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地狱众生见闻录 第八十九章:Cafe de Demonios (恶魔咖啡馆)(上)

时间:2022-04-22作者:陆盎司

    古堡的大门自动为路西法打开,大厅之内,尽是鲜艳的颜色。

    黑红棋格纹饰的地砖,七彩琉璃窗,高耸哥特式的屋顶两侧伫立着拱门式的柱墙。穿着燕尾服的魔鬼侍者们,高傲地摇晃着箭头尾巴,穿梭在柱子之间。大厅中摆着形态各异的咖啡桌椅,交谈声嘈杂,魔鬼们的各种声音在这个空间中共振回响着。

    “喝点什么呢?”

    “黑咖啡就好。”

    我们往大厅的中心走去,路过的魔鬼看到路西法,纷纷或鞠躬,或摘帽致意。

    “黑咖啡?太无趣了。要不要试试看吸血鬼特款?新鲜的阿拉比卡咖啡豆加上刚宰杀的羊血,听起来不错吧。”

    “听起来还可以,但我还是想喝黑咖啡。”

    路西法带我走到一处法兰西风格的铸铁桌前坐下,优雅地对着其中一位侍者挥了挥手。羊头魔鬼侍者立刻快步来到身边,单手背在身后,微微欠身。

    “日安,美丽的路西法和来自东方的尊贵客人,我的名字叫朗伯,很高兴为你们服务。请问两位今天想要点点什么?”朗伯的声音细腻又带有节奏,简直好听的不像话。

    “给我一杯吸血鬼特调,这位东方客人么,你有什么推荐吗?”

    “chai?(茶)刚从印度那边进了一批香料,都是上好的肉桂和丁香,这位客人你会喜欢的。”朗伯的语气有一种特殊的诱惑力,让人很难拒绝他。

    “好,那就喝印度奶茶吧。”

    “还需要点些吃的吗?今日的特供是新鲜的牛眼鹅肝挞。”

    “这个听起来不错,来两份。”路西法很喜欢为我做决定。

    “这道菜里我们用了一种来自中国独特的调味品,希望能给您带来回家般的味觉体验。”朗伯欠身看着我,又是让人难以拒绝的笑。

    “好,好,都可以。”

    这些西方魔鬼的魅力简直就如魔法,难怪自古诗人画家音乐家都喜欢与恶魔做交易。如果我还是个人类,估计也是要被迷的神魂颠倒了。

    待朗伯向后离开,路西法双肘撑在桌面上,细长的十指交叉在一起,下巴轻轻靠在手指上,红色的双眼看着我。

    “说吧,东方小官,你在这之后有什么打算?”

    “等末日过去了,就重新回到地狱里继续工作。”

    “执笔……执笔官对吧?我从别的鬼怪那边听说过你……还记得约克吗?”

    “约克,当然记得,把猎枪塞进自己嘴里的可怜家伙。”

    “那个家伙从你那边回来之后,就一直嚷嚷着说要定个疗程。”路西法突然模仿着约克的语气说道,“我们也应该搞个心理咨询室!东方地狱都有,我们西方什么都没!”

    “那你怎么说。”

    路西法笑着看我:“心理咨询是人间的事,想得到治疗?别来地狱呀。”

    “我所做的事情和心理咨询没什么直接关系,只是听他们的故事,然后记录下来。”

    “你们东方人说话从来都是不直接的,这样听起来就有些虚伪了。”

    我看着路西法英俊又狡黠的脸,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还好这个时候朗伯端着我们的饮品走来了。

    “这是你的特调,我美丽的路西法。”

    在朗伯弯身放下红玛瑙咖啡杯和奶杯的时候,路西法抚摸了两下朗伯的羊角,羊角下的一对长长的耳朵瞬间红了。朗伯轻咳了两声,继续保持着他优雅的声音。

    “还有您的马萨拉茶,亲爱的东方客人。”

    小巧的银杯轻轻搁置在我的面前,与桌面触碰的时候发出好听的声音。

    “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叫我。”朗伯看着路西法,微微点头,空气中充满了莫名的暧昧。

    路西法没说话,一直看着朗伯走远去招待别桌客人,这才把注意力重新回到我身上。

    “你觉得朗伯怎么样?”

    “路西法大人是在问我的意见,还是在试探我的观察能力?”

    “诶,想这么多吗?”

    “我在尝试用直接的方式来交流。”

    “都有,我挺喜欢朗伯的。”

    “嗯,他也挺喜欢你的。”

    “你是在说我想要听到的答案,还是这是真的?”

    “路西法大人对爱情了解多少?”

    路西法饮了一口咖啡,发出了满意的哼声。

    “爱情,我们魔鬼最擅长的游戏。”

    马萨拉茶也十分够味,香料味道浓郁的正合我心意。

    “此话怎讲?”

    “你对我们魔鬼了解多少?”

    “这话就像在问我,我对人类了解多少,或是我对鬼怪了解多少一样。太大太广了,每个个体都是不同的,我很难做出精确的回答。”

    “每个群体都会有一定的通性不是吗?稍加了解‘通性’,便可加以利用,”路西法往咖啡中倒了些奶,随后把手指伸进去搅拌了两圈,再放进嘴里将手指上的液体吮吸干净,“比如说人类吧,被困在自己可怜的小小的三维世界里,总是喜欢预估未来还没发生的事情,又贪生怕死。那么稍稍利用一下这一点,可以做到很多事情。”

    “对未知的恐惧,死亡是其中一部分,你说这是人类的通性?”

