是实话,这么说话不累吗?”

    “能从魔鬼的口中听到这样的形容,真是无上的夸奖。”

    路西法笑了:“你放松些了。”

    朗伯端着清酒壶和配套小杯缓步而来,他看着被动了几口的鹅肝,关切地问我:“可否符合您的口味?”

    “鹅肝和玫瑰腐乳搭配,你所说的中国调味料就是这个吧。的确让我想起了一些……生前的日子。”

    朗伯笑了:“很高兴您喜欢。”

    桌上的餐具被收走,青花酒壶置于法式铸铁桌上,朗伯把清酒缓缓注入我们面前的小杯中。我盯着这透明顺滑的琼浆,已经闻到了属于清酒的独特香气。

    “请享用,我尊贵的客人们。”

    “加入我们。”路西法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朗伯犹豫了一下,他低下头凑在路西法耳边说:“现在还不到时间呢,再与这位有趣的东方客人聊一会儿吧,路西法。”随后在路西法耳垂上轻轻吻了一下,转身离去。

    路西法咬着嘴唇笑,沉浸在某种情绪中,好似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我独自斟酒喝,确实是好喝的清酒啊!还贴心地热到了恰到好处的温度,我一连倒了两杯,耐心地等待路西法回神。

    “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路西法终于再次开口。

    “路西法大人,多谢您的清酒,我现在很放松。”

    “说了我这么多事,说说你,说说你们人类。”

    路西法小喝了一口,他好像对清酒并不是很感兴趣,不像之前吃东西和咖啡的时候都会发出满意的哼声。这次没有。他晃动了一下小酒杯,看着里面的酒液打着旋儿,随后把小杯重新置回桌上。

    “你想问什么关于我或者人类的事情?”

    “你认为道德是什么?”

    “在人类社会中是一种规则,大家学习并遵循这种规则以便于管理,这种管理包括自我约束与互相约束。不过有意思的是,这种规则与法律不一样。道德作为一种规则,直接玩弄于人类的情感与潜意识上。在早期形成的对与错的观念很有可能会贯彻终生。

    这种规则形成了某种集体认同的固定框架,这个框架在自我与集体认知中反复被确认和稳定下来。就算没有来自于外界的惩罚,很多时候如果个人做了违反或者突破框架之外的事,心中也许会产生自责愧疚不安等情绪。

    也许正如你所说,我们人类很容易没有安全感。所以要重塑认知,打破之前根深蒂固的观念重新构建,这个重塑的过程也是充满了未知与风险的事情。大部分人类都不会选择那么做,比起去挑战所谓的道德规矩,他们宁愿淹死在自我责备中。”

    “大多数来地狱的人类灵魂是自愿来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不应该上天堂。或者说,他们不相信自己能够上天堂。”

    “你为此怎么看呢?”

    “这样的灵魂一般都很无聊,被圈在自己的小小认知闭环里,每天令他们痛苦的也是相似的事情,抱怨的也是相似的事情,哭喊挣扎的,都是相似的事情。该死的,我们地狱简直就是无聊人渣收容所嘛!”

    “但是当他们生活在闭环中却认知不到那是闭环的时候,他们认为这就是全世界了。”

    “这是你做执笔官的原因?帮助别人打破闭环?”

    我看着路西法,深深叹了口气,将酒杯中的清酒饮尽:“我害怕自己被困在思维闭环中,认为我所了解的全世界就是全世界了。我接待客人,有时候能在这一位位客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自己的迷茫与无措,看到自己的局限与无力。只要认知到了限制边界的存在,就能尝试打破它,不是吗?虽然过程可能会比较痛苦,有时也是伴随实际上的疼痛……但若能认知到限制之外的存在,这一切的过程都是值得的。”

    路西法看着我,他的十指有节奏地在桌面上敲打:“一次次打破限制是为了什么?”

    “学习。”

    “学习是为了什么?”