    “大部分人类的通性,也许你曾经不是其中之一。”

    “我承认,我也是。”

    “你很诚实,作为在地狱中生活的人类灵魂来说,你有些过分诚实了。也许你应该去天堂,那边更喜欢你这样的好孩子。”

    “我不愿总结魔鬼的通性,是因为我觉得还不够了解你们,不想给你们强加上我的刻板印象。不过既然你都已经这样解释通性一词了,那么我也来试一试吧。”

    “洗耳恭听。”路西法双手抱在胸前,下巴微微扬起。

    “很强的自尊不允许来自任何强权的践踏和侮辱。你们是反叛者,同时也是充满魅力的交易者。你们很精明,知道怎样俘获人心从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这种精明往往让自身感到孤独吧。所以魔鬼也不屑于那些满口胡话过分精明的人,”我单手托着腮帮子,继续说,“你们喜欢热情的艺术家,作家,诗人,因为这些人类的热情会让魔鬼感受到片刻的美好。就是这些美好,在漫漫长夜的地狱中也能暂时慰藉孤独的空洞。”

    “你在说你自己吗?”

    “那你呢?你认同吗?”

    路西法这次没有笑,他的双手还抱在胸前,看起来有些严肃:“部分。”

    “那看起来是大部分。”

    我们四目相对着,沉默在彼此的目光中徘徊。朗伯的声音再次传来,路西法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一些。

    “两份牛眼鹅肝挞,客人们,bon appetit (用餐愉快).”

    两份摆盘精致的餐食分别搁置在我与路西法面前,最顶部的那颗牛眼还在左右转动盯着我看,底下的鹅肝也带着血,大概是没有烹饪过。我低着头,目光和那颗牛眼对在一起,牛眼有些挑衅地转到一边去,给我露了个眼白。

    “espera un momento.(等一下)”

    路西法示意朗伯靠近自己,朗伯看了我一眼,侧弯下身。路西法对着朗伯说了一串我听不懂的西语,随后朗伯又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快步离开。

    “bon appetit!”

    路西法说着,举起玛瑙杯与我的奶茶银杯轻碰,随后中指和拇指捏起那颗还在转动的眼睛,毫不犹豫地丢进了自己的口中。随着他的咀嚼,我听到了一声爆浆的声音。

    “你怎么不吃?”路西法问我。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关于爱情吗?”

    路西法说着,用银叉将鹅肝糊送入口中,发出满足的声音。

    “对,我们刚刚说到魔鬼的通性,然后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你先吃饭。”

    “我不饿,你先说。”

    路西法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左手轻轻握成拳挡在嘴前面:“我们抛开爱(love),你们人类喜欢说的责任啊,承诺啊,这些都不谈,这些都是你们人类在意的事情。爱情(romantic love)本身是一场享受欢愉的游戏,有着一些特定的规则。

    但这个游戏好玩的地方在于无论你对规则了解了多少,规则也会跟着双方认知上的改变而改变。”

    “那为什么魔鬼会特别擅长这个游戏呢?”

    “你们人类喜欢把爱情建立在沉重的承诺和责任之上,也可以理解,毕竟你们活得短,总觉得时间有限,难得能抓住一个你们称之为靠谱的,就不想放手。你说啊,这是在找爱情,还是在找生存呢?”

    “有意思,你继续说。”

    我盘中鹅肝挞上的那颗牛眼好像也来了兴趣,转向路西法的方向盯着他看。路西法好像对牛眼的这个行为非常不爽,突然捏住它,塞进了自己的嘴里,我又听到了一声爆浆的声音。

    “这么好吃的东西你不吃,可惜了。”

    我把盘子往前推了推:“我还没动过,你可以都吃了。”

    路西法没有动叉子,他双肘撑在桌面上,双手交叉:“抛去那些沉重的东西,爱情就会变得轻盈,自由,充满冒险与乐趣。我们魔鬼不需要对方给的承诺,魔鬼只会对两种事情承诺:自己,或者对自己有利的交易。”

    “但很多人类会觉得那样没有安全感。”

    “哈哈,我说了,你们人类活的太短了,”他突然声音低了下去,看起来有些严肃,“当你活了足够久就会发现,安全感这种事情,除了自己给自己以外,任何其他人给你的安全感都只是暂时的麻痹。与其在爱情中寻找安全感,还不如去找个诗人让他出卖自己灵魂,后者的可行性还稍微高一些。”

    “你对朗伯的感觉是爱情吗?”

    “当然是,我喜欢和他调情,他也喜欢我,我们享受这种小游戏。”

    “那之后呢?”

    “之后?”

    “游戏的结局是什么?”

    “没有结局,结局只是另一段的开始,”路西法双手背到脑后,看起来好像有些乏了,“我说了这么多,你说说你。”

    “说我?说什么?”

    “你知道你是个,很有意思的存在。你的灵魂还保持着很大一部分人类的特质,并不是以鬼怪,僵尸,或者幽灵的形式在地狱中存在的,有着完完全全的元神体。也就是说,你很大一部分还是人类的思维逻辑方式,但同时也完全可以自由地接收其他维度的观念想法。”

    “接不接受,其实还是看我……”

    路西法伸了个懒腰,重新靠在咖啡桌上:“当然,当然。你知道你和魔鬼之间是不需要这么谨慎的。”

    我笑了:“人类都觉得和魔鬼打交道,才需要谨慎一些。”

    “人类怕的不是魔鬼,怕的是自己。”
小说推荐