    “学习没有目的,只是为了学习。”

    清酒的后劲儿很大,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微微发麻。“魔鬼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情。”路西法说道。

    “当然会,你们把爱情当作游戏,本身不就是一件毫无目的乐在其中的事情吗?”

    “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享乐,我的目的很明确。”

    “那如果这么说的话,学习的过程也十分有趣,是我规避无聊的手段之一吧。”

    “还有其他什么别的手段?”

    “喝酒。”

    路西法大笑,举起手中的小杯:“salud, mi amigo!”

    我们饮尽了壶中酒,朗伯立刻就拿来热好的清酒。

    “真的是非常棒的清酒。”我夸赞道。

    “很高兴您喜欢,”他又看向路西法,“我也很高兴您可以聊的这么开心。”

    “你是的对的。”路西法说。

    “什么?”

    “现在还不到时候,等一会儿。”

    朗伯淡淡地笑了,他点了点头,向后退着离开。

    “与你交谈很开心,除了你在喝酒前过分严肃了。”路西法说。

    “我想我刚刚所说的一切也是十分严肃的讨论。”

    “至少你对我们魔鬼没那么谨慎了。”

    “不仅是对魔鬼,我对一切都谨慎,包括人类。”

    “为什么要这么谨慎?”

    “性格使然,就像路西法大人您一言不合就调情一样。您大概会说,‘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

    “哦你错了,我会说,因为我喜欢看你慌张无措的样子,哪怕只是几秒钟。”

    “我不喜欢,有些冒犯了。”

    路西法笑着靠在椅背上:“哟哟哟,这个严肃劲儿又上来了。”

    “有一件事想要询问您。”

    “你说吧说吧。”

    “我想要去西方地狱看看,不知是否可行?”

    “现在那边正在打仗呢,你要不等末日之后再来?”

    “您若不说……我如此安逸地坐在富丽堂皇的咖啡厅里喝清酒,怕是都忘了末日这件事情……”

    “无论发生什么,世间总有一处能安身的地方,不是吗?”他不知为何,在说完这句话后,叹了一口气。

    “也许是的。”

    路西法看着我,久久没说话,他的手指依旧在有节奏地敲动。

    “接下来去哪里?”他突然张口问道。

    “还不清楚,大概会在天雷到来之前离开这个地方。去一个,能暂时躲开末日,又不用被雷劈的地方。”

    “你可以在这个咖啡馆中一直呆到末日之后,这里在‘众神陨落之地’的云层上面,没有天雷的威胁。”

    “所以此处便是您口中的安身之所?”

    “如果你觉得是,那么就是了。”

    “在喝完这壶清酒前,我会给你答复的。”

    此时路西法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了,我看到他正看着大厅中的一个方向——朗伯此时已经换掉了服务生的燕尾服,穿上了慵懒的针织毛衣,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靠在墙柱旁看着路西法。

    路西法站起身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不必着急,东方小官。你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独自在这里思考。我已经让朗伯和其它服务生说了,会给你供应无限的酒水餐食。我们也不需要睡眠,你想呆多久都可以。”

    “你要去玩爱情游戏了吗?”

    “迫不及待了。”

    “玩得开心。”

    路西法捋了捋自己耳侧的头发,回头给了我一个坏笑,往朗伯的方向走去。

    我掂了掂壶中清酒,大概还有三分之一的样子。周围还有客人在聊天谈笑,我双手撑在下巴上,思考着接下来要去哪里的事情。不知炀蚵的伤势怎么样了,日月执笔是否睡饱了?也许应该找个隐蔽的地方,进入虚构空间去看看他们……

    正这么想着,一位恶魔女服务生突然在我面前坐了下来:“执笔大人吗?一个人?”

    我给自己的清酒杯中倒满:“有事吗?”

    恶魔从她的胸口掏出一张号码牌,双指夹着置于桌上:“我是你的下一位客人,05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